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一百六十七章 杀

    李在道和杜少走出官邸,数名表情沉毅的军官迎了上来,这些军官来自都特区附近的几支强力部队,和杜少卿拥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便是少壮而有锋芒,肩章上金星闪耀。

    年轻的将军们对他们的老师敬军礼,眼瞳里的平静点点燃烧,虽然他们清楚这个春夜并不是真正的行动,但毫无疑问却是某个大变革的序曲,他们追随官邸中那位伟大的政治家,已经登上了历史舞台,那么在生命落幕之前,就绝对不会退场。

    简短的叙话和情况通报之后,将军们率领自己的直属部队快离去,草坪外又只剩下了李在道和杜少卿二人。沉就很短的时间,李在道将军微微蹙眉,望着已经恢复平静的街道,开口说道:“其实,总统先生的那些顾虑,只是他替自己寻找的理由罢了,杀或者不杀,只在——念之间,有时候并不需要考虑太多。”

    杜少卿没有接话,戴上了墨镜保持着沉就,事实上这个夜晚他和他的铁七师承担了逮捕许乐行动当中最关键的任务,然而进入官邸之后,他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李在道看了他一眼,微笑着感慨道:“要消灭掉年轻时那个充满热情而天真热血的自己,确实是个很艰难的决定。”

    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在他看来,帕布尔总统没有同意把许乐立即处决,和那些家族可能借势而为的危险无关,甚至和许乐身上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宪章第一序列权限无关,纯粹是今日之我看着往日之我的某种情绪在起作用。

    再如何老辣沉着的阴谋家,年轻时大抵都有热情天真,经常热血愤怒的时间段,帕布尔总统如此,那李在遥自己呢?

    “许乐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因为权限的问题,他的危险性甚至过协会所有成员的评估,在我看来,或许还在七大家隐藏。力量之上,因为……他的危险太直接。”

    李在道将军面无表情继续说道:“我们的事业无法承受这种风险,在简单直接的暴力手段面前,我们不能有丝毫退让。”

    “少卿,把这件事情处理好勺”他望着杜少卿,说道:“不要考虑太多影响的问题,只要离开总统官邸和广场的范围,任何意外的死亡都能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

    杜少卿鼻梁上络墨镜在春夜里反射着官邸黯淡的灯光,沉就片刻后,他说道:“我需要总统先生的命令。”

    “我们是军人,在战场上有临机处断的权力。而只要许乐在的地方,往往就是战场。”

    李在道平静而富有压迫感的目光,直接穿透墨镜的镜片,落在杜少卿的眼上,继续说道:“杀死一个深受民众爱戴的联邦英雄,注定是会写在历史上的罪名,如果你坚持要求总统直接下达命令,那么等于你提前为他定罪。”杜少卿沉就片刻,敬了一个军礼,说道:“一定完成任务。

    乘坐装甲车而来的部队乘坐装甲车马-去,车内多了十余名根本没有办法逃离的七组队员。先前充斥着紧张肃然气息的宪章广场,几乎是瞬间回复安静冷清。

    沿街建筑门口还有几名少尉军官正微笑与居民们解释着什么,告诉大家反恐演习结束的好消息,同时双手送上国防部特别准备的大礼包,居民们对清梦被扰表示了大度的宽容。

    偶尔掉落的青青树叶在街道上滚动,夜穹上挂着寂廖可数的几颗星,黯淡星光之下,五人小组的仿古铜雕像与军神雕像对望无言,春夜如昨,夜风如常。

    参与此次秘密军事行动的部队迅脱离宪章广场,由备用军事匣道,穿过地面的民用建筑,有时行经半高架承重桥,尽可能安静地向郊外的营地行去。

    有一支车队从总统官邸处驶来,刚刚经过财政部大楼,驶出了宪章广场的范围,所有的装甲车都经过了特殊改造,去除了所有远程控制芯片,甚至把最重要的几个控制阀全部调整为手动物理操作优先。

    一名铁七师近卫营中尉,看着幽暗装甲车厢底部被束缚在十字合金架上的小眼睛男人,强行压抑着心中的震惊与惘-然不安,紧紧握着手中的大火力短管枪械,默然想着,难道部队提前进行的这些改造,都是因为面前这个家伙?

    联邦军人都知道这个家伙是如何了不起岭人物,对于机械电控系统的研究,更是厉害到了极点,可是为什么上级会命令拆除远程控制系统,难道他真的神奇到可以利用这些东西,迭出上百名精锐官兵的押送?更何况他的手脚J1已经被安置了强度的磁镣铐装置,就算再如何强大的人,现在也应该绝望了吧?他居然笑了?那个人居然笑了!好可怕!

