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一百四十三章是这样的(中)

    诚舰内的联邦军官们注意到满挂卜校脸煮铁青,眼角孙钟棹让质一般的抽搐,知道他此刻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这一点很容易理解,无论是再怎样坚毅的军人,看到先前那幕细束空间弹四散飘移如断线破风筝般爆成无用烟火的诡异画面。大概都会陷入某种莫名不安情绪之中,这种无法用理智去分析解释的事情,往往伴随着强烈的恐惧。

    紧接着,战舰上又生了更加令人震惊的事情,依照指挥舱命令开始准备机甲强行登舱作战的舰载机甲室那边,传来了数道焦虑紧张,充斥着惊慌情绪的回报声。

    “注液程序失效!重复:注液程序失效!”

    “后支架无法展开,辅助飞翼自动录离,不明原因,警告!释放舱门保持关闭状态,维生系统指示灯闪烁警告中!”

    战舰腹部被分隔成十五个释放舱的舰载机甲弹出区,通迅系统内充斥着各式各样的紧张回报声,隔着那些厚重的装甲,似乎都能听到机师们在座舱内出的焦虑咒骂。

    “释放舱门已经打开,后支架仍未展开!我的,还固定在基台之上!”

    一名联邦精锐机师,盯着光幕上正逐渐拉开的舱门,看着那片幽深静美的宇宙星空,听着耳边传来的尖锐警告声,眉眼因为恐惧而扭曲起来。快地向舰内的技术支援部门喊道。他所操控的,依然被后支架牢牢锁死在基台之上,明明已经调适成功的维生系统忽然又出警报。面前舱门外的真空宇宙,此时毫无疑问等于是一片地狱!

    他猛地推起头盔,对着通讯系统愤怒地大声吼叫道:“后勤你们这帮废物!赶紧把舱门关上!”

    十五个松甲释放舱内,生着极为类似的危险状况,有的是后支架锁死,有的是维生系统直接失效。有的是辅助飞翼自动脱落,像一坨废铁般狠狠砸向金属墙壁,溅出无数火花,有的机甲甚至管线注液出现了严重的问题,靠着太空的舱房内喷射出无数的深色粘稠液体。

    最危险的情况生在右手第二间释放舱内,那台黑已经开始启动后,才现弹射装置右滑道卡阀没有降下,如果程序继续进行下去。下一刻这台机甲便会在舱内变成恐怖的巨型合金锤,直接将战舰腹部砸出一个恐怖的大洞。

    一时间战舰腹部陷入了极度恐慌和嘈乱的状态之中,负责技术支援的战舰后勤部门军官们,像傻瓜一般瞪着面前十几台工作台光幕瞪着那些完全不听从自己指挥像老鼠般跳跃的各项技术参数曲线,不明白究竟生了什么事情。

    二十几秒钟后,光幕上的各项技术参数曲线忽然完全归零,十五个机甲释放舱内的弹射装置自动收回,同时舱门缓缓关闭,总算是没有生机毁人亡的悲剧,然而释放机甲以对那艘西林飞船起攻击的任务,也不得不被迫终止。

    战舰后勤部门的技术军官们愕然站起,看着沉默的工作台光幕,看着那些逐渐归零的技术参数曲线,听着通话幕统中机师们不解的吼叫怒骂声,感觉浑身寒冷,根本无法解释。自然只有保持沉默。

    三艘战舰全体机甲释放失败。主持此项秘密军事任务的满桂上校脸上的表情愈难看,被铁青色涂成黑色金属雕像般的眉眼间涌起混杂隐惧不安的某种愤怒不甘。

    光幕上那艘来自西林的次羽级战舰。正保持着极高的巡航度,向着前方飞行,眼看着便要穿过三艘联邦战舰组成的包围圈。

    “调姿,定准三体参数重校,左引擎群动力全开,右引擎量矢量减弱,保持度,青苗号,青叶号。按照命令前往计划拟定位置阻截。”

    听到舰长的命令,指挥大厅里负责航道计算的军官身体微微一僵。他非常清楚按照这条航道前进。那么在一百一十几秒之后,这艘青阳号轻羽级战舰,极有可能与那艘西林飞船在太空里正面相撞!

    大厅里一片沉默,所有人把目光投向舰长处。

    满桂上校深吸一口气,眉眼逐渐舒展开来,然后缓缓坐入舰长座椅中。没有对下属们做任何解释。

    连续生的诡异事故。已经让他感到了强烈的不安,相信这种不安也已经逐渐传到下属军官的心中小但他依然不会放弃。

    基地接到的任务,就是不能让那个人回去,那么他便会想尽一切办法,不惜一切代价阻止那个人回去,哪怕是这种同归于尽的疯狂操控。

    他是军人。

    这是战争。

    青阳号轻羽级战舰大厅里一片死寂。在某一时刻的集体沉默之后,所有的军官回到自己岗位上,开始按照满桂舰长的要求,操控这艘庞大的金属战舰,向着指定区域飞去。向着那艘仿佛有某种魔力般,耳以免瘦伤害的西林战舰飞去,向着轰轰烈烈的爆炸与死亡飞去。

    当然会恐惧,有的军官表情显露了一切,面对着即将到来的壮烈死亡。不是谁都能做到视其如同归家。然而没有一名军官质疑舰长的决定。也没有一名军官因为恐惧而未日o8旧姗旬书晒讥片齐余比们戏自尸的操作任务,因为他们是联邦军人,可以怕可,但绝对不会还没有战斗便承认失败。

    宇宙很大,太空很空,于是显得人类的飞行器格外渺二十几个天文单个的遥远距离,其实只是秒针很寻常的数十步行走,仿佛要令人窒息的两分钟马上就过去!

