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一百九十二章 我的战斗四

    细长的高跟鞋跟力度透过红se的地毯,落在木质地板上,出嗒嗒嗒嗒的声音,这声间就像是敲门,在木板下方的许乐缓缓睁开眼睛,醒了过来,眼睛看不到一丝光线,狭窄的空间里全是黑暗,隐隐能够听到上方传来的说话声,于是他知道马上就要开庭。

    他在黑暗狭窄的空间里静静躺了四天四夜,没有进食,没有饮水,如果知道南相美在庄园里的担心,一定会告诉她,这些天自己没有吃,睡的也不怎么好。

    在帝国医院内突破的真实力量,迎来了最艰难的考验,那些在肌肉双纤和身体丅内部缓慢游丅行,没有任何障碍的力量或者说真气,极为奇妙地帮助他减缓了心跳与呼吸的频率,新陈代谢进入了一种类似冬眠或者沉睡的状态。

    醒来后他身体每一处的肌肉缓缓放松,甚至那些本不能够由大脑控制的平滑肌也是如此,呼吸与心跳开始进入正常的频率。

    黑暗上方的脚步声越来越密集,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许乐的眼睛眯的非常厉害,看着黑暗,却通过军事法庭角落里的监控投备,清楚地看着大厅里的一切,这种视角和身体完全脱离的感觉非常怪异,就像是在居高临下俯视某些卑微的存在。

    许乐并不喜欢这种感觉,但他需丅要视线,事实上为了获得法庭内部的监控画面,他在黑暗中与联邦中央电脑进行了无数场激烈争执。

    h14改装狙击步枪在左肩,大火力朗格手丅枪在右手边,他亲手打造的军刺在左小腿边,伴着他微温的身体四天四夜,已经不再寒气逼人,而他要杀的目标在地板上边。

    ……

    ……

    军事法庭里肃静异常,参加这次不公开审理案件旁听的人并不多,除了军方和政丅府的代表之外,还象征意义地请来了西林钟家的两位代表,不过那两个中年人很明显对古钟号爆炸没有任何负面的看法,在当前的局势下,依赖联邦政丅府支持的他们,也不可能有任何看法。

    徐松子平静地看着桌上的案卷,都部长被停职,时局出了剧烈的变化,隶属国防部法务部门的她和同事们,早已清楚今天的秘密审理,只是走过场,但她坚持亲自来做主控,并且穿上了自己最漂亮的绿sè套裙。

    她起身向主控台走去,脚下漂亮的细长鞋跟踩在地板上,出嗒嗒的响声,像是敲门,又像是某种例数的时间机器。

    徐松子向高高在上的审判台微躬一礼,没有理会旁听席上的人们,平静望着被告席上的那个穿无肩军装的指控对象,平稳说道:“莱克上校,你被指控于宪历六十七年参与一林谋杀案件,于宪历六十九年非法窃取宪章局秘密数据。你被指控非法窃取并且泄漏联邦重要数据。你被指控破坏联邦一级飞行器,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触犯联邦军事数据各例。”

    没有什么证据呈堂,也没有什么法庭瓣论,今天的审判更不需丅要什么证人,徐松子有些悲伤地低下头来,静静按着厚厚的卷宗,然后深吸一口气,抬起头继续平静说道:“我将指控你意图颠覆联邦。”

    “我将指控你……通敌。”

    “我将指控你……mai国。”

    “我将指控你……于宪历七十年,谋杀联邦西林军区司令钟瘦虎夫妻以及全舰一千三百七十二名联邦士兵。“

    “我会要求军事法庭判处你七个死刑……枪决。”

    如同半年前那场官邸对面建筑内听证会的场景,徐松子复述着当rì疾风暴雨严厉的指控,只不过今天她的语气要显得平静很多,因为她只是坚持要把罪名陈述出来,而根本不再奢望能够获得公正的审判。

    站在被告席中的莱克上校没有争辩,也没有如当rì那般悔怒地咆哮这是政治迫害,他平静望着徐松子,脸上甚至挂着一丝淡淡的嘲讽。

    军事法庭的审判潦草结束,法官以没有足够证据的借口宣布莱克上校无罪,当庭释放。对于这个结果,法庭上所有人都不觉得意外,包括徐松子那些来自国防部法务部门的军官。

    他们甚至没有办法在人们面前表现出自己的愤怒,而只能落宾地收拾案卷,顺着那条铺着红毯的通道走出法庭大门口在那一刻,徐松子觉得高跟鞋下的红地毯似乎变得极为湿漉,像是被无数血水浸泡着般。

