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一百九十一章 我

    了解人才能战胜敌人,小眼部队集合了联邦各机构各方面最顶尖的人才,也拥有一般部门无法想像的权限,成员们甚至在一开始就知道了许乐与联邦中央电脑之间奇异的联系,至于许备从小到大所有的资料档案,更早已被他们研究的烂熟于心。

    研究越深入,越能现许乐这个外在与性情看上去异常普通的家伙,拥有怎样令人惊叹的过往,怎样令人恐惧的实力。

    随着追捕行动的接连受挫,小眼睛部队内部甚至已经开始弥漫某种不良的失望气氛,对于抓住或者杀死许乐,他徂■变得越来越没有把握,甚至就连对方下一步的目标,都无法确定。

    要知道风将往哪个方向吹,向来是最困难的事情。幸亏此时锡安副议长看似不起眼的安排,点燃了他们脑中快活跃的细胞,这位莫愁方山大力支持的政客,在这个细节里透露了一些很有用的信息。

    隐藏在阴暗里的许乐如果要有大动作,一定会和那些试图对抗政府的大家族合作,小眼睛部队里的分析人员坚信这一点,因奎在他们看来,再强大的个体,也不可能愚蠢疯狂地单独和整个联邦机器对抗,更何况是许乐上校这样一个拥有理智工程师思维的家伙。

    而且根据他们的分析判断,许乐愤怒的原因事项中,最关键的一点便是背叛,而那位将要访问都特区的金求德委员,正是青龙山中央委员会决定出卖施清海的幕后黑手。

    一个不起眼的细节变动加上性格分析支持,他们得出了最坚定的结论,许乐的目标就是两天后的空港,那位青龙山二号人物。

    两日后,来命s2的太空飞船缓缓降落在都空港,在旧月基地上被清洗干净的飞船在秋日的照耀下闪闪光,和空港前方巨型光幕上闪烁的欢迎语相映无趣。

    金求德隔着舷窗望着停机坪上盛大的欢迎人群,还有人群最前方那些联邦政府的高官,眉头不易察觉地皱了皱。就是这么一个小动作,似乎让他的眉心感到有些不适,他将手指粗鲁地伸进杯中,蘸了些滚烫的茶水,用力地涂抹在眉毛上。

    染了茶水的眉毛闪闪光,就像他被梳的油光锃亮的头,谁都看不出来,这位近逾七十的反*政*府军大人物戴着一头昂贵的假。

    听说都特区最近不大太平,但老人并不担心什么,联邦政府必须负责他的安全,至于传闻中的什么诱饵?他嘲讽的笑了笑,自己和曹秋道斗了几十年,最终还是自己活的时间更长,胜利到了最后,如今那个令人厌憎的情报头子已经死了,谁又能斗蠃我?

    一位女工作人员走了过来,俯下身体向他汇报稍后的安排,以及出舱后相关的礼仪要求,这位青龙山的女性工作人员是金求德委员最贴身的下属,年龄三十出头,容颜媚丽,正是最与艳诱人的时候,一俯身时领口向外延展,自然露出那抹腻腻的白软,春色迷人。

    金求德微笑望着她衣领内的春光,并没有掩饰目光中的愉悦和贪婪。大概是感应到目光,这名女工作人员下意识里伸手掩了一下胸口,紧接着意识到什么,紧张不安地看了他一眼,惊慌地将手拿开。

    “不用害怕什么。”金求德像个普通老人那样呵呵笑着,然后表情骤然严肃,说道:“只有对组织不忠诚坚定,不服从上级命令的人,才是我们斗争的对象。”

    女工作人员虽然已经服务金委员三年时间,但每次看到这位在青龙山以残酷内部清洗而出名的领袖,却依然无法摆脱紧张恐惧的情绪,尤其是不知道自己刚才下意识里掩住胸口的举动,会不会让委员严厉地批判自己还保有大多腐朽意识。“有时候,女性有些娇羞更美好。”

    金委员哈哈笑着站起身来,向飞船舱门方向走去,或许是因为这是他先前那刻的真实感受,或许是因为停机坪上有一场隆重的欢迎仪式在等待自己,那位女性工作人员没有承受任何愤怒。

    离舱门越近,金求德的表情越平静,眉眼越坚毅,越像一个人们惯常认识中的革命领袖。

    做为宪历五十四年青龙山严肃教育的主要负责人,金求德委员向来以杀伐果断著称,而这种气质直接促成了他此次都之行,在他看来,随着与帝国间战争的暴,随着大和解协议的逐步深入实践「盘桓在青龙山的反*政*府军在联邦社会体系中已经逐渐边缘化,更准备地说,青龙山已经没有任何前途,那么他必须在这艘大船沉没前,抓紧时间挑选新的船只。

