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十五章 施公子的担忧

    “有什么奇怪?”

    “有歌叫坏坏惹人爱,而你却偏偏是我这辈子碰见最老实的人,我不明白那个张小萌为什么会看上你。”

    施清海表情平静,内心却有些忧心忡忡,因为他的双重身份,他比任何人都了解那个张小萌是做什么的,而许乐是他的兄弟,他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许乐被拖进一张什么颜色都不知道的

    许乐说道:“不是所有女生都喜欢你这种流氓。”

    “张小萌,这个人有问题。”施清海沉默片刻后,违反了组织的守则,对许乐说道:“她去过,她回梨花大学的时机太古怪。”

    “我不是很关心政治这种东西,而且我知道她是乔治卡林的信徒,但你也不要忘记,梨花大学里最狂热的乔治卡林信徒恰好是那个州议员家的公子,我怎么没看到你们调查局去查一下他?”

    施清海将沾了酒水的手掌在皱巴巴的西服上胡乱擦了一下,说道:“相信我,我总知道一些比你更多的事情。”

    “就算她还在为上的人们工作,可是和我有什么关系?”许乐笑着说道:“麦德林议员都已经来联邦竞选了,联邦总不可能打内战吧?”

    他自己本身就是一个逃犯,并不关心政治,而且从情感上面说,对于反对派他更有好感一些。毕竟是联邦杀死了大叔,摧毁了他原有地人生轨迹。不过他依然不相信张小萌这种天真里藏着不为人知小幼稚的女生,会是反对派势力派到大学城里的间谍。因为昨夜之后,他确认再没有任何人比他更深入了解那位姑娘。

    “至少她不会对我有什么利用的心理不是吗?”看着施清海阴沉的脸色,许乐知道对方是在替自己担心,安慰道:“我只是一个有张银行卡的普通学生。”

    “这话倒也是。可我依然不明白,她为什么还会有闲情逸致在这时候和你谈恋爱。”施清海微嘲说道。

    许乐没有听明白这句话。

    他叼着烟站起身来。叮咛道:“以后尽量少出校门。邹侑已经回了第三军区。但邹家大小姐却进了你们学校。说不定会出事儿。”

    许乐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却也并不怎么在意。毕竟时间过去了太久。而且他还在持续地思念张小萌。施清海看着明显神思不宁地少年一眼。叹了口气。向着酒吧外走去。

    “双月节舞会地时候。我会和她在一起。”许乐对着他地背影说道。

    “我倒希望她一脚把你踹开……另外。双月节地舞会。我也搞了一张请柬。到时候见。”施清海夹着烟地手在脑后挥了挥。走出了酒吧施清海。联邦调查局驻临海州外勤办事处四科科长。办事处四科专职负责防范联邦内部**方面地渗透及间谍活动。然而除了他地直属上级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真正地身份。是**军派驻联邦区地情报人员。或者说是间谍。

    很多年前。施清海那个做着联邦稀有工作——务农地父亲因为莫名其妙地事故死亡。施家小小地农场被划归了联邦某家大公司。从那天起。还是个孩子地施清海。便对这个联邦丧失了所有尊重和信任。

    在第一军事学院读书的时候。他的心理学教授现了他,吸收了他,教育了他,让他知道在联邦中还有一些人正在为了消除法律掩盖下的不公平而不停努力。这位心理学教授后来成了临海州局的局长,而加入了联邦调查局地施清海也成为了一名间谍。

    一个负责防范**势力渗透的四科科长,本身却是**军的人,这个事实很荒谬,却也说明了**势力对联邦不遗余力地渗透。

    能够坐到施清海这么关键位置的间谍,极为少见。也说明了他的小心谨慎。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双重身份和敏锐的嗅觉,所以哪怕联邦调查局早已经终止了对张小萌的监控。他却依然敏感地觉到那个女孩儿地异样——那是一种气质,当年秘密前往环山四州接受短期培训时,施清海不知道看到多少个像张小萌一样愿意为理想燃烧的年轻人,那种气质再如何遮掩,也遮掩不住。

    施清海并不喜欢这些年轻人,他时常常嘲讽地想,和自己相比,这些人太不专业了。

    如今的**势力早就已经在内部隐隐分成了两大派系,一派是以麦德林议员为的温和派,一派则是以**军武装力量为根基的激进派,施清海属于**军一派,在他看来,麦德林那个看上去道貌岸然的老东西,只不过和联邦里的议员一样,都是些恬不知耻,只知道利用政治资源达到自己目标的无耻政客。

    当然,毕竟大家都可能是在为**势力服务,施清海没有去尝试探究张小萌的真实身份,然而今天晚上却听到许乐说……他地女朋友是张小萌!

