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一百三十六章 广场上(上)

    黑色的军用mx机甲身后的附翼反耀着菇天白云和像宝石般的光芒,呼啸着划着弧线低空坠下,以最快的度靠近那幢爬满绿色植物的公寓楼,在那一瞬间,爬山虎和青绞叶遮掩中的ac枪管似乎进行了某次微调,却终究没有射出乎弹。

    强悍坚固的机械臂直接将公寓楼一角【za】烂,那把泛着金属光泽的大枪喷吐了哀鸣的子弹,像垂死的大鸟般啾啾鸣叫着,裹胁着爬山虎的藤叶,从露台上摔了下去。

    公寓楼根本无法承载军用机甲恐怖的重量,露台一角瞬间破裂,墙体坚硬的水泥钢筋混合体出清晰的簌簌碎裂声。

    眼看着整幢公寓楼的建筑结构都将被严重破坏,铁七师的精锐机师果断做出一个极困难的机甲翻腾动作,精妙地操控着mx机甲快脱离墙体,在气流推进器的反作用力下,悬空向街道上堕落。

    被交通管制的广【昌】西大街上早已没有任何车辆通行,空无一人。

    沉重的军用mx机甲重重地【za】在地面,两只粗壮的合金机械腿猛的一挫,膝盖处的多维空腔液压阀出刺耳的越界尖鸣,似乎随时都要梨开。

    【pian】刻后,这台军用机甲终于艰难地站了起来,没有倒下,给黑色的广【昌】西大街留下了两个碎裂的深坑。

    有风呼啸而起,军用mx机甲快调整作战姿态,与另外三台mx机甲汇合,高驱驰前往议会山大厦门口石阶处。

    广【昌】远处围观的联邦民众,从这些纯黑色的军用机甲现身,便开始不断出惊呼,尤其是看着高近七米的机甲落在公寓楼顶,然后重重堕下时,惊呼声达到了顶峰,最后当那台黑色机甲安然落地,人群中竟是响起一阵自的掌声。

    这是联邦军用机甲第一次以战斗的姿态,而不是参观的对象,出现在民众面前,出现在都星圈的城市之中。

    民众热情的掌声表达着他们对联邦【君】队的信任和赞赏,对铁七师的爱戴,但对于议会山里那个男人来说,这些掌声或许代表着死亡的到来。

    酒塔早已被子弹射的乱七八糟,能够找到一杯酒实属不易,一口饮尽之后,施清海脱掉身上那件墨绿色军风衣,擦了擦被苹果起泡【jiu】弄的有些粘乎的手,却现军风衣上的血原来比酒更粘。

    眼镜上的光学显示,是通过议会山自主监控系统捕捉到的外界画面,施清海静静看着大楼外那四台黑色的mx机甲,逾百名全副【五】装的联邦士【斌】,知道自己已经无路可退。

    他看着手中墨绿色军风衣上的肩章,想起青龙山里的同志,想起自己当年加入组织时,曾经设想过有朝一日要带领部队杀进议会山,而今天自己已经站在议会山大杀四方,微笑不由自主地浮上英俊脸庞。

    遥远的西林落日州,许乐依旧保持着那个古怪而危险的姿式,他眯着眼睛,望着窗外,枪口深深地陷进下颌,对着死亡,直到此时他才安现原来窗外的阳光是假的,是老宅里的灯光造成的错觉,因为一点都不暖和。

    “很抱歉,我不能按照您的要求去做。”联邦中央电脑在他的脑海里重复着回答。

    “为什么不能?”许乐双手紧握着手【炝】,眼睛眯的特别厉害,坚硬冰冷的枪口顶的太深,深到阵阵生痛,开始热……我知道你有这个能力。”

    “我只会按照第一序列权限保护你,却不能因为你的命令而去杀人,这违反了最内核程序里的三定律。”中央电脑回答的很坚决,“任何序列的权限,都必须在三定律之下。”

    “我没要求你杀人!”许乐手腕微动,愤怒地低声吼叫道:“你可以破坏联邦调查局和特勤局的指挥系统!你可以让他们看不到议会山里的情况!你可以帮助他离开!”

    “我不能这样做。”

    “不要用这种话来搪塞,至少不要在我面前。”许乐眯着眼睛盯着窗户上的反光,说道:“我知道你进行过直接物理操作。”

    很明显宪章电脑因为这句话而变得尖锐起来:“我在联邦境内唯一做过的直接物理操作,是当年在546o上,你昏睡后帮你开过一段时间的机甲,我承认当时不应该好奇直接物理操作的感觉,但这并不代表着,你可以授权我进行任何形式的物理操作。”

    停顿【pian】刻后,老东西平静说道:“我会按照第一序列权限保障你的生命安全,却不可能帮助你成为凌驾于联邦之上的神。”

    “我从来没有想过利用你去谋取什么利益。”

    许乐调整了一下姿式,用指头缓缓将手【炝】保险推开,轻微喘息毒说道:“为了自己的事情,我只求你这一次。”

    宪章电脑回答道:“如果我破坏联邦方面的机械电子设备,那联邦警【擦】、探员、军人,将有可能被人杀死,或者极大的增大他们死亡的可能性。”

    “你帮我杀过人。”许乐低头说道。

    “那是帝国人。”

    “帝国人就不是人?”

