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一百九十三章 我

    密集的枪声在法庭内响起时,许乐已经撞破落地窗,带着漫天飞舞的玻璃碎片,正向建筑外的坚硬地面落下,

    铁七师士兵们的子dan,将法庭1审判台和长椅轰成了无数碎片,在墙壁上留下无数深刻的痕迹,却已经无法穿过墙壁击中他正在高调整姿态的身体。

    法庭外围负责安控的铁七师部1队刚听到枪声时,许乐穿着特制军靴的双脚已经重重落在地面,他不像寻常的特种兵那样向前翻滚以消减巨大的冲击力,而是凭借腿部皮肤下强壮的肌肉纤维直接抵抗大地的反震。利用节约下来的零点几秒钟时间,他快向前冲了二十几米,那堵院墙近在眼前。

    他右手紧握的朗格大火1力手1枪向着院墙四周快开火,纯机械构造的扳机装置,在像钢铁弹簧般的食指抠动下,以令人震惊的度沉下弹起,在极短暂的时间内高击二十三次,完成了一次绝对可以写进联1邦军1方教科书的手1枪射展示。

    迸迸迸迸!暴烈的枪1火密集喷吐,威力巨大的弹头循着不同犀利的角度,准确的命中院墙四周铁七师加强1连的第一道防御线。墙上的复古红砖接连碎裂,仿佛无中生有般多出无数深陷的弹洞,砖砾四溅中,这道防御线上的士兵纷纷溅1血倒地,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涉及动作,甚至绝大部分的人还没有回头。

    法庭外围的部队在这最开始瞬间的猝不及防后,迅做出高校的机动反应,他们是杜少卿的铁七师,拥有寻常部队难以想象的优秀军事素养。

    然而许乐此时恐怖的度,却比他们的反应更要迅捷,只不过一两个呼吸间,第一线上的受伤士兵还在秋风中倾倒,他的身影已经跃过院墙,踏上草坪,向着拉比大道西侧的那片密林奔去。

    朗格大火力手枪弹匣里的二十四颗子dan全部射完,奔跑中的许乐右手一松,弹匣滑落腰侧时,左肩上的h14改狙已经紧握在双手之中,这个连贯的战术动作一气呵成,根本没有对他的度造成任何影响。

    身躯内所有的力量都调动了起来,尤其是腿部的肌肉双纤维高的摩擦挤弄,伴着那份席的颤抖酸涩感觉,为他提供了强大的力量和度支撑,脚底特制的军靴已经开始无法承受高冲刺下人体与地面的作用力,表面封皮斑驳裂开,也许下一刻就将散体。

    草坪上奔跑的许乐,如呼啸的高汽车,人体却没有什么空气动力学的讲究,直接暴烈的推动者开始显得粘稠的空气向身旁喷吐,带动着草坪里的枯黄落叶和草根里微干土壤蓬然炸起,看上去就像是他的身体直接带起了一道烟尘。

    院墙落在身后,草坪踩在脚下,密林近在眼前,铁七师的部队前后三道防御线,直接被许乐凭借废人的度知己贯穿一半,士兵们向着这个方向高机动,如果从空中俯瞰此时的战局,仿佛那个携着烟尘狂奔的男人就像一个箭头,硬生生地把铁七师部队构筑的圆环防御拉成了一片三角区域。凄厉的鸣啸划破草坪上的空气,危险的响起,紧接着是更多尖利的枪声响起。有子弹擦过奔跑中的许乐小腿,深深地射入微干的泥土之中。

    前方即是密林,看上去并不远,然而铁七师的第二三道防线已经快集结,开始用猛烈地火力封锁这片草坪。四面八方的密集枪声骤然响起的那一瞬间,双手抱枪低头狂奔中的许乐,马上辨认出部队使用的枪械,尤其是那些沉闷膛击声所代表的大火力中程硬狙,可以轻松地把自己的腰部轰断。

    高奔跑中,微凉宜人的秋日空气变成渐凝的冰河,扑打在脸上,许乐眯起了眼睛,但不是以内恼人的秋风扰了视野,而只是面临着最大危险是的习惯动作,眼帘间明亮异常,仿佛密林上方吊着的太阳。

    密林之前,许乐右脚重重的蹬到草坪上,因为干燥的草地骤然变形深陷,右脚套着的军靴终于无法承受这股最后的巨大力量直接碎掉,就连小腿上的加厚运动裤兜被瞬间暴胀的腿部肌肉直接崩烂,嘶啦声中绽开几道裂缝。

    借着脚底传来的巨大反震力,在这一刻许乐飞了起来,身体在空中画出一道诡异的弧线升腾。

    几颗子dan危险地擦着他的脚底掠过,吐过他的趋避动作被对方捕捉到痕迹,或者说度比当下慢百分之二十,那这几颗子dan肯定会准确地命中他的身体。

    密林被密集的弹雨划割的片片碎裂,在红红的落日照耀下四处飞舞,在这幅战场上骤然展现宁静美丽的背景画面前,许乐在空中强行扭转身体,向着密林高倒退,手中的h14改狙猛烈开火!

