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一十九章 崭新时代的到来(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二百一十九章 崭新时代的到来(第五章)

    当!当!当!当!

    强劲有力的钢琴重音从电视里传了出来。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随着钢琴曲的进行,铿锵的旋律变得越来越凝重,仿佛黑色的云层笼罩了城市的天空,将要飘下被硝烟涂成铅色的雪花,一股极深沉的危机感油然而生,就在这种令人压抑的气氛中,低沉严肃带着浓郁悲悯味道的画外音响起。

    “这是三十六宪历的最后几年,凶残的帝国皇族,再次启动极不人道的强行穿越通道计划,凶猛的空间湍流,他们无法掌握的扭率数据监控,让穿越空间通道,变成一种近乎自杀式的行为,往往一百艘飞船才能有一艘成功地穿越,而其余的全部成为悲惨的牺牲品。”

    “只不过一次帝国皇族的凶残是施加在自己的身上,那些搏命般投入空间通道的飞船上,全部是他们自己的后代。终于,有一艘飞船幸运的通过了加里走廊,像窃贼一样躲避宪章光辉,悄悄遁进百慕大三角星域。”

    “这艘飞船主要承担着运送一名婴儿的任务,当这名婴儿被百慕大人口贩卖组织输入联邦境内。他的幸运,便成为无数联邦家庭厄运的开始,收养婴儿的善良联邦男人姓麦,他给婴儿取的名字叫做麦德林。”

    这部由联邦军方金星纪录片厂出品的纪录片,名字叫做《帝国的种子》,由著名导演白泽明执导,今天正式开始在联邦新闻频道上播出。

    随着低沉画外音忧虑的描述,电视光幕上出现天真婴儿在联邦某处民房内玩耍的场景,包括最开始时帝国飞船强行突破空间通道,这些画面都是由导演凭借想像完成,但这并不影响这部纪录片所要达到的效果,仅仅是一个开头,便成功地捕捉住所有联邦民众的目光。

    在沉默数年之后,联邦政府开始解密帝国种子计划,向联邦民众正面讲述麦德林事件,虽然社会中早有这方面的隐约传闻,但绝大多数普通民众依然被纪录片所描述的故事震惊的难以言语。

    已经快要被很多人遗忘的苍老白发议员,重新回到众人的记忆中时,竟然已经不再是一名毕生致力于联邦大和解,反对暴力的慈祥和平主义战士,而是变成了帝国人可怕阴谋的险恶执行者!

    根据纪录片的描述,在前任总统、帕布尔总统、宪章局及光荣的联邦军队共同艰辛努力下,在麦德林试图将空间通道重要数据带回帝国前,联邦政府英明地识破了他的险恶用心,将其击毙于环山四州和平基金会大楼。

    同时,因为还有很多帝国种子险恶地潜伏在联邦内部,为了防止惊动他们及邪恶的帝国方面。所以政府进行了严密的情报封锁,没有将这个信息通知联邦民众,直到最近联邦已经确认清洗完全成功,该行动才正式解密。

    在这部纪录片中,理所当然,没有任何画面和文字提到帝国种子麦德林的死亡,与许乐上校及另一名叫施清海的男人之间的关系。

    ……

    ……

    莫愁后山临湖的露台上,可以清晰地看到湖面上的倒影,对面山坡上青黄层层相迭的林木随着起伏的湖水,泛成不似人间的绝美画面。

    沈大秘书站在那把高背椅后方,轻声说道:“利缘宫先生刚刚来了电话,他不明白政府为什么会选在这个时间段,宣传这件事情,想询问您有什么看法。”

    “那个喜欢戴滑稽圆帽的老头子,可不是没文化的滑稽戏演员,看来真是装老糊涂装成了习惯。”

    邰夫人将精致的银勺放进古纳瓷盘,望着湖光山色平静说道:“政府需要造势,需要一个爆炸性的新闻吸引民众眼光,忘记古钟号的事件,至于议会山和连续多场暗杀,更是需要被彻底忘记。”

    “当然。以帕布尔隐藏在身体里的真实性格,如今既然成功连任,想来非常愿意撕掉麦德林最后的外衣,将那个死人踢倒在地再踩上两脚,无论怎么看,麦德林都是他从政以来遇到的最麻烦的对手。”

    “纪录片里并没有提到许乐上校,如果他真的是帝国种子……”

    沈离态度极为谦逊地请教道:“既然是想操弄民众心理,为什么不顺便把许乐扔出来当靶子?”

