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一百三十五章 杯酒(下)

    议会山前,宪章广场,警灯闪烁不停,虽然是白天,但春云后方的日头,竟都没有五颜六色的灯光醒目,尖锐的警笛声和同样刺耳的紧急刹车时不时响起,无数【zheηgfu】强力部门的探员表情紧张地四处布防。

    石阶上的施清海收回了食指,广场上方那道沉闷而响亮,像天外惊雷般的枪声,却依然在不停继续,声声不慢,惊魂夺魄,粗豪无比甚至显得有些粗笨,却又异常恐怖。

    下半身被直接轰成血花的拜伦副总统被震到了十几米之外,躺在血泊之中不知生死,【Te】警局特工匍匐在地面,大声呼喊着,向那边爬去。

    迸!迸!迸迸!

    来自远方的那把大枪轰出的子弹,实实在在轰到那辆特制的防弹汽车上,坚硬的防弹玻璃【pian】【pian】碎裂,合金车身迸迸作响,巨大的冲击力让车辆不时从地面弹起,然而坠下,不一会儿,车辆便如同被重型水压机碾过一般,被密集的恐怖子弹射成了一堆废铁。

    ac,大概是这个宇宙里唯一可以正面击破军用机甲防御的单兵远程【炝】械,在它的面前,任何防弹汽车像是纸糊的玩具。

    ……

    距离议会山石阶约两千三百米的遥远所在,宪章广场西南角一幢不起眼的旧式建筑天台角落里,覆盖着标准青绞叶伪装的ac安静地瞄准着下方的广场,和墙壁上茂密的爬山虎融为一体,极难被人现,只有青叶间偶尔露出峥嵘的金属光泽和噬人家气,才会让人惊觉,这是联邦军方威力最大最昂贵的单兵远程武器。

    ac预装填【丹】药,电子脉冲点火,单管复复合制,三点射击时间限定在五百分之一秒内,配合钨合金尾翼大口径子弹,如果再附加磁振杀伤效果,毫无疑问是灭机甲,打*飞*机的必良杀人利器。

    因为今天的任务特殊,施清海选用了大【丹】药量的普通弹箱,弹箱旁的平衡基盘上方搁着光滑的自适应螺旋仪,通过数据线和高性能的工作台相连接,在接受到前方传来的数据后,工作台只需要极短的时间,便能准确地计算射击角度,再加上对于风湿度的全方面监控,遥控开火的精度可以得到某种程度的把握。

    噗的沉闷响声,子弹从粗大的枪管喷涌而出,震的沉重枪身顺着滑道高后退,重重击打在减震面上,然后重新固位。

    当前一子弹嘶裂空气,在宪章广场上空暴出恐怖的雷响时,ac黑洞洞的粗壮枪管已经依据计算所得,进行完了射击方位调整,枪口快平滑或冷默的仰起头或冷酷地低下颌,继续喷吐第二颗子弹。

    随着枪管火苗的不停喷吐,宪章广场西南角这幢普通公寓楼露台上的空气,似乎都开始变得焦灼起来,那些美丽而宁静的幽深爬山虎,叶【pian】微卷,瑟缩不已。

    ……

    施清海用最快的度取出军风衣里的【炝】械,回头望向七点钟方向藏在石柱后的那名警员,左手手指轻轻一点,敏感的红色脉冲按钮咔的一声触。

    远处公寓楼上那架恐怖的ac大枪收集到信号,眼镜出的信号,以及风衣内的芯【pian】信号,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了一次三角物理定位计算,调整射击角度,然后……击。

    迸!水泥石柱被轰的一声射出明显的豁口,满天飞溅的碎屑之中,那名警员浑身是血,惨嚎着滚了出来。

    眼镜在鼻梁上会有位移,这种远程计算终究也会有偏差,所以ac这次射击并没有做到完美精确,但凭借着恐怖的威力,也已经足够完成战术要求。

    施清海看着广场上已经完成包围的警车,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只是眉心微微皱了皱,他的耳光透过眼镜看着长长石阶下方那些准备冲过来的警【檫】和联邦调查局的探员们,开始快按动小手指腹上的红色按扭。

    迸迸迸迸,无数声密集的沉闷巨响,在议会山大楼里侧和前面的开阔地带里响起,恐怖的轰鸣中,最前方的十几台警车被射的千疮百孔,金属【pian】四处乱飞,露出里面凄惨的钢架和破烂的引擎。

    水泥块和灰土被威力极大的子弹从坚硬的地面掀起,时不时有警车被轰到爆炸,蓬蓬火光与黑烟,有车辆高高飞起,然而重重落下,摔的四分五梨。

    在这样密集而恐怖的弹雨压制下,议会山前的那些人没有任何人能够做出反击,所有警【檫】和探婆狼狈不堪地四处躲避,翻滚着,快爬动着,向后方的草地撤去。

    议会山大厅内部还有战斗力的警员探员们,则是直接被这一波弹雨轰的丧魂落魄,藏身于远处的角落之中,根本不敢抬头,他们若敢探出头来,就算没有子弹袭来,那些被切割的极为锋利的沉重而危险的水泥钢筋碎块,也会直接把他们撕成碎【pian】。