    中尉瞪圆7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车厢底部的那个家伙,下意识里举起了手中的枪,指向了他的脑袋,几乎同时,装甲车内被特殊挑选的铁七师精锐,集体被那个莫名其妙的笑容震的眼瞳微缩,举起了手中的枪。

    身体被联邦新型科技产品紧紧束缚,靠着十字合金架的许乐,此时浑身上下甚至连根手指动都没有办法动,好在那些敌人没有粗暴到控制他的面部神经,所以他还可以咧嘴而笑,露出满口整齐而洁白硌牙齿,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不知道是什么时间。

    联邦第一军区位于都郊区的某转进基地一角,出现了一些非常诡异的画面,军械库沉重的合金门缓缓开启,十余台联邦最行进的黑色mx机甲集体启动,在这深夜里缓缓驶出,浑身上下透着股极为肃杀的气息。

    铁七师自帝国前线归来后,没有回到53,而是留在了s1,于是这个基地就成为了这支铁血不败之师的临时驻地,做为联邦最早的两个全机甲编制部队中的一支,数百辆军用机甲如同金属雕像般沉就地停泊在空旷的库房之中,已经有好些日子没有出任何声响,直到今天。

    师部后勤处的官员看着那些像幽灵般消失在夜色中的黑色mx机甲,忍不住皱眉摇了摇头,低头用电子笔快勾画着相关程序认证,心中生出无数疑问与震惊,但基于严苛的军事纪律,却根本不敢问。

    今天晚上铁七师似乎是在执行某项秘密的军事任务,连续出动了大量装甲部队和军用机甲,问题是这里并不是前线,而是都特区「有什么任务需要动用如此强大的火力配制?x机甲,使用低障碍行进模式驶出基地,顺着专用军事公路向依旧灯光闪烁的城市驶去,渐渐消失在黑暗的夜色之中,果壳工程部研的高级吸光涂料,在此刻让这些高大沉重的机甲涂上了一层幽灵般的鬼魅感觉。

    十几台幽灵般的军用机甲在进入都特区防御圉前,接受到了意料之中的严厉质询。自临海州体鲁馆暗杀事件之后,遍布联邦各大城市的机甲热启动波段监控网络,早已捕捉到了这些军用机甲的身影,然而负责军用机甲定位监控的国防部某部,在出严厉质询后,只收到了对方来的简短的说明。“秘密军事任务。

    紧张而震惊的国防部官员们,准备命令待命联邦战机马上起飞进行拦截时,再次收到那十余台黑色mx机甲传来的权限命令电子文件。

    这份电子文件证明,这些黑色mx机甲拥有来自联邦政府和军方最高层级的权限命令,包括国防部在内的任何部门,都无权阻止他们进入那座深夜仍然亮着万家灯火,却正在酣睡的城市。

    装甲车队相对缓慢的行驶,和前面的部队渐渐拉远了距离,驶出宪章广场范围没有多久,一个命令通过加密指挥系统,传到了最中间的那辆装甲车中。

    中尉军官接到命令后,表情复杂地抬起头来看了许乐一眼,难以完全掩饰内心的震惊,握着枪械的右手悄无声息地将食指套进了电触扳机套中。

    他无法理解这个匪夷所思的命令,那个被绑在仑■金架J1的军官,是战功赫赫的联邦英雄,是军神大人亲自挑选的接班人,是无数联邦战士心中的楷模偶像,结果却要被自己就地枪决?

    做为一名铁七师军官,在战场上他执行过很多次无法理解的命令,后来的事实不断证明这种做法是正确的,更何况他今夜接到的这个命令,是直接来自师长。

    中尉和身旁的同伴们互视一眼,看出了彼此眼瞳中的震惊与不安。

    铁七师向来以纪律严明著称,从师长杜少卿到最普通的后勤士兵,在战场上拥有最严苛的自我要求,他们冷漠而骄傲,固执而强悍,能够让铁七师的军官在面对上级命令时,居然生出震惊不安甚至是疑惑,做为被枪决的对象,许乐应该感到非常安慰。“许乐上校,抱歉。”

    中尉艰难地咽下苦的唾沫,望着车厢底部,举起手中的枪械,对准被束缚在十字架上的他。

    下一章正在写,争取十二点左右能出来,我得先吃饭去,呃……幽怨地说,某人又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