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一百六十一章 潜入夜

”你想讨革封的问题吗。”绵郁用弄指轻轻转动着酒称只嵘汇刑琥珀色和糟糕的糊韭菜们映成趣。“忘了许乐回答道。    部郁抬头看了他一眼,思忖片玄后认真说道:“你强行闯回都星圈,然后做的这套所谓计划,在我看来依然天真幼稚的可笑,不过想想也很自然为,你是一介。只擅长和机器数字公式打交道的工程师,要你去思考这些问题,确实有些勉为其难,至少你肯去思考,已经说明你有所进步

    “或许这反而是某种退步。”许乐耸耸肩。

    “这咋小回答有些意思,比你以往表现出来的平均言辞水平要高不少。”部郁嘲讽道:“说回你的天真计划本身,当然,我坚决承认,如果你真是造物主的话,那随便你的计划更无聊都是可行的,而且总统先生一定会很乐意看到这一点,所以

    “许乐,我会为你祈祷的

    许乐和七组队员们悄无声息地消失于望都街畔的夜色中,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目的地是哪里,也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要去做什么。

    部郁端着酒杯坐在夜市摊上,没有替某个家伙做无用的祈祷,只是沉默地坐着,偶尔将杯中酒水倾入鲜红的唇中,烈酒快要让红唇燃烧起来。

    烧烤摊上除了那名表情比当年麻木很多的老板,没有任何客人,保姆抱着孩子去了车上,远处桌上的两名勤务士官忧虑地看着她,担心她喝醉后会不会变成传闻中那个刁蛮冷酷的年轻时的小姐,”

    一辆黑车像幽灵般悄无声息地滑行了过来,车身上没有任何标志,甚至连醒目的装饰物都没有,但对于部郁来说,她可以非常轻松地认出这种特制的,整个宇宙都不过十辆的黑色汽车。挥挥手示意那两名勤务士官呆在原地不要过来,部郁深深呼吸,认真地整理了一下衣着,将鬓角那朵红花的角度调整到无可挑剔,然后露出亲切而又有合适距离感的矜持微笑,然后站起略显恭谨的迎接。

    莫愁后山的黑车,部之源现在在橡树州正式开始了自己的政坛生涯,许乐刚刚乘坐黑车悄然远去,那么这辆黑车里的人便只可能是那位夫人,而那位夫人有资格当得起联邦任何人的迎接,更何况是她当年用下午茶会一手培养出来的女孩儿。

    “郁子,好久不见邯夫人微笑望着部郁,然后坐了下来。

    这个简单的动作,却令部郁感到有些吃惊,她没有想过夫人会坐在满是油污的路边摊凳上,这不是什么富贵人未经庶世事的可笑矜持,而是某种很自然的生活最低要求。

    “夫人,是的,很久没有见到了。部郁平静心神,微笑着回应道,唇边的翘角弧度非常漂亮,即不刺眼。也不平庸。

    “比当年镇定。也比当年自主,这样很好,我们女人,永远不能把生活幸福的希要,放在那些没有任何希望的男人身上

    部夫人轻声感慨道:“真可惜,当年我只认为你屁股大,现在才现你越来越多的优点,只可惜已经晚了

    部郁的脸难得的窘迫了丝,屁股大好生养这种听上去粗俗又有些鄙视意味的评语,本来很容易令女子不悦,只是这种评语当年她在青春期里便听习惯了。而且部夫人的语气又向来透着股秋高气爽般的自然寻常。

    “我今天来见你,主要是有两个目的。”部夫人微笑望着她,说道:“一个就是许乐刚才和你说过些什么。二则是,我很想知道从你的角度看过去,在这种局面下,究竟谁会获得最后的胜拜”

    部郁安静片刻后,拣能说的一些话随意说了,然后微微凝眉,说道:“虽然我并不认为许乐是个长于政治架构的家伙,但他有个判断我很认可,李在道就算智慧才干惊人,但终究不是他的父亲李元帅,就算他是事实上的联邦军方第一号人物,却肯定没有能力让整支联邦部队疯,然后随之起舞的威望,面对着总统先生和政府,我总觉得他没有太多圆满的处理方法,稍不注意,便只能落一个史册留黑名,却也没办法在现世获得绝对权力的可悲下场。”

    “不错,正如你忧虑许乐这个小家伙毫无道理的自信,对于我来说,李在道过于反常的粗制滥造般的狙杀,还有与之截然相反透露的自信,则是令我非常不解的事情

    部夫人目光微垂,似乎在思考某些很麻烦的问题:“以我对费城李家的了解,老爷子的儿子断不至于愚蠢到这种地步,而且事实上最近这段时间生的故事,已经证明了他的能力。”

    部郁轻轻叹息了一声,说道:“难道说盲目乐观真的是一种可…刀冉感染的情绪。可问题在干,历史是沉重的,他可且虹巾隙,乐这样的人天真,却绝对不会让李在道有的稚的可能。”

    “历史是沉重的,这好像是当年一次下午茶的研讨话题?”部夫人望着她微笑说道。

    部郁矜持一笑,忽然眯着眼睛问道:“夫人,您关心他们的胜负,那是不是意味着,您不会走近这场混乱的战斗?如果可以的话,我能知道您倾向于支持哪一方吗?”

