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一百五十五章 花一样的春天(三)

    国防部大楼顶层宽敞的部长办公室内,这外街巷的春sè很艰难地穿过遥远的距离,可怜的投射少许在那玻璃上。邹部长平静放下茶杯,揉了揉被眼镜托架压出红印的鼻粱,笑着说道:

    “要知道现在【zheηgfu】内有人在质疑,为什么施清海在议会山里杀了那么多人后,就那么恰恰好挟持了郁子做人质……我甚至听说,有人开始请唇语专家去分辩,最后郁子究竟和你那位朋友说了些什么内容。”

    许乐那双像刀一样直的墨眉,忍不住蹙的像被扭成铁【pian】的刀,他盯着面前茶杯里依旧那么高的茶水,下意识里摇了摇头。

    【pian】刻后,他沉声问道:“夫人……现在是什么意思,我已经把我所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诉了她,那么在知道古钟号爆炸真相之后,她和那几个家族准备怎么做?”

    很多年来,邹应星部长的身上一直带有鲜明的邰家sè彩。帕布尔先生就任总统后,作为政治协议的一部分,他直接成为联邦国防部长,当时甚至可以看作莫愁后山在【zheηgfu】及丄军方的强势代言人。只不过随着他在国防部长位置上逐渐展露出魄力能力,他得到了从总统先生到很多联邦丄军官的认同及敬赏,身上的派系sè彩已经淡了很多。

    “夫人她们应该还是会选择继续看下去,毕竟那位将丄军的风评向来极佳,而且现在的伤害并没有触及这几个家族自身。做为暗中影响甚至控制这个联邦无数年的千世之家,大概这几年的狂飙思潮,在他们眼中只是某种重复的游戏,然而他们却根本没有想明白,一旦握着枪弹的丄军队开始狂飙突进,那将是历史上不曾有过的危险局面。”

    邹部长淡淡嘲讽道:“还记得以前我说过的那句话吗?丄军队绝对不允许拥有自主思想,一旦这种情况生,那会变得非常可怕。”

    “老爷子说过类似的话,做为一名联邦丄军人,我一直深记于心。”许乐回答道。

    “我很高兴你能记得,失望于更多的丄军人已经忘记。”邹部长眉头微蹙,再次望向窗外,淡然说道:“有件事情或许你还不知道,半小时前,于澄海师长从陆丄军总医院转到了一丄军区那间专属医院,他的辞职报告和医学诊断书,分成两份,放到了我和李在道将丄军的桌上。”

    做为新十七师的高级副师级丄军官,更准确地说,做为脂F丄军方用心培养的未来的新十七师师长,骤然知道这个消息,许乐再也难以保持情绪上的平静,霍然站了起来,嘴唇微微颤抖着,想要问什么,却终究没有问出来。

    那位出身厨师的于澄海师长,看上去像个人畜无害的老好人,实际上却是丄军神李匹夫那整整一代优秀丄军人最后的代表,在与帝国的战争中,他率领着新十七师不声不响地获得一场又一场胜利,恢复着当年那支不败之师的无上荣光,结果……现在却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而要被迫离开战斗的岗位!

    “前些天,李在道将丄军专程前往新十七师师部和于师长见了一面,至于他们说了些什么,没有人知道。”邹部长提醒道。

    许乐缓缓低下了头,脸上露出苦涩的自嘲笑容。

    做为丄军神李匹夫唯一的儿子,像迈尔斯将丄军和于澄海师长这样的前代丄军方大佬,即便或许并不赞同李在道的想法,但如果面临激烈冲突时,他们总会想起他是谁的后代,那么做出沉默退让的选择,并不会令人感到意外与震惊。

    在这种时刻,许乐很自然地想起和老爷子在费城一起泡温泉的时光,想起庄园前那【pian】闪光灯,甚至还想起了李在道当时的温和笑容,丄军神接班人?当时整个联邦似乎都认为他是丄军神选定的接班人,然而如果当李在道站出来时,还有谁会这样认为呢?

    这是很嘲讽很悲哀的事实,即便是联邦丄军神李匹夫,一旦离开这个世界,也没有办法决定自己的接班人究竟是谁。

    都部长看着他,继续说道:“于师长辞职,你被追杀,看来为了控制部队,某些人已经失去了理智,变得无比疯狂。”

    许乐抬起头来,忽然开口认真问道:“您以前想像过李在道将丄军……会是激进派的领袖吗?”

