间客

第二百二十二章 望星空(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二百二十二章 望星空(第八章)

    听到走吧两个字。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李疯子沉默了很长时间,点了点头。

    两个人此时几乎并肩坐在床上,背靠囚房墙壁,很有默契地随意举起被铐住的手——许乐的左手,李封的右手,同时向相反的方向用力。

    把他们两个人铐了很多天的特制合金手铐,精密卡簧早已被破坏,就算有钥匙也无法打开,然而就在床上那两个年轻男人看似很随意的拉扯下,竟开始喀吱作响,逐渐变形!

    一声清脆的金属断裂声回荡在安静的囚室之中,特别针对许乐制造的加粗合金手铐,就这样被两个人生生扯断!

    只剩下一个圆圈的手铐,在两个人的手腕上旋转不停,逐渐消化着先前那刻承受的恐怖力量,泛着冰冷光泽的断口,不时闪动。

    几名一直守在囚房门外的联邦精锐特种兵,看到这个画面,直接被震撼的身体僵硬,眼瞳剧缩,陷入长时间惘然的精神状态。直到李封脸色铁青走到门口,他们才反应过来,比以往更加谨慎地打开房门。

    看着逐渐消失在走道深处的李封魁梧强悍的背影,看着囚房内再次看着墙上苍蝇尸体与黑血发怔的许乐,这些都在费城修身馆里接受过近身战技修行的精锐特种兵,依然难以相信,这个世界上居然真的有人能够生生挣断如此坚硬的合金手铐。

    而且他们只用了一只手的力量!这是人还是机器?

    精锐特种兵们直到此时完全认同部队里的传闻,许乐和李疯子毫无疑问,就是联邦最强大的两个男人,只不过现在他们的处境却是截然不同,李封可以随时离开这座监狱,许乐却只能沉默地枯坐囚室,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

    ……

    许乐靠墙坐在床上,微偏着头看着对面雪白墙壁发呆,以他的眼力,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乌黑凝固的血渍间,早已干枯的苍蝇尸体上微小的双翅高高翘起,看来这个令人厌恶又可怜的家伙,在夏天被这间囚室前任主人打死时,还在徒劳地试图逃离。

    何必逃呢?做为一只苍蝇,你的命运不是死在粪坑中,就是死在寻找粪坑的道路上,从此粪坑逃到彼粪坑,又有什么意义?

    许乐疲惫地闭上了眼睛,听着门外传来的急促脚步声,猜到肯定是倾城军事监狱方面来给自己上措施。

    他明白,李疯子先前选择直接挣断合金手铐。就是想无声地告诉监狱方面,像这样的手段根本没有办法束缚住自己强而有力的双手。

    对于这一点,许乐心中没有什么怨恨失望,反而认为理所当然,既然确认自己是帝国人,李疯子必然不会让自己有机会逃离,换成以前的他,肯定也会做出相同的决定。

    囚室沉重坚硬的合金门无声滑开,几名监狱工作人员满脸紧张地走了进来,首先蹲下把许乐脚上沉重的磁性脚镣吸附力提到了最高,然后把三副加固手铐扣在了手腕上。

    他的左手腕上有金属手镯,有残缺的手铐,又多了三副手铐,密密麻麻堆在一起,偶尔触碰发出清脆的金属撞击声,看上去就像s3流火节上,那些在小麦色秀气小臂上挂薄手环的漂亮。

    如果是上次在倾城军事监狱里,许乐肯定会笑,但现在他不想笑,甚至身体的姿式都没有变化一下,完全没有理会这些人。只是当监狱医生试图替他注射某种药物时,才回头看了对方一眼。

    他没有阻止医生注射的动作,只是看看而已。

    ……

    ……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像石雕样的许乐终于从剧烈心理冲击引发的莫名状态中醒了过来,目光依然淡然无情绪,平日里有时如出鞘的直刀、有时如欢笑的柳枝的浓眉依然疏淡懒懒,姿式依然未变,但大脑总算是恢复了部分思考的能力。

    帝国人,自己是帝国人,自己几岁才知道这个世界上原来不止有东林人西林人上林人……还有帝国人?

