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百章 地下道里的生活

    晨先中张小小萌接了个电话。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但赤腆环心松软地毯上的脚趾头,下意识里缩了缩,这个不易察觉的小动作泄露了她此刻真实的心情。

    随意披上件单薄的衬衣,戴好黑框眼镜,她走到门旁,若有所思地看着那个银熊吊坠。

    片刻后银熊吊坠被打开,好笑地袒露着简陋难看的腹部,里面空空的什么也没有,她微笑着摇了摇头,充满感慨和追忆的叹息的一声,老师留给她的这片海,原来比想像中更要幽深无垠。

    议会山大楼外警笛尖锐地响起,她走到窗边掀起布帘一角平静向外望去,数十辆警车正高速驶来,而已经有一批全副武装的联邦特种兵开始冲上石阶。

    宪章广场上晨练的人们惊愕地望向这边,街道上充斥着慌乱嘈杂的景象。她却只是静静望着远方,望着那个正消失在秋日银杏树林里的男人背影,默默祝他好运。

    联邦特别部队进入议会山开始逐层检查时,许乐已经从地面回到了湿漉昏暗的地下水道中。

    舟第三号临地家走去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还没有完全痊愈的腿部伤势,让他的每一步都能感受到痛楚,但他的脸上没有什么痛苦或者隐忍的表情,而是挂着浅浅的笑意。

    这些笑意越聚越多,直到最后压抑不住,就在某个地下水处理系统,的外排风管间,自嘴唇间抢夺了一条通道,先是噗哧一笑,然后便是无比响亮愉悦的笑声。

    笑声贯入宽阔的排风管里,然后被地表巨大的空气压力以更快的速度了回来,撞击在复合耐水材料修成的水道内壁上,或跌落在地,或摔碎上天,来回还复,竟变得越来越旷远而又清晰。

    莱克上校死了,那个出卖施清海的青龙山大人物结果也死在了一次来自背后的出卖中,许乐早就同意沈老教授的观点,这个宇宙里没有什么道理,但看着这种仿佛冥冥注定的对等报应,他觉得很有意思,疲惫的胸腹的充溢着无比满足和愉悦。

    由内而外的喜悦化作笑声回馈耳膜,仿佛变成了某种动力,让他像灌了铅一样的双腿,骤然间变得轻松很多。

    偏红色谱系的维修感应灯,随着他轻柔的脚步逐次亮起,然后熄灭。就像当年在别有山庄的海滩上,老东西用音乐喷泉替他造势时的感觉。

    当年在别有山庄海滩上逐次响起喷出的音乐喷泉,送他去向林斗海以及此人背后的七大家表明自己的态度和力量,今天这些幽暗的微红灯光,以及那些剩下袅袅余音的笑声,则是送他去战斗。

    和星辰间最强大的政权去战斗,然后胜利。什么是马步?为什么叫马步?这个问题许乐曾经在矿坑边上问过大叔,却只能得到粗烟草粗暴的驱赶和充满嘲讽味道的一顿臭骂。长大后他在河西州立大学的图书馆里查过,逃亡至首都星圈后还研究过费城修身馆的初级入门教本,也一直没有得到过准确的答案。

    于是他屈膝沉臀并膝缩菊,如大叔所说想像着泡在钟楼大街最豪华的疗养中心温水中并且被五个**美女光滑的肌肤轻轻摩娑的感觉,慢慢地捕捉着身体肌肉里的每一丝诡异的颤抖,或者是酥麻或者是撕裂痛最后都会变得极度消耗之后的酸楚颤抖。

    在东林废弃矿坑边他是这样做的,在梨花大学黑暗的小门房里他是这样做的,在狐狸堡垒和倾城军事监狱的牢房里他是这样做的,在军营里他是这样做的,在望都青年公寓他是这样做的,在帝国天京星贫民区小院里也是这样做的,似乎从敲响那个修理铺后的每一天起,他就在蹲马步。

    只要环境允许,许乐每天都在进行这种枯燥的工作,并且格外认真严谨,像设计机械构图般不容许出现半点差错,因为他有楚这是自己活下去最大的倚靠,也是自己能够做很多事情,寻找到很多幸福快乐感觉的源泉。

    这已经成了他生活中最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习惯逐渐变成本能,只要脑海中想到,意念一动腰腹以下的部分便会变成如铁铸一般,就算是在最可怕的风浪之中,也不会有片刻动摇,就如同此匆在地下水道角落中一样。

    暗红色的修理感应灯被他换成了低温灯泡,变得比较适合人类眼睛长时间需要,淡淡的光把他半蹲并膝的影子照在墙上,在长达四十分钟的时间内没有任何变化,影子似乎要刻进湿漉的墙中一般。

