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八章 废弃矿坑的人生

    进行完最后一项微焊操作,许乐满足地取下了罩在脸上的深色防护镜,将操作间内所有修复好的成品,按照上面的标签分门别类,整齐地放入金属格栅之中,摁动按钮,运出操作间外。这些修理好的货物明天清晨的时候,便要送回香兰大道第四街区,许乐总是习惯性地提前做好准备。

    用热水洗了一个脸,许乐熟门熟路地从抽屉里取出药水,仔细地滴入眼中。虽然有各种观测设备的帮助,但那些金属芯片的世界,对于每一个机修技师的双眼来说,都是一种折磨。而且他往往一旦专心与金属芯片的世界后,便会有些忘记时间的存在,所以此刻的双眼都有些红。

    “去休息一下,看看风光,舒缓一下眼部的肌肉。”封余揉了揉花白的头,很满意于许乐的度和专心。在这大半年里,香兰大道修理铺的事情基本上都是许乐在这个偏僻的矿坑里进行操作,而封余只需要呆在铺子里,每到周末才来指点一下,渐渐的,许乐的度越来越快,甚至比封余这个军中的机修师更要快了。

    许乐嗯了一声,从墙壁的冰室里取出两瓶果汁饮料,跟在封余的身后,向着矿坑的上方走去。

    听着前方不停响起的金属碰撞声,他忍不住抬起头来,然后又看到了大叔身下那条极为拉风的破烂牛仔裤,以及被牛仔布包裹的极为紧绷的臀部,还有……一大串钥匙,五星刀之类的金属事物,在空中不停地摆动,时不时撞在那个大**上,出令人厌烦的声音。

    他一直不理解封余为什么要把自己塑造成这种形象,然而封余对他说,剑客手中的剑,枪神手里的枪,从来不会离身。他们这些机修技师,自然不能让工具离开自己的身体……其实许乐明白,这位大叔只是觉得这副翘臀风铃的风姿格外男人,可以吸引那些寂寞少妇的目光。

    天时已经晚了,东林大区上方的光芒渐渐黯淡,暮色渐红渐深,在封余身后的一大堆金属上面,反射出令人眩目的光泽。许乐本来就不怎么大的眼睛自然地眯了起来,看着那个爬坡有些吃力的背影,不禁想起了两年前自己傻乎乎走进那个修理铺的时光。

    他和封余的关系有些古怪,不是学生与老师的关系,但是他确实从封余的身上学到他最渴望的关于机修方面的知识和实践经验。

    虽然修理电器对于他的理想,那个成为战舰机修辅官或者是进入都星圈谋求美好生活的理想,没有丝毫帮助,但至少许乐从那个小小的修理铺里,获得了很多平静和满足。

    许乐也不算是封余的雇工,因为封余从来没有给他过薪水,只是在冰柜里留下了足够的食物,从待遇上来说,少年只能算是香兰大道修理铺最可怜的包身工……然而这两年里,许乐确实替那个修理铺挣了不少钱。

    “征兵考试报名,如果是机修士官的话……政府只报销百分之四十。”许乐看着大叔的背影,鼓起勇气说道:“只有两年时间了,我总要存些钱。”

    这句话的潜台词自然是希望修理铺老板能给自己些薪水。然而封余头也没回,直接拒绝:“当初是你哭着喊着要我教你,我有想过向你收学费吗?”

    真是个无耻的人,比我更无耻。许乐在心里这样想着,然而想到当初他跑进修理铺,抱着老板大腿不放时的无赖劲儿,他也没什么勇气再提薪水的事情,无奈地叹了口气,往前跑了几步,坐到了封余的身边。

    他们两个人此时坐在矿坑的最上方,身后远处是一大片城市建筑的影子,只是无比遥远,所以格外模糊。他们的身前却是一大片绿油油的草原,草原的深处可以看见参天的树木,大自然清新的景象,此时正在暮日下散着火一般跳跃的感觉。

    “其实我一直很好奇。”封余没有接过许乐递过来的果汁,而是又点燃了一根香烟,美美地吸了一口,贪婪地看着眼前的草原树林,说道:“东林大区至少有一千家修理铺,你为什么当初就偏偏看中了我。”

    许乐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没想到事情过了两年,他才会想到问这个问题,停顿片刻后低头说道:“当时咖啡馆里的真空自动门坏了,后来听说是你修好的,所以我就去找你。”

    “那个门谁都会修。”封余头也未回。

    “也许是你修那个门的时候太高兴……”许乐笑起来显得格外真诚的那双眼睛里忽然闪过一丝狡黠,“B2口的无胶真空接缝做的太漂亮了,偏移值在千分的级别上,这比民用的标准高了两个等级,甚至比军方标准都要高一些。从那时候起,我就知道老板你不是一般人。”

    封余有些吃惊,忍不住笑了起来,回头举手似乎想要打他的脑袋,最终却只是揉了揉许乐黑黑的乱,说道:“你真是个疯子,谁会想到去量那个东西?”

    “大概是直觉?”许乐很开心地笑了起来,“我就是觉得那扇门有些什么说不出来的怪异,刚好那时候手头有一笔钱,所以去买了个定光分检仪,一量就量出了古怪。”

    “最小的分检仪,也不可能塞到门下边,我很好奇,你是怎么量的?”封余明显来了兴致。

    “呃……”许乐尴尬地沉默了一阵后,说道:“我请李维帮忙,半夜把咖啡店的那扇门拆了下来……当然,当天夜里,我们就又安回去了,我可不是小偷。”

    封余忍不住笑出声来,问道:“可我在那扇门上装了防盗器……”

    “藏在夹层玻璃里的那个?”许乐不好意思的低头回答道:“我……第一时间就现了,也……拆了。”

    封余忽然沉默了下来,静静地看着身边的少年,许久没有说话。两年前的许乐还只是一个通过在图书馆里死背各项工艺流程和规范标准的自学者,居然就能拆掉自己安装的防盗器,看来先前在沙上的那个判断,真是没有错。

    几头雄壮的野牛,此时披着暮色凝成的光芒,缓缓地从树林里游荡而出,向着矿坑的方向行了过来。

    许乐和封余两个人同时停止一切思维和行动,只是怔怔地看着这几头野牛,眼中散出一种叫做贪婪的目光。

    “大叔,我们已经半年没吃到新鲜的牛肉了。”许乐吞了一口口水,试探着问道。

    封余站起身来,看着废弃矿坑下方和草原间的一条绵绵无尽头的金属隔离网,脸色异常难看,悲痛说道:“我这一辈子,最讨厌联邦两条法律,其中一条,就是那个该死的野生动物保护法。”

    许乐忍着笑,仰脸问道:“还有一条呢?”

    “第一宪章。”

    说完这句最嚣张的话后,他便带着许乐以一种恶狠狠的姿态,向着隔离网那边的野牛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