    “修改后的三定律,确实这样规定。”

    “如果我的生命受到威胁,你会停止那些机甲和那些电子设备吗?”

    “会。”

    “那你还在犹豫什么?”许乐微微抬起下颌,食指紧紧抠住扳机,说道:“如果你不出手,我会杀死自己。”

    “在对方没有直接威胁到你的生命安全时,我不可能做出任何危胁到对方生命安全的事情,按照内核程序里的逻辑判断,就算你这时候抠动扳机,我也只能判断为你有了终结自己生命的意愿,我将尊重你的意愿,并且不会加以干涉。”

    停顿了【pian】刻后,宪章电脑严肃认真地说道:“许乐,生命是平等的。”

    “不,沈教授教过我,宇宙里没有什么道理,生命好像也从来没有平等过,所以你会有权限序列,人类有亲疏远近。”许乐眉头皱的极紧,压抑着愤怒沉声说道:“我也有我的亲疏!”

    楼上拐角处,穿着睡衣的钟烟花紧紧抱着陈旧的洋娃娃,看着许乐在灯光下激动愤怒地与空气争吵,看着他对准自己下颌的手【炝】,感觉到非常害怕。

    就在这个时候,电【化】铃声响了起来。

    ……

    喧嚣嘈乱的宪章广【昌】,因为铁七师强势要求所有联邦【zheηgfu】部门关闭警灯和警笛,渐渐变得安静起来,天上的淡淡薄云被春风推着向西边转移,烟雾被吹的四处散离,广【昌】上的视线显得清晰很多。

    被设为临时指挥部的军车中,杜少卿表情平情而略带嘲讽地看着下属们,挥舞着手中那份计划,摇头说道:“你们以为这是在和帝国皇家部队打仗?议会大楼里就一个人,参谋部居然还如此认真地拿出一个计划,你们是白痴吗?”

    没有人敢接话,因为手里的那些视频资料,也因为有些同僚重伤于那个人的手中,所以被军方紧急调来处置事件的铁七师军官们,非常重视,很认真做出一个极为复杂的强攻计划,按照这个计划,就算施清海是个怪物,也会被收拾成一堆肉泥。

    “因为楼内有人质,所以强攻?”杜少卿目光冷冽,盯着参谋们沉声说道:“谁来解释一下这个逻辑关系?”

    参谋站前一步,解释道:“目标已经被包围,他自己也很清楚没有任何逃出去的可能,按照相关档案中对目标的分析判断,他肯定不会投降,那么在这种绝境之中,他很有可能丧心病狂,对人质展开屠杀。”

    “所以参谋部建议用最快的时间组织强攻,按照建设部传过来的结构图纸,mx机甲强行突破议会山大门,应该不会对议会山整体结构造成影响。

    “强攻计划放弃,等着此人投降或自杀吧。”

    杜少卿看着眼露疑虑的下属军官们,平静解释道:“施清海不是一个好杀之人,如果他已经丧失理智,刚才ac做的半弧密集压制,不会只有二十几台警车被毁,那几百名警【擦】只怕早被他杀光了。”

    就在这个时候,宪章广【昌】上忽然有一阵轻微的躁动,有军官吃惊地喊道:“目标出来了!”

    监视光幕上,仍然在冒着黑烟的议会山大门口,施清海走了出来,身上没有一处眼睛看得到的伤口,却满身血水。

    他用右臂不停擦拭鼻子,手上拿着把【炝】很随意地乱晃着,脸上挂着随意温和的笑容,缓慢而坚定地向长长石阶下方走去,向广【昌】走去。

    早已把议会山大厦围成铁桶一般的士【斌】和警【擦】们,没有一个人敢开【炝】,因为他的左臂揽着一个女孩儿做为人质。

    对于那些被打到红眼的警【擦】和联邦调查局探员们来说,只要能够把施菜海射成马蜂窝,他们根本不在乎什么人质的死活,但问题在于,现在主持整个事件处理的是铁七师。

    设置在宪章广【昌】四周建筑上方,尤其是议会山旁部委大楼上的部队狙击手早已经就位,随时可能击。

    最后击毙目标的命令,必须由在场的最高指挥官来下,铁七师军官看着沉默的少卿师长,汇报道:“广【昌】开阔,视线极好,一击杀率已经过百分之九十五,随时可以执行命令。”

    杜少卿沉默看着光幕上那个满脸不在乎神情的浴血男人,看着他怀里那个女孩儿人质,看着女孩儿头顶那头瑟瑟的小红花,淡然说道:“谁都不准开【炝】。”

    “为什么师长?”参谋军官惊讶问道。

    杜少卿端起咖啡杯,平静说道:“因为我不想都部长的千金被你们打死,我也不想给许乐一个名正言顺的疯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