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一百七十二章 联邦在行动

    啊啊啊啊!老猫辛苦了,看来起点主动把那个标题换成神只了……还就是显示不出来。

    啊啊啊啊,月票啊推荐票啊什么的,都来点吧!

    我一直觉得老猫不错的了,虽然比起庆余年,偶有断更,至少比起点某些作者们好吧……然后最近月票榜就很诡异了……那些人果断勤奋起来……

    这样也不能忽视了老猫平时的努力啊!你们说是不是!……诶

    我废话又多起来了……激动了……

    ps:我更新是会慢一点,那完全是因为我在校对错别字和标点。如果你们认为那慢,想看快的很多错别字的,我没意见。还省得我校对~我也可以很快的更新出来。

    有个事儿有此头痛,上章标题,打神只应该没有错吧,结果自动替换成了神只,试了两次都是这样,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糊涂了……,今儿这三章算是写出来了,我不说啥,我憋着……”其实憋的真辛苦,哈哈。

    堂堂联邦总统,被赋予管理三个大区,近十个行政星系,加上逾百矿星上的数百亿公民,指挥上百万联邦部队的最高权力,结果却被两段简单的录像吓的躲进思明山腹的隐蔽基地。

    对于会议室内的政丅府官员们来说,国家安全顾问的这个提议毫无疑问是打在他们脸上的响亮耳光,然而他们谁都无法反对这个提议,纵使内心觉得无比羞辱。

    因为当他们看到光幕上那些黑sèmx机甲在无人操控的状态下,像幽般冲出夜sè,za向装甲车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惊与疑惧。

    做为自幼沐浴在宪章光辉下的联邦人,他们无法理解中央电脑和许乐之间古怪的权限关系,甚至不知道中央电脑运作的程序机制,但他们非常清楚联邦是怎样的依赖宪章网络,现在他们最依赖的似乎成为了对手最强有力的武器,怎么可能不惶恐不安?

    帕布尔总统看着光幕上最后那个镜头,微微蹙眉,摇头拒绝了这个提议,抬起手阻止阁员们惊疑不定的劝告,沉声说道:“我是联邦总统,如果因为恐惧而躲藏,难道我要躲藏整个任期?”

    他缓缓扫视会议室内一眼,用不容质疑的语气说道:“关于许乐上校的事情,必须严格保密,严禁传播到这间会议室之外。”

    “政丅府必须马上成丅立专职部门应对此次突状况,由李在道将军全权负责,布林会是你们中间的联络官。”

    坐在帕布尔总统身后角落里的官邸办公室主任布林,向众人点头致意。

    总统先生继续布命令,虽然一夜未睡,但他的声音依然是那样浑厚有力,平静低沉的音调里透着股令人平静的感觉:“工作分成两个方向走,一,相关部门马上展开通辑行动,力争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或者击毙此人。”

    讨论到这个阶段,击毙这两个字终于出现在总统官邸的工作台光幕上,因为会议室里的所有人都相当清晰地知道,那个逃走的联邦英雄,是一个怎样危险的人物。

    “第二点,宪章局必须尽快寻找到方法,解除许乐所具有的第一序列权限,我们不能允许联邦的宪章光辉成为罪犯的庇护所。”

    宪章局代理局长崔聚冬紧挨着总统先生右手边而坐,听到这个命令,他沉默片刻后很直接地摇了摇头,低声说道:“总统先生,非常抱歉,序列权限在核心程序之中,宪章局很难让中央电脑主动解除这一权限授予,事实上,我们已经进行了很多天的努力,但是没有收到任何成效。”

    这真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消息,更糟糕的是众人都看出了这位宪章局局长眉眼间的疲惫和藏在最深处的放弃绝望情绪,场间不由紧张地沉默起来。

    最开始便询问过宪章局的李在道将军,忽然平静开口说道:“关于许乐的权限问题……我想如果中央电脑不能主动解除他的权限,也许我们应该寻找到迫使中央电脑被动收回权限的方法。”

    “什么方法?”崔聚冬疑惑地看着李在道,联想起某一天在街边对方说过的话,心中生出淡淡希望,虽然不多,但终究是有了。

    “程序逻辑冲突。”李在道望着光幕上路面上的那道裂缝,皱眉说道:“这件事情刚刚有些眉目,但在没有掌握确实证据之前,我自己都无法相信能不能办到。”

    他抬起头望着帕布尔总统说道:“我们需要一些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必须给许乐足够的压力。”

    新任联邦调查局局长插话说道:“关于第一条,联邦调查局已经出了红sè追缉令,请总统先生及诸位放心,联邦三丅级监控网络,就算最高级别无法启用,调查局和国防部手里还有两层监控网络,不止可以给许乐足够的压力,我有信心,可以直接抓住或者击毙他。”

    没有什么精神,眉眼间尽是疲惫神情的崔聚冬嘲讽看了他一眼,驳斥道:“只要这个诡异的第一序列权限存在,中央电脑继续帮助他,那么联邦所有的自动监控,将会变得没有任何意义,数据和信息。你们或许不明白,所有的数据和信息,都在中央电脑的监控之下,抓住或者击毙他?我并认为靠着瘫痪了的二级监控网络,能够办到这一点。”

