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十二章 你竟能如此美丽

    大学城位于都星的北方,除了冬日的严寒之外,每年大部分时间里天亮的太早,也让人们感到难以适应。清晨六点,张小萌从睡梦中醒来,摸索着戴上那个从不离身的黑色镜框眼镜,伸了个懒腰,注视着窗外那条美丽的玫瑰河,那些在秋天里显得格外清澈的河水和微黄的树林,陷入了沉思。

    她人虽然已经回到了,但她的心其实还在,她服务于麦德林议员,拥有自己的任务和职责——去年她回到梨花大学,最重要的任务便是去接近那位神秘的、代号为太子的年轻男人,并且尝试在麦德林议员和七大家之的邰家之间建立某种良好的关系。遍布于整个联邦的无线网络,让她能够随时接收到议员方面出的指令,然而她回到梨花大学已经大半年了,黑色镜框的眼镜从来没有任何动静,生活平静的让她险些忘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直到前天,黑色镜框出现了文字,议员方面通知她,已经确认目标正是在梨花大学里学习,只是无法查知具体的居住地,不过据情报显示,目标一定会参加下个星期的双月节舞会。麦德林议员通过下属直接向她诚恳地出命令,必须想办法在舞会上接近“太子”,抢在别的势力之前,营造出某种良性的氛围。

    窗外的秋景那样的清丽,张小萌的心情那样的清冷,关于那名太子的情报并不细致,但是其中最重要的侧重点,却已经给她指明了方向,一个能够容忍邹家大小姐脾气的年轻男人,一个自幼被管教极严的年轻男人,一定有叛逆的冲动,对于爱情那种东西格外好奇。

    爱情吗?那我的爱情呢?张小萌只是一个未满二十岁地年轻少女。她也曾经无数次地幻想过自己的未来,属于自己的爱情。然而……窗外地秋景渐渐变成了一张脸,那张总是眯着眼睛。充满了真诚和善宽容的脸。张小萌自嘲地笑了笑,许乐那个家伙太老实了。

    布鲁斯学者,是乔治卡林学说的坚定支持者以及社会公认最佳的解读者,他认为这个世界上的爱就像拳头一样,也是要分大小的。男女之爱,家**之爱很美好,但是这些都比不上对整个人类。对联邦那种最深沉最长久的爱,是为大爱。

    为了对人世间地大爱便要牺牲自己的小爱。张小萌站在窗前,渐渐地握紧了自己的拳头,隔着玻璃镜片看到的世界,总是不一样的,或许更真实,或许更虚假,张小萌似乎看到了那些在山区里坚持着与联邦对抗,只为谋求一个更公平将来的战友们,她似乎看到了那些在社会底层不停挣扎。一生虚度的公民,她也看到了那些掌握着大部分权力,无耻地操纵着选举的政客。以及那些政客背后的财阀和家族。

    世界上有太多的不公平,接触那个施加于世界不公平地邰家,只是一种手段。纯净的天空里飘荡着张小萌纯净的心,她愿意在麦德林议员地领导下,为消除这个世界的不公平而牺牲自己的一切,包括……那段根本还没有来得及萌的爱情。

    不过在那段未曾来得及开始的爱情化成灰烬前。她应该还有时间最后尽情地享受一下,给对方那个年轻男子某种温情的回应,留下一段回忆,虽然这回忆地结局一定会令人伤心。张小萌的拳头渐渐松开,毅然取下了自己鼻梁上的黑框眼镜,放入了加了密码锁的金属抽屉中,然后散开了自己的满头黑,细心地开始打扮自己。

    清晨的梨花大学后门,已经变得寒冷的秋风中。许乐看着面前这个穿着天蓝色吊带裙的女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地吃惊不是在于张小萌居然在这么冷地天气里居然会穿这么少,而是他第一次现。原来张小萌……竟能如此美丽。

    不论是机场的大巴上,还是后来地食堂餐桌上,还是运动场的跑道上,许乐看到的张小萌鼻梁上永远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别的学生大抵也是如此,似乎谁也不知道张小萌不戴眼镜会是什么样子。

    戴着眼镜地张小萌。文静单纯。而此刻取下眼镜地张小萌。却像是换了另一个人。清亮眼眸里带着迷人地笑意。没有被玻璃镜片过滤地眼神十分动人。就像是会说话一般。未施粉黛地脸上。如画一般地眉眼。可人地嘴唇。天蓝色地吊带裙。将她细长**地脖颈和胸前一小片肌肤了出来。散着一股青春气息。