    没有战舰相撞于无江无湖的真空里,没有询丽的盛大烟花绽放在黑暗中,没有壮烈的集体死亡来见证阴谋背后小人物们的魅力。也没有任何热血或是冷血的画面出现。

    三艘绝意进行自杀性拦截的联邦战舰,就像三颗没有任何生命的金属石块般,悬浮在航道的不同方位,沉默而无助地望着那艘西林飞船高平静,极为沉着优雅地从自己眼前飞走,而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事实上当满桂舰长对三艘战舰下达命令后不到三秒钟,战舰上的联邦军人们便现,自己已经无法控制战舰向指定空域飞去,不,更准确地说,他们已经完全失去了对战舰的控制。

    战舰的多引擎随着逐渐低沉的嗡鸣声停止了运转,舰内各舱的灯光集体熄灭,在应急灯昏暗灯光的照耀下,可以清晰地看到,所有监控光幕漆黑一片,看不到任何数据曲线,甚至看不到一个光点。

    除了舰内维生系统之外,所有装备仪器瞬间关闭,战舰变成了一个没有生命的金属堆砌物。

    一片安静,死一般的安静。

    安静里,越来越多急促呼吸声响起,联邦军官们眼瞳里写满了不安。恐惧地扫视着昏暗的战舰内部。似乎在寻找什么神秘的存在。

    满桂舰长后背是满是冷汗,他双手紧握着扶手,胸膛急剧地起伏,觉得有一个幽灵正在自己的头顶盘旋。

    那个幽灵,悄无声息地控制了三艘联邦轻羽级战舰。

    那艘古钟公司战舰上的人们,并不知道那三艘联邦战舰上生了怎样诡异的事件。

    他们紧张不安地操控着战舰高前行,现那些明显不怀好意的联邦战舰,除了最开始的细束空间弹攻击之外,并没有后续的攻击手段,而是停留在了前驻空域,沉默甚至极有礼貌地目送自己的战舰离开。

    这令他们感到极为不解,没有道理对方已经亮出屠刀,却又忽然醒悟悔过。

    能够解释这一切,大概也是宇雷里唯一能够解释这一切的许乐,依旧站在最前端的落地舷窗之前,平静看着前面像彩带般不断涌来的美丽晏空,没有和任何人说话,也根本没有因为那三艘火力强大的联邦战舰出现又停止而流露出任何惊奇情绪。

    “我想,这样你应该很满意。”

    有一道声音在许乐的脑海内响起。那个穿着标准礼服,似乎越来越年轻的老管家悄然无声出现在他左眼瞳中,或者说同样是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身后传来人群劫后余生的欢呼声,耸乐笑了笑。他从一人手中接过杯咖啡,对着面前的星空,又或是对着玻璃上反射的自己容颜,实际上却是对着那个无所不能的伟大存在说道:“当你拒绝了我上次的请求之后,我就一直在想,所谓的第一序列安全权限,究竟包括哪些方面,我应该怎样才能把这种权限利用好

    “所以你根本不在乎那几艘战舰的攻击,甚至你在等待着他们的攻击。你也不会主动去进入防御或者躲避,因为你想知道,在你的生命受到威胁时,我会用什么样的手法来保证你的安全

    联邦中央电脑沉默片刻后,说道:“因为上次在西林老宅,我说过自杀不能解决问题,所以你这次是在用别人的枪逼我违反某些条例

    “是这样的,因为条例太多。我需要清楚地把握,你的自我程序推演。会允许你做到哪一步。”许乐望着窗外的星空。轻声说道:“而且有位前人说过,人,都是逼出来的

    “婆是一个很三俗的黄色双关语”小中央电脑没有任何情绪起伏回答道:“而且我必须提醒您,我不是人。”

    许乐的眼睛眯了起来,窗外远处的新生星尘在睫毛上耀成新鲜的丽影。忽然说道:“在我看来,你就是一个人。”

    “虽然这话可能听着有些虚伪。因为按照你的能力不可能有那么一天。但是”如果真有一天你像施公子那样陷入绝境,我绝对不会丢下你不管

    他抿了抿嘴唇,用力地点了点头,重复道:“是这样的。”

    很长时间的沉默之后,中央电脑母答道:“谢谢。”

    (情节上有个很大的昭,关于飞船相撞跟随以及机甲破舱战的问题。我想了两三个钟头,也没有找到一个合适而简约的方法解决这个刚。所以只好存而不论,当自己没有现,请大家拿块黑布遮住自己的脸,不要看老猫那丢人的架构。防作者专区一直登不进来,吓死我了。下一章一点钟左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