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十六章 关于失恋的闹剧

    邰家公子失态说出不合身份的话语,是因为许乐今夜突然爆的**机甲操作。许乐第一次在对战中击败那个没有见过的同学,就在他成为男人的第一天。如果他知道那个被自己击败的人的真实身份,或许他会更兴奋一些。

    然而也就是在短短的一天之中,他便从快乐的山头上啪嗒一声摔到了谷底,摔的鼻青脸肿,眼冒金花,完全摸不着头脑。

    因为张小萌忽然消失了。

    这并不是指张小萌像刚进大学时那年一样离家走出,远赴,玩了出失踪的闹剧,而是指这个习惯戴着黑框眼镜的女孩儿忽然间消失在许乐的生活里,或者说在她的眼里,许乐这个人根本不存在。

    那天早上,许乐紧张而兴奋地再次提着野花和保温瓶来到了梅园公寓外面,然后看到了张小萌和几个女生一起从公寓里出来。然而当他满脸笑容迎上去时,张小萌却像是没有看到他这个人,像一阵风般擦身而过,只留给他一地黄叶和无限惊愕。

    周末时候他已经来过一次,基本上梨花大学里的大部分学生都知道那个小门房旁听生终于勇敢地对张小萌同学起了攻势,然而今天这一幕,似乎证明了这种攻势的彻底失败,那些女生纷纷投来轻蔑或同情的目光。

    和周围人的想法不同,许乐知道自己和张小萌在那****里生了什么,所以他格外觉得不可思议,怔怔地看着张小萌离去的背影,莫名其妙之余。更生出了几丝不怎么好的兆头。

    正如他担心的那样,张小萌从这一刻开始就像是看不见他这个人一般,无论是在课堂上,在实验室里,还是在走廊上,任何两个人可能相遇的地方,张小萌总是微仰着倔犟地脸。目不斜视地走开。许乐苦恼疑惑之余,却不又觉得女孩儿的这个样子实在是有些搞笑可爱。

    终于在第二天的下午。许乐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疑问,在教学楼外的大槐树下拦住了抱着本的张小萌,紧张说道:“我知道那天晚上我表现的很差劲,不理我两天,也算是很严重地惩罚了。”

    他想来想去,算来算去。也只能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刚刚绽放的女孩儿心理上格外敏感,对于那夜自己地不够温柔体贴,尤其是没有送她回公寓,生出了无限恐怖的怨气,所以这两天才会不理自己。许乐可不想人生第一场恋爱一开始的时候就陷入了冷战。于是他诚恳地道歉。

    张小萌心里莫名紧张。推了推鼻梁上地镜框。清了清嗓子。对他很认真地说出从小说里摘抄出来地台词:“你误会了。我也想找时间和你说明白。我们两个人并不合适。我不想你再继续误会下去。”

    “不要开这种玩笑。”许乐笑着说道。笑容却有些牵强。觉得这怎么如此像联邦文艺频道演地那些言情电视剧?同时他也听出了张小萌看似冷淡地声音里那丝不易察觉地颤抖。认真问道:“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事。我只是很冷静地思考了一下我们之间地关系和将来可能性。觉得没有继续展下去地可能性。”张小萌强行压抑下心中地紧张和那丝落寞。云淡风轻说道:“请你忘了那天生地一切。”

    许乐感觉被天上掉下来地一个锤子砸中了心窝。懵到不行。但他依然禀持着东林石头地风格。强悍地纹丝不动。盯着张小萌说道:“你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还是那天晚上穿得太少。感冒烧了?”

    张小萌在心里叹了口气。不在乎和冷漠却溢于言表:“已经是三十七宪历了。你还以为是邰氏皇朝那时节?你情我愿温暖****。是很正常地事情。你只是个穷学生。就算将来能进果壳工作。难道你还能满足我地物质和精神需要。陪我过一辈子?清醒一些吧。”

    “如果说我一晌贪欢。让你误会了什么。我向你说声对不起。但请你以后与我保持距离。”

    听到对不起三个字,许乐忽然想到那一天在餐厅里在夜里,张小萌似乎不止一次说过对不起。他有些木讷地站在原地,看着面前被黑框眼镜遮掩了大部分迷人风采的女生,压低声音却格外用力说道:“对不起?难道你想让我当什么事情都没生过,然后你我从此变成路人?”

    “这对你来说很难吗?”张小萌尽可能地冷漠说道,怀里的本却抱的更紧了一些。

    许乐觉得有些愤怒,但他的脸上没有表出来,盯着张小萌地眼睛说道:“当然很难!我可是处男!第一次被你骗了,难道你就想不负责任?”

