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一百八十九章 我

    怀中女人的身体起始依旧柔软,渐渐的却僵硬起来,联想起以前在病房里听他说过的那句话,结婚后的某些细节,还有那些天在陆军总医院出现的奇怪军人,还有现在依旧放在抽屉里的那厚厚一包钱,她推开白玉兰,有些惊慌地说道:“你……你……你真是那个七组的人,那你……你说的那个愚蠢的家伙……是不是许乐?”

    白玉兰平静看着妻子,温和说道:“我以为你早就知道……虽然我已经退伍,但那个家伙终究是我的战友,同时他还是我的老板。”

    从前线归来后,他像是一个没有任何犀利过往的普通秀气男人,做着家庭妇男的工作,然而当那件事情生后,无论是去黑市买鸡还是在厨房里切西兰花时,他一直在等待着某个人的电丅话,一个命令。

    然而鸡汤沸腾翻滚着香气,西兰花被开水悼的直到绵软,电丅话依然没有响起,也没有什么命令,他甚至不知道那个家伙藏在哪里,准备做些什么。以他的了解,那个家伙肯定在准备做件很生猛的大事,可他却找不到机会参与。

    白玉兰平静看着妻子担忧慌乱的神情,目光微微下垂,落在她浅浅鼓起的小腹上,右手轻轻抚娑,低声说道:“我答应你,只要老板没有找我,我就不会离开你。”

    ……

    ……

    七艘巨型联邦战舰离开了黄厄星系,向墨花星球前进,联邦部队在那颗星球上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沉重打击,这些巨型战舰承载着反攻的希望和胜利的信心,尤其是那艘主舰,因为强悍或者狡猾地延续不败荣光的第一军区十七装甲师,正在那艘主舰上。

    因为来自联邦政丅府和军方最高层的命令,新十七师提前结束了在都星圈的整休,再次返回充满血火死亡的前线,对于这次调令,外界通常认为是前线急需胜利的兵力要求,但对于澄海师长和新十七师各级军官来说,背后隐藏着令他们不怎么愉快的原因。

    不过相较于在都星圈承受政治阴谋之类的压力,部队大概更愿意去前线和帝国人真刀真枪的比拼,而且在部队离开之前,十七师强行把被逮捕的十来名七组队员也全部要了回来。

    宇宙幽蓝的背景出现在阔大的舷窗上,刚刚结束扭率空洞穿行的舰身,依旧残留着余温,熊临泉背靠着微烫的金属壁,叼着烟皱着眉头,看着外面的太空景象,脑子里却想着都特区的月亮。

    时势逼人,可以把人逼成废人,也可以把粗糙的汉子逼成多愁善感的诗人,尤其是当他们现自己对很多事情,甚至连愤怒都显得有些无能为力,那么除了感慨和忧郁,便再难生出更多的情绪。

    战舰角落里或蹲或站着很多十七师官兵,有队员也有几名曾经在作训基地里的军官生。

    赫雷团长从大熊嘴里抢过烟卷,啪啪点燃自己的粗烟草,有些含混不清说道:“也不知道教官现在怎么样。”

    熊临泉狠狠地吐了口唾沫,把烟卷接了过来,说道:“我从来没有见过比头儿更生猛的家伙,哪怕……和整个联邦作战,他也不会出事。”

    不会出事,其实这些正在奔赴战场的男人们想说的是,不能出事。

    ……

    ……

    “他没有联丅系过我,但我能想像出他的处境,但我想他应该联丅系过你,虽然对于这一点我并不愉快,但我还是请求你告诉我,他现在究竟在哪里。”

    西山大院那栋独立别墅今天来了位特殊的客人,自从都应星被暂时停止国防部长一职以来,这栋别野就变得异常冷清,于是没有多少人因为这位特殊的客人而尖叫失态,至于邹郁,她从来不会为了另外一个女人失态。

    邹郁轻轻调整着桌上的滴红插花,表情平静,根本没有弄对面一眼,仿佛根本没有认出坐在面前的是那个红遍全宇宙的国民偶像。

    “我不能体会你的不愉快,我更不明白你是以什么立场来向我质询他的行踪。”她低头认真地剪着花枝,轻声说道:“如果我没有弄错,你是费城李家的人,而现在要杀他的是是李在道将军。”

    “我是李家的人,李在道是我的堂兄。”简水儿摘下运动风衣的帽子,黑sè的马尾辫弹了出来,一荡一荡,微仰着的清丽脸颊上莫名流露着沉稳的傲意,“但我更是他的未婚妻。”

    邹郁握着特制花剪的手微微一僵,旋即微笑回答道:“原来是以这个身份来质问我……不过我并不认为你们真的能够结婚。”

    她抬起头来,望着简水儿无可挑剔的容颜,在心中出一声赞叹,平静说道:“你们两个人都太过耀眼,如果你们真的在一起,造物主的眼睛都会嫉妒的瞎掉。”

