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一百四十六章探京营(中)

    当许乐专出地下消道,被十七师团团长赫雷及前七组特联口刁接过双肩军用背包时,在遥远的太空那头。那三艘来自偏僻军事基地的战舰。沉寂多日的多引擎群组。终于伴随着低沉的嗡鸣声重新启动。

    在过去的这些天里,这三艘执行秘密军事任务的战舰,失去了全部动力,只能依靠维生系统最基础层级运转,来维持舰内战斗人员的生存。三艘战舰就像是三个巨具的钢铁垃圾,无助地悬浮在宇宙之中,无法移动,也没有办法将窘迫悲哀的状况通报给联邦军方上层。

    当战舰重新拥有动力,似座冰雕忽然间拥了生命力活了过来后。那位头数夜渐白眼窝深陷憔悴不堪的满桂舰长,在第一时间内把情报传回了都星圈。都特区西山宾馆戒备森严,东南角那片密林里隐藏着几间独幢建筑。联邦参谋联席会议主席。李在道将军拥有其中有一幢。

    这一天清晨,他终于收到来了遥远星空的消息,知道那份阻截计已经流产,同时也隐约明白了为什么那三般战舰居然会无声无息的失踪这么长时间。

    他倚靠在浅灰色的布面椅中,表情平静地望着窗外的春林,并不像忠心的部属们茅现的那般紧张不安,大概是因为事先他对这个最坏的结果已经做出过预估,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宪章第一序列权限,物理操作,远程控制,好像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很麻烦的局面,一个从来没出现过的类型敌人。”

    李在道将军握着电话,对那头平静说道:“上次开会的时候。我曾经说过。关于许乐上校的权限一事。我会想办法解决,但在我想出解决方法之前,我想宪章局应该在控制他的权限方面做出自己的努力。崔局长,这方面你是联邦可无质疑的专家,希望您能多用心。”

    面对着三艘联邦轻羽级战舰,那位年轻军官就这般冷漠地闯了过来。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他的身上似乎具有某种能力,可以让那些细束空间弹失去座标,可以让机甲释放舱内的程序乱成一团麻,他似乎可以让所有的机器装备在瞬间失过…

    这是什么样的情况?能力还是上苍的眷顾,抑或是那些神秘未知的命运在起作用?

    对于联邦军方那些执行此次秘密任务的人们来说,生在许乐身上的事情无法理解,除了军神接班人之外,又有了某种令人心悸的诡异色彩,涂抹在了他的身上。

    崔聚冬一夜未睡,他盯着宪章局大楼外那条笔直的只能进不能出的道路,保持着站立的姿式长达数个小时,他比任何人都更早一步隐约捕捉到这件事情里隐藏着的恐怖信号,在李在道提醒之前,他已经感到了浑身寒冷,就连小指末端的皮肤都开始麻。

    走出办公室,倒了一杯滚烫的咖啡,勉强堆着笑容与局里的工作人员们打着招呼,崔聚冬向宪章局大楼下层走去,走进专属于他的电梯。

    度已经过了战机起飞时的度。电梯间内的灯光却依然没有丝毫闪烁,凝结着联邦社会几乎所有尖端科技文明的宪章局,绝对不会在这些细微方面出问题。

    崔聚冬盯着快变幻数字的显示屏。表情非常凝重,凝重之中甚至还有些不易引人察觉的恐惧。

    做为宪章局行理局长的他。也不是非常清楚联邦中央电脑本体所在的核心区域,究竟已经深入地下多少米,或许资料上面有答案,但他习惯性地不去查阅,因为他有轻微的惧高症。对于每次长达数分钟的极入地之旅,总是无法适应。

    然而今天的恐惧其实和宪章局地下基地深度,没有任何关系。

    电梯门打开,崔聚冬轻轻吸了一口微湿的空气,已经开始生出银丝的眉毛皱了起来,看着眼前熟悉空旷宏大的地下宫殿似的核心区域。有些惘然地停住了脚步,似乎并不想往里面走。

    联邦中央电脑主体所在的核心区域,深在宪章局大楼地底无数米的恨温人工凝水层,无论是温湿度都非常舒适,加上强大的空气调节系统不停进行着过流清洗重生,空旷大厅里的空气其实非常不错,然而基于某种心理上的问题,绝大多数人类依然无法适应这种深埋地底的气拜

    幸亏联邦中央电脑的信息搜集和运算处理,并不需要太多工作人员的帮助,事实上,如果不是基于第一宪章的严苛规定,联邦中央电脑完全可以自主运行日例程序,不需要任何指令输入。