    “李在道和军队里的那些人,当年想杀你的太子哥哥,我自然不会支持他们。”

    部夫人平静回答道:“但我当初连麦德林都可以不理会,自然也可以不去翻这些旧帐,毕竟我必须承认,无论是李在道还是站在他阵营里的那些人,有足够的资格和我谈论相关利益赔付的事情。”

    部郁安静听着,一言不。

    “我谁都不会支持,也不会在此亥用利益为筹码,微笑持刀割某方一刀,我只需要安静地看下去,看最后究竟是谁胜利,然后请他自己割一片给我,这种比喻或许有些粗俗,但你知道,我喜欢在厨房里做菜。”

    部夫人微笑着说道。

    部郁忽然笑了起来,微微仰起骄傲的下巴,轻声说道:“夫人,在我看来,所谓安静地看下去,应该就是七大家这些年犯的最大的错误。”

    部夫人神情微凝。

    “临海州体育馆,那些军人试图杀死太子哥哥的时候,其它那些家族的老人们虽然亲自去莫愁后山解释甚至涕泪乱流以恳请您的认可,但事实上谁都知道他们在幸灾乐祸,他们什么具体的事情都没有做,只是在看。”

    “上一届政府进行麦德林专案的时候。七大家依然什么都没有做,你们看着麦德林把联邦搞的乱七八糟,直到最后才出来收拾残局试图获得决定性的胜利,然而你们却没有想到,许乐和施清海直接把那位老议员给杀了,而宪章局更查出来,麦德林居然是帝国间谍。”

    “还有最近这一次,政府和军方的激进派联起手来,甚至不惜向帝**部送情报,把钟司令夫妻杀死在星辰之间,然后政府开始大力收割西林”这时候其余六个家族可曾做过些什么?不,你们什么都没有做,你们依然在看,然后试图跟在政府后面去吃几口。”

    部郁的表情平静之中带着那股她特有的凛冽劲儿,纵使在联邦最可怕的夫人面前,语气依然平静坚定。

    “我不明白传说中的七大家是怎么想的,你们的远见究竟去了哪里?你们什么都不做,你们只是看,于是现在联邦军方基本上要落入激进派的手中,”而现在的你们,却已经什么都没有办法做出来,只能瞪着自己的双眼,不肯承认,却无比盼望着许乐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部夫人安静地听着,片刻后微微一笑,说道:“郁子,我越来越喜欢你了,不过你要相信一点,像七大家这样的畸形存在,即便什么都做,只是看着,也有足够的震慑力。”

    部郁微笑着摇摇头,说道:“夫人,我相信宪历七十二年的历史,肯定还是像施清海和许乐这种实干派来写。”深夜里的宪章广场空旷安静,前些日子的议会山恐怖袭击事件,令整个广场的警备提升了两个级别,阴暗的角落和广场相对两侧的多层旧式建筑里,不知道隐藏着多少警察和特勤局的监控小组。

    对于许乐来说,这些都不是障碍,七组队员分成了三个小队潜伏在流风坡会所后线的山林里,而他则是在宪章光辉的掩护下,悄无声息地穿过那片林地,来到了总统官邸的后方。

    正如部郁所言,像他和施清海这种人是最标准的行动派,所谓的规划总结到最后,依然还是正反两个方面:被人逮捕或者逮捕别人。被人杀死或者杀死别人。

    他要进入总统官邸去把这个规划落到实处,最关键的是,他必须在军方激进派的威胁下,确保帕布尔先生的人身安全。

    联邦三级电子监控网络,在联邦中央电脑的精确调整配合下。极为舒服地任由许乐悄然侵入,没有呻吟,也没有惊动任何人。

    然后在帕黛儿小姐紧张地注视中,许乐爬进了联邦第一千金的闺房,抱歉地看了一眼被踩脏的棉被,二人窃窃私语片刻,他来到了总统的书房之中。

    深褐色的办公桌后,帕布尔总统正在阅读一份前线送来的紧急军报,黝黑的脸颊两旁微微下陷,头花白的厉害,看上去显得极为疲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