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十一章 人情如纸

    事实证明,找虐的是许乐,而且他被虐的很惨。

    花了四分钟才构架组织好的虚拟场景之中,他只坚持了一分钟,便被判定为失败的一方,全面失败,人机俱毁。看着面前光屏上那些代表胜利的烟花和代表失利者的风中小白旗,许乐不禁有些心灰意冷,并且对这个虚拟系统的设计者生出了愤怒,反而没有注意到的虚拟对战系统美工虽然做的极为粗糙,但却运用了联邦军方至今也没有实验成功的三维对战模拟。

    拿过身边的毛巾将脸上的汗水全部擦干净,许乐平静下了心情,从前几夜那种偶然现宝库的喜悦中脱离出来,重新将自己定位于一个初学者和乡巴佬,笑着对通话器那边陌生又熟悉的同伴说道:“再来。”

    结局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在接下来的几次对抗演练之中,不论选择什么样的地形条件,许乐依然被光屏对面的机甲打的满地找牙,虽然他拥有比任何人都要粗壮的“神经”,但是机甲对战的经验却近乎于零,当然不可能是对面那人的对手。

    邰之源并不想认识那个年轻的学生门房,他的身份地位太过敏感,本就不应该和许乐这种层面的人物生任何关系。如果不是基于某种很模糊的原因,邰之源甚至都不会允许许乐进入区——哪怕他是靳教授推荐入校的学生,哪怕靳教授是的设计者。

    不知道是因为失眠的夜晚太过无聊,还是因为那些热腾腾的豆浆,那些他叫不出来名字十分油腻,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好吃味道的宵夜,还是因为……邰家少爷很久都没有相近年龄的人在身边出现过,他允许了许乐每天夜里进入区,可即便如此。他也不准备和许乐相见,在这一点上,他有些欣赏这个年轻人地知情识趣。对方从来没有试图敲开自己房间的门。

    不相见不代表不能说话,邰之源在心里是这样对自己说的,他有些好奇那个看上去十分普通地学生,为什么每天夜里都会和自己一样失眠,难道对方也承载着和自己相似的压力?想到这里,邰之源自己都忍不住苦笑起来,这个世界上。不可能再有同龄人拥有和他一样的压力。

    百无聊赖中随便一句话开始,便有些收不住了。既然说了话,是不是可以在虚拟环境里与对方打一架,泄泄?邰之源在心里又对自己这样说,恰好他也有些好奇对方的训练进度,因为他曾经试过一次第六级,知道后面的难度,对方能够在短短十天之内,从最开始完全不懂,到现在能够坚持十七秒。这真是一个令人赞叹的成绩,邰之源自己的那次尝试,也只坚持了三十秒。就算现在有所进步,想来进步也不会太大。

    邰家传人,久远之前,应该就是皇太子地身份。即便在如今的联邦之中,七大家之的邰家依然将它的庞大身躯隐藏于阴影之中,就像尾绝不同时现于云外的传说神物。称这个家族为联邦另一个层面上的皇帝,也并不为过。这样的身份,让邰之源从小起便没有什么真正的朋友,隐瞒身份在都一间联邦直属小学就读时,倒是认识了邹家兄妹,然而在邹家猜到了他的身份之后,一切都改变了……

    无论邰之源的身份再如何尊贵,家世再如何显赫,他依然是个、还是个十七岁地少年。他正在青春期里煎熬。正在压力下压抑自己的叛逆冲动。用无可挑剔的仪容与威严埋藏自己地热血冲动。每个经历过青春岁月的人都知道那种热血是最难被压制的,所以邰之源才会选择在空无一人的区里向天大吼。虽然吼的有些生涩和不习惯。他没有打过架,更没有人敢打他,他想寻找一下一个真正……人……的感觉,而今天,他似乎找到了一点点,因为那个倒下地机甲总是再一次地站起来,那样的倔犟,却又是那样的笑眯眯的,就像是一个永远翘着唇的不倒翁,打上去很有意思……

    将休息室里盒子装好的羊排拿了起来,邰之源微笑着喝了一杯咖啡,往嘴里塞了一个鱼子饼,又在那张已经写了很多句话的白纸上添上最新的一句话,从区走回了自己的别墅,不知道是不是体力消耗太大地缘故,他这一晚上睡地格外香甜。