    简水儿的目光从桌上的滴红式插花移到邹郁鬓角的那朵大红花上,沉默片刻后说道:“你长的很漂亮,也很耀眼。”

    “谢谢夸奖。”邹郁平淡回答道。

    “关于许乐的生活,你已经参与的足够多。”简水儿忽然迷人的笑了起来,眼波流转,不似明星,只是狡黠的演员,“如果你再参与下去,不知道造物主会不会嫉妒,但我会嫉妒的。”

    邹郁缓缓放好花剪,抬起头来静静看着对方,沉默一言不。

    一位是曾经的国民偶像,曾经迷倒全宇宙的雄性生物。一位是红衣千金,曾经迷倒李封和利孝通这样厉害的雄性生物,此时平静相对而坐,二人间那盘本鲜艳欲滴的红花枝顿时没了颜sè。

    “我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但正如刚才所说,既然造物主选择让他耀眼,那么他没那么容易死掉。”邹郁微笑说道:“虽然他还有很多秘密,相信你和我都不知道,但我相信拥有那些秘密的他,现在的都特区没有谁能轻松地杀死他。”

    简水儿沉默很长时间后,望养她平静说道:“我今天来,是因为一件事情。如果你能见到他,麻烦你告诉他……李封回来了。”

    ……

    ……

    都郊区的军用空港,接连两天负责接受密级极高的任务,继前一rì来自西林的飞船降落,又有一艘轻型战舰摧破秋云,以近乎霸道的方式呼啸着高降落,狂风在停机坪上高穿行,卷起无数青黄sè的落叶,噼噼啪啪击打在地勤官兵的身上。

    这艘轻型战舰外表极其脏污,基本上只用执行真空任务的战舰表面居然涂满了被油清糊住的灰尘,可以想像这艘战舰在接到命令回归之前,肯定正在前线某颗星球执行军事任务。

    战舰后腹部引擎群护甲边缘甚至还有被帝国制式导弹击中的焦糊痕迹,看到这个细节的空港官兵们震惊无比,这艘战舰带回来的人究竟要执行什么样紧急的任务,竟然连如此重的破损都来不及修复,居然冒着如此大的风险跨越无数光年高回来。

    有些变形的舱门被液压机械强行推开,一个身形魁梧的联邦上校走了出来,他的脚步异常沉稳,年轻英秀的眉眼间没有任何表情,然而任何看到他的人,仿佛都能感受到一股恐怖的暴戾气息,似乎只要这个人愿意,他随时可能把战舰的舱壁撕下来当刀砍掉无数人的脑袋。

    国防部前来接应的军官迎上前去,他们清晰地感受到这位号称打遍军中无敌手的上校心情非常不好,所以没有任何人敢有多余的寒喧废话,直接取出由总统先生和李在道将军亲自签署命令的电子文件递过去,请他签字确认。

    李封盯着电子文件上面父亲一如从前自律而严谨的签名字迹,忽然眉头皱了起来,因为长途奔波而略有些下陷的眼窝里骤然暴出极寒冷的光芒。

    啪的一声脆响,他在电子文件上签上自己的姓名后,狠狠地将电子笔扎进屏幕中,屏幕片片碎裂,并不锋利的笔尖深深锲进李在道将军签名之中。

    秋风起兮,李封大步走向墨绿sè的军车,沉着脸把里面的司机揪了出来,反手扔到十几米外,然后猛地踩死油门,轰鸣着向空港外狂奔而去。

    五分钟后,这辆墨绿sè的军车呼啸看来到四十公里之外的一幢军事建筑,军车没有减,在宪兵瞪目结舌的注视下,直接撞断了大门处的合金杆,然后伴着令人耳裂的刹车尖鸣和满大院都能闻到的轮胎焦糊味,停在了石阶之前。

    第一军区特种警卫团的军官试图阻止性闯进将军的办公室,李封脸sè铁青,直接一脚踹了过去。

    那仿佛像导弹般恐怖的铁腿,没有任何人敢拦,军官们狼狈避开,所以坚硬的靴底直接踹在坚硬的门上,踹的门片片碎裂,劲气四溅,击打在四面八方,割的那些军官身上多了好几条血口子。

    联邦参谋联席会议主席李在道,疑惑地取下眼镜,看着门口的暴烈景象,看着自己的儿子,皱眉不悦说道:“你能回来这么快,我很欣慰,但身为军人,你什么时候能把这种暴戾的性情改改?如果你爷爷还在,看到今天的你一定非常失望。”

    李封看着桌后依旧风度翩翩的父亲,自十二岁便暴戾强悍的心脏忽然间觉得无比悲恸,嘶哑着声音吼道:“如果爷爷还活着,他肯定会亲手毙了你!”

    ……

    ……

    嗯,明天至少三章,嗨就更多些。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起点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