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一百五十八章花一样的春天(六)

    都南郊。乔治卡林基金会共术中心,建筑外的巨幅小幕叩北四清晰度的环境旋拍,近在咫尺的桃花在春风里盛开,怒放。

    建筑内的那间会议室里一片安静,空气交换系统吹拂的微凉润风,似乎要将室内的一切凝结,新闻记者们或低着头,或咬着电子笔的末端,蹙着眉或微张着嘴,听着台上许乐平缓而简单的讲述。

    这是一名青龙山间谍的故事。

    那名间谍叫做施清海,在他童年时家庭因为联邦某大型企业而遭受了灭顶之灾,他以优异的成绩异地考入都大学附中,然后进入第一军事学院进修,毕业后被分配到联邦调查局临海州分局四科,前景一片光明,然而谁也不知道早在校园里,他就已经被青龙山**军情报系统吸收,成为那片著名却无人见过真容的深海里的一条鱼。

    “对于你们来说,对于联邦所有的民众来说,施清海只是个很陌生的名字,他只是一个不起眼的陌生人”小

    “所以当青龙山委员会承认他的身份。并且拿出早已开除他的证据,你们会很自然地相信,他是一个破落的找不到前途的间谍

    “所以你们可以很轻易地相信联邦政府的调查结果,他闯进议会山,不惜以生命为代价杀死拜伦副总统和议员先生们,只是一个神经错乱的被某些暂时还没有找到替罪羊的势力收买的疯狂恐怖分子。”

    “可我知道他

    “他英俊,潇洒,温柔,成绩优秀到可以进入三一协会,那双桃花眼可以迷死所有女人,虽然这听上去像是我在替他征婚,可这真的是事实,只要他愿意,他可以轻而易举拥有普通人无法想像的财富及地位。”

    “帕布尔先生当年乘坐军用运输机降落在青龙山,完成令所有人感到惊喜的大和解协议,是他完成的联络布置

    “四年前麦德林死在环山四州基金会大楼,是我和他一起动的手,相信最近这一年的维基解密视频,已经能够让你们消化这个消息所带来的震惊,也大致能够明白,他曾经替联邦解决过一次最大的麻烦。”

    “在没有人知道的情况下,总统先生特赦了他。他担任了特一军和国防部之间的联络军官,在遥远的西林被占星球之上,他一个人藏在深深的雪里,拿着那把在议会山前响起过的大枪,不知道杀死了多少帝**官。”

    “这里是乔治卡林基金会艺术中心,两年前,那部叫做《七组》的纪录片在这里拿到了所有的奖,我和队员们被你们的欢呼喝彩声推到舞台,享受整个联邦的礼遇,事实上,施清海曾经和我们一起并肩战斗,他也有资格站在聚光灯下,只不过他再次选择了走进灯光背后的阴影中。”

    会议室内长时间的沉默,新闻记者们的心中不是没有疑问想要提出,只不过他们从许乐的表情上清晰判断出,他应该还有很我话要说。

    许乐揉了揉眉心,说道:“刚才说过,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当总统先生授权我深入调查古钟号遇袭案件后,本来没有任何义务要冒着风险帮助我的他,再一次走进黑夜,开始去追查那些已经快要被人们淡忘的线索

    稍作停顿后,他望着台下不停做摘要纪录的记者们,认真说道:“他习惯走在黑暗里,却比任何人都要光彩夺目。像这样的一个人,不可能是什么恐怖分子

    “我希望联邦民众能够理解这一点,他做任何事情,都有一个确定的理由,也只有那些理由,才会让他做出这么多在你们看来不可思议的事情

    讲到此时,终于有记者压抑不住情绪,举手提问道:“也包括议会山的袭击?”

    “是的。”许乐回答道。

    记者们很轻易地这些话语中推导出一个令他们感到无比震惊的结论,有人不可思议地高声问道:“许乐上校,难道你认为拜伦副总统和那些议员和古钟号当年被帝国舰队袭击有关?”

    “我没有这样说,事实上我和施清海一直在调查。”许乐抬起头来,看着角落里那名提问的记者。

    “太荒唐了!”

    “简直是莫名其妙!”

