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一十四章 谁他妈的是帝国人?

    无论是何种生命形式,只要你曾经活过,那么总有一天会死亡,在宇宙不同角落,甚至可以说是联邦每一道电波里曾经发出的这段故事,再次冷酷无情地证明了这条真理。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乘坐联邦一号悄悄回到首都的帕布尔总统,今天根本没有理会任何政府事务,从进入官邸之后,便一直沉就地坐在椭圆办公厅中。

    其间官邸工作人员一直在恳请他前往郊区的末日基地,至少也要转移到官邸地底的工事里。可无论工作人员的态度如何激烈甚至最后变成哀求,总统一直不肯同意,执意坐在椭圆办公厅里等待。

    他坚定认为,如果宪章局地底深处的事态真的向恶劣方向发展,联邦迎来不可预知的巨大危险,身为联邦总统的自己必须坚持在工作岗位上。而当事业伙伴正在风险漩涡里的时刻,做为一个男人的自己必须陪着他们。

    电话终于响了起来,安静的椭圆办公厅内除了帕布尔总统,就只剩下官邸办公室主任布林,总统摆手阻止布林接电话的动作,以不符合年龄的矫健大步走到桌前,拿起话筒。

    没有说什么,帕布尔总统缓缓挂断了电话,平静的拗黑脸庞上,眼眸里的情绪却异常复杂。

    昨天夜里才刚刚知晓全部秘密的布林主任,无法从他的情绪上判断出结果是好是坏,也不敢发问,只好紧张地站在一旁看着他。“给我根烟抽。

    帕布尔总统从布林手中接过香烟点燃,沉就片刻后轻声说道:“生命就是一幕幕戏剧,或悲或喜,但现实展现给我们的情节,往往比戏剧还要曲折离奇。”

    布林主任从这幕罕见的总统吸烟画面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有些僵硬的身体顿时放松下来,摇头感慨道:“现在最大的遗憾在于,邰夫人他们在这场战争中并没有选择完全站在许乐方面,至少表面证据如此,不然这应该是您最好的机会。”

    紧接着他耸了耸肩,惋惜道:“大家族的保守固然令人厌恳,但确实也避开了很多致命的危机。”

    帕布尔总统缓缓吸着粗长手指间的烟卷,没有接话,沉就很长时间之后,沉声说道:“其实我最遗憾的是,像许乐土梭■这样的人,居然是帝国人,而不是我们联邦人。

    经过一段时间的严密监控,确认宪章电脑核心已经回到原点,那个不知道时候产生的机械生命已经消失无踪,崔聚冬抹掉额头上的冷汗,解除了宪章局内部的预警自毁程序。

    宪章局大楼内绝大部分工作人员并不知道地底核心发生了什么,但是看着瞬间下降的安全等级,被紧张压抑气氛笼罩了多日的大楼由部,顿时显得轻松了很多。

    大楼望向青青草甸的那方小露台上,李在道眉毛微微挑起,看着在炽烈秋日下泛着白光的草地,缓缓开口说道:“其实一开始我便走入了一个误区,麦德林一案的调查流程,让我产生了某种惯性思维。”

    “当时宪章局调查麦德林,西林军区负责调查百慕大人口买卖档案,第二军区负责深入青龙山区寻找生物标记,林半山负责最关键的那个部分。”

    崔聚冬抹着额上的汗水说道:“这次无论是西林还是林半山都不会配合我们调查许乐,所以我们只有走生物标记对照这一条道路。”

    “上次特种部队深入青龙山区挖了麦德林父母的坟墓,确认麦德林和他的父母没有血缘芸条il这才启动疑点调查。而我们试图寻找许乐妹妹先艺的生物标记,一直在失败,这种思路本身就是一个愚蠢的错误。

    李在道平静说道:“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帝国的种子计划一共分为两批次,麦德林是第一批次,许乐属于第二批次,所有的种子都是帝国皇族血系成员,既然如此,便很容易确认。”

    “所以你想到用许乐的生物标记和宪章局以前采集的麦德林生物标记做直接对照。”

    崔聚冬感慨道,望着身旁认识多年的伙伴,忽然觉得这张脸变得极为陌生,想不通为什么多日之前他就如此啃定许乐身份有问题,想不通他为什么能够想到任何人都绝对不会想到的方法来剥夺许乐的权限,甚至还成功地迫使宪章电脑因为核心程序冲突而重启还原。

    这次行动中最关键也是最令崔聚冬无法理解的环节是:李在道凭什么把一个联邦英雄和一颗帝国种子联系起来。

    从许乐在左天星域的逃亡经历中可以看出,帝国方面根本没有唤醒这颗种子的计划,甚至极有可能帝国方面完全不知道他就是那颗种子。这等于说许乐不知道自己是帝国人,帝国人不知道许乐是帝国人但偏8李在道就认定他是帝国人!

