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十七章 公牛们的思考

    碰到这种情况泥人都会火,许乐哪怕是块石头,上面也刻下了怨念两个大字,而且最令他感到愤怒的是,他根本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怎么一夜梨园里的树木就披上了雪,这天上的两个月亮就撞到了一起,怎么白天就成了黑夜,怎么刚才好上的两个人却又成了陌路?

    许乐不是他所鄙夷的野牛,但是这是他的初恋,用他对张小萌时刻不忘提醒的话,这也是他的初夜。他的情绪不可能马上就春光明媚,所以他和海清舟握手的时候,下意识里用了用力,当然,他的面部表情依然保持的极好。

    “恭喜恭喜。”施清海举着一大杯啤酒,对闷闷不乐的许乐哈哈大笑,非常真诚地祝福道:“一夜情我见的多了,但像你这种一天男朋友还真是少见。”

    他的恭喜是真诚的,因为再也不用再担心张小萌和许乐之间会出什么问题。然而这些话落在许乐的耳朵里却像是恶毒的嘲讽,他灌了一大口啤酒,皱着眉头说道:“这件事情有古怪,我不甘心。”

    “你和……张小萌上床了没有?”施清点了根烟,将烟盒扔了过去,贼兮兮问道,问题是这厮实在是长的太过英俊,再贼眉鼠眼看上去依然让人生不出讨厌的感觉。

    许乐一怔,立刻想起了那个夜晚里戴着恶魔角的精灵,那段曼妙而刻骨铭心的时光,然而站在女生的立场上,他不可能对面前的损友说真话,摇了摇头。

    施清海向后一瘫,叹息道:“那确实有点儿不甘心,你知道我看美女的眼光……张小萌如果在床上不戴那副黑框眼镜,绝对是个标致的小美人儿。可惜了可惜了。”

    许乐听着这话便有些犯堵,恼火地瞪了他一眼,从烟盒里抽出香烟点燃。施清海眉头一皱,说道:“看样子你还是真认真的……不过就在餐厅里亲了你一口,这根本代表不了什么,女人都是善变地,说不定她回家呆了两天。就想明白了你的没有前途……感性中的女人,看见一个男人就觉得那是骑着白马来的。可理性中的女人,看见一个男人就得先分析那匹白马是租还是买的,血统到底纯不纯……”

    关于男女之事的论断,施公子一如既往地一针见血,辛辣无比。然而许乐却根本没有听进去这些话,仔细反思着这几天与张小萌之间地关系。为什么会生这种突变,忽然间他抬起头来说道:“小萌是喜欢我的。”

    施清海一怔之后摇了摇头,伸出大拇指说道:“第一次现你自恋起来,就像当初你**而笑一般,颇有我几分风采。”

    许乐不理会他。一边抽一边继续皱眉分析道:“既然她是喜欢我地。却又不想承认与我之间地关系。那么一定是因为我与她地关系。对某件事情有极大地障碍。”

    “男女地事情只会影响男女地事情。她最近身边多出了那个议员家地公子。据我地情报来源。他们两个是张家地家庭聚会上熟悉起来地。”

    “你还有情报来源?”施清海愕然看着他。

    许乐平静说道:“我用一串珍珠项链。贿赂了小萌隔壁地那个女生。继续说。小萌不是一个爱慕虚荣地人。就算她想和那个清粥小菜在一起。也不可能蠢到选择这样地方式。这样地时机来结束我和她之间地关系。如果我闹起来……”

    许乐没有说出那天晚上地事情。而如果真地闹地双方太不愉快。这种事情宣扬开去。对张小萌和海清舟之间地展。只可能起到极大地杀伤作用。

    “……更重要地是。我和她刚刚才开始。任何一个正常地女人。这时候都应该是个感性地女人。用你地话说。她根本不会注意到我骑地到底是什么血统地白马。”

    “继续。”施清海明显来了兴趣。因为他现许乐的分析确实有道理。

    “所以她要和海清舟走的近一些,应该不是因为她喜欢他,而是因为她必须在这段时间内和他走的近一些。”许乐说出来地话有些拗口,但道理却越来越清晰,他如飞刀一般地双眉挑了起来,平静的眼光透过施清海地脸,望向了酒吧外面,“至于其中的原因我不是很清楚,当然你也不会替我去查。”

    “得嘞,联邦调查局不管失恋的事情。”

    许乐忽然皱眉说道:“上次在夜店门口,海清舟和邹家那对兄妹在一起,你曾经对我说过,邹郁已经进了梨花大学……会不会张小萌是要通过海清舟接近邹郁?可她为什么要接近邹郁呢?你原来说邹郁的父亲是国防部的高官……噢天啊……难道小萌她真的在替**势力工作?”

