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一十七章 ACW下最后的机会

    在逾万名铁七师官兵之前,威胁他们的师长,甚至声称要毙了他,敢这么嚣张暴戾的人不多,李疯子毫无疑问是其中一个。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费城李家的独苗,十二岁进部队,在西林前线杀人无数,性格暴戾无比,敢冲进议会山痛揍议员的家伙,大概真的敢杀了联邦的铁血师长。

    然而杜少卿的脸上依然没有任何情绪起伏,他甚至没有转头去看,只是沉声说道:“李封上校,你贸然插手此事,除了让事情变得更复杂更麻烦之外,没有任何好处。”

    说完这然话,杜少卿直接抠动了食指下的扳机,手间沉重的acw远程狙击步枪后端复杂的机械构造间,电子脉冲点火瞬间完成,预填装的复合破甲硬墨弹,伴随着一声沉闷的鸣响,呼啸着从中空强合金枪管里喷射而出,恐怖高速旋转射向远方那台残破的机甲。“络敢!”

    李封瞪圆了双眼,暴怒吼叫道,食指再次压下,随时准备激发。几名铁七师特卫军官悍勇地将身体拦在枪与师长之间,却被他像扔石头一般扔了出去。“李封,他是帝国人。”“他要是帝国人,那你***就是个女人。”

    杜少卿笑了笑,然后不再理会身后发生的事情,甚至对李封随时可能会击毙自己的局面也极漠不关心,右手食指指稳定地再次抠动扳机,沉重的acw再次发出一声闷响。

    远方田野上,残破的nxt机甲正在试图再次站起,然而两颗硬墨破甲弹高速袭来,以恐怖的精度和高转速,直接绞破右机械腿外护甲,轰进合金球状关节,两声闷响后,机械腿间发出极难听的嘶哑声,刚刚撑起一些的沉重机身重重挫下,压起一蓬泥屑。

    dcw第一声闷响之后,李疯子查觉到杜少卿的意图,强行控制住抠下扳机的冲动,然而紧接着,他发现杜少卿依然没有停止射击的意思,更令他感到愤怒的是,对方明显进行了调整,那么下一次他将射向哪里?机甲座舱?

    杜少卿举着手中沉重的狙击步枪,瞄准着远方,被墨绿色将军服包裹着的身躯笔挺无比,就像是秋风中的白扬。

    看着这幕画面,李疯子的呼吸急促起来,不是因为紧张,而是因为脑海里的暴戾情绪快要爆炸,强健魁梧的身躯微微玫涨,军装紧绷,时刻准备出手,但却不敢有任何动作,因为即便是他都没有把握在杜少卿开枪之前,击倒对方。

    无论是军事演习还是西林或帝国的战场上,身为中将师长的杜少卿基本上从来没有展现过自己的军事素质,他只需要指挥,即便是此时山野间某些铁七师的战士,都是第一次看见自己师长第一次射击。

    杜少卿举枪瞄准击发的战术动作,没有什么很特殊的地方,只是干净标准,分解成任何细节都挑不出半点毛病,但就是这种强烈的节奏流畅感,令李疯子这样的人物都不由暗生凛意。

    这不是什么战斗天赋,纯粹是自参军以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枯燥乏味的基础战术动作训练,大概要经过数千次甚至是数万次的认真重复,才能把这套动作深深刻进身体本能之中。

    李疯子看着杜少卿的背影,秀气而清晰的眉毛拧成了两把劈在一处的刀剑,隐隐可见锋利相割产生的危险火花,他忽然开口说道:“少卿师长,许乐他手下留情了。”

    十几台倾覆在山野间的铁七师黑色nx机甲,有的在喷溅电火花,有的像垃圾一样倒在地面,渐渐有座舱开启,死里逃生的机师在战友们的帮助下,爬了出来,虽然浑身是血,但看上去应该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刚才的激烈战斗中,李封没有办法靠近山上的临时指挥所,只有潜伏在某处密集阵里沉就旁观,做为宇宙里年轻一代中最强大的三个机师之一,他早就发现许乐操控的小白花在战斗中的表现有些诡异。

    小白花机甲当然已经暴出全部力量,但在在进弁攻击目标选择时,似丁大多数时候都会选择铁七师机甲头部、颌胸联结处,或者机械腿内侧,破坏scc,红外,平衡仪这些重要构件,固然能够令铁七师机甲丧失战斗力,但终究不是机战里常见的直取要害战法。所以他说许乐手下留情。

    看着远处那些艰难爬出座舱的战友,有的铁七师军官想到丁连在军事法庭上全部是肩处受伤,人群陷入沉就之中,有名军官竟然极为罕见地站了出来,望着杜少卿勇敢而敬惧地颢声劝说道:“师长,您看……”

    “许乐是帝国人。

    杜少卿表情冷漠,低沉的声音里连着不容质疑的力度。李疯子怔怔地望着他,无可发泄般用力抓住头发,冲着他狂怒吼不要忘记,死在他手里的帝国人不比你我两个人少!说他是帝国人?没有人会相信!我不信,这里所有你的兵也不会信!整个联邦都他妈没人会信!”杜少卿沉就,没有回答。

    李疯子挥舞着左手,愤怒说道:“李在道那个老王八和首都那些家伙说什么能信吗?就你会蠢的相信他们,你他妈真是个笨女人啊!”

