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一百八十五章 大

    “在这种时刻,你不能指望总统先生还能有足够的耐心来倾听一个主编的唠叨。

    伍德顿了顿,把自己指间的细长烟卷点燃,摇头说道:“就连邮报那几家背景清楚的报社,现在在民众的压力下,都已经收回了试探的触角,我们能够出的声音,或者说这些声音能够传达的力量,或许已经不足以让政府表示足够的尊重。”“也许是这样。”

    鲍勃总编系上单风衣的领扣,和伍德并肩向报社走去,然而刚刚转过街角,距离特区日报社还有几百米的距离,他们的脚步却被迫停止。“先生们,请不要过去。”

    深黄色的警戒粤,封锁了街道两头,数十名警察焦虑地大声呼喊着,把看热闹的民众拦在外围,幸亏今天的游行队伍已经散去,不然仅仅凭这些人手和那几根单薄的黄色警戒线,绝对无法维持现场的秩序。

    鲍勃主编望着数百米外正在熊熊燃烧的报社大楼,眼瞳急剧-的缩小,唇里叼着的那根粗烟草,啪的一声落在脚边,砸出几粒火星。

    伍德震惊的张大了嘀,瞪圆了眼睛,盯着自己平日里工作的大楼,盯着那些窗户里飘出的恐怖火舌,愤怒地颤抖起来,用力推开拦在身前的警察,吼叫道:“让我们过去!报社里还有人!

    “记者先生,日报大楼里的工作人员已经安全撤离。”维持秩序的警察猾到了这两个中年男人的身份,态度稍微和缓了一些,解释道:“除了几个轻微灼烧的职员正在四医院接受观察,没有人受伤。

    听到报社里的同事安全,伍德记者的震惊担忧减缓不少,愤怒的肢体动作也下意识里停止,他瞪着眼睛,看着远处那幢如同巨形火炬般凄惨燃烧的报社大楼,下意识里痛苦地揪住头,喃喃颢声道:“这究竟是怎么了!这究竟是怎么了!”

    鲍勃主编看着自己从新闻学院毕业后一直服务至今的报社大楼,紧紧抿着愤怒轻颤的嘴唇,一个字都没有说。

    大楼正在燃烧,正在变成焦黑的废墟,猛烈的火势如同正在焚烧他青春时的热情,中年后的执着和对世界原来的看法,这种对内心深处的焚烧应该是一件极痛苦的事情,但他的脸上却没有太多表情,甚至渐渐连愤怒都消失不见,有的只是平静甚至冷漠。

    似乎还觉得看的不够清晰,无法将这幢报社大楼,将某些内心珍惜的东西死亡的场景看的足够真切,鲍勃主编从风衣内袋里缓缓摸出一副眼镜,戴在了鼻梁之上。

    “一场大火可以把所有东西烧个干干净净,包括我们很自豪的机密资料库。”

    眼镜片上反射着红黄黑混成酱般的火光浓烟,鲍勃冷淡的目光穿透镜片,望着燃烧的大楼,忽然幽幽说道。

    伍德身体猛然一指,不可思议地盯着他的侧脸。如果这场火灾不是意外,那么是谁敢把联邦最具公信力的报社直接烧成一片废墟,难道真的是政府?;▲麦德林死了,帕布尔羸得了大选,我本来以为世界有了很多改

    以无畏精神和拽用娱乐狗仔队而著称的记者先生,想起当年那件令自己获得星云奖最佳纪实报道奖的麦德林专案调查,痛苦地拧紧了眉头,看着火势越来越大的报社大楼,声音沙哑愤怒说道:“结果原来什么都没有变!难道那些人还想把我的腿再撞断一次,还是说他们要杀了我们!”

    “大火走动作也是警告,虽然杀死两个联邦有名的记者,然后再伪装成意外会比较困难,但我相信,如果我们继续下去,这样惨烈的结局肯定就在前面不远处等着我们。”

    鲍勃主编面无表情说道,然后他低下头,看着脚边那槐在秋风中挣扎存活,喷吐几缕细细烟雾的粗烟草,说道:“对于这一切,我很失望。

    伍德的目光锐利滚烫起来,盯着远处楼体外面蔓延的火苗,看着前方忙碌的警察和明显迟到的救火云梯车,压低声音狠狠说道:“我要进去把那份资料抢出来,存储器并不见得就被烧坏了。”

    “火灾之前,所有的存储器肯定都已经被破坏完毕。”鲍勃制止了同伴富有勇气和冒险精神,但明显很愚蠢冲动的想法,平静说道:“不过好在我事先已经做了备份。”

    伍德愣了愣,用力地拍打着主编并不强壮的肩膀,难看的笑了笑,却没有芙出声来,沙哑说道:“好样的……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我们面临的最重要问题是,明天的报纸出版怎么办。

