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一十六章 百战残破不肯降

    远处山林中,浅黄sè的落叶被秋风自从地面扫走。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铁七师临时指挥所里的军官们,看着光幕上那台银白sè机甲如同秋风扫落叶般,在田野间震飞师里的黑sè机甲,渐渐严肃沉默起来。

    xt机甲先前能够避开战舰主炮和烈火导弹的定点袭击,已经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可依然遭受了极为沉重的打击,铁七师的参谋们完全没有计算到,那台看上去破烂不堪似乎随时都会爆炸的机甲,居然能在全师百分之七十机甲部队的围攻下,还能支撑这么长时间。

    xt,就更加强大。这台机甲上没有任何远程武器系统,重量减轻百分之十二,涡轮增压再加上他的操控,同样进入超频状态,速度远胜普通的mx。当前已经进入近战称王的全新战争模式,速度上的差异,基本上就可以决定生死直至胜负。战后通知果壳,本师所有战斗机甲的远程火力系统全部拆除。”

    “是,师长。”

    铁七师临时指挥所里响起杜少卿的声音,看着光幕上那台像银-è子丅弹一样呼啸横掠纵飞的mxt机甲,停顿片刻后冷声说道:

    “如此精确完美而简单的操控,战场上除了李封上校没有人能是他的对手。作为一个帝国人,他越强大就越危险,传我的命令,全体机甲后撤东移,进入游动作战模式,不要让他离开。”

    直到此时,临时指挥部里的铁七师军官们,依然不相信银白sè机甲里那个联邦英雄真是帝国人,然而没有任何人敢违抗师长的军令。

    杜少卿取过墨镜站起身来,目光像一头苍鹰般锐利看着光幕,观察着那台激战中的银白-èmxt每一个细微的动伤,渐渐明白了一些什么,在心中默然想道,既然你已经放弃突围,甚至已经做好放弃生命的准备,那么就成全你吧。

    “全体部队,开始攻击。”

    ……

    ……

    漫山遍野的铁七师官兵,今天极为罕见地在战斗打响之前,陷入极复杂莫名的精神状态之中,然而当战斗打响之后,这支联邦最精锐的部队,迅速将所有杂念驱散出大脑,进入了战斗状态。

    随着临时指挥部下达全面进攻的命令,铁七师在秋ri田野间瞬间绽放了无可抑御的威力,隐藏在山坡处,基坑里的密集阵极有节奏的猛烈开火,各式重火力装备也随之奏响。

    当精确制导火箭弹掠过田鼠头顶,电磁束炸丅弹开始进行近距离抛射,密集阵的火力则抓住每一个间隙,向那台如鬼魅般灵动的银白-èmxt发起袭击。

    各处阵地配备的重装武器配合的完美无缺,更可怕的是操作这些武器的铁七师士兵,面对mxt这样恐怖的敌人,居然还能如此冷静,仿佛每个人都拥有铁一般的神经,根本不在乎瞬间的得失,甚至在放弃山脚下那片密集阵时,也是如此的从容不迫,没有任何犹豫和遗憾。

    x机甲,则是呼啸着散开,游战于伏击圈的外围,而每当那台银白sèmxt机甲试图爆出最高速度时,便会有两台黑sè机甲悍不畏死地扑过去,以爆机的代价阻止。

    xt机甲在许乐的操控下诡异的浑身颤抖,双引擎沉闷轰鸣,在田野间画着一道道笔直而难以捉捕的线条,险之又险地避开大部分重装武器的攻击,一个照面便震飞身前一台黑sè机甲,终于突破至山脚下那处密集阵。

    xt机甲带来最大威胁的密集阵早已空无一人,铁七师的战士早已撤离,迎接它的是一片骤然爆炸的火海,还有那些冲天火舌里喷溅的蓝sè电弧!

    杜少卿为了替父亲雪耻,集毕生精力才华,才打造出来这样一支钢铁般的精锐部队,以全师之力轰杀一台机甲,即便机甲内的人叫许乐,如果还要付出太过惨重的代价,毫无疑问是极大的羞辱。

    这支在杜少卿严苛军纪和高强度亦练下成长起来的部队,就像是一个完美运行的冰冷机器。逾万名战士,各重装集样,如同机器里的无数构件,或重要或不起眼,不需丅要思考,只需丅要服从,在师长杜少卿和参谋部的指挥下,以可怕的速度配合无间,不会给敌人留下任何漏洞。