    在这瞬间,他在满天碎叶见倒退,手中的枪械喷吐这艳丽的火,仿佛时间和大地上重力失去了作用,一切事物的运转都变得缓慢起来,只能听到变形拉长的声音沉闷与清脆交杂,在草坪与密林间回荡,无数冰冷的金属弹壳,从枪械旁喷吐而出,缓慢地向地面落下。

    许乐在空中倒退飞掠大概持续了一秒钟不到的时间,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在无法站稳借力的草坪空中,他完成了举枪瞄准,寻找目标,抠动扳机的动作,真正不可思议的是,这样的动作他连续完成了六次,向铁七师防线上的射击点动了六次精准的射击!

    如果说先前冲出法庭时的手枪射,可以完美地写进联邦军方的教科书,那么许乐此时展现出来的后跃狙击连射技巧,则完全是普通军人无法学习的模板,因为没有人能够拥有他这样强大的力量和恐怖的神经反应度。

    噗!噗!噗!噗!噗!噗!

    法庭周边,六个完全不在同一片区域的射击点遭受了许乐的精准打击,经过改装后h14狙完美地适应了这种恐怖的射,大口径子dan无情的穿透临时工事,击中铁七师反应最快的几名精锐射手。

    密集的枪声骤然稀疏,然而在下坠途中的许乐依旧双眼微眯,目光明**人,左手按下腰带上的备用弹匣启合键,低声说道:“我要死了。”

    落到草坪之上,即便进入密林之中,依然还是在铁七师二三道防线之间的区域,最近处的那几名精锐射手已经倒在血泊之中,远处却有更多的士兵。

    铁七师的军事素养不容质疑,他们绝对不会盲目的起冲锋,而是会选择利用临时工事和地形,以及真正大火力枪械,将许乐逼入绝境。

    许乐虽然有一双机修师敏锐的双眼,在帝国突破之后视力更胜以往,可依然无法捕捉到四周所有的死角,看到每一个危险的敌人,不可能凭借一把h14改狙,就在硝烟落叶间将对方压制或者说清除,因为他终究不是无所不能的造物主。

    只有无所不知,才能无所不能。

    双脚重重的落在草坪上,许乐的动作没有丝毫停滞,快错步向林间退去,双手稳定的将h14改端在眼前,瞄准着自己能够看清除的对方射击点,毫不吝啬地连续抠动扳机,将弹匣里的子弹喷吐一空。

    草坪对面,密林两侧甚至是后方,刚刚停歇瞬间的枪声再次密集猛烈地响了起来,许乐瘦削的脸颊上闪过一丝暴戾的情绪,愤怒的吼叫道:“我要死了!”

    ……

    ……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许乐在最危险的时刻还要对这空无一人的草地空气出愤怒的吼叫,难道说你对落日说自己要死了,你便不会死?

    h14改狙没有出空击异响,许乐却清楚地知道弹匣已经射空,左手闪电般取出备用弹匣,右手拇指用力一版退出空弹匣,以几乎肉眼无法看清楚地度完成了换弹匣的动作。

    喀的一声脆响,弹匣准确的进入h14狙,随着这个声音,似乎某个开关开启,他的颈后芯片微微热,满是落日落叶不落的子弹画面中,瞬间出现了无数网格,还有无数悬挂着公民编号的精确人体成像。

    无论在射击工事之中,还是藏在林木之后,无论是潜伏在草丛深处,还是匿在法庭高处准备狙杀,铁七师部队所有士兵的方位准确地出现在他的视网膜上,甚至连肉眼完全无法看到的身后景象,也以某种怪异的成像方式,进入他的眼帘,甚至他能够看到这些目标的精确坐标距离和无比细致的模拟人体构图!

    许乐对这些画面并不陌生,当年在环山四州基金会大楼陷入绝境,在332o那片山林中被帝国部队包围,当生物死亡无比真切地靠近身体时,他便能够看到这幅与现实世界截然不同,冰冷俯瞰四周,没有硝烟鲜血,只有如图射击游戏般味道的画面。

    覆盖联邦每寸土地的宪章网络,利用无数颗军事卫星和无处不在的监控系统,将这些画面呈现在他的眼前。许乐的脑海中似乎响起了一声幽幽的叹息,他没有理会,沉默举枪向四周快抠动扳机,不需要瞄准,不用迟疑。

    因为从这一刻起,他无所不知,无所不能。

    ……

    ……

    真是拼命了,写得太艰难,无比焦虑,因为写这章之前就知道不好写,尤其是要写好,而且这段必须写好,不然对不起自己。好在我喜欢最后呈现出来的画面,不负煎熬一夜啊……

    后两章正在写,不敢说时间,反正我睡之前肯定会写出来就是,我给自己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