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一十八章 来到联邦的帝国公主(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二百一十八章 来到联邦的帝国公主(第四章)

    空旷清冷的秋日山野间,尚有战斗余烟,这里是宪章电脑替铁七师选定的战场,荒无人烟。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惨烈的战斗到最后却有一个相对不错的结局,除了被弹片削断的秋林和被轰的翻起的泥土,大概只有被逮捕的许乐不满意,只是此刻伤重虚弱的他已经无力做出任何改变。

    连续多日的战斗在他身体内外留下无数伤痕,这些被他用药物意志和体内真气强行压制下来的伤势,今天终于在和可怕的铁七师战斗中全面爆发。

    仿佛来自灵魂最深处的疲惫和痛楚,在感应炸药镣铐系上双脚的瞬间,随着彻底认输和放弃所带来的精神放松,迅速从肌肉骨骼关节的破损处传导进每一根神经,最后进入大脑,瞬间让他的脸色又再苍白几分。

    李封看着他面无表情说道:“许乐,为了救你我把所有能违反的军纪全部违反了一遍,甚至还指了一名中将师长的脑袋,如果你敢这时候就死,你猜我会怎么收拾你。”

    “你知道吗?当年在作训基地里我和杜少卿争过,一个人究竟能不能改变一场战争的结局。”

    许乐望着一直瞄准着自己的黑洞洞枪口艰难地笑了笑:“今天我本来想证明给他看我是对的,但没想到输的这么彻底……不过打的很爽。”

    “我发现你和杜少卿很像。”李封说道。

    许乐疑惑地皱起眉头,说道:“我不喜欢杜少卿的性格,总沉着一张脸像我欠他很多钱,我除了抄袭他戴墨镜之外,真想不出来有什么和他相像的地方。”

    装甲车里负责押送的铁七师军官,听到许乐的话,想到自家师长的模样,表情非常精彩,然后马上回复绝对的严肃冷漠。

    “我是说你和杜少卿那个冰雪人娇一样娘们儿气!”李封冲着他愤怒地吼叫道:“这他**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得瑟!”

    许乐沉默片刻,声音微哑说道:“不管那些大人物用的借口是怎样的无聊,但我这些天未经法院审判,杀了这么多人,无论怎么审,终究不过是个死刑。”

    “那些人都该死。”李封瞪着因为他刚才那声冰雪人妖而愤怒起来的铁七师军官,寒声说道:“害死老虎的人都要死!”

    “终究不过是个死字,你何必再来整这出。”许乐疲惫地摇了摇头。

    “从首都到港都,我一直看着你在杀人……杀得好。你知道我并不怎么喜欢你,但你是在替老虎报仇,我总不可能看着你去死。”

    李封冷淡说道:“死不算什么,但我想你肯定不愿意被他们冤枉成帝国人而死。”

    “有道理。”许乐缓缓眯起眼睛,艰难说道:“生是联邦的人,死也得是联邦的鬼,只要不是饿死鬼就好。”

    李封低声骂了几声,将刚刚拆开的糊状营养棒粗鲁地塞进他干枯的嘴里,然后欲言又止,望着他蹙眉问道:“许乐,你有没有想过你真可能是帝国人?”

    “别扯蛋。”许乐含糊不清回答道:“如果我是帝国人,我那个到死都没有离开过东林,甚至连纳西州都没有出去过的老妈,肯定第一个不答应,心想他**的谁给我报销一夜*的路费啊。”

    李封觉得很有道理,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中,他用手指按在两人手腕间的特制手铐上,闷哼一声,用力一错,车厢内一阵劲气**,特制合金手铐的精密机械卡簧,竟生生被这股巨大的力量压的变形,再也无法打开!

    车厢内的铁七师军官震惊地看着这一幕,其中有名军官下意识看了一眼前方,这套特制合金手铐的钥匙在前方师长的手中,只不过看模样,那把钥匙应该已经没用了。

    迎着许乐不解的目光,李封很随意地解释了一句:“这样一来,应该没有人还敢试图偷偷杀死你了。”

    听到这个解释,许乐冰凉的胸腹间忽然多了一些暖意,他想耸耸肩,却发现此时的身体状况竟然连这个简单的动作都不出来,只好笑着看着像座小山般的年轻上校,心想这真是个骄傲而又孩子气的家伙。

    绵连不知多长的部队挟着烟尘,向首都特区驶去,十余台黑色机甲沉默地跟随着一辆军车旁,他们严谨地执行站少卿师长的直接命令:如果车内那个人试图逃走,或者说李封上校试图帮助那个人逃走,他们有权力直接把这辆军车轰成碎片,包括李封在内。

