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一百四十章 一波

    许乐在说宗那声顶住!后,紧紧握着电话等了两分钟铆电话那头一片安静,没有任何回答的声音。最终只等来了联邦中央电脑那介。令人浑身寒冷的确认。

    纬二区老宅里像日光一样的灯光没有一丝温度,他沉默坐在椅上,那把黑色的寒冷的“口手枪安静地握在手中,另一只手牵着钟烟花软软暖暖的小手,不知道小姑娘什么时候从楼上走了下来,乖巧地坐在了他的身边。

    许乐盯着被重新放回桌面,沉默了很长时间的电话,觉得自己有些顶不住了,闭上眼睛靠在软椅上。然后忽然又坐直了身体,用颤抖的手指取出蓝色的烟盒,取出一根三七牌香烟,大口大口的猛吸,直到肺部一阵涩痛,咳嗽连连。

    刚刚洗完头的钟烟花忧郁地望着他,用力抓住着他的手,很害怕他会就这样咳的整幢楼都垮了。

    感觉到左手传来的压迫感,许乐笑了笑,抽出手用力地揉着小姑娘微湿顺直的黑,低声说道:“没事儿。”

    用力地掐熄烟头,灌了一整杯冰水。许乐揉了揉鼻子,拿起电话拔通一个电话号码,低声说道:“是这样的,田叔。我有些事情需要回引一趟,麻烦你让办公室帮我打一份申请。”

    身为现役军人,要离开岗位必须得到上级批准,电话那头的田胖子应该已经知道生了什么事,所以听到他的要求,并没有什么惊讶的反应。只是低声提醒道:“那边情况不明。你坚持回去并不见得是个好决定。而且我估计国防部应该不会同意你的申请。”

    “可还是得回去,总得去看两眼。”许乐握着电话的手指因为用力而显得有些苍白,停顿片刻后又说道:“是这样的,他没有什么亲戚。”

    交待完一些必须交待的事情小许乐看了眼半蹲在沙上呆的钟烟花。把枪藏了起来,然后去洗澡。不知道是打乱了什么,沐浴室里传来了一阵噼哩啪啦的声音。

    钟烟花的眼睛眯着像弯弯的月亮。默默地看着沐浴室的方向,搁在背后那只手轻轻关闭了即时新闻,大概知道了哥哥先前为什么那么暴躁。这时候又平静的有些异常。

    她抬起头来。望着天花板或者是老宅上方的苍穹,疑惑问道:“网才他是在和你说话吗?”

    长风军事基地,呼啸的秋风从战舰下方空间里喷涌而出,将停机坪上的落叶扫的簌簌粉碎,战舰侧后方巨大的晶态引擎群处于半激状态。深蓝色的光束蕴而未,像炉中初生的火般幽然。

    穿着一身笔挺联邦军装的许乐,眯着眼睛望着远方的基地办公楼,等待着通行证到来的时间。

    田大棒子站在他的身旁,嘴里叼着香烟,肥胖的身躯看上去就像是一团打湿了的棉花,沉甸甸的满是杀气。

    “你坚持要回引我相信国防部方面应该不会有什么阻碍,但你是十七师的人,直属一军区管辖,国防部并不能直接插手到这一级别的调动。”

    “是这样的。我已经打电话确认过,军区没有批准我的申请,甚至部里也不同意,他们认为我应该留在这里把谈判和实验弄完。”许乐低头望着灰蒙蒙的军靴表面,低声说道:“不过我有公休假,提前用了。”

    “这并不是一个太好的理由。而且我相信,这时候都星圈那边没有人希望你回去。”

    田大棒子皱了皱眉毛,像大白馊头一样的脸庞上就像是两道墨迹忽然挑起,沉声说道:“关于这件事情。我没有办法帮助你太多,我必须留下来,替司令把他的老底子看好。”

    “我没有想过从西林军区拉一支队伍去打仗。”

    许乐耸耸肩,如今帝国那边的战争正在持续,联邦从西林军区调了大量部队前往,现如今老宅能够控制的部队,只有包括第二快反应旅在内的不多的力量。

    忽然间,田胖子开口说道:“你应该知道当年我在费城闹出来的那些动静,是的,我是一个活的很随性甚至狂妄的家伙,但我年常清楚。有些地方不能去碰,所以我踢遍了费城半山所有修身馆,却一直和老李家常去那家修身馆保持着非常安全的距离。”

    他背负着双手,转头头来忧虑地望着许乐的眼睛,缓声说道:“费城李家没有得罪过我。我也没胆子去得罪他们,最关键的是,没有这种必要。”

    “这次联邦死了很多大人物,包括拜伦在内。”

