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一百四十八章 春天的雨夜及盛大典

    徐乐没有对张小葫眼中流露出来的担忧做任何保证,很平静地转向另一个严肃而重要的话题:“那边的力量似乎比我想像的还要更加强大,我和官邸的联系出了一些问题。不过根据我的判断,总统先生这些天的沉就,实体上已经给出了足够多的信息,那么在不见面的情况下,我想我表该也能具体做些事情。”“帕布尔先生的道德品质无可挑剔,但你就这么确定他是在刻意沉就向你传递信息,而不是他已经被人完全掌握?”

    “任何人,哪怕是荷枪实俾的军人,也没可能完全控制一位联邦总统。再说,帕布尔先生可是……施公子和我的总统,他当过兵,又不是政治幼稚派,怎么可能表现的这么差?在我看来,总统先生现在需要的是由政府外围抢先出足够强硬的声音,以帮助他捅开那层他不方便伸出手指去捅的窗户纸,或者说给他一个去捅窗户纸的借口。”

    “看来这几年你经常看席勒的小说,窗户纸这种古典用辞用的很纯熟。”张小茴微笑望着他,说道:“既然你有信心,我就不再多说什么,祝你好运。”“谢谢。”许乐真挚地与她拥抱,然后准备离开。

    雨巷暗街灯下,张小萌看着他的脸,忽然开口说道:“你去接施清海的时候,帮我给他代句话。我认为他是最优秀的间谍,更是一名最优秀的战士。”“一定带到。”许乐檫去脸上的雨珠,微笑回答道:“虽然他一直都不喜欢你,但应该会非常喜欢你这个评f6o”

    走出雨巷,握手爬过栏杆,顺着那三颗大槐树绕向西边,擦着卖雨伞的小姑娘身前走过,两个人轻轻拥抱告别,然后各自走向不同的地铁入口。

    几分钟后,头徼湿的许乐走出都特区东四区地铁口,沉就走上早已等候多时的墨绿色军车,坐在宽敞的后车厢内若有所思。

    议会山事件之后,震怒的联邦政府和议会马上成立了级别极高的调查委员会,临时组成三个小组专门负责这次的特别专案。

    因为施清海曾经是联邦调查局的高级官员,尤其是后来查到他在这四年间曾经无数次利用联邦调查局的资源及网络,所以特别专案小组把联邦调查局排除在外,由警察总局、司法部以及国防部三方协作办公。

    专案组分散在都特区很多幢大厦之间,其中就包括阿斯巴大街的这幢警署大楼。这幢大楼并不承担最重要的那些调查任务,但负责看管及检理案件相关的很多证据,所以哪怕已经入夜,依然有很多警员与军官在忙碌的加班或是疲惫地守夜。

    冷库外有两把高背椅,一名胖警员把身体摊成一张厚厚的饼子,瘫坐在椅上,和同伴着一些不能让上司听见的牢骚。

    “今天晚上本打算去酒馆里好好喝一杯,谁知道又要临时加班,有时候想起那些离我远去的酒精与水的混合物,我都会愤怒的恨不得把房间里那个死人拖起来打一顿。”

    他的同伴是一名头花白的老警察,微微嘲笑说道:“房间里那个家伙,可不是你我能够敢动手打的角色。你也不要生气,那个家伙杀了联邦副总统,当然非常重要,必须好好地看着。”

    “有什么好看的?”胖警察嘲弄说道:“上司们开始的时候总认为议会山那么疯狂的事情,不可能是一个人做出来的,认为他有同谋,所以担心会出什么问题。可事实上呢?一个同谋都没有查出来,这个疯子还真就是一个人闯进了议会山!”

    老警察笑了笑,眼角的皱纹里流露出一丝感慨:“别说同谋,这么多天了,也没现有什么亲戚亲人过来替他收尸。”

    胖警察挥舞着胖胖的手指,指着脑后那扇塑钢门,压低声音说道:“听说那家伙父母早就死了。至于别的亲戚……拜托,他现在是谋杀联邦副总统和议员先生们的罪犯,不算叛国贼算什么?就算死了也别想干净,联邦里的人们都在痛骂不止,就算他真有亲戚朋友,这时候哪里敢过来看他?”

    话音刚刚落下,警署大楼外的阿斯巴大街上传来一阵低沉而又强劲的引擎轰鸣声,清楚的刹车声,然后是一连串急促却绝对不嘈乱的脚步声,那是很多双硬底军靴同时踩在警署大楼仿旧木楼梯上,才能出的震人心魄的脚步声。

    胖警察和老警察有些疑惑地互视一眼,然后缓缓站起,右手同时摸到了腰畔的枪袋上。

    走廊尽头,一群军人簇拥着一名年轻军官沉就地走了过来,那名年轻军官看着有些眼熟,人群随风挟来的气氛格外严肃,因为他们的表情非常严肃。

    走到库房之前,人群中那名魁梧汉子抬起像钢铁束好的手臂,指着两名愕然警察身后,对那名年轻军官低声说道:“小爷就在里面。

    当许乐准备走进冷库去看那人最后一眼时,那两名牢骚满腹却依然忠于职守的警察,终于有了反应,胖警察不安警惕地看着面前的这群军人,手指悄无声息挑开枪袋暗扣,沉声说道:“对不起,我不能放你们进去。”

    顾惜风站在许乐身后,满脸微笑说道:“依据联邦相关法律条文和政府条例,如果该案件已然进行完整的证据报备,那么已死亡的犯罪嫌疑人,可以交由权利主张者。你身后躺在冰柜里那位小爷没有什么亲人朋友,所以我们今天来主张他的身后民事权利。”

    两名警察面面相觑,想到刚才所说的话,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片刻后,胖警察摇头说道:“我不明白你们说的是什么,我要求你们马上退开,没有人会同意你们的荒唐要求。”许乐微微垂头,然后抬起右脚,向前走去。

    两名警察想要拨枪,却无比惊恐地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两根粗圆的冰冷枪管已经悄无声息抵住了自己的后须。

    许乐没有注意警察瞬间苍白的脸色,直接推开冷库的大门,然后在那三面墙的冰柜中准确地找到位置。

    没有任何犹豫或心酸的感伤停顿,他拉开冰柜,拉开袋子上面的封口,确认没有错后马上挥手,示意队员们擘忙把这个家伙格出来。

    他望着袋中那张苍白而安静的脸,眼睛激眯,嘴唇轻抿,低声笑着说道:“换个地方吧,这里太冷,都快要冷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