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一百八十六章 道路上

    “听说今天的游行里有两名警察死了。”“这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听说都日报社大楼被烧成烤玉米棒子了,因为有个制版工在地下车间里抽烟。”“这和我们依然没有衅■何关系。”

    官员翻动着手指间的徽章,非常没有礼貌地拒绝了贝得曼进行闲聊的企图。虽然这今年轻的前宪章局技术天才在队伍里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但每当想到那个战斗天才正在地下道里冷漠地看着自己,官员便忍不住对这些所谓天才的习性产生反感。徽章上的图案是一个眯眷的小眼睛。

    这个政府特别成立的小型部队,正在逐渐完善自己的架构,有了专门的制服装备,而成员之间的协作也越来越熟练,工作进行的越来越流畅,他们距离自己的终极目标越来越近。

    但让小眼睛部队所有人都感到有些丧气的是,明明已经无限接近那个目标,前天甚至已经把对方诱出地下水道,田-死在那片围墙之下,结果最后依然让对方逃脱,似乎那个目标看似i&在眼前,真实的本体却不知道隐藏在城市中的那一处。

    “不用太垂头丧气,也不用太紧张。”贝得曼抽着香烟,望着房间里的同事们夸张地笑了起来,挥手说道:“这个独立区域经过我的专门设置,加上那些后门,联邦中央电脑根本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那么那位许乐上校自然也不知道。”

    那位官员没有理会他,滓手召集小眼睛部队所有成员围在宽幅光幕桌前,手指快翻动着电子图案,沉声说道:“针对下一次的计划,调查局战略研究处,给出了一些新的建议。”“什么建议?”

    问话的语调很平静,这住建筑里的小眼睛部队成员,来自联邦政府各个强力机构,似乎拥有某种共同的特质:技术人员独有的冷溢感和乏情绪。

    那位心理学教授接过官员的话题,指着桌面上的那张图片说道:“这是联邦调查局几年前事后调查的存档,是军用高分辩率卫星画面,拍摄的是许乐上校当年下决心刺杀麦德林议员之前,在宪章广场上吸烟思考后留下的痕迹。”“从这些烟蒂排列的形状上,可以确定,他是一个非常守秩序的人。

    贝得曼继续着自己的尖酸,看着图片上那片雪地里被排列成梅花形状的烟蒂,嘲讽说道:“也许这只能说明我们的联邦英雄骨子里是一个文艺青年。”

    心理学教技像所有的同事那样,早就已经学会把这今年轻技术天才的声音g动过滤,继续说道:“根据外围访问,许乐上校吸烟后有一个小习惯,那就是一定会很仔细地把烟头碾灭,确认没有一点火星才会住手,并且……除了在战场上和上次刺杀麦德林议员之间的心理挣扎阶段,他会把每一个烟蒂都扔进不可回收垃圾箱。”

    贝得曼声音微尖说道:“这又能说明什么?他是一个守秩序并且格外小心谨慎的人?用你们自己的猪脑子想一下,刺杀议员,战功赫赫,充满男性激素的联邦上校,会是你们认为的这种人?

    “过去我一直认为你有一个非常突出的优点,那就是在各式各样的战斗中,总能表现的格外冷静和小心谨慎,所以我实在没有想到,你居然会疯狂到选择这个地方和我见面。”

    邹郁今日没有画眉却依然眉眼如画,她缓缓切割着面前的特级牛排,目光微垂却又像在仔细端详桌对面多日不见的友人。

    然而她没有什么食欲,涂成豆蔻的红艳手指放下银制刀叉,拈住红酒杯下缘的玻璃细须,端起来依住红唇一饮而尽,有些痛苦地蹙起了眉头。“有个对我很重要的长辈在死之前$经对我说过一段遗言,虽然他现在似乎还活的好好的,不过运段遗言我一直没有忘记。”

    许乐大口地嚼食着真正鲜美多汁的牛肉,低着头含糊不清回答道:“他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只不过这种尝试最好不要过三次。逃亡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实践过这段教导,不过最近的情况你也清楚,如果我再不尝试一下这个方法,也许就再也没有机会{!试了。”

    邹郁静静望着他,没有流露关心与担忧,因为关心与担忧并不需妥用眉眼表现出来。她用写着1Fp三个古字母的精致餐巾轻蘸唇角,说道:“所以你选择在这里见面。”“总统先生和政府现在肯定最警惕我和那些大家族联手,这里是流风坡会所,紧靠着宪章广场和官邸,自然是最危险的地方。”

    许乐吃完了面前的牛排,满足地喝了半杯清水,解释道:“在我并不是非常擅长的领域,我习惯尊敬专家的意见,刚才提到的那位长辈,肯定是这个宇宙里最擅长逃亡的专家。”

    邹郁耸耸肩,注意到他的进食度,说道:“看来这段日子藏在地下道里面,没有机会吃什么好东西。”

