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一十一章 铁轨畔绽放的小白花,深渊里挣扎的数据流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二百一十一章 铁轨畔绽放的小白花,深渊里挣扎的数据流

    一艘联邦轻羽级战舰悬浮在s1大气层外的空间里。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来自恒星的光芒从侧方照来,把这艘巨大的黑色战舰涂抹成了两半光与暗的混合体,战舰下方的合金闸门缓缓无声开启,露出里面令人心生森然之意的主炮口,遥遥瞄准星球中某处。

    舰首的指挥大厅安静无比,军官们快速传递着重要数据,舰载电脑在无数军事卫星的帮助下,对地表那台硝烟间的白色mxt机甲进行精准定位。

    来自各方的定位座标进入战舰,在极短的时间内进行完运算,一名女性中尉转动面前的权限开关,看着面前工作台光幕上的注能进程,面无表情说道:“刃尖主炮一级准备。”

    “刃尖主炮二级准备。”

    “刃尖主炮三极准备。”

    没有任何情绪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大厅里,本来就极安静的环境,竟在这瞬间变得更加寂静,所有联邦军官都停下了手头的工作,带着复杂的情绪,望向巨幅环形光幕。

    他们常年在战舰上工作,非常清楚那门威力巨大的主炮一旦发射,充满毁灭味道的寒冷光柱,将会导致怎样恐怖的结果,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机甲能够承受起战舰主炮的威力。

    他们在沉默地等待。等待那名联邦最优秀军人的死亡,甚至有的军官悄悄摘下了自己头顶的军帽。

    “发射。”

    战舰下方的合金闸门内,巨大的主炮基台随着命令再次突出,深蓝色幽幽的光亮迅速在基台内部的环状结构内亮起,然后贯通成了一个完美的圆圈,亮度变得越来越高,然后骤然熄灭。

    与巨大体积的舰身相比,主炮看上去就像是匕首最锋利的小尖端,瞬间内,一束充满着恐怖能量的光柱猛然射出!

    这道约一米直径的光柱已经完全没有基台环状结构内的幽蓝,而是无比洁白,瞬间撕破冰冷的宇宙空间,撕破稀薄的空气,向着s1地表轰去!

    没有什么百慕大宗教里传颂的神圣慈爱,只有不属于人世间的冷酷和毁灭的意志。

    战舰指挥大厅内的军官们下意识里握紧了手,然而下一刻,他们就看到了一个无法理解的画面——一旦激发便不能为人力所控制的战舰主炮光柱,在脱离基台之后,竟没有如众人想像那样贯穿整个世界,而是在两公里的范围内迅速散开!

    就像遇着烈日的白雪,就像遇见春风的柳絮,就像遇见女孩儿的棉花糖,那道恐怖的光柱,就在他们的眼前片片斑驳,剥落,溃散,然后消失无踪!

    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厅内的联邦军官们没有反应过来。怔怔望向身旁的同伴,想要确认刚才不是自己的幻觉,那些准备向许乐上校表示自己的哀悼敬意的军官,手中的军帽缓缓坠落在地。

    战舰指挥大厅内骤然响起警报,一记刃尖主炮的能量,在如此近的距离内迅速溃散,令舰身下方的空间急剧升温,瞬间由零下一百多度上升至六百多度,舰身下方的合金护甲严重受损!

    ……

    ……

    幽蓝的电弧在空气里不断飘浮,山坡上重型反器材陆基速射密集阵呼啸着喷吐弹体,偶有硝烟升起,更多却是碎砾四溅,沉重坚硬的mxt机甲和装甲车碰撞的声音,如同战鼓一般响彻山林。

    没有任何联邦军用机甲加入伏击,所以看似激烈的战斗,对于许乐来说并不是特别困难,mxt右机械臂前端的合金刀,在晨风中不断发出轻沉的嗡鸣,除了刀锋边缘的割裂条外,更多的是因为合金刀本身的低幅度高频颤抖。

    这是许乐在前线战场上自己琢磨出来的作战方法,凭借合金刀的高速小幅颤抖。帝国战车看似坚固的护甲,往往显得无比脆弱,就算是面对着敌人的机甲无法一击即破,这种恐怖的高速颤抖,也能严重损害座舱内机师的生理指标,再如何高级的座舱减震设计,也无法抵御这种高速颤抖携带的恐怖威力。

    颤抖看上去是一个简单的动作,但对于沉重高大的机甲来说,却需要极细腻的操作和近乎不可思议的手速,对许乐来说这些都不困难,更何况他从孤儿到联邦英雄的一路上,早就习惯了颤抖着前进。