    联邦调查局局长沉默无言以对,有些恼怒地用芋指粗暴地梳了下花白的头。

    帕布尔总统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静,看着崔聚冬局长,淡淡提醒道,“不要忘记,联邦有数百亿人,中央电脑无法控制人,所依此次行动,我们必须依靠,而且也只能依靠……人的力量。”

    他闭上眼睛,不知道是在思考什么,然后睁开眼睛淡淡自嘲说道:“一个联邦军官,一个逃犯,居然能够让整个联邦政丅府为之警惧不安,我不得不承认,联邦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这荒谬吗?不,一点都不,因为我们都知道即将面临的是多么危险的人物。”

    “我宣布,联邦进入秘密二级警备状态。”

    帕布尔总统望着会议室内众人,沉默片刻后说道:“诸位,这是战争,这是联邦和一个人之间的战争,我们必须取得最后的胜利。”

    从地下回到地面,清晨的总统官邸笼罩在淡金sè的光线之中,草坪上的露水闪闪光,像一层裹着纤维丝的绒垫,昨天一夜的嘈杂肃杀早已随着部队的撤离烟消云散,只有那些将安全警备提到最高级别的特勤局特工们,在各自的角落里像树林里的鹰一般注视着四周。

    帕布尔总统严厉地拒绝了安全部门任何过于紧张的要求,和李在道二人并肩站在露台上,望着面前美丽的晨景,表情却并不像先前在会议室中表现的那般平静自信。

    “我很清楚许乐的性格,就像清楚自己的性格那样。”

    帕布尔总统声音低沉说道:“因为那个该死的权限,一旦他下定决心,那么肯定会成为最可怕的敌心”,但是不能因为畏惧而不去查那些事情,激怒与否全在你的考量之中,但我想在没有抓到他或者杀死他之前,他的那些队员最好能够活着。”

    “我也是这样想的。”李在道感慨说道:“一个陷入理念冲突的年轻军官,总比一个因为愤怒而疯狂的杀手要好对付些。”

    “又是新的一天了。”帕布尔总统望着寄台下方的草坪,微笑说道:“又有新的挑战,新的问题等着我们去处理,只不过这次的问题看来似乎要更麻烦一些。”

    李在道说道:“某个猜想我一直没有提,因为本以为这件事情可以妥善解决,那么这个猜想就没有任何意义,现在看起来,要解决最麻烦的那个环节,我还确实需丅要等待那个结慕。”

    停顿片刻后,他继续说道:“如果不行……那就调回李封。”

    ……

    ……

    许乐逃脱,联邦政丅府开始追捕或者追杀,大人物们需丅要处理的事情很多,比如要怎样面对那些家族借题挥的质询,怎样解决联邦民众的震惊不解甚至是强烈不满和愤怒,怎样解答人们的疑问,怎样才能够保证政丅府和军丅队能够坚定不移地执行总统的意志。

    就在这天上午,国防部大楼率先迎来了政丅府的行动,必须说这种顺序选择非常正确,然而并不知道内情的国防部军官们,看着在部长办公室内整理文件的部长先生时,完全难以掩饰自己的震惊。

    国防部部长部应星,被总统官邸要求暂时离职,接受某项协查任务。官方并没有说明暂时离职的原因,邹应星部长自己却非常清楚。

    望着窗边那盆青郁的植物,邹部长唇角泛起一丝苦涩的笑容,昨天一夜他基本上也没有睡,虽然宪章广丅场上的秘密军事行动直接越过了国防部,但做为国防部长他又怎么可能毫无察觉?

    直到现在,都星圈绝大多数人依然认为许乐是他的准女婿,只不过这个准字一拖便拖了四五年。

    当这场联邦与一个人的战争拉开帷幕,因为这层关系,虽然国防部部长权重位高,身后又有莫愁后山的影响力,总统官邸也必须不惜一切代价,让他离开这个职位,当然,政丅府方面也不可能直接撤职,所以用的是暂时离职的名义。

    “部长先生,这盆植物要带回家吗?”

    “不用,我总是要回来的。”邹部长平静说道。

    他出身军方后勤系统,以低调着称,但担任了近五年的国防部长,在部队中当然拥有相当实力,面对所谓的离职休息,他本可以做出更强有力的回应,甚至这种回应可以令总统官邸感到非常棘手,然而他却选择了平静的离开。

    邹应星眯着眼睛走出了部长办公室,与那些震惊不解的军官们微笑打着招呼,心中却是有些凉意,前线还在作战,与帝国的战争还在持续,联邦军丅队又怎么可以乱?

    看来许乐查到的那些东西都是真的,而那位擅于把握人心的总统先生,事先就确定自己为了维护军丅队悔团结,而只能平静接受这一切。

    如此谋划心志,实在令人佩服,令人恐惧。

    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起点中文

    【另加一句:这里是间客吧,如果要看及时,没有误点的更新,请去起点中文,老猫说的时间,是起点VIp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