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十三章 爱情这东西

    这是许乐第一次在正式的餐厅里请一位异性吃饭,所以他稍微有些紧张,一旦紧张,眼神便会下意识里不去看别的地方,只是盯着对面唯一熟悉的那个女孩儿。然而一眼看过去,却看见了天蓝色吊带裙没有遮掩住的胸前春光,那两抹被衣料包裹住一半的白嫩让他心头一乱,赶紧把视线上移,却又看到了张小萌低垂着的容颜,微微翘起的眼睫毛,正轻轻咬着叉子的红唇白齿,他的心更乱了。

    餐厅里的稳保持在二十点六度,黑胡椒牛排微有辣意,张小萌的鼻尖渗出了一粒可爱的汗珠,她早已经将外面那件短风衣脱掉了,整个人释放着不经意的清纯媚意。不知道是因为食物的关系,还是注意到了许乐刚才那一瞥,张小萌的鬓角泛起了微微的红,然而她没有刻意遮掩胸前的景致,依然保持着这个诱惑的姿式,生涩地展着自己的魅力。

    许乐不知道自己的眼睛该往哪里看,张小萌不知道对方正在看自己哪里,心里各有心思,竟是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之中。

    “我喜欢你。”许乐极为认真而坚定的话语,打破了这片沉默。

    张小萌吃惊地抬起头来,看着面前这个老实的男生,怎么也想不到对方居然会如此直接地对自己告白,一时间她的语言能力也变得匮乏了不少,吃吃艾艾说道:“你在……说什么?”

    “我说,我很喜欢你。”许乐再一次重复了那句话,因为是第二次的缘故,说的比先前自然了很多,他看着张小萌那张清秀的脸,心想,当你看着窗外的时候,我总想你能看着自己。这应该就是喜欢吧?

    “为什么呢?”张小萌低下了头,有些慌乱,她今天只是想最后拥有一次淡淡的青春。尽情地享受,却没有想到许乐却给了她一个突然的问题,而且这问题来的如此迅猛和坚定。

    “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许乐看着桌子上地餐盘,盘上还残留着牛排和汁水,就像看着一个极难逾越的难关,双手紧紧地握着刀叉,说道:“如果从生理学和心理学的角度去论证。我们彼此在释放某种信息,感应到了,所以也就喜欢上了。”

    张小萌傻乎乎地看着他,她毕竟只是一个没有谈过恋爱地女孩子,再如何意志坚定,心思缜密,却永远不知道爱情分很多种,男人也分很多种,有的人就像许乐这样,只会选择最直接的方式进行攻击。而不会给她任何悄然远离的时间。

    “呵呵。”张小萌掩饰着自己的慌张,“我……没听懂。”

    许乐抬起头来,盯着她的眼睛。犹豫片刻后认真说道:“以前我有一个长辈告诉我,如果少年时代碰见一个女生,明明长的很漂亮,但你却根本不想去窥视她地身体,更不敢在脑中幻想那些与**有关的事情,那就证明你喜欢上了她。而且是真正的那种喜欢。”

    张小萌傻乎乎地看着他。问道:“这……这……是什么鬼理论?如果你对我地身体……不感兴趣……”她本想说。你如果对我地身体不感兴趣。刚才为什么要看。以及那你为什么还要喜欢我?然而话说了一半。才现这种谈论似乎显得过于**和骨了些。赶紧低下了头。用细细地声音问道:“你碰见过几个这样地人?”

    “两个。”许乐回答地很快。这个答案其实在他地心里已经转了很久很久了。张小萌抬起头来。感兴趣问道:“除了我还有谁?”她想扮出云淡风轻。友人之间地兴趣问话。然而那闪动地眼光却透了她其实还真地很在乎许乐心里有别地女生存在。

    “简水儿。”许乐看似很憨厚地笑了笑。引来了张小萌地白眼。全联邦从小到老地男人都喜欢那个紫地小女生。

    许乐看着张小萌微微红地脸。心里咯噔又跳了下。刚才转述地那个理论。其实是老板大叔曾经说过地。但他没有把全部地话都对张小萌说出来。

    当年封余大叔坐在圹地暮色中。左手端着红酒。右手拿着块野牛肉在啃。对少年许乐说道:“可问题是这种喜欢只是小男孩儿受了太多言情小说影响后地喜欢……爱情这种玩意儿。等你有了一百个女人后就明白是怎么回戍了。眼与眼地对视。其实只是为了肉与肉地摩擦。体液与体液间地交换。”

