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一百三十二章 涂紫口红的漂亮男人

    因为军神葬礼,联邦【zheηgfu】有很多项事物被迫延迟,尤其是一些与葬礼肃穆气氛相抵触的活动,比如颁奖、庆典之类的活动被推迟的时间更长一些。

    进攻帝国本土的第一批部队已经轮转班师一个多月的时间,就因为这个原因,授勋和嘉奖仪式一直到个天才召开。

    前线官兵英勇善战,获得了赫赫战功,因此被嘉奖的人数特别多,整个授勋仪式被迫分成两天举行。昨天帕布尔总统先生,已经为以十七师为代表的第一军区部队举行了仪式,今天仪式的主角,则是轮到了以铁七师为代表的第三军区部队,而今天到场的最重要大人,则是拜伦副总统。

    必须承认,杜少卿和他的铁七师在此次进攻帝国战略中,立下了最大的功劳,所以哪怕总统先生因要务无法亲至,整个授勋的规格感觉却比昨天还要更高一些。

    宪章广【肠】一角的议会山,已经云集了无数达官贵人,而联邦各大电视台除了进入大厅的记者外,在长长石阶下安排了更密集的摄像镜头,他们要负责把铁七师及其它部队官兵英勇威武的形象,传递到每个家庭的电视光幕之中。

    西门谨知道今天自己将被授予二等紫信勋章,这是非常难得的荣耀,但他关心的重点并不在这里,他忧虑的是自己和师长之间的关系,似乎再也无法回到当年的模样,虽然他一样无比忠诚于师长,然而很明显,自从现自己直接领取任务之后,师长对他的信任早已不复当年。

    站在便池前,面无表情地低头看着白瓷上反射的身影,西门谨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很多年前就知道,议会山洗手间里的细白瓷立式便池的价格,恰好和东林矿区失业矿工一家领取的救济金相等,那时候年轻人们在网上闹了很长一段时间,结果却没有引起任何回应。

    如果不是今天有机会真的来到议会山洗手间,来到这块立式便池前,西门谨自己都或许快要忘记了这件往事,想到当年天真而冲动的热血,联想到如今的冷静与前景,他微微一笑,觉得大腿间的热流走的十分舒畅。

    就在这个的时候,他身后隐隐传来一阵尖锐的口哨声,有人走了进来。

    口哨声并不响亮,但格外尖细,曲调活泼跳跃不停,而且有些耳熟,西门谨的眼睛与鼻梁同时皱了起来,想要分辩出这究竟是什么曲子,明明耳熟,但记忆中却没有这么轻快的曲调,师长应该也没有演奏过。

    后面那个人踩着湿漉的地面啪啪走动,重重地放下水桶和拖把,然后关上门,重新开始吹口哨,然后向西门谨后背走来。

    其实在口哨声第一次响起的时候,西门糙会阴处的肌肉已经开始警惕地抽紧,某种无法言喻的极端危险感,让他迅中断排泄动作,准备迎接袭击。

    那个人没有起袭击,而是沉默安静地站在了他的背后。

    随着两声清楚的啪啪声,两只长筒清洁手套被扔在了西门谨脚边,点点水渍溅上军官锃亮的军靴,顿时破坏了某种庄严的仪式美感。

    听着身后从尖锐渐渐变得低哑的口哨声,西门谨眼瞳微缩,盯着白瓷中自己的身影和后方那个模糊的影子,深深地呼吸了一声,紧抿着嘴唇,刷的一声拉上军裤拉链,然后默然转身。

    一身笔挺崭新的军服,铁七师高级军官西门谨上校背负双手,表情冷漠,看着面前那个戴着帽子的清洁工人,看着此人口罩上那双清亮冷的眼睛,问道:“施清海?”

    清洁工人缓缓取下口罩,翘起那双淡紫色的嘴唇,微笑请教道:“西门谨上校?”

