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一百五十章春天的雨夜及盛大典礼(四)

    茫干那个姓白的闺秀男人和七组点间的渊源或者说相歹影圳:有太多的故事可以说,在许乐第一次走进白水基地那间不起眼办公室前,这个专为联邦政府做私活儿的战斗小组,实际上的战斗核心正是此人。

    所以当许乐告诉队员们,这个年纪并不大眉眼清秀的护士是老白的妻子,众人震惊错愕之后,马上接受了一个光辉灿烂嫂子形象进入大脑。纷纷傻笑上前鞠躬见礼。

    “嫂子你好,刚才真是冒犯,我叫熊临泉,今年三十一岁,尚未婚配。嫂子医院里可有好姑娘介绍一下?,小

    “妓子,玉兰油不让我们去你家。婚礼的时候我们还在前线打仗,所以权金都没给,真是不好意思。”

    队员们恭敬称呼的嫂子叫陆佳佳,陆军总医院资深护士,看着这些先前浑身透着股野兽气息的男人们忽然间变成温顺乖巧的小动物,纷纷依次整齐走到自己身前问候。然后从裤兜里掏出厚厚一叠钞票放在自己面前,她那双好看的眼睛不由瞪的溜圆溜圆,瞳孔逐渐有无法聚焦的倾向。

    这些大老爷们是什么人?是我家老白的战友?可我家老白平时性情木讷,偏爱家务活,过于秀气像娘儿,偶尔却爱吹牛说自己在那个传说中的七组干过,那个印象深刻的夜晚,他曾腆着脸指着电视上的星云奖说自己本应该站在那里。

    等等,如果我家老白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些汉子就是那个七组的队员?算了还是不要想那么多了,这么厚一叠钱得是多少呢?仔细地数一数”十七万!

    女护士陆佳佳被礼金的数目惊的心花怒放,一抬头却现走道里已经没了众人的身影,包括自己身后的吴丽,也已经消失不见。

    “你别说,那个小眼睛男人看着确实有些眼熟。”她蹙着眉尖,非常认真地思考。

    每一个纯爷们的额头上都剪着重诺守信四个金光大字。

    施公子承诺临死前的西门攫要让正义被人看见,于是回头就把他炸成了议会山大楼外的标点符号,在春风里摇摆于亿万人的眼前。

    施公子还曾经承诺那个雀斑小护士去替他出气,结果瘦志未酬身先死,所以在死之前,他专门打了个星际电话,非常严肃地把这件破事儿交待给了那个家伙。

    许乐也是纯爷们,所以哪怕不理解,也决定要替公子把这件事情弄圆满,在无数大事之前,他没有忘记带着队员们傲赴医院,将那个长雀斑的可爱小小护士带了出来。

    只是没有想到这个过程里居然碰见了当年那个刻悍的女护士如今老白的老婆娘。

    “老白当年杀人放火,绑架勒索,无恶不作,谁能想到如今居然栽在一个满身正义感的女人手里。”

    稍后要带着小护士去十一号公馆里玩嚣张欺负人,队员们提前就已经脱下了军装,而且换了车辆。顾惜风用圆滚滚的手指夹着烟卷,想着在医院里的所见所闻,忍不住瞥了一眼身旁的许乐,说道:“加上以前栽在满身正义感的头儿手上,我不禁有所感慨,宪历六十七年之后,他的日子过的太苦了。

    “你就扯蛋吧许乐恼火说道:小爷带他走正路,当英雄。总比当年你们当杀手要强。”

    顾惜风赶紧解释道:“那倒是。我只是觉得老白选择这个结婚对象值得人们同情,正义感多些倒也罢了。可你看最后她数钱那样儿,居然连我们和她打招呼离开都没有听见。你说这正义凛然是怎么就能和贪财结合的如此紧密?。

    黄丽姑不安地坐在车厢角落里。不知道为什么,她相信了这些人的说辞,大概是因为除了那个紫唇漂亮男人外,这个世界上按道理没有人会知道他和她曾经的关联。

    和这么多陌生男人呆在一起。难免紧张,本打算一直保持沉默,可听到这些汉子们贬低自己的朋友,她忍不住开口辩解道:“佳佳是很好的人。”

    熊临泉等队员们没有理她,继续感慨道:“碰着这么一老婆,老白不会在家连烟都不能抽吧。”许乐笑了笑,说道:“老白就是因为这个才戒了烟。

    说话的时候,他用余光瞥了眼角落里的女护士,眉头微微皱了皱,真的无法理解施清海临死前会对这个女生如此恋恋不忘,甚至要求自己去做这么无聊的一件事情,虽然长的算是清丽,但哪里又能和他自己?

    “我能请教一下,你和施清海是怎么认识的吗?”他眯着眼睛,对那个女孩儿问道。

    黄丽鼻梁旁几粒可爱的雀斑骤然明亮。然后逐渐黯淡,微微偏着头。看着窗外的夜色,耸耸肩,自嘲里夹着点点悲伤:“原来”他叫这个名字啊。”

    墨绿色军车组成的车队并没有直接前往十一号公馆,而是根据达文西的意见,先行抵达了充满了奢侈品牌的第五大道。在并不长的路途上,许乐听黄丽讲述了那个生在陆军总医院间谍与女护士之间的故事,故事自然不会太长,却令他感动惘然之后陷入沉默。