    走出电梯,踩着强度合金铺就的通道向大厅里面走去,崔聚冬的表情越来越平静,又

    一道厚约五米的夸张物理隔阻。把核,区域分成了两个部分,一边是看上去不停忙碌,实际上碌碌无为的宪卓局工作人员,另一边则是沉默守护联邦无数年头,从未出过任何声音的联邦中央电脑主机。

    崔聚冬沉默地站在物理隔断前方。忽然挥挥手,让所有的宪章局工作人员都撤了出去。

    地下核心大厅里空无一人,只有那面两维信息显示光幕不停地闪动着信号。联邦三级电子监控网络,在宇宙各个区域捕捉到的电波信号。视频信号,音频信号源源不断地传入电脑主机,然后化作道道光束或数据流,以人类无法理解的机械方式。快流动于光幕之上。

    崔聚冬盯着这道自己已经看了几十年的芜幕,盯了很长时间,直到他的眼瞳都缩了起来,忽然觉得自己似乎出现了某种错觉,觉得光幕上的那些机械陈列的数据行和光束,骤然凝拢在了一起,变成了一张冰冷而漠然的脸,高高在上俯瞰着卑微的自己。

    冰冷的汗水在他的额头上渗出,缓缓地在肌肤上流淌,崔聚冬望着无言的光幕,悲伤而惶恐地摊开了双手。用沙哑的声音缓慢问道:

    “老东西,局里几千几万年来。都一直喊你老东西,也许是亲切,也许是因为我们不怕你。因为你是为联邦服务的,你要遵守第一宪章的规定。”

    “所以当我现你违反第一宪章,开始直接进行物理操作时。你应该能够明白我的震惊与恐惧。”

    崔聚冬脸颊苍白,摊开双手,无助地看着头顶上方巨大的二维光幕。沙哑着声音问道:“究竟生了什么?就算许乐拥有第一序列权限。可为什么你能够突破限制,进行直接物理操作?你知道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崔聚冬猛地抬起头来,微卷的头像鞭子样的甩动,他恐惧而愤怒地挥舞着手臂,对着头顶的巨型光幕大声吼道:“你违反了宪章!你违反了宪章!你怎么可能违反宪章!逻辑在哪里?道理在哪里?这不符合规律!”

    忽然间他的右臂僵硬在空中,眼瞳因为剧烈的冲击而变得微微焕散。有些不可思议地盯着光幕,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又没有出任何声音,直到很久之后,这场独幕哑剧终于出了声响。

    崔聚冬像个受了大委屈大惊恐的小男孩儿那样,盯着光幕上面平稳而又高的运算序列,自言自语道:“自主意识?你有了自主意识?不。我不相信。”

    “我不相信!”

    他震惊将手指插进湿漉冰冷的头中,用力地揪住头,急促地喘息着,像疯的菜场妇人般扭动着身体。踢着自己能够看到的一切东西。椅子桌子废纸篓。

    噼哩啪啦,联邦最重要的中央电脑核心机房内,一片凌乱不堪,不知道踢翻了多少个椅子后,崔聚冬终于感到了疲惫,他扶着腰,觉得腰椎像是灌了铅一般,扶起一把椅子随便坐下,不再去看那令他感到慌张的光幕,而是盯着自己的脚尖。有些神经质的笑了笑。

    “我疯了,有什么不能相信的呢?老局长和我不是早就已经想到了这一点吗?我们不是一直在害怕又兴奋于某种情况的生吗?”

    他像一位哲学家般地苦苦思索,然后微笑,像一位穷困诗人般挥臂,勇敢地抬起头来,望着光幕,沉默很长时间之后用低沉的声音说省,“七秒钟。我没有忘记那七秒钟。”

    他站了起来,把椅子扔进垃圾堆中,转身向电梯走去,默然说道:“随便你吧,你如果想把这个世界毁灭,那就毁灭,我只是一个凡人。我要去做那些正常的事情。”

    因为先前那刻疯狂的泄,他的脚受了伤,鲜血渗出鞋尖,拖着一拐一拐看上去有些滑稽,却又有些悲凉。

    “小爷就是在那儿闭的眼睛。”

    熊临泉隔着车窗玻璃,指着不远处宪章广场那组仿古铜雕像,向身边的许乐讲解当时的情况。

    许乐眯着眼睛沉默望着那处。片刻后他忽然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因为他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街道旁几辆墨绿色军车的车门同时打开,穿着十七师军装的队员们警惧地围在了他的四周,隔开了远处联邦调查局和国防部内务处的监视目光。

    (出去玩去咯。谢谢大家的祝福。对了,明天也只有一章,抱歉。因为有活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