    “你应该死了。”西门谨沉默【pian】刻后,忽然开口说道。

    施清海重新戴好那面大大的白棉口罩,声音从口罩下面透了出来:“我运气不错。”

    西门谨锐利的目光落在他的口罩上,说道:“我们研究过你,你这个人过于自信,所以并不是太难对付。”

    “自信当然是有自信的理由。”施清海用微湿的左手插了揉鼻子,说道:“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能站在你的面前。”

    “酒好喝吗?我很少喝那么贵的酒,听说你喜欢,所以专门为你备了一些……”西门谨忽然笑了起来,平静说道:“你应该知道酒里面的调料,比那十几瓶酒加起来都要贵很多。”

    “味道不错,很可惜,我以为你也是好酒之人,当时还赞扬了你的品位。”施清海说道:“现在想起来我犯了一个错,真正贪杯之人,不可能活的像你这样琐碎而怯懦。”

    西门谨背负双手,同情地望着他,说道:“你既然已经喝了酒,那么迟早都是死,除非你马上去做骨髓移植,但那又可能变成植物人,作为一院最优秀的学生,青龙山最了不起的间谍,你应该很清楚这种后果,既然如此,我建议你应该马上去医院,而不是站在这里和我闲聊。”

    “语言上的羞辱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你错了。我不是在和你闲聊,我就是在羞辱你,恐吓你,让你感到恐惧,因为我很喜欢做这样的事情。”

    施清海轻握着手【炝】,微笑瞄准西门谨的眉心,说道:“而且你必须清楚,我们从来都不是一种人,尤其是现在,我的手里有枪,你没有,那么你只能接受我的羞辱。”

    依靠着三层芯【pian】扫描及全身扫描,从来没有任何人能够把武器带进议会山大厅,但今天,施清海明显打破了这条戒律,因为紫唇他有时候能够蓝光。

    被黑洞洞枪口瞄准的西门谨,眉梢像痒般忍不住轻轻抽搐两丝,皱眉沉声说道:“你可以直接抠动扳机。”

    “为什么这么做?”施清海忽然皱毒眉头问道。

    “为了联邦,为了公平,你们这些人根本都不知道,我们是在从事一项多么伟大的事业。”西门谨微微仰头,翘起的下颌流妥出很坚硬的骄傲和淡淡嘲弄:“单凭你们这些人,怎么可能阻止历史的潮流?”

    施清海耸耸肩:“当年临海州体育馆那件案子,我查了五年,现在终于逮到了你,你必须承认这个事实。”

    “我又算什么?”西门谨忽然神经质地笑了笑,像看着什么荒唐事物般看着施清海脸上的大口罩,质问道:“你和许乐究竟知道自己的敌人是谁吗?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施清海举起手【炝】瞄准他的眉心,平静问道:“是的,我很想知道你身后那位议员先生究竟是谁,最开始的时候我以为是拜伦,但现我把时间轴算错了两个月,所以你服务的那位议员先生另有其人,另外就是我想知道,在这件事情里,杜少卿究竟参与了多深?”

    西门谨似乎能够猜到子弹下一刻便会进入自己的大脑,呼吸变得急促起来,【pian】刻后眉头极皱,冷声说道:“开枪吧,或许将来在地下,我能够说服你,为什么我们的道路是正确的,我们为什么要对那些家族下手,这个联邦……”

    没有等他把这段慷慨激昂的话说完,一声沉闷的脆响回荡在洗手间内,上了消声器的手【炝】子弹喷射的声音不大,但钢簧击的脆响却是那般悦耳。

    西门谨捂着鲜血迸流的腹部,踉跄着靠在墙上,不可思议地望着施清海手中枪管冒出的轻烟,似乎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如此突然的开枪,他负在身后的双手紧握着的电子军刺,也凄惨地落到了地上。

    “感觉到自己要死,所以要搞一番演讲来坚定自己怕死的心?还是试图用这些话来说服我?”

    施清海居高临下,像看着小丑一样看着西门谨,用枪管蹭蹭口罩下被鼻血弄的有些痒的皮肤,嘲讽说道:“难道你没看出来,我只是在逗你玩?真操蛋,我最讨厌上政治课。

    西门谨脸色苍白,捂着鲜血油油流淌的腹部,痛的额上汗珠直滴,虚弱地从墙面滑下,一屁股坐进了细瓷立式小便池中,双腿无力地摊开,他急促呼吸,惨然一笑说道:“你们这些人怎么会明白……”

    “我不需要明白你的伟大光荣正确。”

    施清海面无表情地处理着消声器,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伟大光荣正确,你的那些对于我而言就是谋杀无耻和卑劣。”

    他抬起右脚,踩在西门谨的小腹上,隔着那只手碾压着伤口,从背包里取出一个金属丝卷成的小球,开始不停抽拨。

    西门谨因为这个动作痛的脸色青白一【pian】,问道:“你想做什么?”

