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一百四十二章 是这样的(上)

    清雅好听,这两个现让离开太空检查站后的许乐心情相当不错「看着战舰舷窗外的繁星流尘,想着那些小学生唱到第六杯酒那句关于姑娘的嘶喊该怎么办,唇角不自禁地翘了起来。

    然而就像行星地表的天气总不可能永远晴朗,好心情似乎也永远无法持续太长时间,当次羽级战舰进入第三个标准航行日第十七小时,舱内响起了尖锐的警报声,警示灯光明暗交替闪烁不停。

    乘坐电梯从顶层进入大厅的许备,在舰长的帮助下现了问题。

    指挥座椅前方悬挂的金属球射出的三维光球上,清楚地标明前方太空中出现了大型飞行器,从信号起始数码串上可以判断应该是联邦军方的战舰,战舰要求西林飞船马上减,接受检查。

    如今正处于战争时期,虽然说战火被联邦强横地推入帝国腹地,对联邦星域似乎没有任何影响,但军方进行航行检查是很正常的事情,问题在于,当西林飞般要求验证对方的战舰权限身份时,却一直没有得到准确的答复。

    一股诡异的气氛开始笼罩在飞船内部。

    不知道是不是在战场上见达太多生死的缘故,还是他最近这些天情绪一直自主压抑的原因,看着星图上没有任何标识的联邦战舰,听着频道里充满压迫感和威慑力的命令声,许乐脸上表情却没有任何波动,一味平静。

    “请马上减至第~~度区间,在一分钟内做好调姿准备,接受检查,请注意,请注意,这里是联邦舰队吞星基地巡航编队,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通讯系统内再次响起前方联邦战舰看似有礼骢「实则冰冷强悍的命令声。

    这次没有借刀,所以比较讲究杀人的风度,才没有一上来就万炮齐轰,许乐目光微垂,眯着望着远程光学捕捉屏幕上逐渐显现的对方战舰,在心中默然嘲讽想到。

    古钟公司次羽级战舰与对方交流数次,始终没有得到确切的回答,舰长皱着眉头大声说道:“我舰需要你舰执行检查的权限文件,需要你们开放数码串前十六位以确定具体归属,如果不能满足这两项条件,我舰将拒绝接受检查。”

    “迳是军方秘密任务。”前方拦戬的联邦战舰回复的非常迅,通讯系统里那个冰冷的军官声音异常强硬,"依据联邦战争时期太空飞行器管制条例,任何飞行器必须无条件接受军方检查。”

    古钟公司战舰上一片沉默,此刻所有人都已经看出来,前方太空中的联邦战舰别有企图,然而他们似乎找不到任何办法去面对这种局面,虽说古钟公司研的次羽级战舰在度上有极微小的优势,但是这艘战舰上没有装备任何武器系统,就像是一个没有刀的刀客,一个没有剑的剑人,没穿百叶裙的**少女,没有任何还手或者强硬的资本……

    就在一片沉默中,许乐忽然按下面前的光触点,从舰长处接过了通话的权力,他在工作人员们疑惑的目光中,对通话系统说道:“我认为你们不是军队,你们是强盗或者杀人犯,我方将不接受你们任何检查。”

    他望着光幕中已经逐渐显现出纯黑舰身的联邦军舰,稍一停顿后,眯眼说道:“我是许乐,欢迎你们耒阻止我或者杀死我。”

    指挥大厅里的寂静程度更胜先前,包括舰长在内的所有工作人员震惊地望着许乐,不知道他这样做的底气究竟在哪里,己方战舰没有任何武器,怎样通过对方的拦截,更何况这几艘来意不明的联邦战舰或许随时可能开火。

    “加,直接冲过去,不用理会他们。

    年乐抬起头来,揉了揉有些酸的脖殖,对指挥大厅里的工作人员们吩咐道。

    虽然无法理解这个看似有些疯狂,不,就是疯狂的命令,但这艘次羽级战舰上的工作人员全部是钟家老宅最忠诚的下属,在他们心中,许乐不仅仅是古钟公司名义上的控制人,更关键的是,许乐替钟司令夫妻报仇,是西林大恩人,更是小公主的监护人,他的话便等同于小公主的命令。

    “加!引擎群全有,满荷启动!”

