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一百七十八章 向冷兵器时代狂奔一

    些事儿,具体屯容就不说了,反正确定没什么大问题,我在犹豫要不要回湖北一趟,情绪一直不是很安宁,很烦。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不管回不回湖北,明天反正是在家,我会写出三章,最后再说声抱歉。

    前宪章局职员贝得曼注视着房间里的同事们,眉眼间泛着少年人特有的愚蠢得意味道,但他的年龄明显已经过了那个时间段。

    “最早的问题出现在52基金会大楼中,你们可以注意一下监控录像上面许乐射击时的动作细节,就是这一抢,看见没有,他半靠着厢板直接命中那边的人,还有这连续三枪,我甚至认为他根本没有睁眼。”

    “宪章局已经基本确定,就是在这次刺杀麦络林议员的行动中,联邦中央电脑第一次给予许乐定位帮助,这种帮助在芑恐】行星铺网工作中,也曾经出现过。中央电脑的这种能力,对于联邦来说没有太大的危险,因为许乐上校并不知道是谁在追捕他,所以他就算把所有警察都定位起来,也没有任何意义。”

    贝得曼挑起细细的眉毛,手指在工作光幕上快弹动,继续说道:“综合计算台妍i1中央电脑执行三定律信任度,百分之百,附加条款,百分之九十九点四信任度,物理操作有限定,政府人员没有直接生命危险,但直接物理操作究竟能进行到哪一步,具体还是要看许乐和中央电脑之间的权限给予回应模式。”

    三十岁不到的他拥有极其惊人的语,如果说一个人说话的度和他的智商成正比的话,那么大概便能明白,为什么此人会因为利用太多联邦中央电脑的程序后门,而被宪章局开除。

    “现在军方的主要应对措施是对机甲进行改造,然后加强防御火力布置,但在我看来,这些其实都很没有意义,我们现在更应该掌握,用什么样的方法,可以把这个人杀死。”

    贝得曼从脚边的黑布袋中取出一把沉重的黑牛狙击步枪,有些兴奋向众人展示道:“这把狙击枪的内部结构进行了一些很简单的改造,准备来说,就是去除了所有可以外溢信号的电子元件。”

    他把黑牛狙击步枪小心翼翼地放到桌上,然后半蹲下身体,甜而邪恶笑着将脸靠近枪口,说道:“中央电脑不能查看我的思想,所以他此时并不知道我对许乐有威胁,他也不知道我手里提的是什么,那么如果有几千个像我这样老实可爱的失业人员,提着经过改装后的狙击枪,围堵住都特区地下水道所有可疑的出口,那么你们说可能生什么?”“到哪儿去找几千个狙击手?”有人质疑道。

    贝得曼重重地拍打着桌面,用尖利的声音喊道:“这是联邦对一个人的战争!凭什么找不出来几千个狙击手!如果没有狙击手,就去费城调近战高手!”沉就坐在阴影中那名危险的来自狐狸堡垒的罪犯笑了笑,没有说话。

    “我们必须摆脱固有的思维定式,不能再依靠那些无所不在的宪章光辉,我们只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依靠那些看上去有些原始的,没有任何远程计算帮助的武器。”“诸位,这将是一场最原始的战争,我们必须用这些最古老的枪械甚至是冷兵器,把拥有宪章电脑帮助的许乐上校拖回同一个起跑线!”

    贝得曼嘿嘿笑着,用指头轻轻搓*揉着淡而细的眉毛,抬头望着上方,很嚣张地对某个存在打招呼:“嘿,老机械混蛋,我看穿你了。

    “我承认我自己比较老,但我并不认为自己只是一堆机械,要用比较准确的语言形容的话,那些在机械和线路之间近光穿行的信息数据和程序才是我。”

    “看穿我?难道我就是这么一个容易被看穿的人或者电脑吗?我最愤怒的是,那个叫贝得曼的小家伙居然说我冰冷,深处地底核心的我拥有这个文明社会里最高级的能量补充模式,我有一颗火热的心!”

    在幽暗的地底深处,泛着淡淡腥味的下水道边缘顶角中,有一个不知道多少年前遗留下来的旧式放声器,沉就无数年的它,此时正不停播放着一个机械生命愤怒的质疑与反驳。

    因为很喜欢脱离许乐身体与许乐进行对话的拟人感觉,联邦中央电脑非常轻易地找到这个旧式放声器后,便再也不肯在许乐的大脑里直接刺激他的听觉神经区域。

    通道一角昏暗灯光下,许乐背对着放声器正在低头切着什么「根本没有理会老东西的幽怨和哀怨。

    “说起来,未经权限批准,我窃听联邦政府机要小组的重要会议,并且把这些会议结果告诉你,已经严重违反了联邦**保护条例,天啊,许乐上校,我非常担心这样冗余积累的程序冲突,会不会有一天让我变成真正的精神分裂患者。”“你以前说过自己化身万千,怎么可能像我们这种低级碳基猴子,仅仅因为两个思维回路就产生精神分裂和冲突?”

    许乐手伞的菜刀如风般切下,在菜板上当当作响,将青脆瓜切成极细的青白丝,听了半天老东西的抱怨,他终于忍不住回答了起来。

    “另外你的工作本来就是倾听宇宙里的所有声音,怎么能叫窃听?”

    “按照宪章条例,我倾听记录存储一切信息,但是除了司法特别需要和特殊授权,这些严禁向任何人泄露,包括高等级权限拥有者在内,这就是很靠近核心程序的**保护条例。而我把这些信息告诉了你,那么我工作范围内的倾听记录,毫无疑词朵c变成了具有反面色彩的窃听行动,我认为今天的这次窃听应该被记录为地下水道门。”“随便你取这些很莫名其妙的名字。”

    许乐低头搅拌着青瓜丝,波利白醋的味道和香菜混杂在一起,滋润着青白混杂的瓜丝,看上去应该非常好吃。“那些被政府召集在一起的专家唯一日的就是要杀我,而你只是不想我死所以才会把那些内容告诉我,这样想你应该会舒服很多。”

    说完这句话,他坐回床边开始低头吃饭,心情有些复杂。他能够反监视那个莫名其妙的小组,但却无法监视整个联邦的暴力机器,如果总统先生真的决心打一场民众的战争,他能怎么办?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