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一百四十七章 春天的雨夜及盛大典

    状态也比较差劲,所以写的非常吃力,写的很少,而且怕写的太渣,矫以也不敢逼自己写,请大家多包容,周1一恢复两章。章节名不想用前面的,所以就用了新的,谢谢。)

    张小萌看了一眼他手上的!$料,目光很迅地抬起,望着许乐的眼睛,轻声说道:“虽然自从我那位老师去世后,施清海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就已经自动脱离了组织,加上临海州那次,已经算是两次。议会山事件后,委员会的声明也确认了这点,但他毕竟是青龙山的人。“你想说什么?”许乐问道。

    张小萌微笑说道:“我想说的是,施清涟也一直认同这个身份,所以他才会把这份很重要的东西交给我。按照组织的纪律,我本应该把这些东西送回山里,并且保守秘密,但我想……你应该也很需要这个。

    许乐抬起头来,巷口昏暗灯光照耀在他的脸上,笑容显得异常真诚轻松,他静静望着女孩儿镜片后的眼眸,带着一丝极轻的感慨说道:“你再也不是那个把组织与任务看的高于一切的令人头痛的天真女孩儿,这样……妾好。”

    张小萌微微低头,自鬃畔斜飞起的丝在微湿的春夜微风中颤抖不停,正如这一对初恋男女错过铝失的那些青春在回忆里留下的痕。

    “不过施公子从来都没有把组织看的高于一切,所以他把这份重要的东西也给了我一份。”

    许乐望着她的侧驶,轻声说道:“我只是有些不理解,既然他已经查到了想查的东西,为什么还要杀进议会山,把所有人都惊的目瞪口呆。

    片刻沉就之后,张小萌把当时的情况非常详细地说了一遍,包括四科里那名出卖施清海的情报人员,甚至就连委员会与联邦政府之间的黑暗交易,她都没有做丝毫隐瞒,因为她很了解许乐的性格,清楚他很需要知道朋友离去前的所有细节。“委员会的决定,让我和科里很多同志都感到有些心寒。”

    春夜未深,但前些天总的雨与周遭环境的湿漉却让空气变得有些徼凉,张小萌轻轻环抱住双肩,这时才现她的肩头比校园里清减了很多。许乐默默走在她身旁,有些笨拙的脱下军衣外套,不自然地递了过去。

    张小萌披上军衣外套,感受着布料传来的体温,满足地吸了口气,笑着说道:“谢谢。”

    在巷口那盏高悬空中像第三轮月亮的昏暗街灯下,两个人缓缓停住了脚步,张小萌转过身来,静静望着许乐,宁静的眼眸里自然流露出担忧之色:“他中了毒,所以没有什么选择,但你不一样。我不是说联邦政府曾经允诺你的那些大好前途,也不是说军方对你的器重,只是希望你在做决定之前认真地思考一下,是不是有更好的选择,不要过于冲动。

    嗯。”许乐点了点头,低声回答道:“施公子临死前我答应过他,不会疯,虽然他应该没有听到,但我答应他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

    “军神老爷子临终前对我也有过很严肃的交待。”他的眼睛眯了起来,表情凝重而认真“我会尽一切力量,把握一切机会去获得这场战斗的胜利,保护自己,让所有敌人都非常不愉快地站在这片土地上,去看这件事情的结局。

    张小萌恬静一笑,知道他说到就一定会做到,那颗担心很久的心终于放松了下来,说道:“呆会儿你出去的时候小心一些。联邦政府很清楚我的真实身份,联邦调查局四科一直在盯着我。你这个已经被舆论摧残过一次的联邦英雄,被拍到和我在一起,会给你的敌人提供太多好素材。“放心,现在联邦里没有谁能够跟踪我。”

    许乐讲述的是事实,给人的感觉却是自信到接近嚣张的程度,大概是因为这个事实本身太不可思议。“施公子以前就隶属联邦调查局四科。”

    他皱着浓眉感慨说道:“政府和你们青龙山,都叫四科,这种巧合真的很有趣,(8生那家伙在两个四科都呆过。”

    他望着张小萌,忽然笑着说道:“你知道我和施清海怎么认识的吗?当时还在联邦调查局工作的他,奉命去梨花大学调查你,结果他在太阳底下偷懒,我那时候也刚好在铁门后面晒太阳……”

    声音在夜巷里忽然变得低沉起来,光线似乎炽烈起来,似乎时空再次回到几年前临海州那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梨花大学铁门旁曾经生了很多普通的故事,然而如今看起来,这些故事的男女角色们或许更愿意拥有那种普通。

    对于许乐来说,施清海和张小萌是他万里逃亡到都星图上真正意义上最早认识的朋友,小狗饼干和阳光底隔着铁门递过来的那根烟,阳光下微笑的漂亮便衣探员,隐姓埋名逃亡的门房旁听生,刚刚脱离革命女青年身份的少女大学生,一晃原来都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

    那时候施清海还很年轻却已经颓废,许乐年少却沉就木讷,张小萌总有那么多的心思总以为自己的肩膀能扛起很多的责任。施清海直到死都坚持认为张小萌是一个愚蠢而无趣的女人,许乐直到今天这一刻依然坚持认为就算没有那根烟,自己也应谭会和流氓变成好朋友。

    “其实他早就已经厌倦了当间谍,只不过因为他老师,也就是吖d局那个胖局长的死,他才重新提起精神。他曾经告诉过我,既然无法后退,那就要勇敢的前进。”

    许乐抬头望着头顶高处的昏暗街灯,却现有淅淅的雨滴落了下来,不由眯起了眼睛。

    “我不懂政治,哪怕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还是不能完全理解你们青龙山里这些人的思维模式,但我很清楚,施清海骨子里确实是个理想主义者。”

    许乐沉就片刻,从衬衣口袋里取出一封已经皱巴巴的信,递给张小萌,说道:“这是当年他下潜之前写给我的一封信,用我能够想到的词语来称赞,大概就是这封信上的话会光。”

    “我觉得这封信很适合让青龙山里的青年们看一下,所以交给你保管。

    张小萌表情认真地接过信件,仔细贴身收好,轻声说道:“我会转给山里……然后,你有什么打算?”

    许乐眼睛微眯看着街灯下那些清晰如丝线的夜雨,沉声说道;“我要去警署验尸间把他接出来。”张小萌眼睛里浮现出忧虑的神情,因为她知道这件事情有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