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一百九十五章 我

    “在地板下藏了四天四夜,那他应该没有进食,甚至可能没有饮水,所以我不明白,这个人是怎么撑下来的,非但没有饿死渴死,甚至好像连战斗力都没有受到影响。”

    “铁七师那群大兵虽然看着粗鲁不堪,但谁都知道他们检查战场不可能犯错,对军事法庭事先进行的检查既然动用了生命探测仪,为什么没有现藏在地板下的许乐?”

    都特区唯一那栋进行了三层信息屏蔽的建筑内部,小眼睛部队某位成员愤怒而无助地指着光幕上的资料,无力地挥舞着手臂,低声恼火说道:“怎么解释这一切?除非我们承认他不是人。”

    “他当然不是人。”另一名成员满脸失望情绪摇着头,看着开始播放的战场监控说道:“如此强大而不可战胜,怎么可能是正常人类。

    “放弃这些没用的文艺腔调感慨,宇宙里至今没有现任何异能生物的存在。”

    联邦调查局官员铁青着脸打断了众人泄失落震惊情绪的行为,沉声说道:“现在最紧要的任务是,我们必须计算出许乐的下一个目标在哪里,就算不能设伏擒杀,也必须保证那些大人物的安全。”

    “现在统计出来可能被许乐上校袭击目标,已经扩展到三十七个,要从当中选出重点保护对象,难度非常大。”

    负责情报分析的成员挠着头,低声咒骂了几句脏话,望着众人摊手说道:“联邦得罪过许乐上校的政丅府机构还有大人物也太多了。”

    “那个家伙心理变态,总觉得全世界的人都对不起他,努尔教授,你应该支持我这个判断。”

    坐在角落里的贝得曼对小眼睛部队里那位著名的心理教授说道,他的双眼布满了恐怖的血丝,双脚散漫的搁在桌上,看似轻松地在玩某种需丅要高智商的电子游戏,只有不停快颤抖的手指和话语里的尖酸刻薄,表露出此时内心愤怒不甘的真实情绪。

    房间里的成员们都认为贝得曼才是个真正的变态,也知道先前在军事法庭处他遇到什么事情,于是对他的话都保持了沉默。

    这种沉默让贝得曼感到了更深层的羞辱,他猛地扔掉电子游戏手柄,站起来对着所有人大声咆哮道:“难道你们还不明白,什么心理分析,犯罪过往研究,战力考衡都是狗屎!全***都是狗屎!”

    “我们知道那个家伙身上有宪章的光辉,那台无所不能的破烂在他那边,我们甚至知道了他们之间怎么运作,但这有什么用?要解决问题就只有一个关键点!”

    “权限!权限!还是权限!不剥除他的权限,谁都拿那个该死的老鼠没有任何办法!”

    贝得曼脸颊涨的通红,像情感剧场里的男演员那般夸张地摇晃着全身所有关节,因为少见阳光而白暂细嫩的颈部暴出一狠狠青筋。

    房间里的人们依旧沉默,他们知道贝得曼是正确的,然而谁也没有办法录除许乐拥有的第一序列权限,不,甚至比第一序列更莫名其妙的权限。

    虽然这支命名为小眼睛的特别部门,拥有总统先生的最高授权,甚至可以直接调配战斗部队,但他们总不可能冲进宪章局大楼地底把联邦中央电脑给炸了,事实上想都不敢这么想。

    “让我们放弃幻想,面对现实吧,诸位。”

    那位高级官员看着贝得曼叹息了一声,指着光幕上的资料说道:“根据掘许乐参加过的战斗数据分析归纳,以及此次军事法庭里的刺杀,我们可以清楚地判断出,他在进行每一项看似非常冒险的行动之前,都会在装备和精神方面做非常充分的准备。”

    他耸了耸肩,说道:“安排装备获取相关情报拟定目标都需丅要时间,我相信许乐会进入一长段时间的沉默期,这也意味着我们可以休息一下,洗个澡什么,这大概是我们今天收获的唯一好消息。”

    房间里响起一连串椅腿移动碰撞和疲惫的呵欠声,官员最后补充了一句:“根据上级指示,今天军事法庭生的事情要绝对保密。”

    有成员嘲讽回答道:“天天被关在这栋楼里,想要把消息mai给记者也没办法。”

    这些专家们开始伸展腰肢,有的人直接回生活区洗澡用餐,就在这个时候,那扇漆有红瞳小眼睛图案的大门被推开,几名军人表情严肃地走了进来。

    贝得曼正神情郁结地重新拣起游戏机手柄,却震惊地听到这些军人交给他的任务,愤怒地站了起来,望着那名政丅府高官抗丅议道:“看图精神消耗太大,说不定我会少活十几年!”

