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二十章 最终的审判

    伊沃议员是东林大区矿工的女儿,没有任何背景,在议会出来向来以直接孤立著称。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去年那场关于联邦通缉许乐的听证会上,正是她首先向死在医院大楼里的保尔森议员发难。“许乐上校和帕布尔总统一样,是我们东林大区的骄傲,现在你们说那个东林的男孩儿是帝国人,我从彪、情上绝对无法接受。”

    伊沃议员看着前方的国家安全顾问,说道:“我要证据,我要无可挑剔的证据,不然我一定会和你们斗争到底。”

    国家安全顾问看着她,沉就片刻开始回答。他知道这位女议员是总统先生在议会里的坚定支持者,所以回答时的语气非常礼貌。

    “宪章局正在安排证据二次认定,如果各位议员愿意,政府非常欢迎你们进行全程监督。总统先生的意思是,既然要指控一位联邦英雄,那么相关证据必须要所有人相信,甚至包括许乐他自己。

    深秋某日,无数辆深色汽车顺着郊区那道笔直的断头路,缓缓驶入宪章局大楼,这些车辆里有来自议会山的议员,签署了临时保密协议的民间代表,各权威严肃媒体的资深记者,自然也有来自政府的高级官员,军方的多名重要将领,帕布尔总统亲自到场,而七大家则是派出了最值得信赖的代表。

    宪章局拥有整个联邦所有机枸里等级最高的安全措施,甚至比总统官邸更高,平日里就是戒备森严,今天的气氛更是显得无比压抑紧张。

    联邦各界大部分头面人物云集于此,如果帝国方面有能力在此时引发一场大爆炸,可以毫不夸张地得出某个结论,联邦必然会陷入混乱之中”这是很老套的形容方法,对今天的场面却非常适用。

    鲍勃主编和伍德记者站在宪章局大楼下方,打量着这幢外形线条过于规则,从而显得特别像盒子样的建筑,做为新闻从业人员,第一次有机会被允许进入神秘的宪章局内部,他们本应该兴奋地记录所看到的一切,然而此刻他们的情绪异常复杂沉重。

    绝大多数人都被请入了宪章局大楼,数辆防弹军车才高速驶了过来,在几名荷枪实弹表情严肃的宪兵看护下,邹郁和商秋戴着手铐跳下军车,从外表上看,政府的秘密调查并没有让这两位女子吃什么苦头。

    毕竟是一位是前国防部长的千金,而且最近敏月再次受到那位夫人的邀请,密集前去饮茶,另一位则是联邦首屈一指的天才工程师,巨型企业果壳机动的首席技术董事,无论是哪个调查部门,都必须对她们客气一些。

    政府今天专门要求她们前来观看生物标记比对,隐约里透露出某种信息,看来总统先生或者是李在道将军,希望她们在认清楚许乐真面目后,能够幡然醒悟,不要在迷途中越陷越深一一这又是很俗套的说法,但用来形容政府对依然很有价值的这两位女性的态度,又非常合适。

    许乐是联邦的战斗英雄,民众心中的偶像,忽然被指控为帝国间谍,如此重大的事件,必须拥有足够强悍的证据,所以怕布尔总统毫。不犹豫地同意了二次生物标记对比,并且意图以此次事件为契机,让最近因为连串事件变得有些风雨飘摇的政局迅速稳定下来,整合联邦力量,让团结这个词汇重新进入所有人的内心。

    最后驶抵宪章局的是一辆墨绿色的军车和一辆则是没有任何标记的黑车,车辆停稳在石阶下,李在道将军从军丰里走了出来,平静而温和地望着前面那辆黑车。

    黑车车门缓缓打开,一名脸色苍白身材瘦削的年轻人走了千来,双手紧紧握着一个金属小箱。白发苍苍的靳管家担忧地看着他,说道:“少爷,要不然我来拿0巴。

    邰之源摇了摇头,提着金属小箱向宪章局大楼里走去,箱子并不重,但他戴着防滑白手套的双手握的极紧,因为箱子里放着一瓶他亲自去倾城军事监狱,从那个家伙身上抽出来的鲜血。

    这瓶血无法决定许乐的生死,却可以影响到整个联邦的政治局势,但对于邰之源来说,这瓶血的重要性主要在于,它能够证明在某些人看来比生死更重要的东西。

    金属箱的内部保护极为精密高级,就算从数十米的地方坠落地面,里面的东西也可能不会出问题,但这个箱子对于许乐来说太过重要,牵涉太广,他只相信邰之源,而邰之源只相信自己拿着,才不会被人替换。

    直到此时此刻,虽然没有人相信联邦中央电脑真的会也错,但像莫愁后山这种不止一次利用过宪章局内部工作人员的势力,依然认为上次所做的生物标记对比,极有可能是宪章局在政府授意下做了手脚。基于相反的原因,李在道亲自去了一趟倾城军事监狱,全程监督了郇之源替许乐抽血的过程。

