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一百五十二章春天的雨夜及盛大典礼

    水夜烟雨扰人清梦。并不是入黑甜梦乡的好时候,更何一行人紧接着还有很多正事要做,所以他们占了十一号公馆开始喝酒,那个在利家排行十二的少爷热情地陪了几杯,便识趣的提前离开。

    这时候许乐看到了利孝通身旁的曾哥,他敬重曾哥这样的像把长枪样的汉子,很规矩地上前问候数句。曾哥点点头,依然像当年那样沉默地守候在利七少爷的身后,只是鬓角看着终是多了几粒雪花白。

    利孝通看着这幕不禁有些感慨,这个联邦只有许乐这个家伙。每每看见自己的保镖,却比看见自己还要更加礼貌很认真,大概就是因为这种性格,所以很多人非常欣赏许乐,比如总统先生,然后有更多的人非常想许乐去死,比如政府和军队里的那些大人物。

    把杯中残酒倒进烟灰缸淋熄烟草,利孝通蹙眉斟酌片刻,说道:“没有人希望你这时候回到都星圈。”

    许乐举起酒杯和远处的队员们遥碰一下,抿了两口,叼着烟卷含糊回应道:“很多人表达过类似的意思。”

    利孝通摇头说道:“所有人都明白,你为什么被放逐到西林,大致也能猜得到,那位施先生做的事情是基于什么生。现在拜伦阁下死了,他也死了,古钟号调查却没有重启的信号,这时候你回来”

    他的眉头像雪中被冻凝了的梅花枝一样,轻轻皱着:“所有人都感到恐惧不安,担心你会像那年杀死麦德林一样强悍直接的疯,就连我们家那位老爷子,这两天摸小圆帽的次数都比以前要多了很多次,很明显他老人家都为你的归来感到焦虑。”

    “结果谁都想不到,这个雨夜你除了去警署大楼走了一遭外,居然再也没有什么别的疯的内容,反而却花了很大的精力替那个女人争风吃醋,这事儿实在是令人有些想不明白。”

    “主要是替施清海过把瘾。”许乐望着他笑着说道:“这种事情劳动你亲自出马,这时候想起来确实有些不好意思。

    利孝通摇了摇头,自嘲笑着说道:“只耍你不疯,别说是让我来替你演一场打脸的无聊戏,就算让我脱了衣服扮小丑,我也心甘情愿。”

    “有这么夸张吗?”许乐好笑地皱了皱墨眉。

    “你是我人生最大的投资。”利孝通很严肃地望着他,缓声说道:“过往这几年的实践证明,家里那些老人也早已接受不管你是个小兵,还是被关进倾城的重犯,只要你不死,那么我所下的投资就一定会获益,所以我恳请你一定会学会制怒,学会珍惜自己的身体,在我眼中,你的性命比别人要宝贵太多。”在任何人眼中自己的生命肯定是宇宙中最宝贵的那一种,然而因为自然规律早已铸死了生物必将谓零的咒文。所以人们只好悲伤的接受,然后试图寻找一种能够离开时能够愉悦些的方法,比如寻找某种在情感上比死亡更加浓郁的理由,比如死在自己自由选择的道路上。

    春雨缠绵落下的昨夜,许乐和他的战友们悄无声具替车中那个家伙挑好了长眠的墓地。此时是清晨,这里是星河公墓,许乐将手中的白色花束搁在沈老教授的墓前,然后走到旁边的墓碑前,看着碑上被雨水浇湿的字迹,微微一笑。

    墓碑上写着施清海的籍贯家世和简要说明,墓志铭是许乐挑的,从多年前那封信件里挑出来的很有力量的语句,这些语句铿锵有力却并不一味严肃正经,很像施公子的性格。

    “我已死在我选择走的道路上,而你们要活着,好好活着,活的心安理得。”

    当年在餐厅里看施清海留下的那封信时,许乐看到选择道路那句话,便有某种感悟,人如果能够死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真的是一种很平静的幸福,所以今天他把这行字刻在了对方的墓碑上。

    “文艺青年一般都比较短命。”

    举着黑色雨伞,牵着儿子手的部郁,站在微凉的雨中望着面前的坟墓,面无表情嘲讽说道。

    已经四五岁的部流火好奇地睁着黑漆漆的大眼睛,望着面前的水泥圆丘。他当然不知道里面躺着的人是自己的父亲,却非常不高兴母亲牵着自己手的手是那么的冰冷和用力,有些痛。

    小男孩儿和动物一样危险而令人手忙脚乱,但他们同样拥有某种敏感的感知能力,按照平时性格肯定早就已经大吵大闹起来的部流火朋友,感受着公墓园林里的异样气氛和手上传来的痛楚,竟是吭都没有吭一声。

    许乐看了部郁一眼,现她今天鬓角居然还是夹了一朵小红花,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成的艳红花瓣上沾惹着春雨播散的水粉,显得鲜艳欲滴。十分漂亮。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或许是当年痛苦于梦幻破碎,墨雨痛哭于高公路,极高成熟之后,部郁除了喜欢穿红色的衣服外,也爱上了戴红花。

    “虽然直到最后你们也没能再走到一起。”许乐摊开手说道:“但我本以为今天这种场合,你总该把花换个颜色。”

    部郁沉默了很长时间,虽宁静却天然妩媚的眉眼间忽然闪过一丝笑意,说道:“他说过红花好看。”

    五年前,同样在这片墓园之中,同样在雨中,许乐正式替施清海扛起了照顾部郁和她腹中孩子黑锅的重任。五年后,腹中的小生命已然健康长成了虎虎有生气的小男孩儿,部郁依旧美丽,许乐依旧在背着各式各样的锅,施清海已经沉睡在了地底,时间,原来真的改变了很多事情。

    “晚上流火要弹琴,宵夜吧。”她说道。

    “好。”许乐回答道。

    部郁带着孩子转身离开。毫不拖泥带水,凛冽简单至极。

    许乐看着穿风衣的她消失于春雨中的背影,沉默片刻后打了一个电话,在雨丝中压低声音皱眉说道:“黛儿小姐,你好,我是许乐。”

    (今天非常莫名其妙,我写了不少时间,也没怎么走神,我以为自己写了很多字了,结果一算,就这些,但眼睛都***涩了啊,这种感觉真的很失落,就像以为可以拿七千块钱工资,结果到手原来只有三千,我”嘀他个嘀噢,明天两章!)(未完待续)

    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