    听到老王八三个字,杜少卿钢铁雕刻般的脸上微微牵动,出现一抹极怪异而不自然的笑容,淡然回答道:“我妈确实是女人,但不笨,而且她……绝对不是帝国人。”

    在这一瞬间,李封忽然觉得就算自己再疯癫,面对券这个联邦著名的铁面将军也没有任何办法,因为明显无法交流。

    忽然间他想到祟件痛事,年轻而暴戾的面容迅速平静,望着杜少卿缓声说道:“我明白了,你就是要杀许乐,无论他是什么人。但我必须提醒你,联邦军队严禁杀俘,就算是帝**人,在失去抵抗能力后也要经过审判才能处决,你,不能用私刑!”

    最后几个字像铜豆一样砸在地上,硬绉绉地弹起,李封盯着杜少卿,寒声说道:“这一次,我不会眼睁睁看着你们这帮杂碎,像杀老虎一样杀了他。”

    听到老虎两个字,杜少卿的表情忽然间变得很远很远,好像他的身躯在这片山野间,真正的人却不知道去了哪里,手中沉重的acw缓缓下移丝毫。

    迸迸迸迸!

    在最短的时间内,杜少卿手中e!iacw猛烈开火,远处残破的小白花机甲唯一还能起到支撑作用的右机械腿,在经历无数袭击之后,终于断开,沉重的机甲轰的一声倒了下去。

    扔掉弹匣已空的的acw,杜少卿从身侧勤务官手中接过墨镜,戴上后缓缓转身,面无表情地望着李封,说道:

    “许乐是帝国人,这不是你父亲那个老王八或者是总统先生伪造的罪状,而是宪章电脑的判定。我师此次军事行动非政府行为,而是直接依据宪章局第一序列授权。”

    听到这段话,李疯子的表情变得极为怪异,做为生活在宪章光辉下的联邦人,平时或许感受不到那片光辉的存在,但一旦需要去思考他们从来不会怀疑联邦中央电脑会犯错。“所以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阻止我杀死许乐,在我看来,让他知道真相后禁受这种精神折磨,还不如让他就这么死掉。”

    李疯子缓缓放下枪口,看着不再理会自己向远方走去的杜少卿,大声说道:“但最终你还是没有开枪。”

    杜少卿的脚步停顿,沉就很长时间后回答道:“因为我也希望宪章电脑这次可能搞错了些什么,虽然……可能性基本为零。

    东方的天空响起一片雷鸣般的轰鸣声,十余架联邦近空战机kl2高速呼啸而来,向着山野正中那台残破的mxt机甲飞去,地面上的人们甚至可以清晰地看见机翼下方多达九枚的牛尾空对地导弹,很明显这些战机的目的,就是要将那台已经没有任何机动能力的m灯机甲轰成碎不到能再碎的金属片。

    已经走到小白花机甲前不远处的李疯子骤然抬头,看着东方正高速呼啸而来的战机,心想不知道是哪个部队来拣便宜舔自家老子菊花的小丑,气自愤怒不屑中生,乍喝一声:“滚!”

    这声饱含愤怒和恐怖力量的滚,真的像一记滚雷在山野天空间妗开,甚至压住了那些战机的嗡鸣声!

    战机上的飞行员早已通过高敏度监控设备发现了那名联邦军官,然后在与铁七师地面联络中得知此人的身份,在最短的时间内松开了导弹发射的按钮,紧急惊险地拉起,飞向了西南方向,真的是杀气腾腾呼啸而至,垂头悻悻呼啸而去。

    也许是错觉,山野四周那些铁七师黑色机甲,缓缓收回÷对准天空的粗重枪管。

    破损严重的座舱门被专来的工程机甲强行撬开,李封沉着脸爬上平台,把已经疲惫到极致,伤势重到连手指头都没法动的家伙提了出来。

    几百把枪械还有十几台黑色~x机甲,瞄准了过来,显得格外紧张,似乎随时可能开火,在铁七师官兵眼中,动都不能动的许乐虽然令人敬佩,却也令人恐怖。

    李封从身旁士兵处接过特制的军用手铐,紧紧地扣住自己和许乐的手腕,看着士兵递过来的电控炸药脚镣,沉就片刻,低声咒骂了几句什么,也替他铐了上去。

    在这个过程中,脸色苍白的许乐一直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看着李疯子的动作,偶尔艰难地抬起胳膊,擦掉鼻子里不停流淌的血水。“别装死。”李封蹙眉说道:“如果真想死就赶紧说遗言,小姑至少还能分点儿遗产。”许乐疲惫地未了他一眼,说道:“好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