    他已经七十二岁,垂垂老矣,但他还不想死,他还想继续拥有权力,他喜欢那种掌握他人生死的感觉,但就像席勒那部巨著里说的那样,两方交战,臣子可以投降,皇帝却不能投降,南水领袖永远不会向联邦政府枝降,那么他只好投降。

    不,金求德委员严肃看着缓缓开启的舱门,听着隐约可闻的军乐声,在心中非常坚定地想道,这不是投降,是合作。“凭什么你就是皇帝。”

    老人想着多年的合作伙伴南水领袖,愤愤不平地想着,然而内心深处却早已被恐惧的阴影占据,在青龙山的几十年中,南水的名字就像无所不在的阴影,笼罩着所有人。

    舱门缓缓开启,扑面来而都特区清爽陌生的风,金求德委员堆起有些牵强的笑容,走了下去,在这一刻他忽然现,原来只有远离青龙山,来到这片南水-无法影响的区域,自己才能真正感受到什么叫做免于恐惧的幸福感。

    红色的地毯铺向尽头,金求德委员与锡安副议长亲切握手,然后拥抱,然后互赠小礼物,又有可爱的孩子送上欲洛的鲜花,巨幅光幕上依循古老的传统播放着白鸽飞舞的画面,军乐团开始演奏金求德委员家乡53古纳州的传统乡间音乐。

    欢欣鼓舞的欢迎仪式,看似进行的十分正常,普通民众和官员根本感受不到空港四周弥漫着的诡异紧张气氛,只有身为可能目标的当事人,以及负责设置伏击图的战斗部队,才能真切地嗅到干冽而紧张的风,能够听到秋风中那根弦绷的越来越紧的声音。

    金求德委员进入防弹轿车,依然没有枪响,没有爆炸,也没有什么意外的情况生。指挥系统内不时响起占据各高处的狙击手回报「安全和干净这两个词汇不停交换。

    空港铁丝网的紧急门早已经开启,一队沉就的联邦部队守在外侧,只要有意外情况生,他们可以在无数狙击手的配合下,在最短的时间内冲进去,找到目标,并且搏杀之。

    这支刚刚组建的隶属小眼睛指挥的行动部队,和普通的特战部队有很明显的区别,从装备上可以看出,这些军人并不完全依赖远程武器,似乎更擅长以大火力微冲和军刺之类的近身战法。

    这些军人看似普通的身躯隐隐用力时,薄薄军装衣料下方,竞可以清晰地看见肌肉线条弹动,难以想像里面究竟蕴藏着怎样惊人的力量。

    李封这时候正站在敏十米外的墨绿色军车旁,目光冷冽看着这些家伙,两天前他已经失去了指挥权限,但是基于某些奇怪的原因,军方并没有限制他跟随着小眼睛战斗部队一起行动。“赌我军人的纪律和荣誉感,过了对你们的厌恶吗?”李封就然想着,然后将注意力重新放回那些军人的身上。

    他从来没有喜欢过许乐那个家伙,但更不愿意这个家伙因为某些很恶心的理由死翘翘,看着这些强悍-的军人,李封难得地开始担心起许乐的安危。

    他很熟悉这些军人,或者说他很熟悉这些军人身上特殊的气质和力量,因为在很小时候,他也在费城修身馆里打磨过。

    这些军人全部来自费城,都是修身馆里磨励出来的强悍角色「像这样的人,往往被大家族重金聘请为贴身护卫,比如利孝通身后的曾哥,林斗海身后的孔武。

    李封舔了舔嘴唇,眼眸里流露出暴戾情绪,联邦军方出动了真正的精锐,那个家伙顶不顶得住?

    那幢独立建筑内部,小眼睛指挥部的成员们的脸上写满了紧张焦虑的神情,空港上的枪声迟迟没有响起,让他们心中的那根弦绷到了极紧的程度,他们已经开始相信,看似万无一失的判断其实只是个错误,那么许乐这时候究竟在哪里,他准备做些什么?“各目标情报回报!”联邦调查局高官擦着额头上的汗水,愤怒地吼叫道:“那个家伙究竟在哪里!”

    随着系统里传回的汇报声,房间里的人们确认总统官邸安全,宪章局安全,第一军区司令部安全,军事法庭安全。联邦政府各机枸二十几个可疑目标回报没有任何异动,由都警备师和铁七师共同承担的各机构安全工作,目前没有受到任何挑战。

    “启用二号诱饵。”官员走到光幕前,对成员们沉声吩咐道:“在军事法庭处接应莱克上校,马上带他回预先安排好的住处,情报组在最短时间内,把住所地址传到莫愁后山。”

    如果许乐没有选择金求德,那么他最有可能选择莱克,既然军事法庭区域是干净的,那他们将会在路上或者是那幢住宅里杀死他。第三章争取四点半左右。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