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一百六十八章 杀

    枪口举起,然后放下。

    中尉和他身旁的军官终究没能抠动扳机,本就因为他们犹疑而应感到安慰的许乐,应该更感欣慰,军队里的人们虽然见惯了生死,但面对着许乐这样的人物,还是无法如此轻易地决定他的生死。

    大概是感觉到车内生了什么,二十几辆缓前进的装甲车队停了下来,就在一处空旷的商业楼宇中间的小广场上。

    车厢打开,一名铁七师军官满艋■冷漠地走了进来,确认当前情况后皱着眉,死灭,盯看着那名被专门挑选出来执行任务的中尉,冷声问道:“如果没有很好的理由,我想师长一定会非常满意你先前的举动。

    听到师长两个字,临阵放下枪械的中尉呼吸声急促起来,他的眼睛里因为挣扎而现出血丝,有些自嘲地笑了笑,缓慢说道:“当年在黄山岭,我只是个班长,如果不是许乐上校操控的mx,我整个班都要被帝国人的机甲踩成肉泥。”中尉摇了摇头i1平静说道:“长官,很抱歉,我做不到。”

    那名高阶军官沉就片刻,挥手示意身后的军官将这名中尉拖了出去,沉就片刻后,忽然抬起头望向许乐,目光寒冽:“教官,我们是当兵的,总要服从上级的命令,请你理解。”

    听到教官这个称呼,许乐眯着眼睛望了过去,在昏暗的光线中看清楚这名军官的脸,再三欣慰,这个人不是周玉,而那个当年在操场上被自己砸断右腿的常姓军官。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常少校嘲讽望着他:“您不需要太过惊喜,无论如何,总会有人迷你去那个黑暗的世界,没有人允许您还能够走出这辆装甲车。”

    伴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夜色下的商业区小广场四周,忽然想起了一阵极为低沉的轰鸣声,这些低隆之色自建筑间的黑暗里传来,震人耳膜,震的地面微微颤抖,震的街畔的广告牌如被烈风刮动,极为不安。

    常少校皱着眉头向外望去,同时,二十余辆装甲车上的铁七师官兵们警惕地向外面望去。

    对于在战场上身经百战的他们来说,这种声音太熟悉,每当硝烟升腾、帝国人弹雨横飞之际,只要听到这种低沉的轰鸣声,他们便会觉得心情大定,自信横生,因为这是联邦军用mx机甲双引擎特有的轰鸣声。

    然而今夜执行秘密军事任务的他们,听到这些熟悉的机甲轰鸣声心中却生无限紧张,因为在原定计划中,铁七师连一台机甲都没有出动,那么小广场四击夜色里越来越近的机甲,是从哪里来的?

    许乐所在的装甲车内外的军官,还有极少数知道今夜任务详情的军官,很自然地联想到某些因素,他们骤然警惕,快命令整支车队进入战略状态!”众所周知,许乐是圳‘机甲的设计者,而他所在的部队十七装甲师,则和铁七师一道,是联邦军方唯一的两个全机甲整编师,难道说这些潜伏在夜色中,高迫近的机甲……是十七师的人!

    十余台滓体深黑色的军用mx机甲,就像是幽灵一般从深沉的夜色中突然出现,从小广场四面八方的街巷中高向车队冲了过来,早已转成作形态的黑色机甲群沉就肃杀,瞬间由幽灵变成无坚不摧的钢铁巨人!

    铁七师装甲作战小队感觉那些远远高过街灯的黑影,就像实质般的恐惧笼罩在他们的心头,笼罩在他们的头顶,这一刻他们仿佛回到了芟膜》,娜,黄厄星那些战火纷飞的战场,不,甚至比战场更加可怕,因为他们面对的是联邦最强大的mx机甲!

    最令铁七师官兵感到无比寒冷的是,因为今夜秘密军事任务的特殊要求,装甲战车的所有远程控制系统和自动火力系统全部做了改装,在这极短的遭遇时间内,他们根本无法做出有效的反应。“身份确认!“身份确认!

    装甲战斗车队-通讯官员,在系统中向那些高冲来的机甲喊话,同时快启动战场敌我辩识系统。常少校严肃凝重地盯着手腕上的指挥终端,在几秒钟之后,神情不知为何骤然放松下来。

    那些黑色mx机甲依然并没有延缓冲过来的度,也没有回应铁七师的喊话,但是对方却向敌我辩识系统中高传输了一段信息编码前端序列号。

    联邦每个部队都有自己专属的战场信息编码,按照联邦科学院研的混沌运转模式,进行二十四小时不间断自动更迭,这种绝密的信息编码,只有本部队的人才能完全契合,纵使是国防部斋权限部门,在没有启动全面战场系统之前,也无法复制这一段信息编码。

    常少校非常确定这群自夜色中暴出的黑色机甲,是铁七师的机甲,在第一时间内,命令全体战斗人员停止进攻,以免出现自己人打自己人的荒诞画面。

    浓郁的不解和疑惑涌上他的心头,师里什么时候派了一群黑色机甲过来,机师们为什么不回应己方在系统内的喊话,最关键的是,他们是来做什么的?

    余光瞥见装甲车阴暗角落被死死绑在合金架上的许乐,常少校隐约猜到了答案,眉头忍不住阴沉地皱了起来,师部使用这种手法,能够瞒过国防部和十七师的眼晴吗?许乐教官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居然要出动这么多机甲来杀死他?