    至于麦德林的生物标记,则是一直储藏在宪章电脑的核心深层备份中,而且莫愁后山和铁算利家在当年麦德林一案爆发后,也暗中储备了一份,没有任何人能够做假。

    人们走进了宪章局大楼,过了很久很久,人们走了了宪章局大楼,就在此时,一场深秋寒雨毫无征兆地落下,身份尊贵的人们自有随行人员撑起了雨伞,刹那间,大楼前方的广场上绽开一朵朵黑色的花朵,遮住了人们的脸,看清楚他们脸上此刻真实的情绪。

    由宪章局通往外界那条宽阔笔直的断头路上,再次被各式各样的深色车辆占据,绝对大部分车辆都是黑色的,冰冷的秋雨噼噼啪啪击打在车上,轮胎卷起重重水雾,呼啸而走,仿佛刚刚参加了一场悲伤的葬礼,当葬礼结束,人们便匆匆离开,不想沾惹上任何晦气。

    最后到的邰之源依然最后一个从宪章局大楼里走出,那张瘦削苍白的脸颊上染着两团极不健康的红晕,没有提着金属小箱的两只手,有些暴躁地挥动,拒绝了靳管家伸到头顶的雨伞,就这样走下石阶,走进雨中,任由冰冷的秋雨将身体从上到下淋的湿漉一片。

    除了宪章局大楼内的大人物们,辽阔的宇宙远端,身处战场核心区域的墨花星球上,还有一些人几乎同时知道了结果。

    根据怕布尔总统的亲自命令,宪章局专门架设了一个多重加密信息通道,把生物标记对比的画面,同步传送到墨花星球上。在联邦基地里的某间办公室内,新十七师自于澄海师长以下的所有高阶军官,再加上所有的前七组队员,集体收看了这一幕。

    联邦政府不得不这么做,因为随着铁七师和小白花m灯在山野间的那场战斗,他们对许乐是帝国间谍的指控,虽然没有泄露到社会上,却在部队中不受控制地流传,甚至流传到了帝国前线。

    部队官兵最敬重像许乐这样不怕死的英雄人物,就连铁七师最后都不忍下手,更何况别的战士。当然在联邦军队严明纪律之下,各部队军心士气有所动摇,但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只有新十七师的反应格外强烈,从赫雷团长到花小司,从林爱到普通的士兵,更不要说像熊临泉顾惜风这样的家伙,他们坚决认为这是联邦政府最无耻的黑暗迫害,甚至已经开始拿起枪械,准备强行登上战舰,杀回首都星圉去救人!

    在这种比哗变更可怕的局势前,联邦政府必须在第一时间用铁一般的证据,震慑住这些悍不畏死的军人。

    坐满了人的房间内死一般的沉就,只能听到无数道急促的呼吸声。为了看清长距离信号传输所造成的雪花图像,赫雷团长的眼睛已经瞪的有些血红,然而最终只是变成了绝望,他沉重地喘息着,撕开军装的领扣,想要端起杯子喝水,却发现杯子里的水早已经喝的一干二净。

    对于官兵们最近几天无比激烈的反应,甚至是准备杀回首都星园的恐怖举动,于澄海师长一直保持着沉就。

    做为军神李匹夫那一代的老兵,他始终坚持认为部队需要的不是冰冷的杀人机器,而是充满热血朝气和不平之气的大好男儿,而且他和下属们一样,认为所谓帝国间谍的指控,肯定是联邦政治家们又一次令人作呕的阴谋,然而事实却并不如此。

    “好了,一切都结束了,回到各自的战斗岗位上,准备和帝国人做战吧,当然,你们要做好迎接军法审判的心理准备。”于师长沉声说道,脸上的皱纹仿佛变得更深了一些。

    “别像个娘们儿”

    脸色,阴沉的熊临泵站了起来,盯着身旁揪着头发陷入惘然之中的顾惜风咆哮道:“反正我不信!”

    他望着房间内的战友们,愤怒地挥舞着手臂:“头儿带着我们打了这么多场仗,哪一次不是冲在最前面?他杀的帝国人比谁少?他是我们博头儿!你们的教官!像他这样的人怎么能走***帝国人!”

    熊临泉愤怒摔门而齿■,片刻后,门外传来一声发泄般的嚎叫,还有无数发达林枪炮子弹撕裂天空所发出的尖啸。这是第六章,月票现在是敬,没到貉q7,俺先写出来了,我比你们帅呀!七十二开爆了,局面危急,我此时不开单章了,认真的说声:是的,我还在写第七章!

    管***,反正都这样儿了,随便吃+^饭先,然后等待着明79……最后一天疯搞吧,月票!月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