    鲍勃揉着生痛的肩膀,f6气平静:“我这时候去医院和警局,你去联系业内的行家,先租几个工作台,今天通宵加班,纤维纸版暂停刊五天,但电子版必须按时售。”“明白。”伍德语极快回答道,接着蹙着眉头,压低声音问道:“明天就开始那个报道?我已经写了一部分,标题也取好了,就叫永远的古钟号。”

    “太过抒情,不过我喜欢。”鲍勃主编语气格外严肃认真命令道:“但现在不能刊,面对着如此强势的总统和政府,我相信在登有这篇报道的报纸刊之前,你我随时可能被街头某个小流氓抢劫并且刺灭”或者再次被一辆疾驶而来的汽车撞飞。“我明白,我们需要等待冉1适的时机。“就是这样。”

    两个人隔着黄色警戒线,再次神情复杂地最后看了一眼远处燃烧的报社大楼,然后准备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燃烧的报社大楼边臻忽然有一大块重物剥落坠下,出极为剧烈的一声闷响,无数火星和焦黑-的金属块四处飞溅,令衡道上的消防人员四处躲避。

    长时间的高温焚烧让那块金属物失去了原伞的模样,然而鲍勃和伍德却非常清楚那是什么。那是都特区8报的著名标识:一个被蚀去一半的月亮。

    蚀月。

    蚀月不是s1夜空里那两轮美丽月亮里的任一个,而是东林星天穹里那个被人遗忘的小行星。

    当年第一共和联邦为了开拓东林星上的晶矿资源,瞒着极端环保主义分子占据的管理委员会,强行命令第四军区启用违禁武器炸崩了那颗小行星,改变它的运行轨迹,留下了一个伤痕累累极为难看的蚀月。

    历史上的问题是非对错不需要去争论,对于都特区日报里的记者们来说,蚀月的图案是让他们必须记住当年的新闻前辈们,在不惜一切代价突破政府**时所说出的那句名言。

    “月亮被蚀去一半,需要我们去找出原因。

    鲍勃主编和伍德沉就看着焦炭一般的蚀月图案,表情复杂,内心深重,虽然时才初秋,不远处一幢大楼正在焚烧,整个街区被高温干冽的空气占据,他们却感到有些冷。

    戴着帽子的许乐,站在街头的人群之中。此刻他和身旁的人们一样,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揪住脖颈,踮起脚向远处望去,这个画面看上去很有趣,就像那些可以在hTd局拿到文件养猫的富人们,揪住猫颈后的软皮。

    看热闹的人群,如同很多只并不知道主人们在想什么的猫,好奇地瞪着眼睛,看着熊熊燃烧的大楼,猜测着究竞生了什么,和上午的集会游行又有没有关系,死了人没有,灭,了多少人,明天会有悼念活动吗,诸如此类,林林总总,淡然的悲戚总让人觉得不那么真诚。

    许乐悄无声息离开,在秋风里点燃一根干瘪的烟,低头穿行在光线越来越暗沉的城市之中,他并不认为自己和刚才那些看热闹的民众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只不过似乎他隐约能够明白那些联邦的真正主人们在想些什&o至少他知道,那些人很想杀死自己。

    这些日子周游于地下世界和地面的他,面临着联邦政府近乎无所不在的追缉或者说追杀,在植物园南门和33蛋白肉合成厂墙外,他连续遭到了数次袭击,场面异常凶险。

    虽然老东西依然矜持而不安地站在他这边,但面对拥有二级监控网络和无数资源的联邦政府,只是一个人的他,终究还是显得太弱小,尤其是最近政府的追杀力度和精确度,让他敏感地嗅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

    街头巷尾的监控头后方,似乎隐藏。着一群非常厉害的人物,正在全力追踪捕杀自己,这些人很职业,但却没有联邦调查局特有的官僚低效,这些人很专业,却又不像军队那样容易流于粗放,他们的计算手段非常缜密且极具针对性。是的,铃对性。

    接连的遇袭,越来越接近死亡的危机感,让许乐有一种感觉:那些人非常了解自己,甚至有时候比自己还更准确把握自己的战斗风格和行动选择。

    除了颇有兴趣地猜测那个队伍的构成,他这些日子在地下经常思考帕布尔总统在官邸里的谈话,然而今天眼看着报社大楼被烧成焦炭,他才知道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不擅长思考那就不要思考。习惯做的多说的少,那么就不要想太多做太少。既然很多人称赞自己擅长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那么自西林归来,自己就不应该选择相反的行为模式。人,终究还是应该行走在自己熟悉的道路上。

    对于行走在都街道上的许乐来说,他所应该做,并且将要做的就是举起手中的枪,维护自己的道理。(正在逐渐好转,有力量回复,深吸气,积累杀气,周一开始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