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一百五十七章花一样的春天(五)

    “在众种时候召开新闻布会,丹论他说此什么其实都殛甲七,重要的是他本就不应该说。”

    李在道端起面前的黑卷叶茶喝了口,片刻后继续温和说道:“这一点再次证明,从来不坐跷踹,板的他,哪怕拥有再好的基础,哪怕家父和您同时看好他,他也不可能成为您期望中那个能平衡局面的人。”

    他抬起头来,望着部夫人平静说道:“相反,他会让联邦局势变得更加危险和复杂,而很可惜的是,他拥有这种能力。”

    “不。”部夫人笑了笑,回答道:“根据我的观察,那个小眼睛男生现在已经成熟,或者说庸俗多了,对于你我对于联邦来说,这都是一个非常好的转变。”

    说到这里,夫人静静看着李在道的眼睛,带着丝非常淡,甚至快要淡到嗅不出来的嘲弄说道:“不然依照他当年硬顶着我的压力也要去杀麦德林的作风,现在就算你身边有十几台战斗机甲,他也敢傻乎乎提着几把枪就跑遍整个联邦去追杀你。”

    这一段话连续性极强,杀伤力极大,李在道微微一怔,脸颊上流露出自嘲的微涩笑容,身为如今的联邦军方第一人,却被一个上校军官威慑的出行必带机甲,真的没有太多尊严可言。

    “从那一年,许乐闯进橡州树和平基金会大楼的一复起,我对他就再也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影响力,所以关于他的问题,我想我们不需要再讨论。”

    部夫人的右手臂轻轻搭在露台边缘的围栏上,平日里喜欢做些简单菜式,从而并不像一般贵妇人那般光滑的手指,在春风中微微张开,似乎想抓住些什么,又似乎只是在感受那种舒服的感觉。

    她温和望着李在道,却有一种不容质疑的认真:“我现在更想知道的是,当成功地削弱钟家之后,你们究竟准备怎样继续向下走?”

    “如果不是许乐通知我,或许直到此刻,我依然被你瞒在鼓里。”

    夫人自嘲地笑了笑,摇头感慨道:“刚才说过,我们这些人从来不曾低估你的能力,但现在看来,你能在你父亲的光环下藏在阴影里这么多年,耐心地做着如此周密的准备”所谓的不低估也是一种低估,因为像你这样强大的人,联邦中根本没有人够资格去评判你。”“夫人谬赞,在道这些人只是想替联邦做些事情。”李在道温和回答道:“至于您和那些家族的担忧,其实并无必要。”

    “您问我们会走到哪里,我现在无法给出确切的答案,因为联邦一旦稳定下来,最需要考虑的问题是在前线,那么我们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但请放心,不能动的格局,我们永远不会去触碰。”

    “这算是承诺?”部夫人的眼睛微眯,目光骤然间变得极为锐利。

    这个问题很简单,却又绝对不简单,这意味着联邦军方的激进势力。会在日后的联邦政局中,对七大家采取怎样的姿态,而这种姿态又毫无疑问会直接影响到今后若干年的联邦,然而面对这个承载了无数意味的问题,李在道将军的回答,竟是那样的平静而简洁。

    “当然。”

    人去露台空,深春山色浓,部夫人微眯着眼,望着怀抱里的湖光让色,忽然出一声幽不可闻的叹息,淡淡自嘲问道:“你相信他的承诺吗?”

    “导军人变成政客,他们的承诺也就没有任何意义。”沈离安静地站在部夫人的身后,扮演着数年不变的角色。

    部夫人的眉尖微微蹙起,声音微寒说道:“我喜欢更直接一些的回答,而不是这种戏剧腔调的东西。”

    沈秘书敏锐地查觉到夫人的情绪有些糟糕,老老实实地点头称是。

    “格局不动?”部夫人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站起身来凭栏而立,任春风拂面而去,没在脸上留下丝毫痕迹,“如果不是想要造一介,数千年未有之变局,这些军人又怎么会如此兴奋地投身进他们过往最厌恶的政治黑幕之中?”

    “钢铁怪兽一其有了自己的意识,它们的食量将会显得格外贪婪,任何曾经的霸主,在他们的眼中都不过是几块香喷喷的合成肉。”

    夫人转身望着不知何时出现的靳管家。漠然说道:“做些准备吧,如果不出意外,这场长期的斗争,也许会持续很多年时间。”

    “是。”靳管家和沈大秘书同时躬身。

    部夫人没有再说什么。她简单的一条命令,经由这两位部家具体主事者的手向下传递到那个庞大的隐形帝国之中,将会马上开始改变很多事情的展方向,为了迎接可能到来的前所未有的挑战,这些和联邦共同生存成长或是腐烂的千世之家,也必须做些准备了。

    她轻轻抚着露台的栏杆,

    她非常不解军方激进派的信心究竟来源于何处,一个施清海就弄得他们焦头烂额,他们在政府里的伙伴被清洗的死伤惨重,难道就凭李在道手里控制的那几支部队?