    黑色的冰柜沉默地,搁置在最前一辆墨绿色军车中,许乐没有告诉她。因为觉得没有必要,而且这黑夜里充满了温暖的阳光,不需要悲伤。

    “请允许我以他朋友的身份,向你表达最真诚的谢意。”他望着黄丽微笑诚挚说道:“那家伙最喜欢像你这样的漂亮姑娘,死之前你陪了他这么多天,他肯

    黄丽有些不安地紧了紧拳头,轻声回答道:“联邦英雄感谢我,还真有些,,不适应呀。”

    许乐这才知道她已经认出了自己,笑着说道:“什么狗屁英雄,要让施公子听到了,一定会嘲笑你我一通。”

    “为什么你们要叫他施公子?以后如果有机会,请您一定把有关他的故事告诉我

    黄丽睁大眼睛,很认真地提出自己的要求。片刻后,她甜甜一笑,满足说道:“说实话,我一直很害怕他真的就是新闻里所说的那样可怕的坏人,现在知道他是您的朋友,那我想,他就算坏应该也坏不到哪里去

    进行这段对话的时候,他们正在第五大道著名的专卖店中挑选礼服,店铺本已关门,然而却不知道为什么又开门迎客,很明显这和达文西提议的破门而入,没有任何关系。

    许乐从护士的眼中很清晰地看到了不安与退缩,知道她被店铺的奢华以及标签上的数字震惊的不敢尝试,轻声说道:“随便挑,今天晚上的所有活动,将由三林联合银行提供赞助。”

    “可是为什么要穿这么贵的衣服呢?。黄丽不安地问道。

    “因为我答应过施清海,我要帮你把那位没有人性的前男友的自尊蹂躏成无数碎片,让你好好地出气。”许乐非常认真地说道:“只要你愿意,我可以保证你前男友今天晚上后,会非常后悔当初的决定。”

    黄丽紧紧握着那件闪亮的小礼服,看着面前的许乐,想着在广场上睡着的那个男人,忽然觉得鼻子一阵阵酸,大概是那个男人的朋友们身上汗味太重的缘故。

    席勒曾经写过五个童话故事,却从来没有承认过这些童话出自自己的笔下,之所以后世的研究专家认定这五个童话是他所写,除了一些文风比较和断代确定之外,还因为这位大师无耻的将童话中的王子都取了一个叫席勒的名字。

    在某个叫述精炼草木灰工厂女工生活的童话故事中,席勒王子与那位女工跳舞,相爱,俗套的波折圆满,除了替联邦留下新婚找鞋的习俗之外,更是为联邦女孩儿保存了无数对生活的憧憬。对于黄丽来说,那个苍白又艳紫的漂亮男人就是一个未经邀请便闯进自己生活的王子,虽然他已经离开,却仍然没有忘记给自己准备一场盛大的舞会,满足灰女工的愿望。

    穿着整套最新顶级奢华品牌,提着仕华女包的她,跟在许乐的身后走进一般民众根本没有任何认知的十一号公馆大门时,不由觉得这就像是一场梦,但因为是那个男人安排的梦,所以她非常努力地要把这场梦做完。

    “哪个是你前男友?”

    在顾惜风的提醒下,许乐看着公馆奢华大厅最里间那个方桌,看着那里的两男一女,轻声问道。

    “左手边那咋黄再压下心头渐渐起伏的情绪,目光微垂解释道:“对面是他现在的未婚妻。另一个男人我不认识。”

    “应该是她哥哥,眉眼很像。”顾惜风蹙眉说道:“头儿,十一号公馆的电子请束非常难伪装,说明这里层次不低

    “如果打脸,除了一身外。我建议还应该再加一些东西,比如黄丽小姐在被男友抛弃后,忽然找到了一个非常出色,家世非常优秀的男朋友,并且趾高气昂地带到前男友的面前炫耀。

    “这个桥段俗气而且常见,不过我喜欢!”

    身为州长公子的达文西经常出入这种类似的场合,很自然地斜着身子站立,望着那边嘲讽说道:“就让本公子去把他们的脸抽的啪啪响吧!”

    凭借伪装电子卡进入公馆来看热闹的队员们都很兴奋,甚至想和达文西争一下这个角色,但终究因为家世的关系,被一一拼掉。

    “我也很喜欢这种桥段,而且既然是打脸,就要一巴掌打死许乐向众人很认真地解释道:“所以我在等利孝通过来。”

    队员们瞬间沉默,达文西震惊无语,同情地望向那边尚不知情,温言交谈的那个男医生,心想头儿居然为这破事出动了七大家的公子哥,你呆会儿被打脸至死,也该瞑目了。

    (我所高兴的是因为从广场上一直以来,还要到故事的结尾,间客的情节都会高高兴兴,兴高采烈。至少也是平静安然,至少我是这备感

    的。

    关于施公子的死,一直没有解释,今天这里解释两句,我不喜欢重复。所以写的时候复意和那条老狗是要分离的,人生观不一样,表现自然不一样,施公子的离去很平静小很骄傲,很得意,我写的时候非常舒服。不知该怎么形容。

    不是为了什么后续情节而把他写死。我做情节构造时一般不会做这种事情,只是觉得他该死了,后来自我心理分析,大概是因为我一直认为这么妖的男人,活着真的没啥劲儿。

    美人自古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

    施公子是美人,又是名将,自然更不忍见其白头,不如归位。

    因为比计戈多了一千字,所以更的晚了些,还因为想着写这段解释。这段是不算字数嘀。

    另外是不会忘记大家要一下免费的推荐票嘀,请投推荐票,谢谢大家。明天两章。)(未完待续)

    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