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一十二章 新生便是死亡(上)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二百一十二章 新生便是死亡(上)

    (听朋友讲,资料上我是一月一号生日。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那是错的啊,大家别误会,不好意思,另外……非常感谢你们投出来的月票,虽然又在被抛离,但我有信心有决心,且写着!)

    ……

    ……

    像瀑布一样快速垂落的绿色数据流里,那几行数列的扭曲其实并不明显,看上去就像是壮观瀑布里伸出的几处石尖,溅起几抹浪花,然而在贝得曼的眼中,仿佛看到了一个伟大的机械智慧生命正在如同人类一样的思考冲突挣扎,强烈的精神冲击,令他坐在地上的身体剧烈颤抖起来。

    世界上会出现一些很奇怪的天才人物,比如因为掌握太多联邦中央电脑后门而被开除的前宪章局员工贝得曼——此人似乎拥有某种诡异的能力,能够凭借大脑区域中某处的对射反应以及直觉,把光幕上那些无法理解的机械语言数据流编译成自己大脑能够理解的东西。

    虽然只能理解非常模糊和大轮廊的部分,但这就已经足够他看出联邦中央电脑此时的内部核心状态。

    贝得曼已经在宪章局地底看了很多天的图,一直没有休息,身上泛着酸酸的汗臭,头发潦乱地像个鸟窝。手边是一大桶冰冷的咖啡,脚下的地面上凌落着几根兴奋剂针管,脸上的表情就像光幕上那几行数列一般夸张的扭曲,异常亢奋而略显惊恐,或者惊恐也正是此时亢奋的来源。

    做为一个在世俗生活中没有任何用处的天才,忽然发现自己曾经服务过的联邦中央电脑早已活了过来,如何能不激动敬畏亢奋?

    他坚决认为,联邦中央电脑这种与人类碳基生命完全不同的机械智慧存在,是极致的进化,照亮了这片无聊单调宇宙的前路。

    能够见证这历史性的时刻,能够和这些绿色数据流所代表的最伟大智慧亲密接触,贝得曼觉得就算当场死去,这辈子也不会再有任何遗憾,所以他当然不会在乎身后那两个大人物在联邦中拥有怎样的权力,不停地尖声嘲弄,像钢针一样的音频中混着极度疲惫所带来的磨石般沙哑,异常难听。

    崔聚冬局长比贝得曼的表现也好不到哪里去,像个木偶一样呆呆地坐在椅子上,大腿不停地颤抖,带动着椅腿与地面不停摩擦,发出极细碎的声响。

    场间的三个人中,只有李在道将军依然表现的无比冷静,他平静望着光幕上的绿色数据流,脸上没有一丝表情,问道:

    “判断冲突挣扎?这说明什么?是不是说明联邦中央电脑已经确认了生物标记比对的结果?”

    “当然!”

    贝得曼用颤抖的手指打开咖啡罐的开口,目光没有丝毫移动,贪婪而饥渴地死死盯着光幕上的数据流。如果错过任何一幕画面,他都不会原谅自己。

    “七十二号异常状况,加上已经确认生物标记,事件序列直接突破了第一序列,但问题是许乐以前已经获得过超了第一序列的被保护权限,所以才会引发冲突,这你们都不明白?”

    贝得曼用极难听的声音快速解释,嘲讽辱骂道:“你们两个碳基猴子蠢货这时候应该幸福的哭泣,如果我以前看的档案没有问题,那你们今天看到的,将是大浩劫后宪章电脑唯一一次的最高权限冲突!”

    被一个小人物这样放肆的嘲笑辱骂,崔聚冬沉浸在痛苦煎熬的思考中,他在宪章局服务中央电脑数十年,最近这两年每每想到那个或者伟大或者恐怖的可能性,便会习惯性沉默掩饰内心的恐慌。

    李在道对贝得曼的话也没有任何反应,轻声说道:“最高权限冲突?这正是我所需要的事件,所以中央电脑这段时间才会变得反复无常,一时间帮助政府诱捕许乐,马上却又帮助他对抗社会。我的问题在于,这种冲突要持续多长时间?”

    “按照核心程序计算模式,在权限序列直接冲突时。她会马上进行雾态模拟,得出结论,我们经常称之为直觉。噢,现在想起来这还真是她的直觉,需要的时间并不长,不过你是不是疯了?这时候居然关心这种破烂问题?”

    贝得曼愣了愣后反应了过来,愤怒地挥舞着手臂,深色的咖啡洒的满身都是,“我们现在应该关心的重点是,她用了这么长的时间还没有得出结论,还在挣扎冲突,说明除了冰冷的机械智慧之外,她已经拥有了感情这种东西!”

