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一百七十七章代号

    冻春将去。暑意巳系,许乐将帽檐压低,外套挽在臂弯熙刃愕击过街道,贴着那排不知名盛放的花树,借着最后那抹暮色,快离开这片街区。

    经过几条安静幽深的小小巷,穿过那些戴黑色口罩的人潮人海。他低着头加快脚步,顺着长长倾斜的通道进入地铁站,趁着无人注意打开站台后方的房间,爬过窗台,跳下黑暗的轨道。

    远处有地铁高驶来,他眯着眼睛迎着灯光前进,身体准确地踏着那条经过老东西精确计算找到的唯一安全地带,根本没有理会扑面而来的震动空气,地铁光束远远照在他的侧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沉重的车厢与平滑的特殊轨道之间没有任何磨擦声,时而黑暗时而明亮的地下通道里,只有空气被急剧挤压后产生的呜鸣,高车厢在离他不远的地方高驶过,吹得动衣衫却吹不动他沉默前进的身体,只有那顶帽子被风吹离了头顶,滚的极远极远。

    地铁驶远,他在黑暗的地道里推开一扇维修通道门,提起沉重的机械压地阀,跳了下去,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地下世界都特区地底四通八达的地下水道网络。

    略有湿漉感觉的昏暗通道深处,有一张床,一盏灯,几本他是从哪里格来的这些东西。

    揉着被风吹乱的头,许乐重重地躺倒在床上,在修复自己的疲惫之余,总觉得似乎有谁正在冥冥之中冷漠地注视自己。

    不是善或他或她,是他们。

    都某区,一幢外表看上去极为普通的建筑。

    建筑顶楼有一扇合金打造的大门,门上用无毒涤草草喷绘了一个小眼睛图案,油漆还没有完全干涸,明显网喷没有多长时间,图案中那个被夸张化的小眼睛显得格外诡异,单眼皮下方的眼瞳被刻意喷成了红色,显得有些狰狞恐怖。

    紧闭的大门后,或坐或站着三十几个人,有白苍苍的老者,有网从学校毕业的优秀学生,有来自军区特战室的少校,有来自联邦研究所的专家,甚至还有几名网被政府特赦离开监狱的高智商罪犯。

    “因为酬劳,法定减刑。上级指派,荣誉感等各种各样的原因,你们同意加入本小小组,那么我必须提醒你们,在本小组完成终极任务之前,你们不能离开,不能与家人联络,要保持绝对的机密。”

    一名联邦政府高官站在最前方,望着看上去没有什么特殊之处的人群,冷漠说道:“如果你们同意这项协议,那么请在相关权限放弃声明证书上签字。并且对宪章进行宣誓

    “现在可以告诉我们,这个见鬼的终极任务是什么了吧?”

    一名刚刚从狐狸堡太空监狱释放的刑事重犯咕哝道,虽然为了摆脱那苦不堪言的五年黑牢刑期,他愿意替这该死的政府做任何事,包括杀死自己的亲兄弟,而且号称费城修身馆第三高手的他,相信自己有能力完成所有任务,然而这两天看到的一切,让拥有罪犯敏感嗅觉的他,捕捉到了极危险的味道。

    那名联邦政府高官微笑着说道:“你们的小组被正式命名为小眼睛,你们的任务就是,逮捕或者杀死一个很出名的小眼睛男人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小组成员们唠唠叨叨述说着对这个组织名称的不满,有的人认为小眼睛小组有两个小字听起来太蠢,有的人直接认为这个名字天然就太蠢,有的人认为主要是自报家门时的感觉比较蠢,但事实上他们非常清楚,这些唠叨只是为了消除心中的压力和恐惧。

    或许不是所有人都清楚那个小眼睛男人拥有怎样恐怖的能力,但整个联邦都知道许乐这个名字,更清楚这代表着什么,要逮捕或者杀死他,这个任务就像是座恐怖的在山,压的他们无比恐惧慌张,甚至快有些喘不过气。

    但小眼睛里有些成员并没有唠叨埋怨个不停,他们沉默无比,有的人是直接被任务真相击垮了神经,而还有些人则是强悍地保有着信心与决心。“根据这两天我们看到的所有资料,我们可以确定,因为许乐上校的第一序列权限,依靠宪章局对他进行芯片定位,已经从根本上失去可能性,那么我们现在最重要的问题,便是重新建立有效的监控和信息搜集系统

    来自联邦调查局的专家,指着光幕上轮转的画面,向同事们解释道:“我们现在已经启用环绕的三十六颗军用卫星,同时启用了旧月基地和新月基地上的五介。高精度对地电子望远镜,同时联邦调查局已经把二级监控网络的权限授予我们,这也就意味着,我们可以通过这颗星球遍布每个角落的六十亿个探头,看到生的所有画面。”

    “采用什么对比系统?,小有人问道。

    “人体数据过滤系统和面孔识别技术联邦调查局官员解释道。

    “这么多冗余信息,怎么挑选出我们需要的画面“据按照资料卜说的。连联邦中央电脑都站到了许乐卜校“”那人继续问道。

    官员打断他的话,着重说明道:“是第一序列权限,并不是说宪章在了对方那边。”

    “好吧,不管怎么说,总之中央电脑看来并不希望我们抓到他,那你到哪里再去制造一咋小大型计算合成器来过滤这些冗余信息?”