    像绞动湿毛巾般,许乐绞动着脑汁,努力地思考着童年时的很多回忆,甚至连双眉都拧了起来,却依然想不起更多的东西,他只隐约记得小时候父亲曾经在餐桌边读过报纸,感慨着帝国人的残暴,而当父亲用帝国人来吓唬小先艺时,母亲就会暴跳如雷,父亲马上呵呵笑着道歉。

    现在的他其实已经很少回忆童年时的生活,因为年代实在太过久远,那场导致半个矿区生活区倒塌的可怕浅层矿难发生时,他的年龄还很小,没有太多清楚的记忆。

    因为和维哥儿他们一起去矿渣堆上玩机甲对战游戏,他极为侥幸地活了下来,然而在地底矿坑里工作的父亲死了,在地上家中的母亲和小先艺也死了,维哥儿的家人也死了,小强的父亲也死了,东林大区多出一堆孤儿。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改变。

    哭喊哑了喉咙的孩子们,眼睁睁看着工程机甲徒劳地掀动着沉重的速凝水泥块,场面极其悲伤而混乱,许乐甚至没能找到父母的遗体,只抱出了妹妹先艺的身体,他现在还记得那具小小的可爱的身体是那么的冰冷。

    是的,小先艺的小坟还在东林纳西州外的小山坡上。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回去看过,他感到很羞愧,这也是他不愿意回忆童年的原因。

    ……

    ……

    那帝国人呢?许乐的浓眉拧的愈发厉害,目光盯着墙壁却不知道落在何处,他记得自己第一次看到帝国人长什么模样是在电视新闻上,好像是部纪录片,讲述历史上唯一一次帝国官方使团的到访,联邦男解说的画外音里充满了俯视低等种族的优越感,每隔三分钟便会嘲讽一遍使团里帝国人仿佛永远不会笑的纸牌脸。

    对于许乐来说,他只记得当时发现电视上那些帝国人并不像父亲说的那样,浑身上下包括脸上都长满了可怕的长毛,于是想起了死去的家人,偷偷跑到废弃的矿坑里大哭了一场。

    第一次见到活的帝国人是在哪儿?应该是在西林边陲那颗叫5460的星球上,当时自己带着简水儿在帝国狼牙机甲大队的追击下逃亡,第一次和帝国人相见便是生死相见。

    至于死的帝国人?他已经看过太多太多。

    窗外的太阳向远方的地平线缓缓沉没,光线变得黯淡了很多,倾城军事监狱并没有如此时的首都那样下着寒冷的秋雨。靠墙坐在床上的许乐却像是被冻住了一般,任由暮色在他脸上出现消失,夜色笼罩大地,他一直没有任何动作,只是沉默。

    沉默啊沉默,没有在沉默中变态,他只是在漠然地回忆思考很多事情,有很多以前无法理解的事情渐渐在脑海中变成一条清晰的函数曲线,虽然他并不知道这根人生函数曲线起始端的变量为何,但曲线上的某些片段开始渐渐浮现出答案。

    比如为什么整个联邦除了老李家的人,就只有自己能够学会帝国皇室的特殊能力。比如为什么那个游荡在星辰间的男人,居然会在东林一呆便是这么多年,而且如此凑巧地出现在自己的身边。

    要知道真实的世界里,从来没有小说中那样的奇遇,小概率事件必然有其内部的原因,富人的后代是富人,传奇的身边是传奇,白手起家,傻小子遇明师的故事,终究只能是故事。

    那么自己会进入大叔的修理铺也是一个阴谋?不,他不愿意把那场少年和逃犯的巧遇和这些字眼联系起来。

    不想了,不要再想了,许乐觉得自己很疲惫很累,只想沉沉睡去,然而却又无法入睡,因为这个难以承受的转变像无数只蚂蚁一般在身体内爬行,它们沉默而轻蔑地噬咬撕扯着鲜活的肌肉,喷吐着极具腐蚀性的酸液。

    酸液一旦溅落滋滋作响,痛楚酸痒和灼烧般的感觉汇在一条笔直的线,火线在胸口处聚成一团,开始猛烈的燃烧,这团火烧的他实在难耐,不知来由的愤怒万分!

    许乐终于动了,他从床上站了起来,紧紧抿着薄薄的嘴唇,单手举起沉重的囚床,猛地向对面雪白的墙壁砸去,似乎想要把那团极小的乌血和早已干枯的苍蝇尸体再次砸个粉碎!

    啪的一声巨响,床架四散五裂,尘砾大作,门外传来特种兵严厉的呵斥,他却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也没有感觉到,重重一拳,直接把囚房内唯一的小方桌轰成碎片。

    轰!轰!轰!轰!

    囚室内响起无数狂暴的声音,碎砾激射的到处都是,许乐这辈子第一次如此放肆地发泄着自己的情绪。近乎疯狂地砸烂面前能够看到所有东西,到最后甚至连坚硬的合金门上都出现了一道极恐怖的陷坑!

    就在此时,他的余光落在窗口,隔着厚到视线有些变形的强化玻璃,看见深秋的夜空上那片闪烁的繁星。

    不知道因为什么触动了内心的那根永远坚强,今天第一次脆弱的神经,望着头顶灿烂的星空,他就这样安静了下来,缓缓走到窗前。

    地上有包压瘪了的香烟和打火机,大概是李疯子走之前留下的,许乐拣起来点燃一根塞进嘴里,眯着眼睛望着窗外的夜空,轻轻说了声:“**妈。”

    ……

    ……

    (还有第九章,直接往后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