    “普通民众要接受事物需要一个过程,不然很容易产生质疑甚至是反动。一旦他们彻底接受麦德林是帝国人的事实,那么当日后发现那位联邦英雄也是帝国人,再接受起来会简单很多。”

    “帕布尔,或者是别的能够影响或者控制舆论的人,其实都是在做同样的事情。用足够美味又没有什么危险性的信息去喂食民众,就像百慕大那边的农场主,巧妙而冷血地控制着喂食量,既要让鸡吃的足够多以免大吵大闹,又不能让它们胀死。”

    “当然最关键的是,不能让那些鸡发现自己的命运就是被人吃掉。”

    邰夫人微嘲一笑,放下手中的咖啡杯,说道:“在我看来,乔治卡林从来没有真正弄明白这些问题,信息量如果太过庞杂,普通民众根本没有能力去分辩自己需要什么,只能被动的去吃,直到最后被喂成白痴。”

    沈离沉默地站在夫人身后,回忆着书籍上曾经出现过的类似的论点,只是觉得这种话出自夫人的口,感觉实在有些怪异,沉默片刻后说道:“现在看起来。所有问题都集中到一点上,许乐上校究竟是不是帝国的种子。”

    邰夫人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沉默望着深秋山下的湖水,湖中黄林里的秋意,想起了很多年前的很多事情,淡淡说道:“邰老怎么说的?”

    “邰老局长在电话里说,他很享受现在的养老生活,天天打打高尔夫球很愉快。许乐那件事情他没有给出看法,只是在最后说了句……一个时代结束了。”

    沈离顿了顿,看着夫人的背影低声说道。

    “由他去吧,邰家就他一个远亲,老了就多歇歇也好,只是当年他总不肯多生几个儿子,偏偏收养了一堆女儿,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邰夫人当然知道那位宪章局前局长,为什么从年青到苍老,始终不肯抱养儿子,只不过对此一直心怀感激的她,不愿意点破。

    至于邰老局长所说的一个时代结束,自然指的不是许乐。

    那个时代指的是当年那位真正心怀联邦,最终病逝在任上的前总统,军神李匹夫,邰夫人和她的丈夫。老局长,或者还包括那个流浪在星辰间的男人,由这些人构成的联邦过往。

    随着帕布尔政府的强势崛起,随着钟瘦虎的死亡,随着许乐马上将要到来的死亡,一个全新的时代,让人完全看不清楚前景,不知是好是坏的时代就此掀开了帷幕。

    邰夫人起身离开露台,她的背影看上去依然年轻,只是不知道在这个新时代里,她和那些大家族的统治者们。还有没有资格站在舞台后方欣赏或者冷眼旁观聚光灯下的演出。

    ……

    ……

    深秋的议会山,正在召开闭门秘密听证会,除了管理委员会的数百名议员外,哪怕是他们最亲密的下属,也被强制要求离开。

    这场秘密听证会与那部纪录片无关,与已经被抛进深渊的麦德林无关,只与一名叫做许乐的联邦上校有关。

    刚刚开始,议会山便陷入了无比激烈的争论或者说是争吵之中,几名男性议员直接对主席台上刚刚宣读完政府报告的政府国家安全顾问发起了恶毒的人身攻击。

    “许乐上校是联邦政府树立的英雄,是你们那位总统强力维护的亲信,你这时候居然要我们相信,他居然是个帝国人!是你们认为我们疯了,还是你们自己疯了?”

    “民众不知道麦德林是谁杀的,你不知道?帝国那位屠夫郡王是谁杀的,你也忘记了?安全顾问先生,我真的很想知道,你那个油光锃亮的脑袋里是不是充斥着人造蛋清!”

    坐在主席台最高处的副议长锡安先生,明显已经无法控制当前失控的局面,而且看上去他也并没有控制局面的意图。

    老议长抚摩着额头上的白发,想着最近这段日子陡转直下的局势,知道自己当初寄望于许乐把风波闹的更大,从而成为副总统甚至直接一步成为联邦总统的希望已经完全破碎,想到自己来日无多,能够不在脸上流露出失望情绪已经不易,哪里还有心情理会旁的事情。

    正在愤怒指责政府和总统,嘲讽怒斥国家安全顾问的议员先生们并不欣赏许乐上校,甚至无比厌恶或者说恐惧,今天议会山上有好几个空荡荡的座位,不时提醒众人,这些座位的主人就是死在许乐和他同伴的枪下。

    但如李封对杜少卿所说,整个联邦没有人相信许乐会是帝国人,议员们也不相信。前不久那场声势惊人的大游行,直接导致帕布尔政府愈发强势,被迫沉默太长时间的议会山,那些或多或少身后有大家族影子的议员们,毫不犹豫地抓住政府这次在他们看来极为愚蠢的失误,发起反攻。

    “注意你们自己的风度!同时提升一下你们的逻辑判断能力!”

    此刻场面代表着政府和相当一部分议员快要撕破脸。国家安全顾问也不再顾及什么,脸色铁青地敲打着面前的议事席,大声训斥道:“联邦英雄就不能是帝国间谍?麦德林还是联邦民众选出来的议员,不一样是帝国人!”

    议会山里的嘈杂声渐渐变弱,有议员开始认真地思考某种可能性,有些后悔刚才是不是反应的过于迅速,表演过于用力稍显浮夸?

    就在此时,一名穿着淡桃色套装,约摸五十岁左右的女性议员站了起来,举手示意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