    舰长深呼吸后大声说道,然后指挥大厅里响起无数岗位的应答声,带着疯狂毁灭味道的嘶喊声,来自西林的不能战斗的战舰,像战斗一般,向着前方黑洞洞的宇宙还有那几艘火力强大的联邦战舰冲去。

    在太空尺度的战争中,战舰之间想要进行远古式的对撞搏杀,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这就如同在一间阔大的会议室中,两只蚊子囵一声撞个头破血流,肝肠寸断,$!r血挥洒于灯光间,「蜱髭改大。

    战舰的疾冲热血,更多时候只是为了展现气势和占据最佳的射击基面,除非是一方的飞行度出太多,又或是像当时帝国两只中型舰队追杀许乐所在的三翼舰时那般密度太大。

    所以当西林飞船一往无前勇敢而疯狂地向那边撞去时,并没有奢望缺乏武器装备的自己能够像没有刀剑的壮汉那般凭着赤手空拳便舱掀翻对方的战舰,同理那三艘隐藏.在黑暗背景中然后逐渐显现身躯的联邦战舰也不可能试图用自己的躯身去拦截西林飞船的线路。

    警报!警报!大概没有想到西林飞船的突围会如此决绝而疯狂,拦截在前方太空三个区域里的联邦军方战舰,在短时间的通讯静默后,做出了一个看上去更加疯狂的决定。

    死寂一片的太空里没有任何声音,但从联邦战舰底部喷射弹尾拖着的震波残影中,仿佛可以听到尖啸锐利的声音!十余枚磁振激的细空间弹,以惊人的度穿越浩翰的太空距离,向西林飞船袭来!西林飞船大厅里9!i工作人员巢-张地站了起来,他们眼瞳紧缩,盯着光幕上那些恐怖的细束空间弹画出的高类7影,震惊的完全忘记了手中的操控任务,事实上面对着如此恐怖的太空袭击,他们的操控已经变得没有任何意义。

    先前那刻选择强突的时候,他们其实并不相信那几艘联邦军方的战舰会真的敢向自己开火,毕竟这是在联邦腹部星域,而飞船上足足有几百条人命,结果对方居然真的如此冷漠而平静地选择了攻击!所有人都感觉到浑身寒冷,像冰雕一样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那些导弹越来越近,眼中似乎已经看到了下一秒钟战舰被击中,爆炸成满天红铁的惨烈景象。

    许乐一个人站在最前方。

    他站在战舰指挥大厅最前端。

    他站在那面高约六米的落地舷窗之下。

    他看着舷窗外越来越近的恐怖弹道,眼瞳里却似乎看到了几年前,那些射向古钟号的卑劣的导弹,忍不住眯起7眼睛,摇了摇头。

    随着他的摇头,太空里出现了一幅非常奇妙的画面,那十几枚眼看着就要击中西林飞船舰身的细束空间弹,在距离飞船约三公里的空中,忽然间像疯一般失去了控制!十几枚细束空间弹仿佛被黑色宇宙中一只无形的大手抓住了弹身,一个骤然的减后,开始失去控制的颤抖乱飞,忽然向东,忽然向西,像是十几个断了线的破风筝!然后这些如破风筝一般的细束空间弹,在斜横乱飞约十几秒钟后集体爆炸,喷射出无数高温的能量融流和粒子光丝,艳丽不可方物,像极了真实的烟火,为烟火中依然高前行的西林飞船送行。

    眼看着死亡即将到来,正陷入绝望之中的飞船指挥大厅里,没有响起任何欢呼声,那些忠心的古钟公司员工们傻傻地看着光幕,看着舷窗外正在逐渐湮没的细束空间弹营织出来的美妙烟火景象,不知道先前那一刻离『竞生了什么,为什么那些自定位巡航空间弹,在最后关头失去了控制。

    旱意识里,无数双目光投向了舰大舷窗处,他们怔怔望着许乐的背影,难以释怀先前的震惊,更不知道该如何言语。

    那三艘来自偏僻太空基地,接受军方上层绝密命令的联邦战舰上,此刻也是完全相似的情况,联邦军官们脸上的坚毅肃杀神情,早已经被震惊呆愕所替代,他们不可思议地望着光幕上的回愤画面,看着杀伤评估数据,无法相信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毕业于第一军事学院的满桂上校,和所有的下属军官一样,感到身体僵硬的难以动弹。联邦舰队向来不怎么看得起地面部队,尤其是在他这种被重点培养的战舰指挥官看来,就连许乐这样的所谓联邦英雄,也不值一提。联邦舰队主力如今深在帝国作战,他坚信自己的三欺战舰虽不足以横行这片星域,但要拦截或是击溃对方没有任何难度,在太空之中,无论再强大的个体也绝对不可能抵挡巨型战舰的随意一击!然而……片刻后,他清醒过来,强行压抑内心的慌乱,用沙哑的声音吼着命令道:“准备机甲强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