    当时的情况瞬间万变,转换的令人们的q光都来不及跟上,自然更来不及思考,就在铁七师装甲车队收到不准射击的命令后不到三秒钟,十余台来自四面街道夜色里的黑色nx,便冲进了装甲车队所在的小广场,西冲在最前面的那辆黑色机甲更是毫不犹豫抬起沉重的机械臂,向某辆装甲车狠狠地砸了下去。

    轰的一声巨响,装甲车的软式履带披震的段段断裂,烟尘从底部喷射而出,就像是要飞起来那般,事实上,被黑色机甲猛力一击,迳相装甲车坚固的车厢骤然变形压扁,然后倔犟地弹起,硬生生地从地面跳了起来,真的很像一艘小型飞船将要起飞。

    装甲车内的铁七师军官们被震齿车厢,身体不知道擦伤了多少处,虽然没有什么致命的伤势,还是被这恐怖的袭击震的有些浑浑噩噩。

    尤其是常少校,他被冲击波直接震飞到街畔的垃圾箱旁,震惊地望着面前不远处高大的黑色机甲,心想就算是为了瞒过事后调查而演戏,这些机甲未免也做的太危险了些。

    坚固的装甲车在黑色机甲机械臂沉重一击下,虽然变形严重却出奇的没有散架,只有顶部最脆弱的护甲部位被巨大的力量撕开了一道裂口,随着那台黑色机甲沉重快的第二击,裂口直接撕裂,带着变形的装甲板凄惨的飞出极远,重重地拌在街面,出砰的一声闷响。

    被死死捆在合金架上的许乐,重重棹起然后落下,侧脸颊上被撞出一道血口,忽然现头顶的装甲板忽然消失不见,不由眯起了眼睛,夜穹之上那些稀疏的星星,只不过几个小时没有见到,感觉却像是隔了几个世纪那般久远,那两轮月亮却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难道你们也不忍心看这场险恶的屠杀?

    黑色nx机甲站在装甲车前,就像是个巨人冷酷俯视着儿童乘坐的玩具车,只要它愿意,它随时可以把这辆玩具车踩成碎片。

    锃的一声厉响,黑色机甲右机械臂前端弹出锋利的合金刀,刀锋四周快转动,寒光四射,然后它向着装甲车内重重挥下,仿佛比人类身体面积还要大的冰冷刀锋,狠狠劈向许乐无法动弹的身体,就像是一把远古神祗使用的巨型武器,绝情地砍向一只卑微的小猫。

    许乐仿佛根本没有看到挟着剧烈风声劈向自己的巨大合金刀锋,眯着眼睛从那越来越小的缝隙间看着星空,或许知道是最后一眼,所以目光格外平静,又有些贪婪。

    在这一刻,浓浓夜色笼罩下的商业区小广场,仿佛陷入了绝对的死寂,了那些侵入装甲车队内因的黑色nx机甲引擎依旧轰鸣,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铁七师的官兵们带着复杂无比的神情,望着那辆破损严重的装甲车,望着那抹在夜里闪出凄冷光泽的合金刀芒,知道某个人马上就将死去,大致明白某个英雄的故事,就在今夜结束。

    沉重巨大的机甲合金刀8许乐眼前滑过,鼻尖滑过,然后狠狠地砍在他的双脚中间,溅起一蓬异常艳丽的火花。

    谁也无法形容这一击的准确,或者说是精确,这一击的难度就像是人们拿着菜刀,要准确地将菜板上的芝麻切成标准的两个半圆,如果想到这种操控是由一台惯常概念里笨重的机甲完成,更能想像出这一击的可怕,就算是许乐自己,都无法随时随地完成如此完美的一击。

    紧接着又是清脆的两声,高大的黑色nx如冷酷杀手般,向装甲车厢内挥舞着合金刀,准确地砍中合金架上的坚硬连接处,再如何坚固的镣铐,在黑色机甲沉重而疯狂的劈砍面前,也只能脆弱的像少女的草丝手链。

    许乐眯着眼睛深吸一口气,胸膛骤然起伏,身体上层层$}$}的束缚带,嘶嘶啦啦瞬间撕裂,高密纤维带的碎片,在车厢内,在街灯与瀹淡星光的照耀下四处飞舞,如蝴蝶一般,出茧。

    纠正前支的一个刖g,一宪历在设定中是一千年,共和始开始计算,然后很认真地向大家要一下月票和推荐票。

    我的更新向来比所有人差,羞于拿更新来拉票,那是找抽的行为,也真有些不好意思开单章了,看明天脸皮会不会重新变厚吧。最近这段大情节真的写的苦,我很努力了,明儿合更努力,争取三章。

    请大家投月票支持一下,真的很急迫,因为被七十二这胖子扑倒了,实在是很羞怒啊,我要反扑,我要在上面!

    另外,为一个朋友开的餐厅做一下推个店叫叫上川珍味轩,地址在上松市中山公园龙之梦广场七楼红申庭,交通便利,以烤鱼,牛蛙,还有原汁原味的日式拉面为主打,据说有很多像老猪江南之类的作者去捧场,据说提我的名字会有折扣,但估计是老板骗人的……大家有兴趣的可以去尝试一下哈,之所以广告,主要是因为这家店是他妻子在管理,应该比较有保障,阿门……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