    这才是十年军演不败,战颊百战无敌的铁七师的真正实力。

    这场战斗从一开始的时候,其实早已有了注定的结局。

    ……

    ……

    xt机甲被斜向里高速射来的一枚火箭弹击中腰腹部,那里坚硬的外护甲在经历多次冲击后,终于无法承受最后的力量,极惨烈悔翻翘而起,露出内部的合金骨架和脆弱的结构。

    xt轰然倒下,然后站起,右臂重重轰起泥土,将在身前炸开的那蓬电磁束震开,然而紧接着,mxt再次被击中,沉闷的巨响中,机甲倒下,然后再次站起。

    小白花沾染着浓重的硝烟sè,本来光滑一片的机身突起数片森然的翘起,腰腹深sè的机油开始泄漏,左机械臂处的液压管已经被轰断,不停向松软田地里淌着液体,看上去就像是在流血。

    xt机甲的下半部分燃烧,然而机甲没有停下脚步,仍然在纷飞炮火并艰难前行,已经失去支撑作用的左机械腿拖在后方,在田野上刻出一道深深的痕迹。

    已经焦黑一片的小白花机甲,仿佛是个行走在火焰中的战士,左腿已破,拖着沉重而疲惫的身躯坚强前行,没有方向,只有前方。

    一枚高速破甲弹呼啸龚来,重创之后早已失去绝大部分机动xing的小白花机甲,根本无法做出平时简单至极的趋避动作,腰后双引擎近乎嘶吼般鸣叫,也只能极困难地向前踏了一步。

    轰!拖在后方那根已经废了的左机械腿被狠狠击中,伴着一声嚓喇恐怖的响声,骤然从中断裂!

    沉重的小白花机甲缓缓侧倒,却在将要倾覆前的瞬间,右机械臂猛地向下一挫,变形严重不复锋利的合金刀,深深插丅入松软土地中,勉强撑住了机身。

    小白花左机械臂缓缓抬起,前端的达林机炮开始高速旋转,沉默地指向四周正缓缓靠近的黑sè机甲群。

    在以它为圆心的数平公方里田野间,散落着十几台黑sè机甲的残骸。

    山林间的重火力发射基阵忽然停止了狂吼,逐渐围拢过来的黑sè机甲也没有马上进行下一步攻击。

    xt机甲和机甲座舱里即个男人的敬畏,或许是想起当年在5460黄山岭的战场上大家曾经并肩作战,漫山遍野的铁七师部队陷入了沉默。

    天地间一片寂静,只能残破机甲左机械臂上的达林机炮高速旋转发出的低沉嗡鸣声。

    ……

    ……

    来到山下的杜少卿望着田野上那台残破不堪,凄惨半跪却依然不肯放弃抵抗的机甲,负在身后握着墨镜的双手骤然一紧,脸上却没有流露出任何情绪,低声说道:“自杀吧。”

    简单而极有压迫感的声音,通过战地传音器迅速传到两公里之外那台残破机甲处,然而里面的人没有任何反应,左机械臂前端的机炮还在嗡鸣高速旋转。

    杜少卿平静望着那处,基于内心深处极淡的那抹尊敬,杜少卿没有让许乐投降,而是让他选择自杀,因为在他看来,无论是任何人,哪怕是自己面临许乐当前所面临的局面,自杀是最好的解脱方法。

    山野间一片死寂,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杜少卿的眉头微微蹙起,伸出自己的右手,从亲随勤务军官手中接过一把沉重的狙击半枪,然后以一个标准到无法挑剔的完美持枪动作,瞄准了远处那台机甲。

    世界上只有一把狙击步枪能够击穿机甲,那就是acw。

    整个联邦总共只生产出两把acw,其中一把传闻中落在南科州某大拿手中,也就等于是在林半山手中。杜少卿双手紧握的这枝acw,最开始的时候则是属于施清海,正是春天的时候,铁七师处置议会山事件时,在宪章广广丅场边缘击落的那一枝。

    这把acw曾经轰过麦德林,毙过联邦副总统,今天或许又将带走一个极有名的魂魄。

    对于那台残破机甲里的许乐来说,如果必须要死,那么死在施公子的伙伴枪下,大概是个不错的选择。

    ……

    ……

    但很明显有人并不这样认为,一个魁梧的身影以完全截然相反的轻灵动作,悄无声息地自人群间掠过,扑向了杜少卿。

    没有人知道他是怎样混杂在铁七师的部队中,更不知道如此魁梧强壮再充满暴戾意味的强壮身躯,是怎样瞒过无数军人的眼睛,像鬼魅一般靠近了被层层拱卫的地方。

    杜少卿身旁的精锐特卫在这刹那,表现出了极为优秀的军事素养和反应速度,哗啦一片举起手中的枪丅械。

    然而此时,那个魁梧的男人距离杜少卿的身体只有不到两米的距离,手中那把大火力朗格手丅枪冰冷的洞口,稳定无比地对准了杜少卿的后脑。

    “把枪放下来,不然我毙了你!”

    从港都一路跟踪铁七师机甲群来到这片山野,纵使强悍如他,此时的身体也感到了非常强烈的疲惫,然而他握着枪的手腕还是那般稳定,在数十把机械瞄准下,声音还是如此嚣张,充满着令人不得不相信的暴戾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