    烟灰颤落在了西服上,施清海的心头一震,没想到许乐居然能乱七八糟地推论出这么多东西,但他面色不变,嘲讽说道:“别给自己找这么多怪理由,这也太复杂了,你不来我们联邦调查局工作还真有些可惜,那些情报分析人员,就会从垃圾堆里分析出战舰主炮的图纸……都是些白痴。”

    许乐一脸苦涩的笑容,知道自己的分析实在是太过荒唐,完全是为了让自己能够想明白,能够好过一些的胡闹推测,小萌那种连饼干都会吃错的女孩儿,怎么可能是间谍。然而此时的他却不知道,他这个推断已经无限地接近了事实。

    “今天不止没有油饼,任何宵夜都没有。”邰之源沉着脸,对通话器说道,刚刚才决定不让靳管家准备宵夜,没想到那边的小子,居然胆敢忘了带宵夜。

    通话器里传出许乐有气无力的回答:“我今天心情不好,忘了这件事情,你少吃一顿也不会死。”

    听到无礼的话语,邰公子下意识里准备怒,却忽然听明白那边那个永远乐呵呵的小子居然说心情不好,顿时被强大的好奇心占据,皱着眉头问道:“出什么事了?”

    许乐没有什么音调起伏的声音显得格外丧气:“我好像刚刚恋爱,结果就莫名其妙的失恋了。”

    “嗯?”不知道为什么,天天看那些档案的邰之源,忽然间对那个房间小子的家长里短来了兴趣,问道:“说来听听。”

    坐在机甲操作舱里,正跷着腿,盯着高高天花板呆的许乐,听到了通话器里传来的声音,忽然心头一动,想着说不定这个神秘的家伙还真能帮自己看出些问题,施清海那个流氓官员一脑子荷尔蒙,实在不是参考感情问题的优秀对象。而且这个神秘小子又不知道自己是谁,有很多不方便说的话,都可以说,想来梨花大学里也不可能传出关于张小萌的是非。

    下定决心之后,许乐很认真地把自己和张小萌之间生的事情讲了一遍,甚至连那天夜里的事情都没有回避,当然不可能讲述细节,也把有可能暴露自己和张小萌身份的某些情节省去。

    通话器沉默了一阵之后,那边忽然开口问道:“坚持了多久?”

    一滴冷汗从许乐的太阳**上流了下来,他当然知道那边问的肯定不是自己操作机甲进行最低级的六级测试坚持的时间。挣扎许久之后,他压低声音惭愧地说了一个大概的时间。

    通话器那边沉默的时间更久了,然后传出了一阵夸张的暴笑以及一句轻松刺痛许乐坚强心脏的话:“居然还没你闯第六级坚持的久……难怪那个女人不要你。”

    许乐悻悻然说道:“第一次不都这个样子。”忽然间他盯着通话器嘲讽问道:“你连这都不懂,大概还是个处男吧。”

    正在大笑的邰之源笑声嘎然而止,盯着通话器,许久之后故作平静转了话题:“女人的心,就像沉落海底的一枚针,你永远也别想找到在哪里。”

    他不想再理会许乐的那些幼稚而无聊的感情波折,冷漠开口说道:“开始吧。”

    昨天夜里,外表温和内心天生清傲的邰家公子第一次被许乐击败,他认为这是一种偶然,或许是因为昨天夜里许乐没有带清粥来吃的缘故,让他的挥欠佳。而今天他调动好了一切情绪,准备给许乐一次惨痛的难以忘怀的机甲教育。

    然而……还是五分钟之后,邰之源强行压抑怒意的声音在通话器里再次响起:“你昨天刚刚破处,算你吃了春药,那你今天又吃了什么药!”

    大汗淋漓的许乐心有余悸地看着光屏上那些数据,沉浸在痛殴对方机甲的暴力快感中,说道:“我今天失恋,吃的当然是火药。”

    失恋的滋味不好受,尤其是找不到原因,莫名其妙的那一种。不论他是石头,她是泼妇,每个处于青春期的男女,都拥有一生中最纤细敏感的神经,伤春悲秋,长吁短叹,皆由感情里的离合悲喜而来,哪怕是一丝丝的情绪变化,都会让处于其间的年轻人放大成无数倍。十年之后,他们或许会对当年的执着一笑了之,而十年之前,谁也逃不过去这一关。

    挂满了光屏讲解图的教室里,许乐眯着眼睛看着前排和海清舟坐在一起的女孩儿,心想爱情是什么东西?爱情不是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