    当许乐从房间里走出来时。注意到桌上地宵夜已经有一大半不见了。他挑了挑如飞刀一样地双眉。这么多天以来。还是那个人第一次在他前面离开。他走到桌边拿起白纸。只见上面写着一句话:“羊排味道不错。”

    这是那小子第一次表扬自己辛苦弄来地宵夜吧?许乐有些恼火地摸了摸脑袋。心想打赢了自己。也不用得意成这样。不过不知为何。看着味道不错那行字。许乐心里有些高兴。提起笔唰唰在纸上写下了自己地回复。

    “合成羊排有什么好吃地?找机会我给你弄点儿野生羊肉吃。”许乐写下这句话地时候。忽然想到一年前在那艘太空飞船上。他也曾经对那个小女生许下类似地承诺。不禁有些感慨。一年过去了。那个聪明可爱地小女生长大了多少?还会像以前一样讨厌吃饭吗?

    第二天。邰之源看见纸上地字。不禁唇角微翘笑了起来。野生动物保护法确实被执行地极为严格。不是那么容易吃到。可对于他来说。这又算什么呢?然而邰之源在生活方面极为自律。从来不会去沾。在纸上回复道:“不喜欢。十七号夜里那种饼子给我搞两个。”张纸摇了摇头。回复道:“没问题。”

    “既然你是个不会吃鱼子饼地没品味地人。为什么全部吃光了?”邰之源愤怒地留下字句。

    “才知道是那么贵地东西。当然要多吃一点儿!我给你带了这么多天吃地。总不能吃亏吧?再说了。品味这种东西总是需要培养地。我多吃几个。也许就不会认为那是变质地东西?大男人不要这么小气。我明天给你带几个烤红苕。”

    “我今天本来想等你出来见个面的,结果没想到你走的这么早。”

    “我没有见你的兴趣。”

    时间就随着白纸上一行行字迹的向下延伸而消逝。偶尔的夜里,这两个青年也会通过****器说上几句话,安排一下模拟对战的事情,而关于宵夜的种类及数量及斤斤计较的幼稚举动,则依然是被记在那张白纸之上,大概他们都觉得这是很有趣的事情。他们依然没有见过面,许乐倒是曾经提出过这种要求,但对方既然不愿意,也便算了。

    “那张纸现在已经快写满了,我真地很好奇,那小子失眠的毛病怎么会这么厉害。”正午的食堂,许乐一边拿勺子吃着饭,一边向对面戴着黑框眼镜的女孩儿说话。

    最近这些天他习惯了这种作息,而且白天也很少再进区,所以反而和张小萌在一起吃饭说话的时间回到了开始那段。四周投来的异样眼光少了很多,因为这学校里年轻男女的分合总是常事,而许乐这个穷学生在周教授课上的神奇表现,也为他加了不少分数,替张小萌打抱不平的人少了许多。

    许乐不知道自己和张小萌之间是什么关系,他只是下意识里喜欢和这个纯净的像水一样的女孩儿对面坐着,感觉就像是清澈的泉水沁人心脾。可当他面对着张小萌时,他又会觉得很紧张,这种紧张让他感到非常的不安,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东西?

    然而此时的张小萌正在走神,清澈的目光里带着一抹忧郁,隔着黑框眼镜的镜片看着食堂外秋天的景况,根本没有注意到许乐说了些什么,而正是她遗漏了的那些信息,在不久之后的将来,让她十分后悔。

    校园内的树林尖梢微微黄,秋天的风吹拂着它们不停摆动,张小萌鼻梁上黑框眼镜中的天光也在轻轻摇晃,摇的注视着她的人恨不得坠进那片天光之中。许乐怔怔地看着她,觉得心里面空空的,却又饱饱的,酸酸的,却又甜甜的,他不明白为什么小萌平静外表下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总觉得对方随时可能消失。

    食堂餐桌的对面,随时会变得空荡荡,许乐不喜欢这种推想。

    “下个星期舞会就开始了。”张小萌忽然转过头来,微微一笑,对着他说道:“你最近一直都在忙,也不知道忙什么,明天没有课,我们出去买衣服吧。”

    许乐点了点头,正想说些什么,张小萌低头轻声说道:“当然是用你的钱,不用担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