    十分逼人。逼人入迷。

    “好看吗?”张小萌微微偏头。可爱地眨着眼睛。盯着许乐有些窘地脸。俏皮地拉了拉天蓝色裙子地裙摆。

    很明显。准备给自己最后自由放肆地一天。准备给那些隐而未萌地情愫一个相对美好地终结。放开了心怀地张小萌。不再像过去那些日子一般。而显得可爱阳光了许多。萌……了许多。更像是那个被人偷吃了小狗饼干而幽怨生气地女生。

    许乐也感觉到张小萌今天地心情与往常不一样。但这种不一样是他所喜爱地。为了掩饰先前沉默地尴尬。他咳了两声。走上前去。很诚恳地说道:“很漂亮。”

    说地是很漂亮。许乐地手却像是不听指挥一样接过了张小萌肘弯里地那件短风衣。机械地披到了她地身上。说道:“天冷。多穿点儿。”这和冷热无关。纯粹是少年地心性在作祟。虽然许乐和张小萌之间直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关系。但那种隐约地情绪却一直在缓慢甜美地酵。出于本能。许乐根本不想让别地男人看见张小萌裸在外地双肩。张小萌也感觉到了什么。低声说了一句:“小气鬼。”

    说完这句话,张小萌很自然地挽住了许乐的肘弯,许乐半个身体顿时变成了化石,有些不协调地迈动了脚步。这秋天的风忽然多了一丝春天的媚意,让他的脸上有些微热地感觉。

    购买衣服的行程很快就结束了,至少算是个中产阶级的许乐并没有得到导购小姐们地白眼。张小萌虽然也买了好几套衣服,但却没有一般女生那样的挑剔,很干净利落地选择付费然后打包。做完这一切,这一对年青男女开始在临海最繁华的地带逛街,就这样挽着走啊走,像极了一对正陷于热恋的情侣。

    “没牵到手。”许乐准确地判断出自己现在应该做些什么,难道这就是约会?事情好像展的太快了些。不过身畔那个柔软的身躯,淡淡的香味让他地心有些乱。

    在临海的街道上走了大概七公里,许乐和张小萌的手臂向下垂了七厘米,两个人直视前方,都装作不知道这艰难而长久的七厘米下降过程,此时张小萌的手已经似触未触地牵着许乐的小臂,她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心想许乐还真是个老实的家伙。

    “肚子饿了,我们去吃饭吧。”又沿着玫瑰河畔的石径走了半小时,许乐忽然很认真地说了一句话。然后右手很理所当然地握住了张小萌柔软微凉的手,拉着她向着街边一家餐厅走去。

    一握皆是汗。

    “学校里应该有很多关于我地传闻。”张小萌坐在餐桌对面,小心地切着黑胡椒牛排。低着头问道:“你有什么看法没有?”

    “这是要我赞美然后告白?”许乐此时也低着头,用心地切着那些肉状纤维过于均匀的合成牛肉,在心里想着,说出来的话却是另一句,“我想你不怎么在乎别人地看法。”

    张小萌微微惊讶地抬起头来,脸上泛起一丝有些落寞的笑意。轻声说道:“很多人都认为我是一个幼稚的,不切实际的,天真而可笑的女人,居然会为了所谓理想,而放弃学业,跑到区去。”

    许乐愣了愣,没有想到张小萌要说的是这件事情。关于她地过去,在校园里有所耳闻,只是从相识开始。许乐眼中的张小萌就是那个在人面前文静平淡。私底下却有些古灵精怪的小女生,根本将她和那种形象联系在一起。他想了想后笑着说道:“你回来了不是?再说只要是理想。总是应该被尊敬的。”

    张小萌看着他沉默了片刻,认真地问道:“你对乔治卡林怎么看?”

    许乐对政治,对乔治卡林没有任何看法,他又想到张小萌回到了,应该是在寻求某种精神上的支持,犹豫着说道:“理论或许是好的,可是用来指导行为,或许……嗯,实话说吧,我认为他说的有道理。”

    张小萌欣慰地笑了笑,看着他说道:“虽然我回到了大学,但其实……我一直还在想念的那些时间,其实我一直都还是乔治卡林的信徒。”

    许乐微感惊讶,心想那你为什么要回来?张小萌没有继续说这个问题,只是看着许乐在心底有些微酸地想道,如果没有那些事情,和面前这个老实可爱地男孩子自然展下去,或许还真地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

    张小萌习惯性地望向了窗外,静静说道:“你相信爱情吗?”

    “相信。”

    “我不知道爱情是什么。”张小萌看着窗外地行人们,“就算将来明白了爱情这种东西,但永远又是什么?”

    许乐看着她看着窗外行人的脸,微笑想着,张小萌真是一个神经兮兮的女生。在他的心中,爱情这东西只需要相信,本来就不需要懂得——而今日如此美丽的姑娘,快要让他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