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一百三十一章 涂紫口红的漂亮男人

    黄丽下了夜班,没有回那个没有什么热乎气息的家,而习惯性回到了只属于自己的休息间,虽然休息间里现在多了一个男人,也多了很多热乎劲儿。

    小护士和施清海在聊天,她皱着可爱的鼻尖,对烟雾表示强烈的不慢,手中打毛衣的针却没有停下来,她觉得这种生活很紧张,很刺激,却不想停止。

    “你有没有什么平时非常想干,却怎么也不敢干的事情?”

    施清海仰躺在床头,叼着香烟,眯着眼睛,像色鬼一样看着漂漂亮亮的小护士,问题是他的嘴唇太紫,偏生眉眼又太正,所以色鬼变成了某种宗教壁画里的迷人存在。

    “你怎么这么坏?”黄丽害羞地深埋着头,不敢看他的眼睛,只敢盯着串了行的毛衣针:“归(亏?)你还是个联邦军官。”

    施清海被呛的连连咳嗽,赶紧解释道:“我是认真的。”

    黄丽皱着眉尖抬起头来,雀斑在上午的阳光下闪闪亮,忽然认真开口说道:“我被男朋友甩了,你能不能帮我出气?”

    “好。”施清海回答的很简单直接。

    “你不问问是什么情况?”黄丽惊讶地睁大眼睛,捂着嘴唇问道。

    “拜托,我是做间谍的,哪有这么多时间去研究这些事情,答应你做就走了。”施清海挥了挥手指里夹着的香烟。

    “怎么看你都不像是你说的特情人员。”

    黄丽有些恼怒地放下毛衣,替他冲了杯高浓度蛋白粉,沉默【pian】刻后解释道:“我男朋友找了一个大家族的千金小姐,我知道这种事情很正常,我现在也不喜欢他,可就是不想让他过的太得意,所以想找个很优秀的男人去气气他……”

    “我喜欢你的性格,虽然老套了些,没有什么新意。”施清海伸出大拇指,说道:“而且要找优秀男人去气别的男人,我肯定是全联邦最佳选择。”

    “德性。”黄丽嘲笑道:“赶紧把病治好,不然看见你的紫口红,别人会以为你是特种行业的人……”

    施清海笑了笑,却不生气,问道:“你男朋友叫什么名字?”

    “吴征。”黄丽微微低头说道:“病理部最有前途的医生。”

    狭窄的休息室内有个更狭窄的洗漱间,黄丽怔怔看着镜中的自己,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如此信任那个神秘的联邦军官,为什么会把情伤的故事全部讲给对方听。

    忽然间她有些后悔,看着镜中一时绯红一时苍白的脸颊,咬着下嘴唇,低头想着,这个家伙看着坏坏的,但长的真的很好看亚,希望他不会误会什么……

    ……

    “你中毒了为什么不说?我已经查过了,你要我帮忙偷的这些军用药物,是用来治疗神经类毒素的药物。”小护士紧张地望着施清海,颤声说道:“医生都不知道这些药物的用法,最后还是在1区论文体系里查到的文章,问题是这种治疗方法还处于试验阶段,你难道要拿自己的身体做实验?”

    “那不然怎么办?”施清海没有想到这个糊涂的可爱雀斑小护士居然会通过药物现自己身体内的问题,微微一笑温柔说道:“你好心地把我藏在这里,晚上就睡在我的脚边,我虽然没有说过,但真的很感激你,我可不想给你带来太多的麻烦,这种病找医生治和我自己治是差不多的。”

    “虽然我不知道你中的什么毒,但看情况透析和滤血不能解决问题,我们应该去找医生,进行临床大换血也许会有机会。”

    黄丽紧张地盯着他,眼睛里湿湿的,像是急的要哭了般。

    “没那么严重,我身体已经好多了。”

    施清海笑了两声,拍拍小护士的肩膀表示安慰,心里却清楚临床大换血根本没有任何用处。

    联邦特种军战部队用的毒药太厉害,施清海相信这支黑暗部队以前恐怕都没有用过如此昂贵而稀有的药物,他的反应和救治手段已经足够及时和准确,可依然无法阻止毒素的侵袭。

    “你没有变好,我这几天天天看着你,怎么会不知道呢?”黄丽紧张恐惧地说道。

    是的,施清海的身体没有变好,如果不是当年接受特工训练时,曾经长达三年不间断摄入微量毒素以提高抵抗力,或许他这时候早就已经昏迷在病床之上。

    “除非大换血后做移植骨桅手术,才有希望活下来。”

    看着滋然欲泣的小护士,不明白为什么女孩儿会如此信任自己的施清海,在沉默【pian】刻后决定说出实话,微笑着说道:“但我不想做,至少现在不想做……”

    “为什么?”黄丽小护士擦掉脸上的泪水,睁着大大的眼睛疑惑问道。

    “有很大的可能性会瘫痪。”施清海皱了皱鼻子,伸出两根手指比划了一个距离,”非常大,所以没意思。”

    “活着就有意思……”小护士紧握着小拳头,用力地反驳道。

    “如果来世可以转生,却只能当动物,你愿意当一只老鹰还是一只乌龟?”