    张小萌伪装出来的高傲表情顿时变成了坍塌的山岩,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许乐,怎么也想不到老实纯朴的他,居然会说出这么匪夷所思的怪道理来。许乐的声音略微有些大,远处树下温的学生好奇地看向了这里,不过应该没有人听见,张小萌的脸却依旧红了起来,恼怒地盯着许乐愤怒地抗议道:“小点儿声音!难道我就不是第一次许乐的下一句话接地极快,他冷静回答道:“所以我要对你负责,你也要对我负责。”

    张小萌忽然现自己确实无法优秀到能够完成议员慎重嘱托地任务,她现要扮演一个因为虚荣而甩掉初恋男友的女生太过困难,最主要是因为她要甩地那个叫许乐的男生,实在是不按常理出牌,既没有愤怒的去捶树,也似乎没有拿刀片割自己手腕的冲动,更没有痛骂自己无耻,这让她许多设计好的尖酸刻薄台词都说不出来。

    或许。是她真实的内心深处根本不忍心用那些话去伤害他。

    她无可奈何地看着一步不肯退地许乐,轻声祈道:“你就放过我吧,我不需要你为我负责,总不至于你还要让我一个女生为你负责吧?”

    “为什么不需要?”许乐的心情其实早已经低落到了谷底,因为他早就看出来张小萌并不是在开玩笑,然而也就是在他人生危机生的此刻,那种危机感让他的思绪变得格外清明。反应无比迅,非常认真地说道:“那天晚上。是你强暴了我。”

    害怕议论声被同学听到,张小萌的脸早就红透了,这时候又被气白了,不可思议地看着许乐一本正经的脸,就像看到了达奇峰上的野人,愤怒地吃吃艾艾说道:“你……你……你无耻!”许乐不是一个无耻地人。就算被施清海薰陶了这么久,也不可能对女孩子说出太过分的话语,他只是被张小萌突兀变化地态度搞的有些糊涂,纯粹是下意识里在寻找对自己有利的借口,他有些心酸地现。张小萌似乎是认真的。州议员家的公子海清舟忽然出现在了二人身边,似乎有充当护花使者的想法,他警惕地看着神情有些低沉地许乐,将张小萌护到了身后。

    张小萌从海清舟的胳膊外探出头来,说道:“谢谢,没有什么事情。”她又对着许乐恼怒地说道:“不要再来纠缠我。”

    许乐却像是根本没有听到她这句话,直接向议员家公子伸出手,很有风度地问道:“以前见过面。我叫许乐,机修系旁听生,没请教?”

    张小萌和海清舟都有些傻眼,没有想到许乐的态度居然会转变的如此之快。海清舟温和一笑,说道:“海清舟,上次被你打小报告扣了四个学分的人就是我。”

    两个人地手握在了一起,许乐笑着说道:“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张小萌叹了口气,对许乐说道:“双月节舞会,清舟会是我的舞伴。”

    “这么快就叫清舟呢?我给你煮了清粥。你看都不看一眼。早知道我还不如拿给那小子吃了。”

    这句话并没有从许乐的嘴里说出来,他的脸上依然保持着诚恳的笑容。只是在心里无比酸楚地想着,这句话实在是酸的太像女人,他死也不会允许自己说出来。

    “不要误会。”张小萌看到许乐眼眸里闪过的那丝黯然,忽然心头一恸,低声说道:“我和你不适合在一起,和清舟没有任何关系,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

    许乐心里的酸话再次冒了出来,心想那一天之前我们也是普通朋友——他依然忍住了,温和地对海清舟笑了笑,又对张小萌点了点头,说道:“找时间再说吧,我先走了。”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想压抑住爆的情绪,许乐只有转身离开,他是个十九岁地青年,看到张小萌和别的异性在一起,他的心里很不舒服,可是他也不会没品到为了抢夺异性而和别的同性大打一架,那是野牛们才做的出来的事情。

    看着远去的许乐的背影,张小萌忽然觉得自己真是一个坏女人,而不是在扮演一个坏女人,因为那个背影看上去那么可怜,不知怎的,她竟是有些想把他喊回来地冲动,然而一想到不久之后地双月节舞会,她硬生生将那些字咽了回去,咽成了难以下咽的酸楚。

    “许乐是个好人,至少风度不差。”张小萌不想让身边地海清舟对许乐生出太多的恶感,因为她知道海清舟对自己也有好感,他是议员家的公子,万一他想对许乐不利,许乐这样一个无父无母的穷学生,怎么办?

    “被你拒绝,还能笑着和我握手,风度……确实不错。”

    海清舟将右手放回身后,悄悄地揉了两下,指关节刚才已经被许乐捏的红肿了。他唇角泛起一丝苦笑,心想那小子看来真的很生气,又想到了夜店门口的那一幕,竟不禁生出些惧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