    ……

    ……

    虽然有联邦军方的参数指引,并且按照对方要求加装了全舰护板,但走私商船通过巨型扭率空洞之后,还是受到了严重的损伤。所以当联邦政府谈判代表,最终在木恩充满感情甚至到了令人厌烦程度的要求下,同意地下抵抗组织谈判团访问首都星圈时,他们已经换乘了联邦军方的战舰。

    直到现在,木恩依然没有想明白,为什么对方忽然就同意了自己的请求,只不过在会见许乐上校一事上保持着沉默。他自然不知道,这是帕布尔总统的意思,在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后,总统先生非常愿意亲切接见来自帝国的抵抗组织战士,并且想让整个联邦的民众,看到他与那些异乡人握手的画面。

    怀草诗并不关心这些琐碎的事务性问题,依旧扮演成木恩跟班角色的她,甚至没有表现出一丝对于可能被木恩出卖给联邦的警惕,只是平静地注视着战舰舷窗外陌生的星河景象。

    要知道如果木恩告诉随行的联邦军人,那个短头发戴帽的瘦弱青年,就是声震宇宙,双手染满联邦战士鲜血的帝国公主殿下,相信联邦政府一定会非常愿意付出所有代价,并且给予木恩无法想像的回报。

    怀草诗进入过联邦所在的星域,但这是第一次深入对方的首都星圈,她眯着眼睛,平静的眼眸里偶尔流露出一抹极强烈的渴望,珍惜着所有时间,将眼前看到的星河景象与情报署花大代价从百慕大搞到的星图做着比较。

    由加里走廊通道抵达西林大区,在落日州生活一段时间,漫长的太空旅程中还经过了联邦几处重要的空间检查站,这位帝国公主殿下沉默而细致观察所有细节,比如对方普通民众的饮食,交通工具数量以及精神状态,从中判断出联邦当前真实的经济情况,社会必需物供给及普通能源供给状况。

    她越看越沉默,从很多细节里发现了一个震惊的事实,帝国和联邦之间经济实力及军事潜力的差距,比情报署的估计更大。至于科技水平方面的差异,只需要看到联邦军舰可以自如穿行于加里走廊通道,还有窗外这片旧月基地上如黑色海洋般的太阳能块,便可以很简单地得出令所有帝国人感到寒冷的结论。

    “那颗蔚蓝色的星球就是s1,根据父亲当年的说法,这是他在宇宙中看到的最像花家先祖曾经描述过的人类祖星。”

    漫长旅程中大部分时间都藏在舱房内看小说的中年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怀草诗的身旁,一顶颇具帝国北域星系风格的宽檐帽,将他那张俊美的有些过分的脸庞遮了起来。

    “我知道你此时的沉默下隐藏着怎样的真实情绪。”

    帝国大师范微微笑道:“父亲当年或许正是看到了双方如此巨大的差距,才会全力阻止先帝启动西林远征,并且试图用种子计划来促成这片宇宙的和平。只可惜最终他失败了,而种子计划在你父亲怀夫差的手里,又完全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

    不知道如今已经长眠在费城山后的联邦军神李匹夫,如果听到当代帝国大师范的这番话,会生出怎样复杂的情绪。

    怀草诗沉默地看着战舰前方那颗蔚蓝色的星球,紧紧抿着唇角。

    “不过你也不太过担心,帝国始终拥有两个联邦无法批拟的优势。一是人口,任何战争血拼到最后其实只是比拼生育速度,人类的战争和猴子的战争没有任何区别。”

    帝国大师范大概有某种方法,能够保证自己的声音不会被战舰上的监控设备听到,悠悠然说道:“二是权力的集中,帝国只有一个声音,联邦却有无数种声音,双方间的战争越惨烈,这种区别所带来的影响就越大。”

    “当然,做为热爱文学和平及席勒小说的我,非常不愿意看到这场战争走到这一步。”

    怀草诗终于打破了沉默,目光微冷说道:“这些事情我都不担心,我只担心那个自以为自己是正义使者,被联邦人教成了愚蠢石头的家伙,会不会还在为这些异乡人拼命。如果他就这么没有任何意义地死了,我这趟冒险岂不是显得太过滑稽可笑。”

    “赞美造物主,幸亏当时在府里你们两个没有真的发生什么,不然真要应了席勒大师八部曲里的情节,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大师范轻轻合上手掌,望着越来越近的蔚蓝色星球,目光沉醉在星球北部那片横亘无数公里的巨大白色雪云,赞叹说道:“父亲,你的形容没有错,果然是好大的一朵棉花糖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