    “以前青龙山上政治课,说过一句话,公正不但必须做到,为了令人信服,它还必须被人看到。”

    施清海低头将金属丝穿过军官的咽喉,再绕到背后打了几个很复杂的绳节,又安装了几个复合滑轮组,接着解释道:“署名是比奇科默,后来我查来查去,也没有查到这个叫比奇科默的人究竟是谁,所以我很怀疑这是青龙山四科伪造的一句名言。”

    “不过我今天准备这么做。”

    将极为坚韧的金属丝那头系到小便池金属开关上,施清海满意地检查了一遍,然后偏头望着呼吸越来越急促的西门谨,说道:“这件事情和正义有关,因为这和临海州体育馆里的死者,演唱会上的死者,还有我那位可爱的胖老师,这些无辜者有关。”

    西门谨惨然笑道:“简水儿演唱会和我可没有关系。”

    “噢,抱歉,我冤枉你了。”施清海略显夸张地道歉,然后沉声说道:“这不是你们最擅长的事情吗?”

    “我要让你所受的惩罚被人看见,而且我呆会儿还要去处理很多事情,比如你们那位师长,那位和我老师差不多胖的先生,所以你不能死的太快,不然宪章局里的人会有反应。”

    施清海用力地继续自己的拧金属丝工作,汗水渐渐渗出后背,他喘着粗气说道:“拉尔夫雪山活结,是不是很专业?”

    西门谨痛的快要说不出话来,依然强悍地点了点头。

    施清海从湿漉漉的地面上拣起那把军刺,在西门谨的腹部比刮了两下,然后缓缓地捅了进去,锦利的金属和紧绷的肌肉摩擦着出怪异的声音,鲜血缓缓从边缘渗了出来。

    “那枪穿过小肠,破坏了你的柱神经束,这一刺刚好进脾,入表零点三公分,按照放血的度,你马上就会昏迷,然后半小时后才会死亡,宪章局才会接到你芯【pian】失效的消息。”

    施清海皱着眉尖缓慢地拔出军刺,对身下被痛楚刺激的快要昏厥的西门谨进行最后的技术解释:“你说我是不是很专业?”

    将军刺扔进旁边的隔间,施清海取下口罩,擦掉鼻孔里新流出来的血块,喘了两口粗气,靠着小便池上的西门糙点燃了一根香烟,用力地吸了两口。

    “这件事情还有一个和正义没关系的重要原因。”

    他望着房间对面那排瓷白小便池,叼着烟卷说道:“你是个很职业的家伙,我也是专业人士,既然已经干了这么多年,最后总要很职业的拼出个胜负。男人嘛,一辈子争的不就是这个?”

    施清海取下嘴里的烟卷,塞进西门谨的嘴里,拍了拍他的脸。

    西门谨枯白的嘴唇快颤抖,贪婪地快吸了两口。

    “其实如果你真的相信自己坚持的那些东西,刚才临死的时候,根本不需要说出来说服自己。”

    施清海从衣服里取出那顶榨红色的假,有些困难地套在了西门谨的头上,然后取出手机瞄准他,认真地说道:“笑一个。”

    烟卷落在衣服上,又落在了血泊中,瞬间熄灭,西门瑾终于昏了过去,被金属丝五花大绑,腹部两个伤口缓慢地渗着血,枯白的嘴唇间吐着血泡,瘫软而耻辱地坐在小便池上,坐在自己的尿液上。

    “这是我当年答应那个家伙的事情。”施清海看着昏迷中的敌人,弃些遗憾的耸耸肩。

    想了会儿后,他蹲到小便池旁,将脸凑到西门谨的脸旁,高高举起便宜的手机自拍了一张照【pian】,然后用短信即时给了远在西林的许乐。

    照【pian】中的西门谨嘴唇白,昏迷中吐着血泡,再加上那顶榨红色再劣质假,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邪恶的小丑。

    旁边施公子那张脸却是笑的无比愉悦,虽然有一双淡紫色的妖异的唇,但却是如此美丽,却有一种残忍的孩童的天真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