    “计算依然由中央电脑进行,这一点你们不用担心。”一直沉默坐在台旁的宪章局官员抬起头来,望着调查小组成员们说道:“联邦中央电脑的工作分为很多个域,彼此之间互不影响,它会回应所有数据计算请求。”

    “就算如此,我还是认为这不可行。”那人摇头说道:“这颗星球这么大,更何况他说不定早就已经离开,去了东林或是别的什么地方。”

    来自临海州常春学院的心理系教授举起电子笔,示意言:“综合评估目标人物多年来的行为模式轨迹,可以确认,他极为自信而且爱憎格外强烈,属于典型的隐藏偏执心态,像这样的人,在没有完成他要做的事情之前,绝对不会离开事件生地,而且一定会留在最近的地方,近距离地观察事态的进展。”

    教授放下电子笔,摇头说道:“虽然我不清楚许乐上校要做什么事。但我相信自己的判断,现在他肯定就在都特区,范围不过方圆两百公里。”

    “军队和联邦调查局派出去无数人散布在都的大街小巷之中,如果他真的长时间留在都特区,肯定会留下一些生活痕迹,不可能过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抓到,甚至是现这些痕迹。”有人反驳道。

    “那是因为他没有在地面长时间停留。”

    来自警察学院的罪案调查专家看着光幕上关于许乐的档案资料,皱眉说道:“许乐上校来自东林,整个家庭因为一场采掘灾难而死亡,但很明显,他对于东林的地下矿道没有任何心理阴影,相反他的童年少年生活,和这些坑道密切相关,宪历六十五年的第一次逃亡,他明显就是利用这些坑道逃脱了联邦的追捕。”

    罪案调查专家用手指快翻滚着光幕。指着其中两份被标注为绝密的情报说道:“依据许乐上校从帝国归来后自己的陈述报告,他之所以能够在天京星上摆脱帝国人的追杀,依靠的也正是地下水道系统,很明显,潜入地下,是他逃亡时的惯用手法。”

    他微笑望着同事们,说道:“习惯是最强大的力量,压力和恐惧越大,人类越是会选择最习惯最熟悉的方法来面对,面对整个联邦追特的压力,我相信许乐上校现在正躲藏在我们脚底深处的地下水道系统中。”

    “综上所述,他现在的方位是都特区的地下水道系统,我们既然不可能冒着社会哗然的危险,派遣数十万士兵下去,那么我们只能盯着所有地下水道的出口。耐心地观看他会从哪里出来,从哪里进入,慢慢地寻找规律,直到有把握猜到他下次会从哪里出来。”

    “如果他事先储备了大量给养,就藏在里面不出来怎么办?”

    “如果不回到地面,那他就不会留在都特区,为什么不回东林或者去西林甚至更远的百慕大?前面说过,他留下来是要做事,要做事,那么他必须走上地面。”前面那位心理学教授说道。

    “下面进行目标人物杀伤力评估。”

    一个鬓角略显花白,戴着眼镜的研究者紧张地走上台,他叫陈一江,来自联邦十九研究院,擅长军用兵器鉴定分析。

    宪历六十五年他从学校毕业,到今天为止已经在研究院库房里工作了整整七年,七年枯燥的研究岁月除了头提前白之外,没有改变他任何性格,他无法适应这种场合,更对同事某些看起来很危险的人物感到害怕。

    “前期调查已经现望都青年公寓里一整箱枪械,型号和火力构造各不相同,现在公寓四周有狙击手长期待命,但他没有回去取过。呃,调查局认为他有能力随时随地弄到很多枪,所以这个不用考虑。”

    陈一江抹着额头上的冷汗,对着资料颤声讲述道:“关于近身杀伤力,我在档案中有一个现,许乐上校擅长制造并且使用带电军刺,此处详见证物编号歹飞。”接着上台的是一个穿着松垮正装的年轻男人,细长的眼眸里闪着骄傲与嚣张的光焰,他扶着桌子,嘲笑望着房间里的同事们,声音尖锐:“我知道你们在怕什么,你们在担心什么,但你们不要忘了,联邦中央电脑虽然看似无所不能,但”它终究只是一堆冰冷的机械!”

    “自我介绍一下。”他揉着肮脏的头,眼眸里的神情天真又邪恶:“我叫贝得曼,是被宪章局开除的工作人员,因为有人认为我走后门的次数太多了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