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一百七十三章 在暮色中暴跳的老兔子

    “你最开始说是什么七组队员,但你应该很清楚,自新十七师重建以来,联邦部队番号甚至是果壳雇佣军序列里面,就已经没有了七组这个建制。就算有,整个联邦都知道七组是一个怎样英雄无畏的战斗集体,你居然指控他们谋叛?你是不是得了失心疯?”

    十七装甲师是军神李匹夫一手打造的无敌铁师,赫雷做为野战释队的团长,根本不在乎面前这个据说是李在道将军亲信的特战室主任,冷冷回瞪着对方。

    “你知道就凭你自己是抚不住的。”特战室主任忽然笑了起来,看着赫雷的脸,微讽说道:“你刚才说熊临泉等一干军官连续两个夜晚都在营地里训练,没有外出,但你不要忘记,这是第四序列任务,我们随时可以向宪章局申请芯片定位查核,到时候……你会负上你该负的责任。”

    赫雷沉就无语,他非常清楚,如果真如传言中那般,联邦政府和军方高层正在通缉教官,那么仅凭自己这个团长,根本无法抵抗这波凶恶的潮水,联想起前些天师长在和李在道将军一番谈话后,便莫名其妙地去了南方疗养,他的心情变得异常烦躁而郁结。

    但现在教官出了事,他怎么可能把熊临泉这些家伙交出去?这些家伙不仅仅是教官的下属,也是他十七师最优秀的军官,至于教官被通缉?**他***,就算是色*情片里胸部最大的女明星也不会相信!

    军营内外,墓色如血,气氛压抑,那位特战室主任表情阴沉,带着宪兵转身准备离开,下一次他回来的时候,只怕整个十七师的旱官们,都会面临异常艰难的局面。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佝着身子的老人身影缓缓从暮色里走了出来,他头花白,军装随意套在干瘦的身上,看上去十分苍老,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苍老的军人的脚步,却似乎把森然之意十足的暮色骤然变得温暖了几分。

    特战室主任眼瞳微缩,下意识里立正举手敬礼,震惊地看着对方,皱眉问道:“于师长,您……您不是正在南方疗养吗?”

    苍老的身影走破如血的暮色,终于能够看清楚他肩上一闪一闪亮晶晶的金星。

    老人当年在十七师后勤处,因为饭菜极合师长的口味,而被调去专门负责师长的小灶,充其量就算是厨艺惊人,如今却成为了联邦两大王牌师之一的新十七师师长。

    具有如此传奇色彩,难以想像的军旅生涯,除了因为当年吃他饭的老师长叫李匹夫所带来的惊人运势之外,谁又敢小瞧这身惫懒容颜下的智慧与能力?

    于澄海师长笑眯眯地随手回了一个军礼,走进办公室,随意回答道:“噢,那边的小护士太年轻漂亮,实在有些顶不住,所以就提前回来了。”

    如今的联邦部队最流行杜少卿师长这样的铁血军人范儿,大概也只有于师长身为将军,却像个老瘪三儿一般说话行事,说起来现在的人们大概早就忘了,军神李匹夫那一代老军人,其实骨子里都是这副漫不在乎的作派。

    特战室主任听着这句回答哑口无言,他喜卜常清楚为了调离新十七师的这位资历极深的老师长,李在道将军付出了多少精力心血,谁知道就在这种关键时刻,此人居然悄不作声地回到了自己的部队之中。

    于澄海师长微笑着和手下的军官们打着招呼,就像从菜场买菜回来的路上,看见了一帮邻居家的孩子般亲切,赫雷林爱和其余的几个团长却不敢马虎,立正敬礼,不知道为什么、了情为之一松,老师长虽然看上去糊涂不堪老弱惫懒,但十七师官兵们都有一种共同的感觉,只要老师长在,那么天底下便没有什么真正的难事。“你们说的话,我都听清楚了。

    于澄海师长有些困难地坐回椅中,满意地叹息声,伸出两根瘦削苍老的手指在空中摇晃,望着面前的特战室主任和宪兵们微笑说道:“我有几句话想请你们认真听一下。”

    赫雷早就取出一根香烟,满脸谄媚地放进老师长干瘦的手指间,然后小心翼翼地用手护着点燃,哪怕此刻房间里只有暖暖的暮色,没有一丝寒风。特战室主任脸色铁青,看着于澄海师长一言不。

    “很多人都知道,这个师,和这些兵,都是元帅老人家的师和兵,我管这个十七师啊,只是代管,总有一天要按照老人家的意思,交给那个家伙。”

    于澄海师长摊开双手,嘲笑道:“结果呢?那个家伙去泡大明星,又跑到帝国去玩了一圉,天天忙着接受采访,去拿奖,慢慢地好像大家都忘记了这件事情,政府和军区呢?好像也不愿意我把这个师交给他。

    “干他娘的。”于老师长哈哈笑道:“那家伙好像没有接班的自觉,有些-人也不想让他接过去,就只好便宜了我这个老头儿。不过代管终竟-只是代管嘛,所以前些日子有人要我去疗养,我就去了

    呗,不过说实话,军区医院疗养所的伙食真的挺差劲的。忽然间,于澄海师长的表情严肃起来,说道:“但既然到了今天这种状况,好像我只好一直把这个师管下去了,既然如此,你们要逮捕的就是我的兵,你们觉得这样合适吗?”