    田胖子继续说道:“你调查古钟号案子拿到的名单,上面大部分人都死在了议会山除了军方侥幸活着的那些人之外,政府内的派进派已经被一扫而空,就算你这时候赶回引又能把怒火洒向哪里

    许乐知道他是为自己考虑,沉默片刻后低声解释道:“田叔,是这样的,昨天晚上就解释过,施清海在那边没有什么亲戚,关于入睑择墓这些事情,总得有人去做

    听着他寻常平静的解释,不知道为什么,田大棒子总觉得心情有些郁结低落,就像是很多年前在战场上目送那些年轻战友离去,然后自己和那头老虎在红黄一片的秋林里抽着小烟。喝着小酒,唱着小曲。平静异常,实际上心酸欲死。

    两个人诚恳地互相拜托某些事情之后,停机坪上便进入了沉默状态。直到基地办公楼里那位少将级别的主官,乘坐自行轨道车来到他们的面前。

    “很抱歉,许乐上校,你的申请没有被批准,我无法给这艘战舰下通行证。”

    这位少将去年底刚刚从第二军区调来,担任长风军事基地的最高指挥官,他的调动是联邦政府借由钟瘦虎之死向西林进行的无数渗透当中的一部分,所以他和西林军区尤其是老宅方面的关系向来不怎么妥当。只是由于这份通行证涉及到许乐,所以他亲自前来解释。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许乐那双浓如墨块的眉毛微微皱起。紧了紧肩上的军用双肩包系带。问道:“这艘战舰尚未交付,产权还在古钟公司手中,为什么不能通行证?”

    “不是针对战舰,是针对你少将解释道:“刚刚收到的上级军令,你的休假请求已经被驳回。军区命令你就地待命,不得擅离职守。”

    许乐接过他递过来的电子文件看了两眼,沉默片刻后摇了摇头,再也没有说什么,逞直回身向战舰下方的舷梯走去。

    少将不可思议地望着他的背影。严厉说毒;“许乐上校,我想不用我来提醒你违背军令的后果吧?”

    许乐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这句话,背着普通的墨绿双肩包,低着头就像一个将要退伍的老兵那般,缓慢而又沉着地向战舰走去。

    田大棒子取出烟盒,给身边表情失望的少将了一根,微笑着问道:“他违反军令,你准备怎么办?”

    “依照条例,我可以使用一切必要之手段,把他留下来,然后送他上军事法庭少将凑到他的手上点燃香烟,蹙着花眉深吸两口,叹息道:“直接来自最上层的命令,我很为难啊。”

    “一切必要之手段,包括把这艘战舰打下来?”田大棒子望着战舰腹部缓缓关闭的舱门,微笑问道。

    少将耸耸肩,轻挥着烟卷说道:“当然。”

    “那你会把这艘战舰打下来吗?”田大棒子问道。

    少将摘下军帽,轻轻挠着被汗水蘸的有些痒的鬓角,沉默片复。想起电视上面曾经不停播放的那个画面。想着刚刚过世的元帅和那个年轻上校在湖畔院内握手,不由唇角微翘,自嘲说道:“谁敢这么对付军神的接班人?”

    战舰开始做起飞预推,晶态多引擎群开始二层激,强劲的动力从多旋合金口内喷薄而出,空旷的停机坪上温度瞬间上升了不少。在巨大的噪音和呼啸狂风之中,田大棒子拍了拍将军的肩膀,大声说道:“那就不用为难了。”

    最高法院的判决非常倾向于钟烟花或者说钟家老宅,虽然还有很多产业归属需要进行细分,但古钟公司的股权已经明确由钟烟花继承,换一个角度说,作为监护人的许乐当前实际上拥有着这家联邦巨型企业的控制权,那么自然也包括这艘尚未交件军方的次羽级轻型战舰。

    这艘深黑色的半概圆混合前开伞形战舰,还没有正式的命名,却已经开始追随它的主人踏上了某种另类的征途,古钟公司傲然宇宙的多引擎技术,和舰内数百名员工,推动着战舰高穿破星系间的引力障碍。向着最近的扭率空洞飞去。

    正如田大棒子所说,都星圈现在没有人希望许乐回去,但和他设想的不一样,虽然联邦部队都已经默认许乐是军神的接班人,可有的人真的敢把这艘战舰打成宇宙里的一朵烟花。

    反正他们以前已经做过一次类似的事情,罪恶一旦熟练起来,虽然不能美化为艺术,但至少心理障碍会少很多。就在许乐离开西林长风基地后半小时,位于加里走廊南端某偏僻基地里有三艘纯黑色的联邦战舰缓缓驶离船坞,奉命执行某项秘密演习任务的战舰上,没有喷涂任何标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