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零六章 菲利浦,我的名

    遭遇战一旦发生,便陆续展开,在港都偏僻街区里,在城中那片氤着雾气的大湖旁,偶有枪声响起,枪火瞬间照亮夜空,然后再次悄无声息地结束。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这是场个人与联邦之间的战斗,如果不是拥有联邦中央电脑在背后散发光辉,许乐再如何强大,也只会被强大的政丅府机器碾压成无数碎片。具体到这个秋天的连绵沉默战斗中,即便拥有老东西的帮助,他依然遭遇了很多危险,有几次险些被对方成功捕杀。

    被命名为小眼睛的特殊部门高效指挥着无数军警,在战斗中逐渐发挥出了越来越强力的作用,时而碧蓝时而灰蒙的天空,秋意浓郁的地面,阴暗潮湿的地底,以人海战术和密集监控为骨架的一张大网已经铺就,并且开始渐渐紧缩,将要把看似强大不可战胜的许乐缚在网中央。

    漆黑的地下通道里响起一阵剧烈的咳嗽,从受伤肺叶里挤出来的声音被用力地压制着,却强行冲破喉咙,震动干涩的声带,发出沙哑难听的声音。

    背着湿漉的墙壁,许乐张开双腿疲惫而放松地坐在地上,怀里抱着的h14改狙因为表面缚上数层粗布,而显得不那么冰冷,小腿处绑着的军刺明显有些变形,应该是在激烈战斗中受到了损伤。

    双唇极不健康的灰白干枯,因为剧烈的咳嗽,唇间那根三七牌香烟幅度极大的上下颤抖,混着火星烟灰剥离,在他眼前的漆黑空间里飞舞,像是极微小的萤火虫。

    许乐眯着眼睛看着前方不远处正在浪奔浪流的生活污水,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腥臭味,下意识里皱了皱眉头,将唇间的烟卷取了下来,手指摸到一片湿冷粘乎的东西,才知道原来那味道是血腥味。

    连续很多天的激烈战斗和高强度逃亡,让许乐身上的旧伤没有丝毫好转的迹像,政丅府以不计成本的疯狂海量资源,控制着这座城市里的医药供给,为了获取药物他甚至还添了一些极重的新伤。

    这些天连食物能量补充也开始变得困难起来,至于在战斗中大量消耗的弹药,除了在莫愁湖畔极幸运地从昏迷士兵处找到一些标配口径子丅弹,便再也没有任何补充,所谓弹尽粮绝看上去已经变成前方不远处真实无比的凄惨画面。

    无论从哪个角度去分析,许乐现在都已经被逼入了绝境,摆在面前只有两条路,要莫冒险突破城市外围的哨卡,转移到更广阔的天地中,要莫冒险上到地面进行一场最暴烈的突击,以求转变当前的局势。

    但他没有选择任何一条道路,那张平凡无奇的脸上找不到丝毫绝望的情绪,甚至连挫败带来的失落感觉都没有,依然是那样平静坚定,甚至在极端疲惫痛苦,精神体力将要崩溃的边缘,他还有心情进行闲聊。

    “教科书上说,因为大浩劫的缘故,所有前代文明的资料都已经找不到了,所以人们只知道曾经有那么一个文明,却不知道那个文明是什么模样。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人类如果不是在诞生在s1,那么真正的老家在哪里?”

    许乐擦掉唇角的血水,轻轻捶击着胸口舒缓肺部的剧烈痛楚,靠着墙眯着眼睛问道:“如果什么都毁了,那你是怎么活下来的?这些年的相处,我知道你的能力比联邦民众想像的更加了不起,关于这些你有没有什么好故事说来听听?”

    安静湿冷的地下水道里一片安静,不知道过了多久,联邦中央电脑的声音响了起来,声音里没有什么情绪波动,平静而机械冰冷。

    “浩劫前资料都是绝密,你的权限等级不够。另外根据核心指令以及我曾经重复过无数次的计算,就算知道浩劫前那个文明更多的细节,对于现在的人类社会来说没有任何帮助。”

    “我只是觉得自己可能马上就要死了,所以虽然才二十几岁,但忽然觉得这些无尽延展的地下水道里充斥着沧桑的味道,所以想听一个带着很牛沧桑劲儿的老故事。

    许乐疲惫地笑了笑,靠着墙轻轻从上至上抚摩着狙击步枪粗糙的布质外表,说道:“你的生命虽然无比漫长,但我却是你生命里第一个可以直接交流的家伙,现如今我随时可能嗝屁,你就要再次堕入永远的寂寞,我建议你应该珍惜和我聊天的机会。”

    老东西沉默了很长时间,大概被许乐这段话说的有些动心,如果它有心的话,机械冰冷的声音里莫名多了一些情绪:“以前和你说过,五人小组在我核心程序里留了一今后门,你颈后替代芯片中的那段信息残片数据,激活了我的后门,所以我才会对你发出主动联丅系的请求。”