    官员平静说道:“这是你强烈要求去军事法庭时所承诺付出的代价。”

    贝得曼怔了怔,伸出红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三十岁的他像个孩子般天真又邪恶地笑了起来,用尖细的声音说道:“如果真的能够杀死那个家伙,少活十几年也值得。”

    ……

    ……

    都特区某处嘈乱的菜市场后方藏着一家黑市野肉售mai点,这家黑市点通过某些关系,承接了郊区大人物们的私人狩猎场死亡的野生动物尸体,然后在此切割贩mai,虽然T【?这个字母看不清】d局对此心知肚明,但因为某此方面的招呼而保持着沉默。

    此时已经入夜,份量并不多的野肉在傍晚时就已经贩mai一空,所以和前面的菜场相比显得格外冷清,角落里一处地下水道的金属门阀忽然开始无声地转动,悄无声息地露出一个人头。

    此地的监控头早就因为店主担心被拍下违法证据而拆掉,没有任何人能够看到这幕有些诡异的画面。

    在地下道深处那个有冰柜有电视的温暖小窝做了简单的包扎,许乐换了一身干净清爽的衣服,重新回到了地面。

    穿过前些天曾经生一场激战的地下通道,他望向斜斜石径上的山麓百货小商店,犹豫片刻放弃原有的计划,担心政丅府事后的追查会给小山老板带来麻烦。

    在街畔某间商店,他买了一个不算便宜也不算贵的电丅话,然后拨通了一个号码。

    总统官邸三楼,帕黛儿小姐枕头边的电丅话响了,现在抱着大绒熊也很难睡着的她慢慢转过头,紧张地看了很长时间才接通,用细细颤抖的声音说出一个字。

    “喂?”

    ……

    ……

    “帕黛儿小姐,您的父亲正在召开非常重要的会议,这时候不方便打扰。您知道的,总统先生需丅要为很多很多人的利益工作,对吗?”

    椭圆办公厅复古门外,穿着黑sè正装的特勤局特工,礼貌而坚决地阻止了帕黛儿小姐入内的请求。

    帕黛儿穿着睡裙,赤着双脚,垂在腰畔的右手紧紧握着电丅话,瞪着这名特工,看上去也没有放弃的意思。

    “带小姐回去睡觉!你的工作是怎么做的!”特工目光阴沉地盯着紧张跟在小姐身后的女服丅务员,压低声音训斥道。

    帕黛儿忽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微微下蹲,面无表情地大声尖叫起来。

    女孩儿尖锐的叫声回荡在官邸中,特工们和服丅务员们顿时惊慌失措,根本不知该如何处理,整个联邦都知道第一千金小时候患过自闭症,最近两年病情才有所缓减,官邸里的工作人员向来非常怜惜她。

    办公室厚重的大门打开,圆桌尽头的帕布尔总统微笑着站起身来,对桌旁的政丅府阁员们说道:“紧急会议看来必须暂停,我们的小鱼儿看来有比联邦事务更紧急的问题需丅要我解决。”

    圆桌旁的大人物们响起一阵会意或应景的宽厚笑声。

    “亲爱的小鱼儿,这么晚了不睡觉,有什么重要的事吗?”帕布尔总统的眼角明显透露着疲惫,但他依然半蹲以保证与女儿同等高度,温和问道。

    “许乐的电丅话。”

    帕黛儿把电丅话递给父亲,因为紧张的缘故,上面很湿。

    人们都知道联邦第一千金的情况,虽然病情逐渐好转,但基本上不会在外人面前说话,此时她说的这五个字却是如此的清晰,实在令人震惊,然而……更加令人震惊的是她所说的内容。

    椭圆办公厅里的人们震惊地站了起来,安全部门快做出反应,情报组则马上开始追踪信号来源。

    听到女儿的话,帕布尔总统身体微微一僵,却仍然望着她笑了笑,然后缓缓站直身体,将电丅话放到唇边,说道:“许乐上校,我很不欣赏你的举动。

    电丅话那头的人应该明白总统先生的愤怒来自何处,不是针对莱克上校的死,而是因为这个电丅话影响到了自己患病的女儿。

    电丅话那头传来许乐有些疲惫的声音:“很抱歉,总统先生,我只有这个方法才能找到你。”

    帕布尔总统挥挥手,示意特工将女儿带走,复古大门迅关闭,遮住帕黛儿那张清秀的小脸。

    在这一刻。

    政丅府官员们紧张惊愕地站在圆桌旁。

    崔聚冬在宪章局地底深处盯着那片数据不停流动的光幕。

    李在道在办公室内闭着深陷的双眼思考某个重要的问题。

    帕布尔总统紧握着女儿的电丅话,手指关节愤怒地突起。

    情报组做了信号驳接,许乐的声音开始回荡在代表联邦权力的椭圆大厅内,回荡在这些掌握联邦命运的大人物耳中,这些话也说给那些并不在场的人。

    “老爷子说过,某些人总会被扫进历史的垃圾箱里。施清海却说,垃圾不会自己走进垃圾箱,需丅要我们去扫。现在的我赞同后者。”

    “总统先生,你曾经说过的很多话我认为也很有道理,事实上在辩论和说服人方面,整个联邦没有人能比您做的更好,所以今天我打电丅话来并不是要和您辩论,而是通知您一件事情。”

    极短暂的停顿后,那个声音在办公厅内再次响起:“我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战斗,但我已经开始我的战斗。”

    ……

    ……

    夜sè下的城市,许乐望着不远处巍峨壮美的议会山,眯了眯眼睛,挂断手中的电丅话,用力揉成一团废铁,扔进身边的垃圾箱。

    分类垃圾箱上面清楚标注着:有毒有害,不可回收。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起点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