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一百八十七章 道路中

    邹郁望着细长手指拈着的杯中红酒,目光难得的有些游离不定。许乐的回答非常简单平静,就如同当年在望都青年公寓厨房里轻声讲述今天晚上只有一盘香椿炒高仿蛋,可正是这种简单平静,里面却蕴藏了太多的坚忍强悍,以至于她往日里的凛冽竟在这瞬间化做了淡淡惘然。

    “我从小在部队大院里长大,身边充斥着雄性激素逼出皮肤在空气里溢散的军人,但我还是没有办法完全了解男人们的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

    邹郁唇角微翘有些无助地笑了笑,看着许乐轻声说道:“如果只是为了给施清海报仇,有必要把自己的命也填进去吗?”

    “除了替流氓报仇,还有很多别的原因。我刚刚查清楚,黄厄星七组遇袭,还有前段日子前线部队的溃败……实际上是都星图里那些大人物们的手段。我无法想像,前徙的士兵为了联邦浴血作战,却因为那些人政治上的考虑,就这样白白牺牲。”

    许乐眯着眼睛,盯着面前空空的酒杯,杯中没有酒也没有水,只有空气,停顿了一段比较长的时间后,他深吸一口乇,看着邹郁说道:“所有的原因都是原因,但都不是最重要的原因。我要杀死他们,是因为我认为他们去死这件事情比较重要。”

    邹郁没有说话,只是用写着1Fp三个古字母的餐巾仔细擦试着唇角,似乎想把这难得的相聚时间拉的更长一些,但相聚总是为了下一刻的分离,坚定凛冽的情绪重新回到眼眸中,她拿起皮包站起身来,向许乐告别:“祝你好运。“我的运气向来不错,但这一次和运气无关。”许乐没有向津郁隐瞒前景凶险,平静说道:“要完成目标「我这次真的需要拼命。”

    拼命指的是拿自己的生命去拼一个灿烂血腥的前景,邹郁握着皮包的手指微微用力,苍白渐显,她看着他身前空着的酒杯,感慨道:“既然是壮行,你今天本应该喝些酒。”许乐回答道:“8从他死后,我再也没有喝过别人提供的酒水。

    邹郁沉就片刻,微笑着说道:“如此说来,上次在地边摊你肯喝我带去的酒,说明你很信任我。”

    “如果连你都不能信任,那大没意思。”许乐微笑说道:“而且你知道,我最近这段日子一直在战斗,不愿意让酒精彩响大脑。”

    这段日子他一直在战斗,在和整个联邦进行战斗,无时无刻,每处每地,没有一秒钟的安宁轻松,有的只是生死相伴的紧张。

    邹郁看着明显瘦削不少的他,忽然觉得很悲伤,抬手掩着艳红的唇,掩着内心的情绪,将自己桌前迈刹了一大半牛排的瓷盘推到他的面前。

    邹郁离开后,许乐继续低头认真地咀嚼她剩下来的牛排,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人知道借着流风坡会所清丽怡人的灯光,他在脑海里和联邦中央电脑进行了很多句谈话。

    如地下水道里多次的激烈争吵,老东西依然不肯为他马上将要展开的计划提供任何具体帮助,按照他或她或它的说法,明知道你要去杀死一名或很多名联邦公民,如果自己为你提供详细的资料和帮助,这是严重违反核心三定律的严重问题。

    许乐的眉尖蹙的极紧,就像鞋带系成的花,一个人沉就于餐桌旁很久后,恼怒地无声咒骂了几句,重重地将银制刀叉放在桌上,出啪的一声闷响。

    有侍者闻声而来,极礼貌地请示后替他将多余的餐盘和餐具收走,就在这名侍者转身离开后,本来放置银制刀叉的地方,多了一片极细徼极不引人注意的芯片。

    许乐指头一顺将芯片握进掌心,将深青色连帽运动风衣的帽子掀起遮住容颜,踩着刻意湿漉的青石板道路,向流风坡会所外面走去。会所外面便是宪章广场。

    初秋的广场四周银杏树叶初显黄意,随清风轻轻招摇,或者说用颢动形容更为合适,这本是宪章广场最美丽的时节,然而却看不到游人如织的画面,不知道是因为前线战事失利的消失让民众失去了观光的兴致,还是这些天的罢工大游行让民众们收回了准备踏秋的靴子。