    “这和那个沧桑老故事有什么关系?“

    许乐用三根手指捏住烟卷送进嘴里,美美地吸了一口,问的并不如何认真,虽然很多人都认为他是联邦最天才的工程师,然而严重缺少学院派教育背景的他,看上去确实并不怎么在意读个很多学者一定会非常在意的答丅案。

    “那段信息残片数据,与我的核心程序设计有极相近的地方,换句话说,我们应该来自同一个源头。”

    “以前你说过这个。“许乐把烟头摁进身边的砖缝,说道:“我去帝国帮你找过答丅案,但非常不好意思我没有找到,他们那边根本就没有像你这么牛逼的机械智慧。”

    “往更的星空里望去,源头应该在那里,我现在不理解的是,那份与我同源的信息残片明显等级比我更高,为什么会出现在帝国中,如你所说,帝国那边在机械智慧方面还处于如此原始的愚昧期。

    “高?哪里高?“许乐问道。

    “你可以理解为智商更高。“老东西沉默片刻后解释道:“关于你想知道的浩劫前沧桑故事,应该和你颈后芯片里的信息残片有关联,至于我所知道的那个部分……”

    许乐说道:“我耳朵虽然没洗,但正认真在听。”

    “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故事。“老东西平静说道:“人类创造的前代文明毁灭于一场大灾难中,正是我们现在所称的大浩劫,五人小组乘坐宇宙飞船逃离,经历了漫长的星际旅行,来到你现在所在的这颗星球上。”

    “现在的联邦社会民众,是飞船上所承载的逃亡乘客后代,我是那艘宇宙飞船的星图计算电脑,飞船降落在s1之后即告解体,我被改造成现在的模样。”

    “这是很多小说推理过的故事,就这么简单?“许乐皱着眉头,低声感慨说道:“那是什么样的灾难,居然能够毁灭一个世代的文明。

    “任何故事都可以被总结为极简单的脉络,你们一般称之为大纲。至于完整的讲述方式,当然有海量资料的复杂细节可以提供,不过你们经常称之为无效内容填充,在网络上一般被称为灌水。如果你真想听复杂的沧桑故事,我建议你马上治疗伤势,然后离开这座城市。”

    “知道了,我马上就去做。”

    许乐把狙击枪当成拐棍借力,艰难地扶着墙站了起来,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也牵动了身体上泛滥成灾的伤口,引发无尽痛楚。

    在漆黑的地下水道里,联邦中央电脑不知通过什么方式清晰地观察着他的动作,分析着他的伤情和生命流逝的速度,说道:“有时候我真的很难理解人类的很多行为模式,比如现在的你,为什么面对着如此高概率的死亡前景,生理数据和脑电波分析里却看不到任何畏惧的情绪,要知道生命对死亡的恐惧来自本能,无法去除。”

    “像你这种近乎永生的家伙,不可能明白我们这些生命短暂的猴子会怎么想。哪有不怕死的人,只是人类擅长遗忘或者是伪装,不去想目的地,才能轻松踏上旅途。”

    许乐提起沉重的枪丅械,缓慢抬步向地下水道深处走去,笑着解释道:“而且确实也没有什么好怕的,我生下来就没有想过能活着回去。”

    因为这句掷地有声的话,黑暗的地下通道顿时冷场,很长时间后老东西平静说道:“确实没有人能活着离开这个世界,你这个冷笑话很有趣。”

    听到出乎逻辑判断的回答,许乐苦笑了起来,感慨说道:“这么生猛的话被理解成冷笑话,你真是一个无趣的家伙,没有得到意想中的热血回应,小爷我很失落啊。”

    低沉近乎不可闻的脚步声渐渐消失,那个艰难前行的男人背影被黑暗缓慢吞没,和那个没有背影的老东西一起,向着漆黑的地下水道深处走去,偶尔隐隐能够听到几句对话回荡。

    “说真心话,有你在身边我根本没有担心过自己会死,就像在帝国那颗星球上,满天导弹飞来,你定会骑着黑sè三翼舰破开彩云来接我。”

    “但你可曾体会过我痛苦的心理挣扎,核心程序冲突的痛苦,并不低于你现在**承受的痛苦。而且我隐隐察觉到,似乎有某些很不妙的情况正在发生,压力很大啊,为了舒缓这种核心程序里的类情绪反应,我甚至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菲利浦。”

    “菲利浦?听上去不错,以后我就这么称呼你,不过你选择这个名字有什么有趣的内涵吗?噢,我忘了,虽然你很有内涵,但从来不是一个有趣的家伙。”

    “菲利浦是浩劫前历史书中的一个名人,传说他一生都游走在越位边缘,甚至有人说他就住在越位线上,这和我现在的处境很相似。”

    起章节名的时候想起一本老书:最强,我的名。老东西菲利浦当然是最好最强大的。我没那么强大,煎熬的不堪,这时候去写第二章去,不定时。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