    “我喜欢牛排,在东林的时候我就很喜欢。”许乐又喝了一口水。邹郁忽然问道:“关于那项提议,你的回答是?”“既然夫人通过你来询问我的意见,那么你替我拒绝她和其它的几个家族。”许乐回答道:“这和什么道德洁癖没有任何关系,只是我们的目标本来就不太一样,我不希望再出现当年对付麦德林后的画面,刚刚看到胜利的仫、光,就被同伴在背后捅了一刀。

    说到这里,他想起当年在环山四州基金会大楼外消失的白玉兰,以及后来他插在老白后背的那一刀。

    “孤胆英雄最后的结局总是死亡,一个人和一个政府之间的战争,永远不可能获胜,就算你不相信莫愁后山和那些家族,但我建议你可以借助一些他们的力量。”邹郁如过往那般冷静地给出自己的建议。“我明白,我不想让他们参与到我的计划当中,因为那对我来说非常危险,但我需要他们为我提供一些东西。”许乐说道。

    “你不想他们成艿合作伙伴,只希望他们成为后勤基地?”邹郁甜美一笑,看着这位好友感慨道:“我想那些击二家族一定会因为自己的尊严受损而极为愤怒。”

    “我有自己的方法去搞到武器,其实我需要夫人做的事情很简单,听说青龙山中央委员会的二号,要来都特区访问,我希望她能安排这位大人物在议会做一场演讲。”“你想做什么?”邹郁警惕地望着他。“你出身军人世家,应该很清楚战斗计划不能暴露。”许乐说道。邹郁沉就了很长时间,说道:“你要注意安全。”

    嗯。”许乐看着毒前留着丝丝血水的古纳瓷盘,想起在地下水道里与老东西浇烈的争吵,想起老东西直到最后依然松口答应自己的要求,忽然抬起头来望着邹郁,皱眉问道:“有没有可能……替我搞一台似丁?”

    邹郁看着他嘲讽说道:“你那位便宜岳父已经被配到53,就算他还是国防部长,我也没办法替你舞台n灯。那天晚上也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事,联邦所有部队都加强了战备监控,要无声无息给你弄一台机甲,门都没有。”许乐的眉头皱了起来,默默想着果壳机动公司的门究竟是朝哪个方向在开?

    那幢隐约独立于宪章全面监控的建筑中,小眼睛部队依然处于高强度的讨论之中,除了那位费城近战高手统领的战斗小组,这个特别部队的所有工作人员都必须长期困守楼内,不得外出,这种特殊的环境,间接压榨着这些技术官员想出了一个又一个诡异的圈套。“许乐上校是一个很难对付的矛盾体。”

    心理学教授下了最终的结论“以他的战斗经验还有特别宪章权限,再加上性格中工程师的冷静及小心谨慎,要使用常规的手法捉到或者击毙他非常困难,前几次行动的结果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直接说结论。”那名高官在桌面上调出另一个画面,冷漠环视屋内的众人,说道:“我们必须激怒他,把他逼迫进当年刺杀麦德林议员之前的心理环境中,才有可能设置一个完美的囹套,杀死他。”

    “根据我们掌握的机密情报,许乐上校试图为其复仇的那个青龙山间谍,实际上是死在政府和青龙山双方的手本,而且我们坚信许乐上校自己也查清楚了这一点。”

    官员指着画面中那个老人,说道:“他叫金求德,青龙山中央委员会二号人物,自那位传奇人物死后,反*政*府军情报系统名义上的最高领导人,几天后,此人就将访问都特区。“许乐如果要杀死此人,这是最好的机会,而这也将是我们最好的机会。

    贝得曼伸手提出反对意见,说道:“如果没有记错,许乐上校已经藏在地下水道里很多天,一直没有任何行动,如果这次他依然能够忍住,你怎么办?你怎么浇怒他?”

    “我们还有第二号诱饵。”官员拉出另一幅画面,指着上面那名穿着第四军区军风衣的上校说道:“他叫莱克上校,牵涉古钟号事件被捕,稍后联邦军事法庭将判其无罪。”

    官员抬起头来,望着室内众人家声说道:“莱克上校走出法庭,许乐一定会试图杀死他,明白了吗?”1oj$-,,,,,”

    贝得曼还想辩论什么,在他看来再强大的人,面对着整个联邦的追杀,都不可能为了这些所谓诱饵而暴露自己的行踪,因为那明显是在找死。

    官员直接打断他的质疑,说道:“如果这样还能控制住自己的愤怒,那他就不是我们拼命想要杀死的许乐上校。流风坡会所。

    邹郁看着许乐手字里的小半杯清水,微微皱眉说道:“军事法庭马上要开庭审理莱克上校谋叛一案,我想对于结果你应该有心理准备。”“有。”许乐喝掉杯中剩下的清水,说道:“如果法庭判他无罪,那我会在他走出法庭之肃杀了他。

    身体养好了,许乐开始准备拼命了,我也从明天起拼命了,他做好准备了,你们做好准备没有?微微笑,我知道时不我予,这月确实衰了些,但战斗精神是必须要有的,231砥最后的日子里,总得有点儿奇迹来安慰这忙碌慌乱的年头,大家一起加油,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