    施清海低头吸着香烟,淡紫色的嘴唇非常鲜艳夺目:“所以对于生命而言,活的潇洒永远比死的缓慢更重要。”

    小护士睁着微红的眼睛,倔犟说道:“为什么不当免子?”

    施清海笑了笑,依然低头玩弄着手指间的碳芯过滤嘴,说道:“我喝过最好的酒,开过最快的车,开过飞机飞船,玩过最猛的枪,上过最漂亮的女人,这辈子没有什么好遗憾的。”

    “为什么这话听着有些耳熟?”

    “因为这是席勒早期剧本里花花公子的公用台词。”

    “上过最漂亮的女人?”黄丽笨拙地嘲笑他,试图说服他:“花花公子不要总试图吹嘘自己的战绩,你又没和简水儿上过床。”

    施清海仰起那张漂亮的脸,开心大笑说道:“朋友妻,当然不能欺。不过就算是简水儿她男人也必须承认,我上过的那个女人不比简水儿生的差。”

    “可是,可是……你还是应该做手术啊……”小护士无言以对,挣红着脸说道。

    施清海望着她,轻轻抬起她的下巴,指尖温柔搓*揉着颌下那团软腻的肉,低声说道:“不是装逼,死真的不怎么可怕,最可怕的是死在床上,在睡梦中死去。”

    “这种离开人间的方法不应该是最幸福的吗?”

    “我们出生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我们没有批准和审核的权限,我们甚至没有任何记忆。”

    施清海说道:“人这辈子不过就是生死两个字,生已经不可记忆,如果连死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那这辈子未免也太糊涂懵懂了些,哪里有什么幸福可言?”

    “我一直盼望着能够知道或者掌握自己的死法,如果时间充分,我当然要把死法设计的非常漂亮,如果时间更充分一些,我甚至想提前安排一场葬礼,让所有朋友亲人都来落泪致词,而自己坐在棺材里微笑着观看这场戏剧。”

    施清海的目光非常平静,因为他说的都是真心话。

    “你有精神病……得治。”

    小护士怔怔望着他,咬着下唇倔犟说道:“所以你不能走。”

    电子泵出嘀的一声轻响,蛋白压解标程流程结束,施清海望着空荡荡药液瓶,忽然笑了起来,从手背拔出尖针,站在地面穿好衣服,将沉甸甸的手【炝】插进腰后。

    轻轻揽住小护士,表示最真诚的感谢,施清海淡紫色的嘴唇微动,在她耳畔轻声说道:“我不可能总住下去,总让你帮我偷药,是会曝露的,我答应你,这件任务完全之后,我马上回来做手术。”

    “你在骗我。”黄丽紧紧抿着嘴唇说道。

    “没有骗你,我必须出任务,不然怎么赚津贴,怎么治病,怎么养那么多女人?”

    施清海微笑着拍拍她的脸颊,没有什么停留往房间外走去。

    黄丽怔怔望着微微摇晃的房间门,手指尖有些麻痛,其实也许她早就猜到这个男人在撒谎,但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愿意揭穿。

    女人都是浪漫主义的俘虏,但对于这个长着可爱雀斑的善良小护士来说,那个男人,这次遭逢,和浪漫主义扯不上任何关系,她只是看着那个抹紫口红的漂亮男子便觉得欢喜,心跳加快。

    这不是浪漫,这是喜欢,对于小护士来说,这短暂的几天大概会是她这一生最难以忘怀的时光,老去之时她若要给孙女讲述当年的故事,这一段肯定不会遗漏。

    “我养你啊!”

    她忽然冲出房间,对着走廊那头用力地大声喊道,或许是因为喊的太用力的缘故,甚至带上了一丝哭腔。

    走廊那头没有出现任何人,只有被惊动的病人和护士好奇地探出头来,看着蹲在地上失声痛哭的女孩儿,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

    从后门离开陆军总医院的施清海,并不知道楼上生了什么,他微笑着偷了一辆汽车,然后进入都特区,在只有自己知道的地安取出需要的工具,然后走进一条偏僻街区陈旧的假店中,买了一顶棕红色的假。

    对着镜子,他试着套在自己头上,觉得榨红色头配着淡紫色嘴唇实在是非常难看,不由摇了摇头。