    帕布尔终究是深乎民望的民选总统,拥有联邦军队的先天效忠,最关键的是,官邸外还有那个”似乎永远死不了的许乐,谁会获得最后的胜利?

    “许导在新闻布会上说了些什么?”

    部夫人忽然想起了这件事情。

    对于联邦新闻界来说,许乐毫无疑问极有新闻价值,无论是当年那场闹的沸沸扬扬的国民少女绯闻,还是后来无数次震惊联邦的英勇战斗事绩,都已经证明了这点。但对于联邦新闻界来说,许乐又毫无疑问是所有联邦名人中最不受欢迎的采访对象。

    这位年纪轻轻的上校军官,或许是继承了费城军神的行事风格,几年来除了由总统官邸和国防部强制安排的新闻布会之外,他竟是没有接受过一次新闻媒体的采访。

    所以当各大媒体收到他将要召开新闻布会的消息时,都感到非常不可思议,虽然新闻布会的时间改了又改,媒体方面却没有任何怨言,带着兴奋和紧张,等待着那个本身已经够资格成为新闻事件的联邦英雄闪亮登场。

    极少数拥有最敏感嗅觉,或者是拥有最强大情报来源的新闻记者,隐约猜到了这场新闻布会可能和十几天前议会山那场震惊全宇宙的恐怖袭击有关,联邦副总统拜伦先生和两位议员的葬礼刚刚举行完毕,整个联邦还处于哀悼期,许乐上校他究竟想做什么?或者说,他想说些什么?

    禀持着这种极富针对性的尖锐疑问,当新闻布会召开后,戴着墨镜的许乐在噼啪闪光灯照耀下,走进乔治卡林文化艺术中心会议室的那一瞬间,来自都特区日报的伍德记者,毫不犹豫,并且毫不理会主席台上聊作主持人的顾惜风,大声问道:

    “许乐上校!根据我的消息,议会山恐怖袭击事件嫌疑犯施清海的尸体,于昨天晚上被你和你的队员强行带离警察署大楼,请问关于这件指证,你有没有什么想要解释的,或者说你是否要想做出确认?”

    哪怕是联邦战斗英雄,然而在联邦民众集体哀悼的日子里,居然强行抢走恐怖袭击嫌疑犯的尸体。想必也不可能得到任何人的原谅和理解。

    新闻布会网一开始,便有记者提出如此尖锐的问题,顿时让刚刚安静一些的会场顿时变得嘈杂起来,窃窃私语里,充斥着那些并不知道昨天晚上生了什么的记者们的惊呼声。

    台上的许乐摘下鼻梁上的宽幅墨镜,露出那双虽然小却格外诚恳的眼睛,他望了一眼面前的记者们,有些意外地现提出这个尖锐问题的,居然是都特区日报的伍德。

    摄影记者手中的闪光灯继续噼啪作响,高清摄像机早已开始工作,镜头中的许乐低头思考了很短的一段时间,然后扶着桌缘抬起头来。

    他望着记者们,极为简单回答道:“是的,昨天晚上我从警察署大楼中,取出了他的遗体,这一点我可以向你们进行确认。另外我还可以告诉你们的是,他已经下葬,地点不错。”

    新闻记者们顿时陷入了另一波的躁动不安,他们真的没有想到,许乐居然会直接承认自己与那位恐怖袭击凶犯之间的关系,这些在情感上多多少少有些倾向许乐的记者们,满是忧虑不解地望着台上,心想你难道不明白这样做,等于是在挑战联邦民众的心理底线?

    再如何忧虑不解,新闻记者们也必须按照职业要求,用最快的度编好简写新闻,布各自的报社或是电视台,紧接着,来自三林记者抓住空隙,抢先提问道:“为什么?你应该很清楚,这已经触犯了联邦法律。”

    很简单的三个字,却是所有新闻记者,也许是那些即将愤满不平伤心的联邦民众想要知道的答案,为什么一位联邦英雄,会不遵军令自西林归来,就是为了埋葬一名罪恶滴天的恐怖分子。

    “法律的问题交给律师解决,我的问题我自己回答,为什么我要这么做?”

    许乐眯着眼睛走了会儿神,然后非常认真地回答道:“因为在我心中,那个冲进议会山的家伙不是什么恐怖分子,更不是什么帝国间谍之类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他叫施清海,是我最好的朋友,是这个联邦最需要感谢的家伙。”

    (第三章至少五点后。)(未完待续)

    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