    此时还是处男地许乐。自然相信爱情。选择性地忘记了大叔后面那段话。

    长久的安静,餐厅远处的钢琴正在流淌着音符,间或有几声银制刀叉触碰在瓷面上地声音响起。在这片沉默之中,许乐低着头等待着对方地回答,没有注意到张小萌在长久的沉默之后,正用一种负疚而哀怨地眼光看着他。

    她有自己的人生,许乐有许乐的人生,而且这两个人生注定不可能走到一条道路上。她心里对面前这个老实的男孩子生出了无尽的怜惜,又或者这种怜惜是投射到自己的心上。看着许乐安静的眉毛,张小萌的心轻轻颤了一下,知道自己不应该贪图这种感受,而让对方沉沦进来。

    “对不起。”

    许乐听到了这三个字,抬起头来直视着张小萌的眼睛:“原因?我知道你喜欢和我在一起。”

    他对于人心世情没有太多的经验与智慧,但他对于他人心思却极为敏感,这也正是封余最欣赏他的洞察力。天蓝色的吊带衫,运动场上的伴行,这么多天食堂里的另样风景,都让他清楚,小萌和自己一样,都中了某种不知不觉开始起效的毒,至于什么时候开始的,或许这两个年轻的小朋友都不清楚,但他们至少可以知道,已经开始。

    “你说过。喜欢不喜欢不需要理由。”张小萌微垂眼帘,眼睫毛微微颤动,“而且喜欢和你在一起。并不代表就一定要喜欢你。”

    “我不知道你拒绝我的原因。”许乐沉默了很久,忽然开口说道:“可是我知道……你喜欢我。”

    就这样简简单单,寻寻常常,直指本心的一句话,一句看上去无理且幼稚的判断,却击中了张小萌的心脏。

    她愕然地看着面前地男生,眼神渐渐柔润。却又闪过一抹痛苦之色,她这才明白,不是因为任务到来,让她有些贪恋最后的自由的青春,也不是因为她喜欢和许乐在一起时地感觉,所以今天才会和他出来约会——所谓青春,所谓感觉,其实只是正如对方所言,在不知不觉间,她喜欢上了这个男生。

    啪的一声。一个真空包装袋被许乐悄悄地拿了出来,然后在钢琴声中打开,他拿起袋中的一块小狗饼干。放进了张小萌依然因情绪复杂而微张着的红唇中。

    张小萌有些食不吃味地吃完了饼干,神情复杂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我是个自私的人,会伤害你的。”

    “你知道我在东林当过兵,我就像东林的石头一样,风吹雨打都不怕。”

    “石头有你这么油嘴滑舌地吗?”张小萌静静地看着许乐的脸。许乐的小眼睛,像是熄了某种决心一般展颜而笑,亮光混入钢琴声中,照耀厅堂。

    她从身边的袋子里取出一对红色的恶魔小角,戴在了自己的头上,微微偏头,闪电般在许乐的双唇上一触即分。她坐回椅上后,双眼一眯,俏皮又性感无比地问道:“好看吗?”梨花大学安静的梨园后门。夜雾之中有一个女孩穿着单薄的睡衣,**着双足。在寒冷中悄悄地来到了小门房,敲开了门。她的头上戴着红色地小巧恶魔双角,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来自遥远宇宙深处的精怪。

    房间里那个小门房正沉浸在白天的情绪之中,甜蜜而无限担忧地思考着将来,忘记了他应该做地所有事情,也根本无法入睡,然后现自己做了一场梦,那个他在梦中轻轻拥抱着的女孩儿,钻进了他的被窝,紧紧地拥抱住了他。

    女孩儿的身体有些冷,睡裙搭在大腿上,显得无比柔滑。往日在芯片组和元件上无比稳定的手掌,顺着裙摆摸了上去,开始颤抖,触摸着光滑而微起寒栗的少女娇嫩肌肤,这秋日地寒冷早已变成了火热。

    是不是太快了些?许乐只来得及想了这么一句话,便又沉浸在那种温暖而温柔的梦乡之中,双手生涩地按上着女孩儿娇嫩的胸部,觉得人生在这一刻似乎终于找到了真正的意义。

    在黑暗中,伏在许乐怀里的张小萌哭了,哭的很伤心。听到哭声,许乐无比紧张地问道:“痛吗?”

    “有点儿,还能忍。”

    “……我忍不住了。”

    “对不起……如果我伤害了你。”

    **着双足的女孩儿有些行动不便地离开,戴着红色恶魔角的精灵,在晨雾之中悄然消失,就像她从来没有出现过。怅然若失的许乐睁着大大地眼睛,却不明白应该说对不起地是自己,为什么她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