    烟尘大作,火苗渐起,焦黑的议会山大厅石柱旁,戴着眼镜,穿着一身浴血墨绿色军风衣的施清海左顾右盼,让子弹飞,让所有人卧倒于身前,不敢站立。

    ……

    所有的电视台早就已经中断了直播,在联邦【zheηgfu】愤怒的压制下,关于议会山前生的一切,新闻媒体只能进行即时文字报道,就连图【pian】都不能登。

    然而宪章广场本身就是联邦最出名的旅游地,今天春光明媚正是好时辰,不知道有多少都特区居民和专程来此的外地游客,正在广场上与五人小组雕像合照,向军神雕像献花,或是坐在草地上晒太阳,偶尔喂几【pian】面包给那些贪婪的肥鸽子。

    忽然间生的枪击事件,惊动了所有游客,他们惊慌失措的四处奔逃,进入安全区域后,则是站在警【檫】局临时拉起的黄色警戒线外,看着远方议会山方向的黑烟滚滚,听着那处传来的密集枪声,震惊的难以言语,纷纷取出手机,向自己的亲人或是朋友报告,这里正在生着的不可思议的事件。

    如雷雨云般的轰鸣声响,在数千名民众的头顶响起,他们下意识抬头望去,只见几架联邦军机正呼啸着自低空掠过,声势惊人。

    居然出动了战斗机?议会山那边的战斗究竟是怎么回事?是青龙山反【zheηgfu】军的自杀性特攻队伍?还是百慕大的宗教狂热分子?民众们心情愈震惊,然后看到了宪章广场东北角的大街上,有十几辆全副武装的装甲战车正高驶来。

    装甲战车队伍后方是一辆不起眼的普通军车,军车后座,铁七师快反应处置小组新任组长常少校,向身旁那位将军低声快报告道:

    “【Te】警和联邦调查局的反应小队已经尝试进行了两次潜入,根据报告,只听到一阵零星枪声,便再也没有任何动静,应该都失败了。”

    常少校因为曾经当年的腿伤,非常遗憾地错失了随部队进攻帝国本土的机会,而是被师长留在基地里负责相关事宜,所以他今天并没有资格参加授勋仪式,而是陪同师长去检查下次出征所需的设备。

    “根据现在的情况汇总,师里应该还没有人死亡,不过……西门上校已经失踪。”

    常少校看着手中的光幕,继续快说道:“对右手中有人质,火力太强,并且职业军事素养极高,联邦【zheηgfu】相关机构无法处置,所以要求由我们接手。”

    “联邦内部事务,居然要出动野战部队,这很危险,更是一种耻辱。”

    一直沉默不语的杜少卿望向议会山的方向,想到先前接到的华个电【化】,忽然开口问道:“确认是施清海?”

    “已经确认。”常少校犹豫【pian】刻,加了一句:“师长,听许乐教官曾经说过,这个人有资格进三一协会,能力非常强。”

    “标准到无可挑剔的火力压制角度,完美无缺的战术动作和意图择定。”

    杜少卿看着远处的议会山,想着刚才看到的监控画面上,那个穿墨绿色军风衣的男人沉默的射击,感慨说道:“如此优秀的军人,不能为联邦而战斗,是我杜某人的遗憾。”

    沉默【pian】刻后,这位联邦名将轻声说道:“利索点,拿部队对付一个人,如果时间还要花的太长,我丢不起这个人。”

    ……

    联邦出动了部队,去对付议会山里那个漂亮男人,战斗结束的自然非常迅。

    当铁七师的装甲战车轰鸣着包围了议会山,几台mx机甲展开附装尾翼,从运输机上高降落,逼近那把隐藏在爬山虎中的大枪时,战斗其实已经结束。

    坐在远处军车里的杜少卿,保持了他一惯的强悍军事作风,没有做任何布置,炮火凶猛而蛮不讲理的越过长长的石阶,向着议会山大门处轰了过去。

    轰鸣声中,议会山石阶上方烟尘满天,广场后方的民众出无数惊呼,担心这幢宏伟的建筑会不会就此倒下。

    议会山没有倒下,四处翻滚的废砾和烟尘遮住子人们的视线。

    大楼内部,施清海拖着有些行动不便的腿,抹掉鼻子里涌出来的血,笑着向地面吐了一口唾沫,走回那鼻门后,在乱糟糟的酒塔间找到半杯苹果起泡酒,一饮而尽,聊以解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