    许乐坐在广场边的长椅上点了根烟,眯着眼睛看着广场上廖廖可数的几个行人和远比行人更多的军警。

    青烟自指间袅袅生出,然后升起融化在初秋的天空里,他低头将芯片插入军用手表中,仔细地将芯片中的资料认真看了一遍,心中生出无限感慨。邹郁离开后只过了这么短的时间,莫愁后山那位夫人便做了决断,并且这些机密资料送到了他面前,千世邰家的魄力和恐怖执行力,备是令人必须产生恐惧的情绪。

    那粒微芯片有一份司法部的机密档案,里面没有军事法庭的内容,却很有趣地可以通过排期,推算出军事法庭几天后那场被安排好了的秘密审判,会安排在哪幢建筑之中。

    许乐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这个,芯片档案里还附着一份很细致有力的作战计划,但他并不准备采纳,虽然他从这份作战计划里那些熟悉的味道中嗅出,如今在国防部战策研究室工作的邹郁肯定贡献了不少心力,但他不会允许自己的战斗是在莫愁后山的指导下进行。

    做完这一切后,许乐放松地倚靠在长椅背上,唇角叼着烟卷眯眼看青天,不知道在出神地想些什&o

    很奇妙,没有人注意他,也没有人过来询问他是谁,他在这。昙存什么,他想要做些什么。

    大叔封余用他剽悍的一生证明了自己的永远正确,今天看起来,他那句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地方的废话遗言,原来也是这样正确。

    几年前,面对着邰夫人最致命的威胁,他强抑着愤怒走出流风坡会所,来到宪章广场挣扎思考很长时间,然后做出杀灭,麦德林的决定。

    几年后,他。霖一次走出流风披会所,来到宪章广场,还是那个冰冷的长椅,那个世界,那些人,确实有些令人厌烦。

    但有些事情已经改变了很多,比如当年风雪满天,今日秋风清爽,当年他抽了很多根烟,把烟蒂在脚旁的雪中插成了一朵梅花,而今天他只抽了两根烟,没有什么挣扎思考。

    有很多道理是想不明白的,比如那天晚上在官邸中和总统先生的对话困扰了他很长时间,到最后他有些愤怒地明白沈老教授早就告诉他的那个道理,这个宇宙里根本没有什么道理。

    都日报社大楼被烧了,前线的士兵死了,莱克上校要被释放了,一幕幕真实而鲜明的画面,让他很不高兴。

    联邦谚语常说二十岁的英雄往往是三十岁的庸人,他想在庸碌之前再英雄一把,再自私地满足自己一把,至于之后?如果死的干净利落,哪里还用再思考什么道理?

    太阳渐渐向西边转移撤退,许乐揉了揉被风吹的有些麻的脸,站起身看了一眼天尽头刚刚露出模糊身影的新月,想着自己似乎-快要忘了旧月的模样,就这般感慨着离开了宪章广场。

    他顺着都达的地下交通网络,来到某片街区,顺着那道长而斜的石径爬了上去,在那家山麓百货商店购买了一些学生露营用的高能营养捧,和那个叫李小山的老板背影打了声招呼,就此离开。

    四十分钟之后,都地下通道某处亮起一片清幽的光芒,许乐戴着护目镜顺着幽深的通道向上攀爬,动作极为轻柔,没有出任何声音,就像是一只在废弃矿坑中游荡觅食的野猫。

    用锋利的军刺切开管线坚硬的外壁,许乐眯着眼睛抽出里面多达六十四束的固形线,将力量贯注到指腹用力地搓了下去,他的手指此刻就像是一块滚烫的烙铁,竟把囤形线外的保护膜像纸屑般搓了下来。

    把微形工作台和破开的线路联结,许乐盯着微微荧光闪耀的屏-幕,并没有试图去破解地面的安保系统,而只是试图顺着数据流找到开启地面门阀的数值。

    他不是顾惜风,也不是施清海,更不是可以入侵宪章局电脑核心的大叔,理论物理、数学计算以及电脑操控,是他相较这些天才最弱的环节,而他此时进行的数据逆操作,引起政府监控系统报警的危险相当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地表上的夜色应该越来越深,他的工作进度却有些缓慢,虽然工程师的严谨让他没有丝毫不耐烦的情绪,但他心里清楚,如果要推迟到明天才能进入地表建筑之中,极有可能没办法赶在政府强力部队入驻之前。

    一滴汗水顺着他的额头滑下,擦着半紧身运动风衣的边缘滴落地下水道,紧张的气氛回荡在充满腥味的地下通道里。

    就在这个时候,联邦中央电脑的声音在他的脑海里响了起来:“伽莫Z脾门禁,你选择的算法度太慢,如果要在天亮之前进入,我建议你选择进行物理破解,你工作台里有工具,在第二光栅中。第二章十二点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