    “我不关心感情这种东西。”李在道将双手缓缓背在身后,沉默看着面前光幕上的绿色数据流,说道:“我只关心如果它拥有精神的世界,那么这种深层冲突会不会导致那个世界的分裂,自我否定直至灭亡。”

    听到这段冰冷的话,想到某种可能性,贝得曼的身体感到无比寒冷,就在他准备抓起手边的金属咖啡罐,把身后的李在道和崔聚冬全部杀死之前,忽然他的黑色眼瞳里出现了一幕极诡异的画面。

    那是地底宏伟空间上方悬挂二维光幕的光影。

    如同一场风暴忽然来临,像瀑布般的绿色数据流骤然高速流淌,然后如同失去重力般,狂暴地向着四面八方激射,数千条数列扭曲着绞动在一起,无声地剧烈摩擦,然后从中片片断裂。

    数据碎片渐渐褪去原有的充满生命味道的绿色,变成无数白色的光点。然而一切还没有结束,白色光点开始在巨大的光幕上进行无规则的运动撞击,速度越来越快,暴烈而磅礴,渐渐超出人类肉眼能够辩清的程度,转换成数十块凝聚着强大能量的光斑。

    两道极细的血水从贝得曼的眼角处淌了下来,他却仿佛毫无察觉,畏缩惊恐地把身体缩成一团,像个婴儿般死死盯着光幕,他眼中看到的景象并不是光幕上的景象,而是一段无比壮丽的历程。

    光斑凝结成星云,然后繁生出无数明亮的星辰,悬浮在黑暗的空间之中,静穆永恒。

    贝得曼仿佛看到了一个崭新宇宙诞生时的场景,眼中的惊恐畏惧渐渐变成爱慕与敬畏,身体渐渐放松,然而紧接着他的身体却骤然僵硬,眼角的细细血线猛地加粗,从内心最深处发出一声绝望的尖叫:“不!”

    无数星辰动了起来,便再也无法停下,以无法理解的速度穿越浩翰的空间,去往左方的区域,右方的区域便只剩下了一片黑暗虚无。

    壮美的宇宙被某种力量强行分隔成了光与暗的两边。肃穆被狂暴的力量碰撞撕扯所取代,形成了一个恐怖至极的黑白旋涡,漩涡极度压缩坍塌,直到最终凝为一个看不见的点,然后爆炸,没有新的星云产生,只有一片寂静沉默。

    宇宙新生,然后湮灭。

    宏伟空旷的地下空间里死一般的安静,随着嘀嘀嘀嘀的自检结束,一个机械而没有任何情绪的电子合声开始响起。

    “警告:现联邦上校军官许乐,原始公民编号为dlas420500481x、附加公民编号为slat510200431x。经生物标记认定及相关证据索理,被判定为帝国种子计划成员。”

    “严重警告:许乐为第七十二号异常情况,异常情况为帝国入侵者,该事件自动升级为第一序列事件。”

    ……

    ……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贝得曼惊慌失措地跳了起来,向前方巨大的光幕扑了过去。

    那面光幕上绿色数据的流动是如此的平静顺畅,看上去就算再过几百万年也不会有任何变化。

    没有人类能够接触到宪章电脑在地底更深处的核心,也没有人能够触碰到它的主能源供给中枢,人们能够接触到的,只有它慷慨伸出地面的这面光幕。

    贝得曼确认了事实,瘫倒在地,徒劳无助地拍打着光幕下方的数据柱,放声嚎哭道:“你不要走!你不要走!你不要死!”

    ……

    ……

    遥远的百慕大三角星域,一艘大型走私船正在承受前所未有的羞辱和折磨,不远处的太空中,一艘奇形怪状,像破烂垃圾箱堆砌而成的宇宙飞船,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拥有极高速度的专用走私飞船,在这艘像金属垃圾堆样的飞船面前,竟然没有找到任何逃离的方法,那艘破烂飞船的速度恐怖的令人震惊,尤其是想到对方匪夷所思的加速度,已经绝望的走私武装分子,根本无法理解,破烂飞船中的可恶船员怎么承受得住如此巨大的力量。

    大型走私船已经被破烂飞船连续撞击了二十几次,坚固的舰板早已破烂不堪,维生系统已经开始报警,走私船上的火力系统明明好几次击中了对方,但好像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最令船上众人感到惊恐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对方居然直接入侵了自己的通讯系统!

    “不抢钱!不抢粮!也不抢娘们!我也只抢飞船!”一道浑厚有力却显得格外滑稽的声音,在走私飞船内部响起,“小爷我耐心相当不好,命令你们在十分钟之内马上进入逃生舱离开。”

    走私商人绝望而无助地盯着光幕上的那堆太空金属垃圾,痛苦地揪着头发,愤怒吼叫道:“你***讲不讲道上规矩?我们认输货物给你五分之四,飞船怎么能给你!”

    “你们的货物除了钻石就是改装枪械。小爷我要这些女人和男人用的东西干嘛?说到规矩,小爷我生下来就是为了破坏所有规矩的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