    李在道是怎么得出这个令人震惊的结论?难道仅仅是直觉?崔聚冬绝对不相信这种神奇的事情存在,然而李在道没有解释,他也不敢问。

    联想到先前在地底,面临着联邦随时可能被毁灭的危险,李在道却依然平静,崔聚冬的心中便生出无限敬惧,问道:“解除许乐权限全部在你的计划之中,那联邦中央电脑呢?李在道沉就望着露台下方的草甸,从军装口袋里摸出一根烟,低头点燃,说道:“我不擅长应对电脑这样的机械存在,但如果它变成一个人,那我就有办法让它毁灭。”

    崔聚冬被这句话震撼的很长时间都说不出话来,勉强平伏下心情,颤声问道:“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核心程序冲突的后果不是让它重启还原,或者说毁灭,反而让它完全突破核心三定律,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将会被它瞬间毁灭!”“如果任由事态这样继续下去,宪章电脑必然会毁灭或者统治人类社会,我只是赌一把而已,现在看来结局不错。”

    李在道说道:“当然,也许将来某一天它还会再次醒来,不过相信那应该是几万年之后的事情,人类社会能多准备一天便是一天。”

    崔聚冬曾经和老局长一同经历过那场惊心动魄的七秒钟,这两年一直在煎熬,对此事有充分的心理准备,然而即便是他,先前在地底时精神也险些崩溃,甚至直到此时后背还是冰湿一片,额头上不停渗着汗珠,所以他完全无法理解李在道为什么能如此平静。

    李在道解开军装的领扣,望着草坪沉就地吸着烟卷,夹着烟卷的手指没有丝毫颤抖,看上去异常平静。

    明显有些异常的烟雾在宪章局大楼露台上弥漫。

    刚刚经历了大事件的李在道将军和崔聚冬局长,都没有注意到某人指间的烟卷是反的,高密度烟卷正在火苗中痉挛,散发着难闻至极的焦糊味道。

    scc全域监控系统的警鸣一直连续不断地尖啸,近瞳光莽里甚至已经能够看到最近处的一台黑色mx机甲出现在山坳中,小白花m灯昏暗座舱里的许乐,在最短的时间内醒了过来,开始急促地呼吸,尽可能吸入更多的氧气滋润此时干涸的肺叶,为马上将要到来的鱼死冉破的战斗做准备。

    呼哧呼哧低沉的呼吸声回荡在座舱内,那是鱼死网破的呼吸,火焰痉挛的呼吸,刀尖jl跳舞的呼吸,慧星般消逝的呼吸。注天空上的白云似乎也在呼吸,搅动不安。

    座舱内的许乐眯着眼睛,回忆着老东西离开前所说的四个字:到处都是,隐隐中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危险,毫不犹豫地按下了红色按钮。

    噼噼啪啪,沉重的金属构件在极短暂的时间内纷纷剥落,这个过程甚至应该用激射这个词语来形容,小白花mxt机甲四击的秋林田野被击打的一片狼籍。就在小白花正式进入超频状态的那瞬间,天上的白云忽然间散开!

    一道乳白色的光柱自天而降,携带着充满毁灭意味的恐怖能量,夺去秋日的光芒,直接轰向地表这台银白色的m灯机甲!

    mxt先动了,在根本没有监控到任何威胁的时刻,仅仅凭着野兽般的危险直觉,许乐闷哼一声,瞬间将机甲催动到了极速!

    仿佛没有任何声音,也没有任何爆炸,秋日山野间多了一个直径约一米的黑洞,洞口异常整齐光滑,不知道多深,任何站在这里的物质存在,都被联邦战舰的这记主炮化成了灰烬。

    银白色m灯机甲凄凉地震落在深洞边缘,粗壮的左机械出现一个极恐怖的大缺口,电火花四处溅散。

    就在下一秒,m灯机甲右机械臂重重击在身前的泥土上,带动沉重的机身像片落叶般飘起,庞大机体尚在空中,脍后双引擎沉重轰鸣和涡轮增压全面启动,机械脚尖轻轻一点泥地,完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完美空中漂移,瞬间向侧方狂掠一百四十米!凄厉的破空声中,敏枚烈火三型导弹高速射向田野!

    在许乐近乎疯狂的高速操控下,进入超频状态的小白花在这一刻暴发出了全部的能力,以恐怖的速度在山野间无规则趋避,始终保持着瞬间脱离爆炸范围的可能性,沉重的机甲此时不再像是轻不着力的落叶,仿佛变成一颗呼啸着的银色子弹!巨大的轰鸣响起,自动跟踪系统无法锁兜川仃的导弹,选择了最有效的区域落下,引发了剧烈的连续爆炸。

    火焰混着黑烟升空,田野间视野渐渐清晰,银白色mxt极为艰险地避过连续两波看似-绝对无法避过的袭击,但也付出了极惨重的代价,机身受创严重,尤其是左机械腿……

    就在这段时间内,铁七师一百台黑色mx机甲完成了战术布署,沉就肃然地出现在山野四周,望着随时可能倒下的银白色mxto

    铁七师师长杜少卿的声音,通过军用战地喊话器传遍野火片片的战地,回荡在所有人的耳边:“许乐,宪章电脑已经确认你是帝国人,我建议你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

    m灯机甲沉就很长时间,两只机械臂忽然交叉对着远方某处山头,这是机语中最粗俗的脏话。

    紧接着,银白色机甲外置扩音器里,响起许乐暴怒的吼声:“杜少卿!你妈才是帝国人!

    注:这几句就是上章说的歌词。另:我妈不是帝国人,我只会写大团圆结局,安,下面开始拉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