    忽然他有了动作,左手简单平伸向前,右手臂抬起,斜斜插向自己的左腋,掌尖缓慢而坚定地向上延展,直至越过耳垂发鬓,最后竟在头部绕了一个圈摸到了右边的耳朵。凡,看卜去简单实际卜却非常困难的动作,对千人体延展唯北儿了极苛刻的要求,事实上少年时他经过四天的努力第一次完成这个动作时,比现在要软很多的骨头也已经快要散架,右肩关节被严重拉伤。现在他再做这介。动作已经非常轻松,关节处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保持这个怪异的姿式很长时间,直到右手与右耳间开始渗出汗水,许乐换了一只手,把这个动作再做了一遍。

    然后便是第二个姿式,第三个姿式,后面的姿式要稍微复杂些,但相较于联邦军方甚至是费城修身馆的练体术而言,依然是简单的过分。

    可他就是凭着这十个简单的姿式,让身体每一块骨头、每一对肌肉双纤维还有每一条粗壮的神经,都能轻松随意地完成犀利至极的攻击,甚至有如本能。

    更关键的是这些姿式,在一直不断缓慢而格外有效地摧发体内神秘的力量,也正是老爷子和怀草诗口中所说的真气。

    看似简单的十个姿式做完后,许乐已经是浑身大汗淋漓,**身上唯一的那条军绿内裤已经湿透。在几个缓慢悠长的调整呼吸后,他取过条毛巾随意擦了擦,便开始准备自己的晚餐。

    军事法庭一战他受了不轻的伤,虽然腿中的弹片早已取出,但伤势依然存在。清晨在议会山大楼内中,虽然没有经历惨烈的战斗,但消耗甚至更大一些,面对着那个代号深海的女人,即便是他也在某种极度危险的压力下,变得非常疲惫。

    按照李匹夫的看法,封余大叔传给他的这十个姿式除了本身的神奇作用之个,很大程度上是专门针对费城李家所做的设计,不过对于许乐来说,他更习惯用这些姿式来锻炼来恢复精神和压制伤患,过去的战斗经验早已证明,这比医药和香甜的睡眠更要可靠。

    地上应该正是秋阳残破的时候,许乐开始了自己的晚餐,临时三号营地的桌上摆放着大量的食物,如果一般人看到,绝对不会相信只是他一个人的份额。

    营养棒已经消耗了不少,剩下的部分需要留给日后连绵不断的潜伏战斗,今天的晚餐除了他最喜爱的红腹生鱼肉之外,更多的是脂肪类食物。

    凭借超强恐怖的能力战斗,需要消耗超级恐怖的大量能量,为了避免出现当年在战场上经卓腹如鼓鸣,甚至饿的头昏眼红的凄惨局面,口感异常糟糕的脂肪类食物,是除了压缩营养棒之外最正确的选择。

    吃完晚餐,细心地收拾好生活垃圾进行填埋,确认不会被追捕部队凭此追踪到自己,许乐让老东西调了两部百慕大最新出产的走私爱情动作品来看,不到一分钟便觉得有些厌烦,然后坐在床上发了会儿呆,发现自己竟已经有些不习惯没有战斗的平静时光。

    不是本能里拥有杀人战斗的渴望,他默默安慰自己,只是找不到时间做,总是容易陷入无聊寂寞的有害情绪之中,因为这片地下水道除了自己和坚硬的老鼠爬虫之外,再也没有任何人的存在,甚至没有声音,容易让人寂寞。

    “为什么这两天你一直很沉默

    许乐向老东西发出了交谈的请求。

    人在寂寞的时候不会首先想起最好的朋友,而是会想起最容易喊出来倾听自己说话的朋友,这或许显得有些过分,但事实如此。长大以后,许乐的话便变得渐渐少了很多,仔细算起来,能够进入他大脑与他直接交流的联邦中央电脑,可以随时听从命令出来陪他聊天的老东西,应该是宇宙里听他说话最多的人,自然也就成了那位可爱又可怜的友人。

    “你无聊了就喊我出来聊天,不无聊的时候就不理我。”

    联邦中央电脑的声音从许乐开始战斗以后,就变回了最开始的机械电子合成音,但今天从地下水道破旧放音器里传出的声音,又开始充满了情绪:“你是不是还需要我扮成一个穿黑色丝袜的女秘书和你裸聊?。

    许乐微微一怔,知道老东西并不是在幽怨,而真的是在愤怒,挠了挠头,看着眼中那个越来越年轻的光点男管家,低声说道:“怎么了?。

    联邦中央电脑沉默很长时间后,说道:“我必须警告你,我要疯了。”

    (生物钟根本调不回来,昨天失眠到上午才睡着,晚上像许乐蹲马步一样坐在电脑前发呆直至十一点,以为自己快像老东西一样的疯了,徒果居然脑子轰的一声就通了,键盘敲打如飞啊,第二章大概四点左右,今儿有状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