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一百三十三章 杯酒(上)

    施清海脱下清洁工制服,从背包里取出墨绿色的军用风衣穿上,然后开始往皮带标准系扣上面挂枪,各式各样的枪丅械,整齐排列于风衣内侧,泛着幽幽的光,就像是厉害大厨备好的系列锋利刀具。

    吹着幽幽的口哨,他走到水池前痛快地洗了一把脸,将汗水和血水全都付给冷水冲涮而空,精神稍捱,他开始对着镜子认真地涂抹口红,这次是真的口红,是为了将那抹紫色的假唇色遮盖住。

    看着镜中那个眉眼英俊迷人,却因为苍白脸色而显得无比憔悴惹人怜惜的男人,施公子有些恼火地挑了挑眉尖,眯着眼下拍打着脸颊,纵容着暴力清脆的耳光响声把肤色变得红润起来。

    取出梳子把头梳的滑润明亮一丝不芶,确认就算苍蝇拉着拐棍也没办法在上面站稳,他满意地点了点头,从军风衣口袋中取出一副镜【pian】有些厚实的眼镜,戴到了鼻粱上,然后用指腹轻轻搓*揉眼镜腿部的按钮,开始与议会山建筑外的信号射点进行无线连结。

    做好准备工作,施清海走出了洗手间,用工具将木门直接锁死,挂上清洁中的铭牌,然后轻灵可爱的口哨声再次从他的双唇间响起。

    在铺着长绒地毯的走廊上,一位贵妇和他擦肩而过,忽然转过身,看着他,眼眸里闪过一抹亮光。

    此时的施清海穿着那身墨绿色军风衣,看上去极为潇洒,而军风衣肩章深红色中那个显眼的绘金,字,又给这种潇洒的带上了一抹最令妇人沉醉的强悍气息。

    “您……刚才哼的是什么曲子?”贵妇微笑问道。

    施清海停住脚步,微笑回答道:“夫人,是二十七杯酒。”

    “很古老而美好的谣曲。”贵妇人矜持问道:“你是来参加授勋仪式的军官?我知道仪式后会有一场晚餐会,就是不知道晚餐会后你有没有什么安排。”

    这位贵妇生的妩媚动人,很可惜施清海没有时间,他微微欠身,礼貌表达了真诚的歉意:“抱歉,授勋仪式后我有些重要的工作需要做。”

    施清海确实有很重要的工作,尤其是入潜特勤局安全序列表后,确认拜伦副总统今天并不会参加仪式后的晚餐会,而是会直接离开,所以他工作的时间也被迫提前。

    为了表彰前线官兵英雄功迹,议会山通过特别附属临时提案,慷慨地提供宏伟议会大厅给国防部,用来举行授勋议式。施清海靠着侧方不起眼的木门,端着一杯淡色苹果起泡酒,平静打量着这个高阔壮观的议会建筑内部。

    授勋仪式之后是盛大的晚餐会,组织方准备了极大的酒塔,正好在施清海身后的门后,淡青色的起泡酒澄清里透着股令人熨贴舒服的色彩,看上去就像是高山中瑰丽与澄静完美结合的钙湖。

    施清海喝完了一杯苹果起泡酒,又喝了一杯,当他端起第三杯时,眉尖微微一挑,警觉地抬起头来,现远处的人群有位穿着朕苹军官制服,却在如云黑间插了朵小红花的媚丽女子正冷冷地看着自己。

    邹郁现在是国防部某政策研习室的副主任科员,她出现在军方组织的授勋仪式上并不奇怪,尤其是邹应星部长因为要主持一号中转基地的调姿测试,而不能亲自出席授勋仪式,那么她的到来至少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舒解一些情绪。

    邹郁并不知道这段时间施清海曾经失踪,所以当她看到他站在不起眼角落,并且穿着一身极笔挺的军风衣,只是感觉到有些奇怪。

    施清海向她举起手中的苹果起泡酒微笑致意,看到她似乎有过来说话的意图,眉尖微微一蹙,将酒杯放到身后桌上,然后混入嘈乱的人群中,默然走到了议会主席台的前方。

    六台专业的高清晰度摄像机在不同的机位缓慢移动,将议会山内的画面直播到联邦千家万户,授勋仪式正式开始。

    第三军区空地保障大队的军官们第一批次接受嘉奖,然后紧跟着是三军区其他的野战部队英雄,直至仪式的后半段,赫赫有名的铁七师官兵才依次走上台去,从议员们的手中接过勋章和嘉奖令。

    纵使在这样的场合,铁七师的军官们依然极为吝啬羽己的笑容,他们军姿标腰,身躯标挺,目视前方,手按大宪章,表情坚毅而平静。

    就像他们的师长杜少卿。

    议会大厅里响起了更加热烈的掌声,只是因为建筑内部太空旷,所以响亮热情的掌声很难得到墙壁同样热情的反应,在很短的时间内,掌声便湮灭不可闻。

    当年设计议会山的建筑师,大概正是因为讨厌联邦不停开会,每次开会议员都要热情鼓掌的关系,所以刻意把夹厅设计的和音学原理冲突的厉害?