    特战室主任困难地咽了。唾沫,压着声音解释道:“这是最高层的命令,许乐上校涉嫌……”

    于澄海师长忽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如此年纪的老将军居然跳的比兔子还要敏捷,实在是令人惊叹!

    “我不管许乐!他从帝国回来,你们就把他调走了,你们不肯把这家伙留给我就算了,但那些家伙是我的兵!你***懂不懂什么叫我的兵!”

    他用夹着烟卷的手指隔空戮着那名主任的脸,暴跳如雷吼道:“叛你个**乱!他们昨天去城里逛了一圈,就算是叛乱?这是谁***定的规矩?”

    就算他当年只是个厨师,如今也是厨师里的将军,而且联邦有句谚语,愤怒的厨师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人,那么一个愤怒的厨师将军呢?

    暮色洒在房间的地面上,特战室主任迎着狂风暴雨般的骂声和怒气,感觉像是站在战场血泊之中,脸色骤然苍白,艰难反驳道:“但赫雷刚才说r那些军官这些天一直呆在军营里……”

    “他说的你就信?你猪啊?你撞合成肉上面了?”于澄海师长瞪圆了双眼,像挥舞菜刀一般挥舞着手指间的烟卷“他撒谎了你要不要把他逮去枪毙了?要用什么谋叛罪名逮捕我的人,拿证据来说话。”“拿不出来,就给老子滚!”

    被骂的脸色在青红之间快转接的特战室主任,被面前烟雾刺的眼圉橄红,他下意识里狠狠地攥紧了拳头,心想我也是少将军衔,如果不是看你追老爷子资历够老,战功深厚,我岂能容你如此侮辱!

    就在此时,于澄海师长却非常奇妙地平静下来,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情绪变化之快,实在令人瞠目结舌,仿佛先前在慕色如像愤怒的老兔子般暴跳的老将军,根本没有存在过。

    “麻烦你转告李在道将军,我们是联邦部队……”于澄海师长沉就片s,1,极为严肃认真说道:“我们遵守联邦法律和军规,不要担心十七师会哗变。”

    此言一出,满窒俱静,会还是不会,用不用担心,没有人敢去想哗变这两个字,更没有人想到于师长居然老而弥坚弥辣到了这等境界,所有人各自沉就在心中哗然。

    特战室主任脸色极为难看,大概在他的从军生涯中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疯狂的局面。

    “这不是威胁。”于澄海师长静静望着门外暮色,叹息着说道:“元帅的部队是值得信任的,你记得转告他,这支部队是他父亲一生的心血,值得珍惜。”

    面对着新十七装甲师由师长到普通士兵一致的强烈抵抗,以军区特战室主任之尊亲自前来执行逮捕任务的少将还有那些军区司令部直属的宪兵们,就像被老兔子吓坏了的野狼群,默默离开了基地。“师长。“取长。

    一直紧张蕺在房间后方的熊临泉等人,从门后走了出来,满怀感浇钦佩地向慕色中那位老将军敬礼,然后惭愧地汇报,顾惜风等十来名队员昨天夜里被其他部队的人逮捕,现在不知道被关在哪里。

    “你们告诉我这个干嘛?告诉我这个干嘛?”于老师长的眼睛又猛地瞪圆,几抹血丝显得格外清楚,蚀怒说道:“就算知道又怎么样?你们还真的指望我拉着整个师冲进都,占据司法部,另立新政府?”众人沉就心想这么疯狂的话可是你说的,我们想都没敢这样想过。

    于澄海师长停顿片刻后说道:“我了解李在道,他尊重普通的士兵,不会自毁联邦根基,终究……是老李家的人。关键是许乐和你们这些家伙,你们到底干什么去了?这到鹿,是怎么回事儿?”熊临泉赶紧上前,老老实实把他们掌握到的那些东西说了出来。

    听完他们的解释,于澄海师长沉就了很长时间,感慨道:“现在的部队和当年的感觉越来越不像了,正规了,强大了,但总感觉好像少了一些什么味道,葱花味儿……还是人味儿?”“一代不如一代啊。”

    这位曾经跟随军神李匹夫参加无数场战斗的老兵,望着如血的暮色,愤怒地评论道:“都***是一群混帐东西,包括许乐!

    今儿状态真不错,原因呆会儿解释,关于章节名,本想把暮色如血用下去,但觉得现在这个名字太有劲儿了,所以插进来用下来。这是第二章,我喜欢,第三章争取一吞半之前槁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