    前来旁听的人们依次离开军事法庭,他们的表情或平静或疲惫,但总之都带着理所当然的牛道,没有一个人对今天这令人不耻的审判表示愤怒或悲伤。

    为了避免门口处的拥挤混乱会被那个潜伏在暗处的危险人物利用,今天专门调来负责安全工作的铁七师某部,让莱克上校留在了最后。

    几分钟后,法庭里已经变得空旷了很多,被法警取下手铐的莱克上校,微笑与几位政丅府官员握手,然后接过一套崭新的军装,认真地穿在身上,他相信过不了多久,这身军装肩章上便会多一颗璀灿夺目的金星

    锃亮的黑鞋踏上鲜红的地毯,莱克上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压抑住心中复杂莫名的情绪,用四根手指轻轻按下军帽檐下飘飞的丝,抬步向法庭外走去。

    防弹车队停在石阶下,来自铁七师的精锐官兵警惕地注视着外围,只要走出法庭大门,他便会迎来全新的人生,至于过往的荣光或罪恶,必然只会是自己坚定信仰的证明。

    脸上浮现出充满自信坚毅从容甚至开始优雅起来的微笑,莱克上校走上了新生的道路。

    就在这一瞬间,铺着红sè地毯的道路却骤然变形,就在莱克上校的身前陡然隆起,像是一场不可思议的微型地壳运动,就这样将将好生在这间军事法庭中。

    变形的道路携带的恐怖力量,让地毯下方坚硬的木地板变成无数片呼啸而去的碎砾,而覆在上方的红sè地毯,更是直接被撕裂成了无数片在空中飞舞的烂布条,像极了战场上死去战士身上破烂的衣物。

    没有任何人能够反应过来,甚至除了莱克上校自己外,法庭内外的人根本就来不及看到这令人惊恐的一幕。

    碎裂的红sè烂布条嘶啦响着,扑打在莱克上校的身上脸上,生辣作痛,像是无数记闪亮的耳光,而在这片布影木屑蓬影之中,出现了许乐的身影,他手中握着的那把大火力朗格手丅枪,直接抵住了莱克还没有来得及完全张开的下颌。

    在这混乱的画面中,莱克瞪大了眼睛,认出了近在咫尺的这张脸属于谁,事实上他大概是联邦军方最早认识许乐的人,他也清晰地感觉到了下颌处枪口的坚硬,事实上很多年前他曾经用坚硬的枪管狠狠地对准面前这人。

    抵住下颌的枪管并不冰冷,但马上就将到来,绝对不会有意外的死亡却显得那样的冰冷。红地毯的碎片满天飞舞,就在他的眼前飞舞,占据了所有的视线,如同战场上的血,同袍的鲜血。

    死亡到来前的瞬间,莱克上校仿佛看到了那场最盛大最无耻的烟花,看到了古钟号上奔走惨呼的西林战士,看到了他最想忘记却最无法记的那张脸,司令那张清瘦而充满魅力的脸,在这时刻,他想说些什么,也许是想仟悔些什么,声音沙哑道:“我……”

    许乐对枪口下的莱克上校并不陌生,当年正是这个人和他领导的机甲部队,终结了自己的孤儿修理工人生,事实上,从某种角度上讲,此后的逃亡以及他在这个宇宙里做的那些事情,都和这个人有关。

    但此时不需丅要唏嘘历史,感慨当年,他是来复仇的,或者说,他是来执行自己的审判,莱克上校只来得及说了一个字,大火力朗格手丅枪便暴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

    ……

    强火力喷射而出的子丅弹,从莱克上校的下颌射入,贯穿他微微张开的上胯骨,破开他试图深呼吸的鼻后粘合组织,高搅杀他可能依然准备忤悔的大脑,最后撕裂他脑后比常人突起更严重的枕骨,呼啸而出。

    子丅弹轰掉了他整今后脑,灰白粘稠的脑浆混着深红的血水,从那个恐怖的大洞内喷射而出,溅在身后充满威严和正义感的审判台上,噼噼啪啪击打的到处都是,一塌糊涂。

    许乐暴裂破地而出,对准莱克上校的下颌抠动扳机,其实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用时绝对不过一秒钟!

    莱克只来得及说出一个字。

    瘦削的脸颊上有双深陷的眼窝,眯着的眼睛里神情平静,许乐在心中默默想道,一个都不原谅,而且我不给你忤悔的机会。

    在想这句话的过程中,他没有再看一眼正缓缓倒下的莱克尸体,手中的郎格大火力手丅枪向侧方连轰两枪,击中两名铁七师士兵的右肩,把他们的肩骨轰的片片碎裂。

    瞬间,强大的力量贯入疲惫的双腿,在喷射的烟雾与犹在飞舞的红sè地毯碎片间,许乐跃上审判台,撞破后方那片阔大的落地玻璃。

    密集的枪声响起。

    莱克上校被指控多项罪名,被要求判处七个死刑,枪决,联邦的草事法庭判其无罪。

    许乐当庭杀人,枪决。

    枕骨,反骨也。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起点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