    施清海一面想着这些无聊的思维延伸问题,一面安静注视着台上那些联邦大人物,令他感到疑惑不解和淡淡失望的是,杜少卿并没有亲自来到授勋仪式现场。

    仪式进行到最后阶段,慈眉善目的拜伦副总统在特勤局特工和议员们的陪伴下,走下了主席台。

    所有熟悉铁七师最高阶指挥层的人都清楚,能够有资格让联邦副总统亲自佩戴勋章的铁七师军官,只有三个人,那正是少卿师长和他那两名最忠诚可靠的臂膀:西门谨和东方沛。

    然而东方沛团长如今已经被剥夺了所有军职,被杜少卿冷漠无情地赶进了十七师的n阴部队,虽然一直没有听到他为国牺牲的好消息,但肯定没有资格接受联邦嘉奖。

    杜少卿根本没有来,对于这位冰雪将军而言,大概都特区的一切温暖庆典都令他感到厌憎和难受。

    故此,铁七师最高指挥阶层只剩下西门谨上校一人做为代表。

    这时候根本没有人知道他已经被金属丝捆绑成小便池上,扮演着流血的悲伤小丑,已经奄奄一息,随时都将死去。

    没有人回答,西门瑾一直没有出现,议会山空旷的建筑内部变得安静起来,参加授勋仪式的军官和观礼的人群不知道生了什么事。主席台上负责主持仪式的官员,快扫了一眼依然在直播的摄像机镜头,站到拜伦副总统身后轻声说了几句什么,大概意思是想请副总统阁下提前表那篇感人的讲话,把这阵尴尬唬弄过去。

    但世界上总不是所有事儿都能被政客们唬弄过去,至少今天不行。

    清楚有力的脚步声响了起来,沉重的军靴在贵重的沉木阶梯上碾压而过,施清海微笑着走上主席台,缓缓解开墨绿色军风衣的第一颗扣子,在特勤局特工和议会工作人员们反应过来之前,说道:“我知道西门崖上校在哪里。”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左手轻轻放在那本极大极厚的大宪章上,目光平静望着台下众人,微抿着的嘴唇上,红遮不住那惊心动魄的紫。

    工作人员走到他的身旁,压低声音说道:“军官先生,这里是授勋仪式,全联邦现场直播,请你先下去,我不想出动安全人员。”

    施清海轻轻咳了两声,解释道:“我确实不是来参加授勋仪式的家伙,看我这身军装就知道,我不是七师的人,我是特一军的人。”

    在联邦大和解之后,很大一部分青龙山反【zheηgfu】军接受了【zheηgfu】改编,有了一个全新番号,正是特一军。

    在西林剿灭帝国远征军的战役中,特一军表现优异,做出了极大贡献,然而联邦【zheηgfu】对这件事情似乎一直有些视而不见。

    人们以为自己知道了这位军官的来意,不免有些尴尬,议会大厅变得更加安静沉默。

    “难道没有人想知道西门上校在哪里吗?”施清海微笑望着台下众人。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喊了声:“他在哪里,你说啊。”

    “他现在正在道德的死亡法庭上等待审判。”有人搭腔,施清海终于满足了,微笑说:“还有别的人即将接受审判。”

    他手掌轻轻抚摸着大宪章亚麻材质的封面,回头望着那些面露疑惑之色的议员,看着正在特工警惕护卫下走回主席台的拜伦副总统,忽然高声开始点名:“拜伦副总统、梅斯议员、保尔森议员、胡著将军……”

    连续说出六七个大人物的姓名,他眯着眼睛扫视着主席台上表情僵硬的人们,微笑说道:“很好,你们大部分都在,那么我宣布……”

    “你们因为涉嫌临海州体育馆暗杀事件,涉嫌古钟号遇袭事件,涉嫌向帝国人出卖丅,逼死我的胖老师以及让我不高兴这几项严重罪名,以及你们控制联邦【zheηgfu】和司法体系的现实,根据第一宪章及相关修正案之规定,我决定对你们执行公民逮捕权。”

    施清海左手放在厚厚的大宪章上,望着那些人认真说道:“如果你们反抗,我将依据逮捕权和民兵战时条例,直接将你们击毙。”

    庄严肃穆无比空旷的议会大厅里回荡着施公子平静的声音,人们面面相觑,无法理解究竟生了什么,大概也没有几个人还记得第一宪章深处还隐藏着什么公民逮捕权。

    人们的第一反应是荒谬,这件事情太荒谬子,台上那个英俊而严肃的军官大脑是不走出了什么问题?

    拜伦副总统在特勤局特工们的保护下,表情严峻地向议会外走去,他可不想被这荒唐的插曲影响了今天的行程。

    确实没有人反抗施清海的逮捕,因为他们都觉得所谓公民逮捕只是一个疯子的痴语。

    一位议员愤怒地指着施清海,厉声地呵斥着什么。

    施清海微微眯眼,耳膜在这一瞬间似乎失去了任何生理作用,只能看到议员先生的嘴在不停的变形,里面明显经常被洗的烟牙,残留着恶心的垢。

    他从墨绿色的军风衣里取出近柄微型冲锦枪,向那边抠动了扳机,嗒嗒嗒嗒脆脆的有些不真实的枪声骤然响彻议会大厅。

    (精神状态不好,下章写了一些,争取早点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