    圈密集的电磁束激发地雷带,被直接突破,相对速度缓慢的电弧抛射,对mxt机甲造成了一定伤害,却无法减缓它的速度,连续有战车被摧毁,密集阵被mxt**的弹火掀翻,再次被突破,联邦军方的伏击圈看上去是那样的脆弱。

    山头的反器材轰鸣逐渐零落,硝烟渐渐散去,当士兵们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台白色的mxt机甲已经变成了远方一道淡淡的影子。

    ……

    ……

    mxt脱离了铁轨线,却依然平行着铁轨延伸的方向奔跑着,银白色的机甲表面多了很多道刻痕,有几个护甲甚至被直接掀翻,露出里面充满强悍味道的合金支架,看似简单轻松的突围,实际上依然十分艰验。

    沉闷的座舱内。许乐掀起头盔,沉默地抹掉唇边渗出来的鲜血,突围最后那刻山林里藏匿很长时间的一个集射阵突然开火,给他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也给他留下了伤。

    昏暗的光线中,他的双眼微红,盯着前路。虽然是神经最粗的家伙,但战场上的生死考验以及激烈战斗本身,已经将他体内最原始的那份强悍完全激发了出来。

    身上那件紧身皮衣般的拟真系统传来微微的酥麻感觉,许乐想起这极有可能是老爷子当年用过的东西,眼睛逐渐眯了起来。

    当年老爷子驾控着那台破烂的m37机甲,狂奔千里,在无数帝国部队震惊目光注视中,击毙帝国皇帝,那自己驾控着宇宙内最先进的两台mxt之一,凭什么不能狂奔千里,从港都杀到首都!

    小白花在铁轨畔狂烈地绽放。

    ……

    ……

    突破伏击圈后,四周区域内暂时没有什么联邦部队集结,许乐放松了些,从身旁背包里取出两根压缩营养棒,从中掰断然后快速吞入腹中,先前的激烈战斗中,他一直控制着真气的流失。所以并不是太饿,但既然此后的战斗还很漫长,他必须提前补充一些能量。

    此刻紧绷的神经也需要放松,他眯了眯眼睛,忽然开口说道:“菲利浦,你来开,我去吹会儿风,对了,顺便帮我打个电话。”

    秋天的晨风中,在山林间快速行驶的那台银白色机甲座舱门忽然打开,许乐走了出来。站在坚固的座舱门上,低头点燃一根烟卷。

    无人驾驶的机甲没有丝毫减速,四周的山林一片幽静,微凉的秋风呼啸着扑来。他眯着眼睛看着前路,深深吸了一口辛辣的烟雾,对手中的通讯器说道:“你知道我在过来的路上。”

    “停止吧,这对于联邦没有任何好处。”帕布尔总统浑厚的声音缓缓响起。

    “对我来说,更重要的事情是对你也没有好处。”许乐回答道。

    “你真要把自己变成一个臭名昭著的恐怖分子?”

    “几年前在梦里我就已经承认了这个身份。”

    总统先生的声音异常平静:“你真以为全联邦的人都对不起你?想想那些不惜触犯法律也要帮助你的人,也许再过一会儿,你会忽然发现你所坚持的东西,会变成令你无比痛苦的笑料。”

    然后是一阵盲音,这是开战以来,总统第一次主动挂断电话。

    首都空港内,帕布尔沉默看了一眼手中安静的电话,意味莫名地摇了摇头,然后走下联邦一号。

    在联邦最精锐军人的警惕保护下,他快步向专车走去,对前来迎接自己的布林主任沉声问道:“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为什么又出现了意外?”

    布林主任压低声音回答道:“李在道将军和崔局长一直在宪章局内盯着,生物标记对比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有所进展……但好像又出了一些问题。”

    ……

    ……

    宪章局地底深处,显得有些疲惫的李在道将军揉了揉陷下去的眼窝,接通了一个来自港都方面的电话,听着电话里的汇报,他的表情依然平静,然而在挂断电话之后,望着崔聚冬局的眼光却犀利起来:“它既然肯给出邹郁那条线索,为什么却阻止了导弹甚至是战舰主炮的发射,怎么解释?”

    “无法解释,这是我所不能理解的事情。”崔聚冬没有回头,甚至毫不在意李在道的感受,表情有些麻木却又无比专注地看着前方。

    “港都那边的伏击圈损失惨重。”李在道目光微垂,缓声说道:“如此反复,总需要一个理由。”

    “你们两个白痴!这是因为他在判断!他在冲突!他在……挣扎!”

    幽静昏暗的地下大厅里居然还有第三个人,像孩子一样坐在地上的贝得曼,指着面前那幅巨大的半透明光幕,近乎疯狂地叫道。

    宪章电脑核心光幕上,淡绿色的数据流如瀑布般落下。偶尔一条数列不知受到什么干扰,强烈扭曲起来,显得是那样的不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