    新闻记者们震惊地议论起来,难以接受许乐的说法,虽然几个月前联邦曾经调查过古钟号当年遇袭的案件,好像确实也现了一些新的疑点,可如果说联邦副总统都参与此事,实在是令人难以想像。

    “上次的调查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被迫终止。”许乐望着记者们说道:“当时我和施清海已经掌握某些证据,很可惜没有机会继续查下去

    “根据国防部那边的信息来源,你离开西林并没有得到军区批准,这已经严重违反了军事纪律条例

    沉默了一段时间的伍德记者,用手指夹着电子油墨笔,若有所思问道:“不…似二法外置。也要坚持回到都星圈的目的是什么。替仰心心硼友洗涮冤屈?还是说想继续上次中断的调查?。小

    “我将请求总统先生的二次授权,重新启动古钟号案件的调查。”许乐回答道:“如果有新的现或是证据,我会在宪章规定范围内,第一时间通知在场的诸位。”台下的新闻记者们下意识里皱眉摇着头,并不满意或者说并不同意许乐对日后局面的想像。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在取得总统先生二次授权之前,你要抢先召开这场新闻布会?单独说这场新闻布会,你的目的又是什么?”

    伍德记者敏锐地看到了问题所在,继续追问。

    “我想正式通知某些人。”

    许乐眯着眼睛看着最近的那台摄像机镜头,好像看着镜头后面那些联邦政界军方的大人物们,稍稍停顿后认真说道:“我回来了,并且将要重新开始调查,你们,准备好了没有?”

    新闻布会结束之后,天色已近黄昏,许乐回到都星圈的第二天就这样匆忙而紧张地过去,建筑物的影子与红火的暮云混成一大片色彩斑澜的杂合物,那些本自粉嫩的桃花,骤然间变得鲜红欲滴起来。

    记者们三三两两离开乔治卡林基金会艺术中心,却没有人急着回到报社或者是电视台,而是选择招唤相熟的同行去邻近的小酒馆喝上几杯。

    他们在新闻布会上听到了极具爆炸性的消息,然而却没有办法与人分享,必须马上与同行激烈地讲述心中的无数疑问,抒脑海里的震惊。

    在许乐没有明确指证的情况下,再如何推崇新闻自由的媒体,也不可能刊登联邦副总统涉嫌与帝国舰队勾结的新闻,这和总统官邸新闻主管的压力没有任何关系,新闻从业者的操守要求他们必须有证据,而目前整个联邦正在哀悼拜伦副总统的气氛,更是一条无形的戒尺。

    许乐没有离开艺术中心,七组队员们散在建筑四周,控制着所有危险的狙击点,在红融暮色中的窗外守护着他的安全,而他则是在房间里与伍德记者低声交谈。

    “为什么要单独把我留下来?”伍德疑惑问道。

    “因为我信任你们,不过我本来以为炮勃主编应该和你一起过来。”许乐笑着解释道:“看来我的新闻热度还是不足以吸引主编先生亲自出马

    伍德耸耸肩,微嘲说道:“这两年你打回了我三次专访的申请,现在却说信任”千万不要说这是因为我们做了军神大人最后一次专访的缘故

    许乐摇了摇头,沉默片刻后说道:“记得我刚才提到麦德林的事情吗?当时整个联邦新闻界,只有你们都特区日报,敢质疑那个老人,甚至调查他

    “如果你那个朋友,施清海真的参与到刺杀麦德林,我会谨慎表示对他的信任。不过这种信任并不多,因为在我看来,他在议会山上的冷血表演,实在不像你所说的理想主义者。小

    伍德点燃香烟吸了两口,在弥漫的刺鼻烟雾中,带着一丝淡淡骄傲说道:“说起当年的麦德林专案,我带了一帮狗仔队在查了几十天,应该算是这辈子最得意的事情。”

    并乐望着脚下那朵窗玻璃映出来的红花,忽然开口说道:“你去查之前,应该收到过一份关于麦德林的调查电子文件。”

    伍德眉毛微皱,手指夹着烟卷,不明白为什么对方知道这件事情,事实上直到今天,他还不知道把那些文件送到报社的神秘人是谁。

    “那些全部是施清海查出来的。”

    许乐微笑看着被脸色震惊的伍德记者,从军装上衣口袋里摸出一块微芯片递了过去:“刚才在布会上我说我们没有查到证据,其实是撒谎了。这块芯片里藏着拜伦副总统和那几名议员涉案的证据。”

    “我把这些证据交给你,是因为我信任你和鲍勃主编,而我信任你们,是因为我和施清海和你们虽然没有并肩过,但确实共同战斗过

    伍德沉默片刻后,缓慢而细致地在脚边碾熄烟卷,深深呼吸两声后,神情凝重地接过芯片,说道:“我们应该怎样做?”

    (最近这段情节特重要,特嘀的难写。不想写的太糙太差的,这么个简单的要求就快愁死我了,能力有限,能力有限啊。

    明天我会少写点或者干脆停更一天,我得把这最麻烦又最重要的大情节理清楚,在大饼上找个好下口的地方。

    如果明天真写不动的话,我会提前和大家说的,另外这是周一了,顺手请大家投间客推荐票,非常感谢。)(未完待续)

    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