    “没有……”都部长沉默【pian】刻后回答道:“我一直以为他是一个温和的值得尊敬的丄军事理论家,我很难把那些阴谋和谋杀,与他联丄系在一起。”

    “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这种可能……但没有想到,最不可能的事情却变成了真的。”许乐低声回答道。

    “你要和李在道见面吗?”邹部长眉尖微皱问道。

    “不。现在见面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许乐摇摇头,接着说道:“如您刚才所说,他和那些人已经失去了理智,陷入了某种歇斯底里的疯狂……在我看来,这种丧心病狂代表他们已经开始害怕,开始惊慌。”

    他斟酌【pian】刻后继续说道:“我打算召开一场新闻布会,时间本来定在明天,但我想提前到今天。”

    “去吧,注意安全。

    “请您也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杀死你,是因为你有能力威胁到他们的安全。

    邹部长微笑回答道:“我似乎没有这种能力,所以我比你婴幽全。”

    许再犹豫【pian】刻,问道:“他们逼迫您辞职,您准备怎么应对?要不要和邰夫人商量一下。”

    “夫人和那些家族可以深入影响联邦的政治架构,然而对于丄军方的影响力却极为有限,毕竟丄军方真正强大起来,是这个宪历的事情,而且基本上是在丄军神的目光照拂下强大起来。”

    都部长感慨说道:“所以只有费城李家能够影响丄军方。当然,西林钟家也应该有这种能力,只是很可惜,那些家族并没有阻止甚至默认了那出悲剧的上演。”

    “但我不会辞职。”

    邹部长平静说道:“在某些人忙着争夺或巩固自己权力以实现他们的野心或者理想的时候,总需丄要有人记得,在前线,在遥远的帝国星域里,有几十万联邦士兵正在浴血奋战。”

    “他们需丄要给养,需丄要弹药,需丄要机甲,并不关心是谁在都星圈的名利场中获得了胜利,而这正是我这个国防部长的责任。”

    他望着年轻的联邦丄军官,微笑着说道:“所以我不会辞职,我会像个陷入初恋的小伙子那样,死皮赖脸地赖着国防部长的位置,争取能为前线做些事情。”

    许乐向桌后这位联邦丄军方唯一真正拥有学者风度的将丄军敬礼。

    ……

    ……

    “许乐上校。”

    “许乐上校!”

    在七组队员警惕的保护下,许乐走出电梯,准备穿过国防部一楼宽敞的大厅。路上遇到的丄军官们惊讶地看着他,或喜悦或紧张地敬礼问候,不知道本应在西林执行任务的他,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都特区。

    几乎同时,在国防部大楼华丽的旋转门那边,也传来了一阵密集而兴奋的敬礼声以及脚步声。

    “少卿师长!”

    “少卿师长,您好!”

    在铁七师丄军官的簇拥下,穿着一身笔挺中将丄军服的杜少卿从大门走了进来,正抱着文件忙碌行走的国防部丄军官们惊的赶紧立正敬礼。

    不知道杜少卿和铁七师丄军官是执行什么公务还是开什么会议,但总之就在许乐将要离开的时候,他出现在国防部大楼中。

    在他看到许乐的同时,许乐也注意到他的出现,两个人的眼眸里隐约似乎闪过一道光芒,却没有谁率先停住脚步,相反他们的步伐显得格外坚定稳定,没有一丝缓慢。

    他们没有停下,身边的丄军官自然也不会停下,各自端着冷漠生酷的范儿,目视前方,相对而行,眼中却没有对方。

    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联想到这些年联邦部队里的诸多传闻,想起杜少卿和许乐从毕业日丄军演直至最近的种种,本来嘈杂一【pian】的国防部大楼骤然安静了下来,空旷的大厅显得更加空旷,只能听到两边的丄军靴啪啪踏地,清脆作响,越来越近。

    国防部大楼正中央的地面是一个巨形联邦丄军徽,由重碳合金弹壳砌进坚硬地面而成,在灯光下挑着冷冽的像剑一般的光芒,当许乐和杜少卿走进联邦丄军徽时,几乎同时停住了脚步。

    “少卿师长。”

    “许乐上校。”

    许乐敬礼,杜少卿还礼,一阵沉默。

    许乐盯着他鼻梁上的墨镜,说道:“我刚才听了一句话,想转送给您:丄军队,不应该拥有自己的思想,因为这样太危险。”

    杜少卿表情冷漠,双手负在身后,站姿笔挺的就像冰川里最后活着的那棵寒松。

    他缓缓摘下墨镜,面无表情看着许乐,回答道:“席勒中期政论戏剧里提出的概念,你觉得我需丄要你来告诉我?”

    许乐望着他的眼睛和明显比几月前更加花白的头,说道:“历史会记住很多事情,我只是想提醒您,无论到了什么时候,您和您的部队至少要记住一点,丄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依照宪章规定,完全服从联邦民选【zheηgfu】的命令。”

    听到这句话,杜少卿冷漠的表情忽然间有了一丝怪异的变化,他的唇角翘了翘,似乎想要微笑,但终究却还是只变成了一丝冷冽:“许乐上校,清楚你自己的位阶,不需丄要你像个妇人一样唠叨,我也知道丄军人的天职是什么。”

    国防部大楼内,两群丄军官站在他们二人的身后相对而立,虽然不可能拔枪相向,却可以清晰地感觉到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石头高碰撞之后的焦糊味道,似乎随时都可能有石头被碾压成粉末。

    如今的局面已经逐渐清晰,杜少卿和他的铁七师,正是丄军方激进派手中最强有力的支撑之一,许乐不会奢望用言语瓣论便能让敌人缴械投降,但此刻他真的有很多话想对杜少卿说。

    “听说西门谨死了?”他神情凝重望着杜少卿和铁七师丄军官们。

    然后他缓缓眯眼,微笑说道:“死的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