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零四章 猜猜谁会是下一个

    在漫长的铁轨上不停的奔跑,秋凉夜风呼啸着扑打在脸上,前方的列车虽然已经减速,

    但车厢高速排挤流泄的空气,更是让夜风变得更加肆虐而难以捉摸。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啪的一声,许乐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强悍地抓住一个突起,身躯内的热量如同恒星爆炸

    一般轰然四散,一瞬间攀援而上,在劲风中调整身姿,重重地向车厢顶部摔落,却极巧妙地

    借助车顶的大风减缓了速度,只发出了一声极轻微的响声。

    从背包里取出行军缚带穿过高速列车厢顶的维修系口,再折回紧紧绑在腰上,如此反复

    三次,在光滑车厢顶上危险震动滑行的身体终于被固定住,许乐的神经骤然松懈,肌肉放松

    平躺。从火辣辣的肺部挤出一声叹息,然后迅速被脚底方向呼啸吹来的夜风吹的消失无踪。

    如果身体处于巅峰完美状态,完成攀援高速列车固定身体的动作,对许乐来说并不困难,

    但他此时身上的伤势很重,尤其是大量失血吼一直没有什么补充,无论是精神还是体力都已

    经濒临底点。

    好在上来了而且马上将要离开,身受重伤的他出乎帕布尔总统和联邦政丅府所有强力机构

    的逻辑计算和直觉推测。忍受着枪伤的折磨,离开首都特区向联邦最大城市港都而去。

    那个三一协会在湖畔小酒馆里变成了一个无比强大的组织,施清海在议会山里杀死了拜

    伦和梅斯议员,被许乐补了一枪的保尔森议员则根本不是协会成员,协会里另外一位重要角

    色胡著将军,现在正在港都警备区疗养。

    坐着高铁区港都,他为的就是杀人。

    ……

    ……

    前方那个仿佛畸形巨兽在晨雾间醒来的大都市,便是联邦最大最繁荣的港都。许乐站在

    高等级公路旁望着那边。感受着鞋底传来的微温,不禁摇头苦笑,果然不愧是整个首都星圈

    最奢华的所在,刚刚入秋,市政道路管理部门居然就开始调速速凝水泥层下面的加温设备。

    而根本不在乎那些亢余消耗。

    对于这座远比首都更大的都市,许乐并不陌生。当年在果壳工程部研发mx机甲时,他每

    个周末都会乘坐高铁由首都来港都,路过了不知道多少次,却很奇妙的找不到丝毫熟悉亲近

    的感觉。

    在距离港都约一百公里的地方,他趁着高速列车穿行于外厢滤虑通道减速的时机,跳了

    下来,他并不是没有想过学当年林半山和张小花那样无比嚣张地启动紧张刹车,只不过那样

    会显得太张狂,他是来杀人的自然需要低调之后再低调。

    站在公路旁,许乐伸出右手摆出搭便车的手势,因为清晨车少的缘故,过了十几分钟,

    才有一位善良的女司机停在身边,在接下来必行的搭车闲聊中,这位年龄已经超过四十岁的

    女司机爽朗的承认,纯粹是kan着许乐露在帽檐阴影外的笑容真诚的不忍伤害,才踩下了刹车。

    ……

    ……

    四个小时候,一个穿着连帽式运动风衣,背着沉甸甸背包的年轻男人,走出了港都警备

    区花园式疗养中心,因为帽檐压的太下的缘故,没有人注意到他的脸色极不正常的苍白一片。

    在疗养中心对门的军人服务社里卖了一部不便宜也不贵的电话,年轻男人快速而不引人

    注意转入旁边一条小巷,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他的腿部颤抖的格外厉害。

    小巷尽头还是小巷,有些污浊的空气在正午的阳光下显得格外令人艰于呼吸,许乐急促

    地喘息,向阴影里走去,寻找着最近的地下水道系统门阀盖,他再也无法控制崩裂的伤口,

    快速渗出的血水顺着手臂,从袖管里滴了下来。

    他的双腿同样如此,不知道多少处枪伤在失去肌肉细微控制后开始流血,向着巷子尽头

    阴影里走去的每一步,都会在地面上留下一个清晰的鲜血足迹。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阴影里,血滴停止于一扇缓缓转动的地下水道门前,远处的港都警

    备区疗养中心,才骤然响起无比尖锐的警报声,夹杂着女性特有的惨惶尖叫。

    疗养中心内部占据最好风景的建筑二楼,从露台上可以清晰的kan到下方艳丽的花园,在

    空气污染和经济实力同样冠绝联邦的港都市内,这片占地面积极大的花园毫无疑问代表了绝

    对的权利与奢华。

    刚刚卸下第二军区副司令一职,准备接受总统先生更重要命令的胡著将军,于港都疗养

    等待期间,最喜欢的便是这片花园。

    将军从军多年,早已不是当年三一协老猫少写了个会~里那个聪慧而文弱的军官生。

    正午炽烈的阳光从来不会打扰他在露台欣赏花景的雅致,反而他觉得如此艳丽的花景,正需

    要艳丽的阳光来烘托到极致的光彩,正如在总统先生和李主席光芒照耀下的自己,必将在今

    后的人生里绽放最极致最夺目的光彩。

    这天中午,年轻漂亮而柔软的女服务员满脸含笑来到房间,准备把精致的食物与酒水端

    到露台,却发现将军极难得的睡着了。

    在艳丽阳光与花景之间,胡著将军仿佛熟睡,双眼却瞪的无比巨大,充溢着愤怒和震惊。

    咽喉上被锋利军刺留下的秀气血洞,已经把他的生命摧毁的一干二净,就在他即将绽放最艳

    丽光彩的时刻之前。

    ……

    ……

    港都地下水道里充斥着比首都特区更加**难闻的味道,沉默缓慢行走于黑暗里的许乐

    却似乎闻不到这些,在经过某处信号不错的角落时,他拿起电话,再次拨通了某位女孩儿的

    电话号码。

    几乎瞬间之后,电话那头便出现了总统先生浑厚而充满魅力的声音。

    直到此时此刻,许乐依然认为这个声音确实有某种令人信服的味道,情绪复杂地沉默片

    刻,然后低声说道:

    “拜伦死了,梅斯死了,莱克斯了,保尔森斯了,就在刚才,胡著将军也死了。”

    “总统先生,猜猜谁会是下一个?”

    ……

    ……

    第三章不定时,可能晚点儿,太饿了,得先弄点儿饭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