    这个消息顿时让施清海警觉起来,因为这关系到他地朋友。许乐的话快要说服他,可他依然觉得事情有古怪,在双月节舞会即将到来地时候,张小萌怎么可能有理由去谈一场风花雪月的恋爱?

    邹郁进入了梨花大学,在施清海这种人的眼里,自然也就确认了“太子”的位置,他判断麦德林议员那边绝对不会放弃这个机会,张小萌极有可能便是因为这件事情来的,所以他想不明白张小萌怎么会在这时候弄出这么一出。

    其实这只是因为施公子忘了他一直以来相信的那句话:这些人太不专业了——而张小萌明显就是其中最不专业的那个天真女生。

    上车之前,施清海下意识里用手指摁了一下左胸口袋,那里放着他托人搞的梨花大学双月节舞会请柬,用的名义当然是他一贯出名的热爱年青女学生。关于目标“太子”就在梨花大学的情报,他早就已经传递了回去,然而组织在联邦内的人员太少,也不可能继续查下去,他必须亲自出马到舞会上看看风声。然而他的心里一直有一道阴云在浮动,组织上面的人收到情报之后准备怎么做?难道真的只是想阻止国防部鹰派大佬对“太子”的影响?太子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除了邹家兄妹,麦德林议员的人以及**军都要去巴巴地讨好?

    如果是某个大家族决定性的人物,以推翻七大家为最终目的的**军为什么还要与对方搭上关系?他们应该不择手段地刺杀对方才对。

    施清海的眉尖好看地皱了起来,觉得事情有些出了自己的推断。他对**军的那些领袖们并不熟悉,也没有太多的亲近感觉,他只是愿意为那些与联邦做对的人们做些事情,可如果这件事情会把自己陷进去,他就要思考思考了。

    隔着车窗玻璃看了一眼仍然在酒吧里呆的许乐,施清海摇了摇头,只要不把这个家伙拖下水就好,好在他和这件事情也搭不上任何关系。

    夜已经深了,梅园公寓七楼的那个房间依然没有亮灯,看样子张小萌今天晚上应该会留在家里睡。不知道她现在还疼不疼,昨天夜里穿那么少有没有感冒,许乐站在运动场上眯着眼睛隔着秋树,看着那个没有亮光的房间,想到以前也是在相同的地方,张小萌用那根俏直的手指指向七楼的方向,告诉他自己每天夜里就是住在那里。

    那时候的许乐和张小萌只是比较能说得来话的朋友,而此时想到那些场景,许乐却觉得原来这一切早就已经注定了。沉浸于愉悦心情中的他在盘算着,等小萌回校后,自己应该带她去哪家餐厅吃顿好的?三林联合银行卡里的钱还有很多,别说吃饭,就算将来想在临海买一间中等的房子也足够了。想到吃饭的事情,许乐忽然想到一件事情,叫了一声糟糕。

    昨天晚上答应给那个小子带油饼吃,结果一夜没去,不知道对方会不会等了一夜。区,许乐在休息室里看到了一大壶咖啡和几小块鱼子饼,耸耸肩膀把油饼搁在一旁,注意到那张已经写满了字的白纸并没有新的内容,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间门,知道那个和自己一样失眠的家伙还没到,便自己进入了房间,开始了对第六级二十秒的努力练习。

    不知道过了多久,通话器里传来了那个熟悉却依旧冷漠的声音:“为什么今天油饼没有配清粥?不大好吃。”

    许乐取下了滤光护目镜,笑着回答道:“昨天晚上没来,忘了告诉你一声,真是不好意思。清粥……我明天要留给女朋友吃。”

    另一个房间里的邰之源微微一怔,从昨天夜里到此时他一直都在想,为什么许乐忽然消失了一夜,甚至有些隐隐的生气,然而他的地位和骄傲不允许他开口询问和表示不满。这时候听到许乐的解释,他才明白生了什么,唇角泛起一丝微嘲,心想大学生活果然很无聊,这个有趣的家伙也不能免俗地去谈恋爱了。

    “开始吧。”邰之源出了对战的邀请,平静的语气流露着自信。然而刚刚过五分钟,他就移开了放在指触式光屏上的手,强行压抑着愤怒和震惊,对通话器说道:“你今天吃了春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